倍可親

家屬大院 1

作者:暗夜行路  於 2010-12-1 18:3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1評論

           家屬大院

    這是一條東西方向延伸的柏油馬路,馬路的北邊是軍營,南邊住著軍官的家屬,建築物一律是一層的小平房,家屬們住的平房又被磚砌的圍牆分割開來,我們稱之為家屬大院,家屬大院又以各自所在的單位來命名,從西往東,依次是炮團大院,步兵團大院,後勤大院,師部大院,大院與大院之間,連同大院南面的大片土地都是部隊的菜地,也是孩子們玩耍,打仗的場所。

  孩子們去的小學校在後勤大院的東南面,學校的北牆共用後勤大院的南牆,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那牆上開了一個洞,貪圖近道的孩子們便會從洞爬到學校,特別是後勤大院的孩子們,在學校上課鈴響過一遍以後再往學校跑都來得及上課,這多少讓別的大院的孩子們有點嫉妒。

  .這四個大院的孩子分成兩派,一派是炮團,步兵團和後勤的聯合派,另一派自然是師部的獨立派,

   其實一看就知道是三個大院的孩子孤立了師部的孩子。原因是師部的孩子太傲慢了,那年代還沒有電視,電影雖說是每周都在各團放映,也看膩了,只有部隊文工團來演出,才讓孩子感到興奮,也是這個時候讓那三個團的孩子對師部的孩子不感冒。

  一般來說上面的文工團來了,只在師部的大禮堂演幾場,每個團也有大禮堂,它們只有接待師部文工團的資格。

這一天晚飯孩子們吃得格外的早,離開演還有三個小時時,孩子們已經在大禮堂外笑鬧喧天,大禮堂門口把守著師部警衛連的戰士,這一場演出專門為部隊家屬的,對這些毫無組織紀律的人們,警衛連總是全員出動,把門的把門,看孩子的看孩子,這幫精力旺盛的孩子中能安靜玩十分鐘彈子球就算是老實的。

大禮堂是坐西朝東的,它的南面有五排平房,每排兩戶,每戶都有一個小小的院子,這就是這個師幾個最高領導的家,不用說這裡住著的孩子都是獨立派的成員,父親從他們的家倒他們的辦公室,大約五百米左右,獨立派的頭頭李凱就住在這裡。

李凱家的小院子里站著趙軍勝,於立志,范國慶三個李凱的死黨,他們都在地方上的七中上初中二年級,院子外於立志的弟弟於立文領導的一幫小孩子,從一年級到初一不等,這個時候師部的孩子們都不願意單獨行動,只有刁老三和刁老四這對上小學四年級的雙胞胎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會突然衝進禮堂前三五成群正在玩著的孩子堆里,不是把女孩子正玩的橡皮經扯斷,就是把小男孩的彈子球踢飛,等孩子們回過神來,他們已經跑出了老遠,向憤怒的孩子們做著勝利的手勢,蔡文勝和王明普就要追去,被蔡勝利一把抓住,在耳邊如此這般地說了幾句,兩個人悄悄地又叫了四個孩子跑了。

這邊蔡勝利為了吸引刁老三和刁老四的注意,大聲地喊著:

「刁德一」

 孩子們一起呼應道:「賊流氓」

這本是樣板戲《沙家浜》上的一句唱詞,可刁老三和刁老四知道人們是在藉此罵他們,也不示弱,喊起了蔡勝利的外號,「蔡包子,沒有肉。」

這邊是:刁老婆,婆子刁。

那邊刁老三和刁老四站在一顆大樹下,拚命地叫道;「蔡包子,沒有肉,趁天黑,去肉鋪,開開門,想偷肉,大黃狗,真勇敢,張開嘴,一口吞進了蔡包子。」

聽說這首順口溜是李凱編的,本來已經是高中生的蔡勝利並沒有摻乎這群小孩的打架,因為這首順口溜開始站了出來,而那些聯合派的孩子們,一聽到這首順口溜,想到他們每天路過的那家肉鋪和蹲在肉鋪門口的那條大黃狗,竟然忘了自己的立場,轟然大笑起來。只有蔡家兄弟板著臉。

