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異鄉的一盞燈 9

作者:暗夜行路  於 2010-10-17 20:0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晚飯只做了個日本式的醬湯,就米飯吃。肖雲很喜歡這種醬湯,把各種菜往水裡一煮,營養豐富,做起來也異常簡單。

盛年華皺著眉頭,本來沒有胃口,再看這混濁的湯,便帶了民族仇恨,大罵日本人蠢,除了吃生魚外,就只有麵條,那還是從中國學來的,這麼多的好菜全讓糟蹋了。肖雲聽著聽著心裡不受用起來。以前也沒有聽他罵過日本的飯菜,相反還稱讚過說:日本人飲食科學才有了日本人的長壽。今天我給你做上日本飯了你到罵成這樣,冷冷地低頭吃著飯。盛年華積蓄了幾個小時的怨氣,在這時爆發出來,越罵越覺得痛快,同時發現了自己罵人的天才,連肖雲冷淡的態度也忽視了,及至罵出「蠢豬」的詞時,肖雲已到了忍耐的極限,「啪」地把手裡的筷子擲在桌上「你有完沒完,要是嫌菜不好,想罵我,用不著指桑罵槐的」。

盛年華正罵在興頭上,故意狡辯地問「我罵日本人,你有什麼生氣的」

肖雲看著盛年華漲紅的公雞臉,鏡片後面突起的魚眼睛,那副無辜的樣子刺痛了她。這個男人總是習慣把所有的錯誤歸於別人,他出不了國,就大罵共產黨腐敗,連公派出國都成了交易手段。等他的同學把他介紹給大兵,拿著高額獎學金出來時,他覺得那是他的論文數多,有實力的原因。等被大兵捏著穿不過氣時,他不僅罵大兵,而且懷疑他的同學從中得了什麼好處。他寫不出論文,那是大兵沒有指導能力,他有了成績,原本他就是將相之才。肖雲聽多了,看多了,心中多了不屑,故意軟軟地說道:「又不是日本人請你來的,我敢保證你要回去,人家不會阻止你」。

女人的話噎得盛年華半天沒說話,如此刻薄,如此歹毒,竟出自愛人之口,他受的傷害比任何人說出來都大。眼前的女人讓他感到陌生,難道這就是自己願意為之犧牲一切的女人嗎?他感到女人在漸漸地離他而去,這使他突然恐懼起來。一般來說,人多喜歡為自己製造悲劇色彩,特別是在痛苦的時候。盛年華的潛意識裡對肖雲的漂亮有著戒備,在春風得意時,他看高自己,心裡還有平衡;一旦有了挫折,他的第一個受害意識便是肖雲要離開他。怨恨,悲傷,自責,自憐的感情洪水般洶湧而來。他急於掙脫這一窘境,為了掩飾情感,他故意顯出意外的冷靜,譏笑著說「你是不是,不靠我也能留下,才巴不得我走呀?」

肖雲聽出盛年華話里的意思,知道他小心眼的病又犯了。沒有心勁象以往一樣表白自己,埋下頭專心致志地洗著碗。李明那句「盛年華不適合你」的話又浮現出來,也許男人看男人比女人看男人要更準確一些。

 

櫻花在莊子去世后的第三天開的滿城都是,房前的櫻花樹的枝杈,探過陽台,把櫻花送進了肖雲的屋子。陽光似乎有意來助花色,異常的燦爛奪目,肖雲早早地就被這花色,弄醒了。盛年華在星期日是一定要睡到中午才起,按他的話說,每天從雞叫干到鬼叫,就這一點點的享受。肖雲任他睡著,自從那天吵架后,兩人處在冷戰中,俗語說,小夫妻沒有隔夜仇。他們正相反,吵架沒有在一天內結束的,而且一次比一次升級,隔閡猶如女人穿的長筒絲襪,由斷裂的一根絲開始,變得不可收拾。

昨天周小敏打來電話,約肖雲一起去未名公園看櫻花。肖雲在家裡等著她。看看時間還早,肖雲拿把剪子剪了幾枝櫻花,用帶子拴好,再用白色的日本紙把底部包好,她要把這束花放到莊子的門前,這是她從電視上經常看到日本人這樣做。

院子里靜悄悄的,櫻花的花瓣散落在院子的每個角落。肖雲顛著腳尖,象只貓一樣,上到莊子的門前,她不願意讓李秋菊看見她做的事。輕輕地放下櫻花,兩手和攏,閉上眼睛,肖雲突然不知自己該在心裡對莊子說點什麼。正在這時,聽見有人走進了衚衕,肖雲還沒有想好說什麼。在她,這時的話莊子是能聽見的,特別是她閉住眼睛時,莊子就在她的身邊,腳步聲越來越近,肖雲在心裡用日語說了聲「謝謝」走下了樓。

