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異鄉的一盞燈 2

作者:暗夜行路  於 2010-10-13 16:5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李明給肖雲的印象是非常的沉穩,話不多,看見肖雲愛吃粉皮,又要了一碗。

幾天後李明拖盛年華轉來封信,自然是想和她做朋友,肖雲只回了三個字「不可能」斬釘截鐵。如果放到現在肖雲會寫的委婉一些,會站在對方的立場上想一想。那時她的這三個字打退了那些躍躍欲試的人,也因此得了個傲慢的名聲。

李明象是沒有看到她的回條,每個星期給她寄一封信來,肖雲是只收不發,不過每次她都會看的,李明的信象是給一位知心朋友的,寫他的歡樂,痛苦,他的家庭和夢想,在他的夢想中有他的天使,天使善良可愛,溫柔體貼,肖雲是最怕看到他寫天使這一節的,她知道天使是李明對她的幻想,但這幻想越豐富,李明就離她越遙遠。

待到畢業,肖雲被分到小礦山上,李明去了北京,肖雲同意和他單獨見一面,肖雲的心情極其差,周圍的蟬聲叫的她心煩意亂,兩人不說話在校園那條僻靜的小路上來回走著。    李明突然抓住肖雲的手說:「跟我結婚吧!」

肖雲的火氣騰地沖了上來,她摔開李明的手,指著自己的心說「在你面前站著的是個『有心』的人,不是你想象的天使」。

李明怔怔地望著肖雲,月光下他的眼睛閃著晶瑩的光,「讓我和你一起去礦山,別讓我再想象你」。

肖雲的淚水一下涌了出來,她覺得她有那麼多的委屈,需要有人來溫柔她,內心的軟弱化成了飲泣,自己是怎麼靠在李明的肩膀上的,肖雲不知道,待她意識到這一點時,她的淚水已經打濕了李明的襯衫,那是她第一次靠在男人的肩膀上,但她立刻離開了,她覺得這對李明太不公平,當他再說要與她一起去礦山時,肖雲苦笑著說:「你是要一輩子和我在礦山嘛?我不會的。」

肖雲莫名其妙地同意了李明送她到礦山的要求,她覺得自己陷入了感情的迷陣,不能確定自己對李明的感情是環境所迫,還是真情。也許李明也有這種感覺,他沒有再說要來礦山的話,哪怕那是一句假話,肖雲這時都願意再聽到,她不能原諒他在這個荒涼的地方不再表示他的熱情。

李明回到北京,信仍是每星期一封,象以往一樣的信,肖雲有說不出的惱火,直到接到他的第四封信后,肖雲回了一句話:什麼時候你有條件把我調到北京再給我寫信。

李明的信真的停了下來,肖雲記得站在空信箱前心一下子空空蕩蕩的。她對自己說:「我從來沒愛過他,沒什麼好傷心的」體重卻在一個月內降了四公斤,不得不回到家裡休養,在這期間她開始複習考研究生。

再見到李明是在她上了研究生一年後,盛年華他們的畢業舞會上。學校大禮堂跳舞的,圍著看的,擠滿了人,跳了兩個曲子,肖雲有點渴,盛年華去買水,肖雲擠出圍看的人,遠遠的一個人朝她跑來,一邊跑一邊喊她的名字。

李明站在肖雲的面前,肖雲曾經想過許多次與李明見面的場景,她想讓李明知道不靠他,她也能出來,奚落他幾句。

李明漲紅著臉,盯著肖雲,肖雲的心裡泛起了在礦山那兩年的怨恨,突然覺得沒什麼話好說,轉身跑出了禮堂。李明拽住肖雲時,他們已經遠離了喧鬧的禮堂。

「別碰我」肖雲想抽回胳膊,李明卻不放鬆「我一直在給你寫信」

「給我寫信幹什麼」

「你忘了你要我有條件調你時,再給你寫信,一年前我考上了研究生,寫信告訴你,想讓你再等我三年,等我考上博士就有資格調你了,你為什麼看都不看就退回來。」

「我一年前就來這裡讀研究生了」

「可盛年華說你」李明的話說了半截停了下來,他的臉變的很陰鬱。

肖雲的心裡咯噔了一下,知道盛年華騙了李明,不過女人在愛情上,是非觀念非常的淡漠,她一方面覺得盛年華做的過分,另一方面又把它看為對她愛的表現,在女人的眼裡,男人在愛情上的任何行為是和他們的道德不相關的。