這時蔡文勝和王明普他們已經繞到了刁家兄弟的後面,刁家兄弟一點兒沒有提防,立時被孩子們按在了地上,聯合派的孩子們都跑了過來看熱鬧。李凱也聽到風聲帶著人趕來了。

刁老三和刁老四一直在掙扎著,無奈每個人都被三個孩子壓著,動不得,嘴裡仍不示弱,蔡包子,蔡包子地罵著,等到蔡勝利走到他們眼前,他們像是離了莖的葉子,萎了下來,在孩子們的眼裡,蔡勝利已經是個大人,他一米七五的大高個,穿著件黃色的軍上衣,嘴上已經長出了黑色的髭鬚,臉上點綴著鼓起的青春痘,他的眼睛不大,當他生氣看人時,眼睛聚集起來,爍爍發光,連蔡勝利的媽媽寶英阿姨都害怕他用這種眼光看她,說總讓她想起狼的眼睛。

「只要你們保證,今後不再唱順口溜,立刻就可以起來」蔡勝利給出了條件。

不等刁老三和刁老四回答那邊獨立派的孩子們一齊喊道:「老三,老四寧死不屈。」

刁老三和刁老四看見自己一夥的人,只動嘴,不動手來救他們,氣不打一處來:「媽的,什麼寧死不屈,快來救老子啊」

刁老三和刁老四實在是沒有人緣,叫人家救還要做人家的老子。就憑這句話,師部的孩子們也讓他們被多壓一會兒。李凱根本也沒想為他倆打一架,對旁邊的一個孩子說:「去把刁平平叫來。」刁平平是刁老三和刁老四的姐姐,和蔡勝利在一個班。

刁老三和刁老四正想告饒,突然聽見有人喊「刁平平來了」兩人像是約定好了似的一起號啕大哭起來。

蔡勝利也像是一瞬間被解除了武裝,急忙對壓著他們的孩子說:「快放開他們」

刁平平不是一個人來的,她的妹妹刁小平,她的好朋友王明普的大姐王美華和妹妹王明華都來了。

刁平平姐妹倆一人一個將兩個弟弟拉起來,刁平平沒有說話,刁小平卻不依不饒:「好啊,蔡勝利你這麼大人,還和我弟弟打架呀?」

蔡勝利眼睛看著刁平平,刁平平始終都在埋頭給弟弟打著身上的灰土,蔡勝利的臉一下變得通紅,那幾個青春痘更加發亮。

「什麼我哥哥和你弟弟打架,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發言權」蔡文勝跳到了刁小平的眼前,揮著拳頭,王明普也隨在後面,附和著「是你弟弟唱順口溜罵人」兩個人的氣勢把刁小平下了一跳。

正在這時,入場的鈴聲響了,孩子們一窩蜂似地沖向了大禮堂。李凱猶豫了一下,走了過來,美華和明華剛才怕蔡文勝和王明普使蠻,正在拽他們倆。

李凱走到美華跟前,他看上去像一個文弱書生,白皙的面龐,頎長的身材,和蔡勝利比起來就如同一株結結實實的高粱和還在抽穗中的麥苗比較。不過,沒有人敢小瞧李凱,三個月前,他開始跟著他爸爸的警衛員練習空手擒拿,一個月前,他們學校有幾個地方上的小混混就不是他的對手了,他能做師部孩子們的頭,也是因為大家知道他的利害。

「美華姐,我媽讓我給你們占椅子。」

每次,媽媽叫李凱給常阿姨[美華的媽媽]一家佔座位,李凱都別彆扭扭,他實在不想在他的朋友面前,和他的這位「姐姐」打交道,美華卻不然,她在任何地方都能捉住李凱,李凱在上學路上貪玩,遲到了;李凱的作業沒有完成;李凱等等,美華就像是蘭阿姨[李凱的媽媽]派來專門監視李凱的,學校的許多學生甚至老師,都認為美華和李凱是親戚,問他們,他們都不置可否地嗯一聲,省得為解釋他們的關係費許多口舌。

