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異鄉的一盞燈 5

作者:暗夜行路  於 2010-10-14 11:0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女人在一起話題離不開男人和孩子,周小敏沒有孩子,丈夫就是唯一的,在周小敏對丈夫的評長論短中,充滿了愛意。肖雲想著盛年華工作的事,突然發現周小敏已經停下了話題,看著她。

肖雲嘆口氣說:「好象越來越沒什麼意思了」

周小敏開玩笑道:「你是不是想離婚呀?」

「那倒不可能,這個歲數離了,誰還會再要」

周小敏的眼睛溜園:「你一離婚,我敢保候選的人會排到我們家」

在周小敏那裡吃了午飯,無精打采地往回騎車,恐怕是騎自行車的人太少的緣故,日本的馬路都不設自行車道,三個女人在人行道上做著分手前的鞠躬,沒有注意到肖雲的自行車,肖雲只得下車,等她們把路讓開。

肖雲心裡亂糟糟的,不知下一步生活是怎樣的。

 

接到松下的電話是在佐川走後的個星期佐川走前曾經打電話來說,科長想讓肖雲教他們科員中文,他已經把肖雲的電話號碼給了科長,科長會和她聯繫,肖雲一直在等著這個電話。

松下的聲音在電話里顯得非常成穩,肖雲的眼前浮現出他微笑的樣子。這兩個星期,肖雲常常會想起這個高大的愛說英語的人,也許象她曾經遇到過的許多人一樣,他們不會再見面。她的心裡有了一種感傷,『在這個世界上,我不能了解許多人』。她突然間感到生活的圈子如此的小,既不積極的去了解別人,也不容許別人靠近自己,在她與盛年華有了芥蒂的時候,竟然找不到一個了解他們夫婦的人,在她的想法走入死胡同時,沒有人能來告訴她有哪裡是不對的。

松下要肖雲來公司會一下面,具體談談上課的事。

富山公司設在這個城市那座三十層高樓的第二十三層上,肖雲出了電梯,立刻看到了接待室的牌子。一位年輕的姑娘坐在桌子後面,看見肖雲走進去,站了起來,恭恭敬敬地身子一傾道「歡迎光臨」。

肖雲也趕快傾了傾身子,卻不知道該說什麼話,一剎那的迷惘,映在姑娘的眼裡,「恕我冒昧,你不是日本人吧?」

這句話總讓肖雲失去在日本呆下去的勇氣,無論她的表情是什麼,她都會被一眼看穿。

「我是中國人,姓肖,請多關照」

姑娘立刻從桌子後面繞過來,「是松下科長請來的中文老師吧?」

並不用肖雲回答,姑娘已經抄起電話,撥通了松下。

松下穿著一件白襯衫,打著條藍底白點的領帶,拖著一雙拖鞋,走進來。後來肖雲才知道這身衣著是日本公司職員上班時的標準打扮。

松下把肖雲領進一間小會客室,會客室有一張茶几,兩排沙發。倆人坐在茶几的兩側,姑娘端來兩杯茶。松下打開手裡的文件夾,拿出一張合同書,放在肖雲的面前。肖雲著實吃了一驚,她沒想到還需要簽合同,事情比她想象的要複雜。合同是以一年為單位,也就是說公司起碼在一年內希望肖雲能教,使肖雲不安的是盛年華的工作還沒有定下來,萬一四月份回國或者去了別處,那太對不起松下了。

見肖雲對著合同書發獃,松下小心翼翼地問「有不合適的地方嗎?」

肖雲覺得應該和松下說實話,她這時感到自己的行為從開始就帶著欺騙性。在兩個月後不知身在何處的情況下,她還在招學生,天真地想,這裡的中國人這麼多,自己走時把學生交給別人,從來沒有從學生的角度來想,特別和日本人打交道,日本人習慣於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問題,肖雲的行為更是一種極端的利己主義。

松下用平和的態度聽完肖雲一時不能簽合同的原因,對肖雲可能要走的事沒有一點的驚訝,一般的日本人在這時都會表現出,極度的遺憾,在肖雲女人的心裡起碼希望看到松下臉上流露出哪怕是一絲的感情色彩,好讓她減輕內疚感。

「那就等到你丈夫能留下時,再打電話告訴我」松下微笑地說,肖雲突然恨他的笑容。象逃跑似的匆匆地離開了。

肖雲不知道是怎樣騎車回來的,一路上,她一會兒恨自己做了愚蠢事;一會兒恨盛年華從來沒給過她有宜的建議,讓她受了如此的羞辱;一會兒又覺得松下可恨,一點不知道憐香惜玉。悔恨的心緒理不出頭緒,走進院子才發現連菜也忘了買。