走進院子的是一位五十多歲的婦人,肖雲從沒有見過。這幾天出入莊子屋子的人太多了,肖雲不奇怪,朝婦人一點頭,剛要過去,婦人問道:「你就是肖先生吧?」見肖雲點頭,婦人重新鄭重其實地彎腰施禮道:「婆婆受你的關照了。」

肖雲趕緊回禮道:「受關照的是我。」

莊子的兒媳讓肖雲等她一下,登登登地跑上樓,進了莊子的屋子,一會兒提著一個紙袋子下來了;

「這是婆婆要送給你的和服,留個紀念。」

一套淡青色麻紗和服,與和服配套的襪子和鞋,一張仍然散發著香氣的便箋,上面寫著兩行日語:「致肖先生:感謝你的關照,這件和服送給你,希望你會喜歡它。另外,讓我們一起穿著和服去看櫻花好嗎?」

肖雲看看寫的日期正是莊子去世的前一天,她想起曾經和莊子說過,只有穿和服的女人才宜賞櫻花。當時莊子驚喜地連聲說,說的好,沒想到肖雲和她想的一樣。肖雲也沒有想到,莊子會記著她的話,甚至送她一套和服。可她卻沒有機會穿著它和莊子一起賞櫻花了,一種無法填補的遺憾湧上來,使她忘記了是如何與莊子的媳婦告別的,直到周小敏站在面前,在她的眼前晃動著雙手喊她

「肖雲,肖雲,你沒事吧?」

肖雲被拉會到現實,發現自己手裡仍然拿著莊子的便箋,不由地長長舒了口氣說:「沒事了。」

她沒有和周小敏說起過莊子,一下也無從說起,這時只有把情緒轉換過來。周小敏並不追問,突然兩手一拍,故做出神秘的樣子說「我有好消息告訴你。」

穿著月白色短風衣的小敏,個子只有一米五五,平日總穿著高跟鞋,今天卻是一雙旅遊鞋,看這身打扮和她興奮樣,不用問應該是她懷孕了。

周小敏鬧過兩次假懷孕,每次吊的肖雲和她高興一場,結果過幾天就沒聲息了,肖雲也不敢問,省得她傷心。

「這次肯定是真的」周小敏的聲音里透著抑制不住的喜悅。

肖雲有了經驗,不再顯出太多的興奮。周小敏仍是用7-11店裡買來的懷孕測試紙測的。雖然這次與以往感覺不一樣,到底有點心虛,不經過醫院檢查,不好再告訴別人,見了肖雲她還是忍不住。看肖雲淡淡的,有點失望,不用說肖雲,連丈夫張威看她早晨測試,還在笑她不該相信那張紙,既然大家都是這種態度,周小敏帶點怨氣地不再提這件事。

張威坐在車裡等著他們。肖雲認識周小敏有一年的時間,和張威卻是頭次見面,因為是頭次見面,張威特意從車裡出來,他個子不高,寬寬的肩膀,濃眉大眼,見到肖雲點點頭笑了笑,顯得非常的樸實。

張威把她們放在公園門口,就去研究室了,說是要準備一個月後去美國參加會議的論文。

未名公園的櫻花是這個城市的一大景觀。這裡環繞著公園的櫻花樹都有五十年的歷史,棵棵粗壯高大,而且櫻花樹的種類不同,開出的花顏色各異,花期最長也只有一個星期。為了能白天坐在花樹下賞花,許多公司都派年輕人頭一天就去佔地盤。一般的人家也會起個大早,在樹下找塊地方坐等肖雲她們去時,公園裡已經是人聲鼎沸,人們在樹下鋪開油布,擺出啤酒和各種各樣的食物,邊喝酒邊大聲談笑。日本人在這時會一反他們平時的謹慎,露出他們的真情實感,算是一种放松吧。

兩人說是看花,卻不敢多抬頭,一不小心就會和來往的人相撞,與其說是看花還不如說是看人。周小敏笑著說:「也不知道哪根筋抽著要來看花,這裡人比花還多。」

在一片日語聲中,中國話聽起來非常特別。有幾個人不由地看了她們一眼,彷彿是要再確認一下她們與自己的不同。其中一個人突然驚喜地喊道:「是肖老師吧!」。

肖雲順著聲音看去,山口一手一隻,端著兩隻盛有鐵板燒烏賊的盒子,正身子往前傾,向肖雲致禮。肖雲還了禮,說了兩句身體好,天氣不錯的套話。拉過周小敏給山口介紹完,看山口張擺著兩隻手,趕忙說:「你去忙吧!」。