李凱站在美華面前比美華高出半頭,明華看著剛才還一幅盛氣凌人樣子的李凱,現在,叫著姐姐,怎麼也有點滑稽,不禁抿嘴偷偷地笑了一下,李凱正有點尷尬,看見明華笑,一個反手,抓住了明華的手腕,輕輕一拉,明華沒有防備,哎呀一聲,身子傾向李凱,按說這時,李凱應該趁明華腳底不穩,稍稍使勁,將明華的手反剪背後,這是擒拿的一個套數,但途中,李凱突然怕傷著明華,不再繼續下個動作,明華直撲向李凱的懷中。李凱用雙手接住了她,在那一刻,明華第一次這樣近距離地聽到一個男人的呼吸聲,李凱嗅到一股甜絲絲的味道,兩人像是同時觸摸到了一塊燒紅的烙鐵,一下子跳開了。

大家聽見明華的尖叫聲,再看到的就是李凱抱住了明華,及至兩人分開,蔡勝利、刁平平他們和站在遠處等著李凱的雷立志等才緩過勁了,大家開始笑了起來,刁老三和刁老四一邊笑還一邊起鬨道:

「再來一個要不要?」

「要」

明華有點不知所措,她覺得她應該生氣,生誰的氣好呢?當然是李凱的,可她的心中並不願意,在她撲向李凱時,李凱在她十四年的生命中有了特殊的意義,這種意義已經不同於以前的,一種讓她充滿了憧憬的感覺,周圍的世界變的如此柔和和嫵媚。只有那兩兄弟還在起著哄,明華便用了泠泠的目光斜睨著他倆,臉色是超越了她的年紀的嚴肅,讓站在對面的李凱越發尷尬的心中直悔去惹了明華。

明普和文勝覺得刁老三和刁老四在羞辱明華,趕著去打他們,美華為了讓李凱脫身,趕緊說:「我和平平在一起,明普和文勝在一起,你給我媽和明華佔座就行。」

李凱像得了大赦令,一溜煙跑走了。

這邊刁平平喊兩個弟弟趕快去佔座位,四個小子不再追趕,跑向大禮堂。蔡勝利早已恢復了自然,他不去佔座位,而是跟在幾個姑娘的後面。跟明華和刁小平說著笑話,一邊說一邊看著走在前面的刁平平的背影,當明華看他時,他會趕緊轉過目光,明華突然意識到蔡勝利一定是喜歡刁平平,這一發現讓她吃驚,她為自己發現了一個秘密,心又咚咚地跳個不停。

李凱佔了幾個好位子,師部的孩子們都佔了好位子,只是因為他們的爸爸在師部工作,他們也有了某種特權,起碼在這時,他們可以先進入禮堂內。多少年都是這樣,大家對這種不公平都習以為常了,孩子們之間不滿時,只是說自己爸爸進入師部后,自己也將怎樣怎樣,如果覺得爸爸不行的,也會設想自己將來也進師部,自己的孩子就會去佔個好位子。

四個座位,李凱和明華各坐一頭,中間空下兩個,一個是給李凱的媽媽----蘭媽媽,一個是給美華的媽媽-----常媽媽,李凱的另一側是於立志,兩個人熱火朝天地談著前兩天和地方上的同學,貨物交換的事情:

「媽的,老子一個軍帽,他們才給三十個玻璃球」於立志顯然是不滿意,聲音提高了八度,在人聲鼎沸的大禮堂內,明華還是能聽見,她端坐著,禮堂的噪音與她沒有任何關係,她的所有的神經都集中在李凱那一邊,李凱斜坐在椅子上背朝著她,除了明華走過來時,他說了一句這是我們的座位外,就無視明華的存在,和雷立志談得熱火朝天。