西斜的太陽照在二樓的陽台上,閃動著橙色的光,櫻花樹已經吐出了嫩牙,莊子正坐在陽台上,細細看著伸到陽台上的樹枝。肖雲還在衚衕里,就聽見莊子高聲地和她打招呼「肖姑娘,你回來了」。

聲音里有抑制不住的喜悅,肖雲心裡的怨恨被它轉換成了委屈,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不過她不敢讓老太太看到自己的眼淚,她想起去年的秋天。

說是秋天,那是節氣上的,人們還穿著短袖的上衣。肖雲在市民中心上完日語課,騎車回家,從市民中心回家,需要穿過這個城市的鬧市區。在鬧市區的店鋪鱗次接比,為了吸引顧客經常有商店搞降價銷售的活動。每當這時,商店還沒開門,顧客已經排上了長長的隊。肖雲去上課時就看到了門前的長龍,等她時近中午,進商店時,顧客還是熙熙攘攘的,那些限定數量的東西,都掛著賣完的牌子。肖雲揀了幾樣比平日便宜的,裝在籃子里,去算帳。站在收款機前的女孩子,看上去只有二十齣頭,除了有時看看等著她算帳的隊伍,注意力就完全集中在她手裡的貨物和入錢,找錢上了。她在接過肖雲的五千日圓后,並不看肖雲,機械式地一邊重複著同一句話,一邊給肖雲找錢。她按一千日圓來算帳的。

「對不起,我遞給你的是五千日圓」

日本的商店在收顧客的錢后,按規定是應該把紙幣放在一邊,找完顧客的錢后,才收訖。女孩子是新手,在加上這一天顧客多,沒有按規定來。

女孩子這才抬起頭,看著肖雲,滿臉疑雲地問「不是一千圓嗎?」

肖雲搖搖頭,堅決地說「不是」。

這五千日圓是盛年華早晨給她的,而且她的錢包里只有這五千圓,連一分錢的零錢都沒有。五千圓對她來說是個不小的數,不會記錯的。

女孩子按鈴把店長叫了過來。店長是一位蓄著小鬍子顯得有點單薄的中年男人,他滿臉堆笑,還沒有問原因,先向肖雲說對不起,知道事情的原委后,立刻讓排隊的顧客去別處算帳,自己和女孩一起開始對帳。

肖雲至今不知道為什麼帳和錢會正好,也就是說按她給的是一千圓來算,帳正好。只有一種解釋,那女孩在肖雲之前,多找給了顧客錢。

店長臉上的笑看著就是勉強出來的,他在懷疑肖雲。

「我想你的是一千圓」說完就想離開。

肖雲來到世上三十多年,第一次遇到這種有口難辯的事情,她能感到一股憤怒衝上來。

「請等一下,一起去找警察」

肖雲想在五千圓的票子上應該有我的手紋,只有依靠警察了,店長臉上的笑容早飛到了九霄雲外,他皺著眉問「你就是想要五千圓」

肖雲感到了他話中的另一層意思,也斬釘截鐵地說「不是想要,是讓你還我的五千圓」

來來往往的顧客,不時地朝這邊看。店長臉有點漲紅,用下巴一歪肖雲,對女孩說「給她五千圓」

肖雲拿上錢,要出店門時,女孩走過來說「請不要再來了」

肖雲還沒有受過如此的羞辱。她唯一後悔的是沒有去找警察,讓那店長心服口服,現在她被當做騙子,如果她是個日本人,店長又會怎麼樣呢?根本不會查帳,他們不相信日本人會為五千圓撒謊。

回到院子時,莊子也像今天一樣坐在陽台上,看見肖雲臉色不對,關切地問「病了?」

肖雲搖搖頭,

「和誰吵架了」

這一問,把肖雲積蓄的淚水誘了下來,老太太一看肖雲哭了,不知發生了什麼大問題,急忙喊肖雲上去。

中山住宅的房子格式都是一樣的。肖雲進屋時,莊子已經坐在小桌旁,肖雲在向莊子敘述時才發現自己受到了很大的傷害。她禁不住自己的眼淚,也禁不住由於憤怒所造成的渾身哆嗦,這種情緒很快傳給了莊子,莊子變的義憤填膺,

「他們不能這樣冤枉你,你是好人,我去告訴他們。」

肖雲不知道告訴他們有什麼用,她想勸阻老太太。老太太一副堅決的態度,那年莊子八十三歲,她的腰板卻沒有一點彎。她說這得感謝她的丈夫,她的丈夫在世時是個和服的裁縫。莊子從二十歲嫁過來,到她丈夫去世的五十年間,每天要穿著和服。既是丈夫的幫手又是這個鋪子的招牌,「那時的我和電視里的女明星一樣,是要擺著給顧客看的,我漂亮了,衣服也就漂亮了。」