山口用一隻手向前指指,道:「大家都在那裡,過來坐坐。」

果然二十米外的大樹下,坐著山口她們科的人,佐藤在向這邊招手,肖雲覺得應該過去打個招呼。

只有佐藤,真目和信太,都是在佐川的送別會上認識的,佐藤的名字在日本比較普遍,又有李秋菊的一層關係,肖雲立刻記住了。真目和信太的名字,都是第一次聽說,肖雲這次才記住,真目和信太說是昨天在這佔了一夜地方,和肖雲她們說了幾句話又在陽光下昏昏欲睡了。

沒有看到松下,肖雲略有點意外。她知道中澤不是這個科的還是問道:「中澤先生沒來嗎?」。

佐藤笑著說:「今天沒有她的份,是吧,山口?」。

山口在擺餐具和把吃的東西分份,對佐藤的話很不滿:「也沒有你的份呀。」不再理他,站起來對肖雲說:「科長去接他姐姐的學生,馬上就回來,一起賞花吧。」

肖雲看看周小敏,她今天是陪她來的,自然要徵求她的意見,周小敏是喜歡熱鬧的人,立刻表示沒問題。

正說著,佐藤拍著手興奮地喊道:「來了,來了。」

松下陪著兩個穿和服的姑娘走過來,姑娘的和服在公園這群隨意穿著的人中,非常引人注目,離她們還有點距離時,肖雲已經認出兩個姑娘是豬股靜子和伊達惠美,她不禁驚訝地「哎」了一聲,山口連忙問:「肖老師認識她們?」

肖雲告訴她,她們在一起學插花,山口點點頭「肖老師也在跟科長的姐姐學插花。」

「你是說鈴木老師是科長的姐姐。」肖雲追問了一句。

山口沉吟了一下:「科長的姐姐姓什麼,我不知道,科長說這幾個女孩兒都是他姐姐的學生。」

所有的人都站起來,迎接松下和客人,肖雲這才看到走在後面的佐藤良子,她到穿的很隨便,牛仔褲,套頭大棉毛衫,恐怕她是故意落在她同伴的後面。加上她,正好是四男四女,可以派對,肖雲知道她們是多餘的。

松下在介紹客人之前,先走一步向肖雲打招呼。在日本人的想法里,與肖雲再熟悉,她也是客人。按禮儀先遠後進的規則,松下是要先和肖雲打招呼。他像是發現什麼似的,往後退了一步,肖雲今天穿著一身土綠色的緊身牛仔褲褂,雙肩背包,長長的頭髮盤在了頭頂,顯得清爽異常,和松下看到的穿西服套裙的肖雲迥然不同。

「變了一個人。」松下說完中午好后,立刻發了句評論。

肖雲想說「你不是也一樣嗎?」她也是第一次看到松下穿著件高領條絨套頭衫,一反平日的襯衫領帶,沒有說出來,笑了笑,給他介紹周小敏。

靜子和惠美,良子都帶著意外相逢的驚訝過來打招呼。松下倒是一點沒有驚訝的神色,肖雲想他該是知道她在她姐姐那裡的事,甚至連她去他們公司教課,也許都是他們姐弟說好的。等他們互相介紹完,要入座時,肖雲扯扯周小敏的衣角,告辭道:「周先生還有點事,我們先走了。」

並沒有人使勁挽留她們,走在路上周小敏有點不解:「起先要在的是你,後來要走的也是你。」突然她象回過味來:「你是不是要去他們公司教中文?」

肖雲的事周小敏可以說沒有不知道的。她的熱心讓肖雲感動,肖雲如果有什麼和她討論的事,她會反覆地為肖雲考慮。肖雲在與盛年華越來越說不到一起時,周小敏就是她商量的對象了。

肖雲不知為什麼心裡有點不舒服,恨恨地說:「你沒看見人家正好四對。」

周小敏歪著頭看看肖雲的臉色說:「你不是在吃醋吧?」

肖雲有點詫異問:「吃誰的醋?」

話音沒落,松下從後面趕來。周小敏把手放在嘴上掩飾她的笑,故意裝做看花的樣子,松下是來問肖雲明天有沒有時間一起去買中文教材,肖雲答應了他。他又要送他們回去,肖雲告訴他,周小敏的丈夫要來接。

松下一離開,周小敏就笑著說:「哎,我覺得他對你有點意思。要不他怎麼會 要送我們?」

「這種客套話日本人不是都說嗎?」

「日本人這種情況是不說的。」

兩人開始爭論說還是不說,一直到張威來,也沒爭出個結論。到是張威一句話解決了爭論「別管日本人說不說,這個人說這句話,即可能是真心,也可能是假意,只有他自己知道」。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越湖 2010-10-17 21:30
很不錯!還沒讀前面的呢。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暗夜行路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8 21: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