明華獃獃地坐在椅子上,望著台上那大紅的帷幕,有一種渴望,有一種溫柔在她的心底慢慢地聚集著,周圍有媽媽在叫她的孩子,遠處有兩個七八歲的孩子打了起來,一個孩子哭了起來,明華看見了又像是沒看見;聽見了又像是沒有聽見。她的腦子裡在閃現著所有和李凱有關的畫面。

李凱在大院的圍牆上,跑著,她去把蘭阿姨叫來,蘭阿姨在打李凱,李凱對她做鬼臉。李凱在放風箏,她跑過去,李凱把風箏交給她,自己又去放起另一個風箏,兩個風箏纏在了一起,李凱大笑的樣子;李凱在雕刻木人,左右端詳、滿意的樣子;

「明華,常媽媽來了」

李凱看見了明華的媽媽在走道上,四處找人,再看明華,她臉上是一幅恬靜的笑容,與先前大不一樣。從側面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尖尖的下巴,挺直的鼻樑,兩個小辮搭在肩上,難怪媽媽常說,明華除了嘴大了點,別的都沒有可挑的。這個樣子,可以雕刻一個側面像。李凱想著他下一個作品。見明華仍然沒有動,李凱探過身來,又叫了一遍:

「明華,明華。」

明華被喚了回來,她轉向李凱,目光正好對著李凱的目光,她覺得眼前像是觸到了一道閃電,不由地身體一晃,迅速把眼睛垂了下來,她的臉瞬間布滿了紅暈。李凱莫名其妙地看著明華的舉動與他所熟悉的明華大不一樣。

明華不是一個害羞的女孩,在他們團的那個家屬大院,有人可能不認識明華的爸爸媽媽,但沒有人不認識明華的,明華的媽媽在大院里的製藥廠作保管員兼收發信件的工作,所有的信件,都是明華給每家去送,明華在大院里玩,也會跟她遇到的每一個叔叔阿姨打招呼,一般是在第二次打招呼的時候,叔叔阿姨都想知道這麼個伶俐的小姑娘是誰家的。新調來的團長,第一次見到明華的爸爸,開場白就是「老王啊,你是明華的爸爸吧,我先認識你的姑娘了。」

明華看見了媽媽,她站了起來,揮動著手臂,紅暈慢慢地從她的臉上退去,李凱也忘記了他的疑惑。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1 個評論)

回復 yulinw 2010-12-1 19:33
   有骨有肉的故事~~
回復 伊蘭泓 2010-12-2 03:35
又一個陽光燦爛的青少年!
回復 BL_518 2010-12-2 03:48
部隊大院的生活是大同小異啊~~令人難忘~~
回復 宜修 2010-12-2 10:34
BL_518: 部隊大院的生活是大同小異啊~~令人難忘~~
俺搬個小馬扎兒過來......
回復 BL_518 2010-12-2 12:40
宜修: 俺搬個小馬扎兒過來......
看露天電影啊你~~
回復 宜修 2010-12-2 13:21
BL_518: 看露天電影啊你~~
聽故事。要是看電影兒,俺坐到後面,看反的,人少。
回復 BL_518 2010-12-2 13:44
宜修: 聽故事。要是看電影兒,俺坐到後面,看反的,人少。
你就跟別人不一樣~~
回復 宜修 2010-12-2 13:47
BL_518: 你就跟別人不一樣~~
一來圖個清靜;二來,如果有字母,識反字,多好玩兒!
回復 BL_518 2010-12-2 13:53
宜修: 一來圖個清靜;二來,如果有字母,識反字,多好玩兒!
多大了,還那麼貪玩~~
回復 宜修 2010-12-3 13:32
BL_518: 多大了,還那麼貪玩~~
  
回復 BL_518 2010-12-3 13:39
宜修:   
童心未泯啊你~~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暗夜行路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5 15:4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