裝和服的衣櫥全是淺淺的抽屜。莊子拉開一個,捧出一件黑色的和服,和服的下擺是淡蘭色的底色,金色的河流上面是白色的菊花和多彩的桔梗。莊子先穿好和服的內衣,它類似中國和尚穿的衣服。不過要扎一根帶子,然後才是穿和服。肖雲也曾在市民中心穿過和服,每年的三月三日本的女兒節這一天,市民中心都會免費為在日的外國人提供試穿和服的機會,兩個女人圍著她忙了半個多小時,她的腰象是固定上了夾板,勉強照了幾張像,趕緊脫下來。當時穿和服的煩瑣讓她感觸很深,這時再看莊子手腳熟練,連動作都不象八十多歲的老人,只是在系最後的金黃色的帶子時,莊子變得小心翼翼。她讓肖雲仔細看十幾厘米寬的帶子上那些金色的花,告訴肖雲說,那是二十四金箔嵌的花。

莊子穿好和服拿上與和服配套的小包,在肖雲的攙扶下,下了。,走出衚衕,他們叫了一輛計程車直奔那家超市。

店長再看到肖雲時,臉上是一種說不出的疑惑和厭倦「還有什麼事嗎?」

「你就是店長」莊子矜持地問

店長已經注意到了莊子,聽到莊子問話,立刻滿臉堆滿了笑容。肖雲對店長瞬間的臉部變化感到不可思議,兩廂一對比,愈發覺得他對自己態度惡劣。已經平息下來的怒火又涌了上來。店長轉向莊子問「我能為您做點什麼?」

「這個女孩是我的朋友,她因為被你們無緣無故的懷疑,一直在哭。你們應該向她道歉」

「我們沒有懷疑她」。

「你的店員叫她不要再來了,是什麼意思?你就是這樣做生意的嗎?」莊子始終保持著嚴厲的態度,好象她一直是這樣同別人說話,連肖雲都感到了她的威嚴。店長裝著誠惶誠恐的樣子說「有這種事」他這才正眼看著肖雲說「實在是對不起」

既然店長說他不知道,肖雲讓他把那位年輕的女店員叫來。店長起先不願意,架不住肖雲的堅持,女孩子很不情願地對肖雲說了句「對不起」。

店長如釋重負,為了表示他道歉的誠意,送給莊子和肖雲一人一張五百日元的電話卡,上面有超市的地址和電話。為了這張電話卡,莊子在回來的車上大大表揚了那個店長。肖雲的心裡卻不是滋味,她看到了自己在日本的處境,不由地嘆口氣問「莊子先生有什麼魔法讓店長信任我?」

「魔法?」老太太大笑起來,「魔法在這裡」她指指自己的和服,「知道這件和服值多少錢嗎?」

見肖雲搖頭,老太太得意地說「按現在的價,值五百萬。」

這個數字不僅讓肖雲大吃一驚,連計程車司機也不由地轉過頭,看了一下她的和服。   肖雲很喜歡和服,喜歡日本女人穿和服的身姿。厚重的和服給人以女性的平和,高高的木屐又給女人添了幾分婀娜。除了節日,街上很少看的見女人穿和服。穿和服已經成了一種儀式,年輕人甚至於她們的媽媽都不知道和服的穿法。穿和服得去美容院,而費用也相當可觀。每天看到莊子穿著和服坐在陽台上,肖雲總是要誇誇她的和服漂亮,這裡大半是真心,小半是為老人開心。莊子知道她喜歡和服,每穿一件和服都要告訴她,這件和服的好處在那裡,她和老人關於和服的對話象是計算機里規定好的程序,一遍一遍地重複著,不過這件和服肖雲確實沒有見過,不能理解的是莊子有這麼好的衣服,卻住著與自己一樣的房子。

老太太突然變的有點感傷地說「這是我要帶走的東西。」

司機從後望鏡看了看莊子插嘴道「媽媽沒有孩子嗎?」

「有一個兒子」

肖雲這才意識自己有半年沒有見莊子的兒子,不禁問道:「好久沒有見到您兒子?」

莊子嘆了口氣說:「住院了,半身不遂。」

肖雲和司機都不知該如何安慰老太太,跟著嘆了兩口氣。

這件事讓莊子好得意了一段時間,肖雲再沒有進過那家超市的。

肖雲調節好臉上的笑容,走進院子,抬起頭和莊子打招呼。莊子先是感謝肖雲前一天送來的包子,肖雲每次做包子或餃子都會送給莊子一點。莊子晃動著手裡的櫻花枝,興奮地告訴她,櫻花樹已經在出新丫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暗夜行路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1-25 11:5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