李明在一瞬間的陰鬱后,故意用輕鬆的語氣說:「這次我不會再放你走」

肖雲一時不知道該對他說什麼,她不願意再用冷冰冰的語言來傷害他,但不說會更傷害他,肖雲用另一隻手按住李明抓住她胳膊的手說「我已是盛年華的女朋友,快結婚了」

李明怔住了,半天慢慢地說「肖雲你不會輕易和一個人結婚的,是吧?」

肖雲苦笑一聲:「你怎麼會那麼肯定,你不了解我。」

「但我了解盛年華,他不適合你。」

肖雲那時把李明的話只做為男人的嫉妒話,沒有多想,可後來一和盛年華鬧彆扭,她就會想起這句話,李明在半年後去了美國,肖雲和盛年華也在一年後結了婚,在他們來日本時,聽說李明進了美國最大的計算機公司。盛年華和李明一直沒有來往,只是碰到高中同學會聽到一些消息。

肖雲一提去美國的事,盛年華傲慢的氣焰就會被撲滅不少,李明就象盛年華的一塊心病,最怕提起,他對李明的嫉妒和內疚混雜的感情,使他希望李明在他的生活中消失,但是他的朋友們並不知道這些,前幾天高中的同學給他送來了同學的網址,李明的名字排在第一,職務一欄寫著,美國帝藍公司總裁助理,好大的頭銜,盛年華並不服氣,他認為是李明碰了個好專業。

    肖雲急急忙忙地把垃圾桶扶起來,在廚房的水池邊洗好臉,又端著檯燈坐在卧室的梳妝台旁,鏡子里映出肖雲以夜幕為背景的像,出奇的莊重和秀麗,三十四歲的肖雲,自生了孩子后,一直保持著一定的體重,皮膚還像二十多歲一樣有著彈性,高高的鼻樑,薄薄的嘴唇,一雙流目傳情的丹風眼,使她整個臉面具有立體的魅力,她的胸部,臀部,都有著少婦的豐腴。如果十八歲的少女是只剛剛成熟的桃子的話,咬一口,或許有著青澀的感覺,三十四歲的女人就是經過儲藏,全部軟化好的,充滿了甜甜的汁水,吃一口,滿嘴異香。

    肖雲很少坐在鏡前細細打扮自己,她不是那種自我陶醉的女人,每次和盛年華出門都是盛年華在那裡不是襯衣不合適,就是領帶的顏色不配,等把他打扮好,自己總是擦點口紅,眼影也用口紅代替了,盛年華對此常有怨言,嫌她太不講究。   

肖雲從抽屜里拿出那套化妝品,今天對她來說是個特別的日子,第一次被邀請去飯店吃飯,邀請她的是她教的中文班的學生佐川,下個星期,他要去在中國的子公司任職,這是他和同事的告別宴,請肖雲參加,肖雲也想藉機為她的中文班招募些學生,爽快地答應了。

她仔細地化好眉,當最後上好唇色時,她驚訝於化妝帶來的效果,鏡中那粉面烏髮,皓齒明目的女人真是自己嗎?她曾經聽過一個故事,說一個人因愛自己水中的影子而投水,這時的她也衝動地想擁抱鏡中的女人,她渾身躁動著,渴望著擁抱。

樓下傳來鐺的關門聲,是李秋菊要去上班了,說起這房子還是李秋菊為他們介紹的,李秋菊那時和盛年華在一個研究所,等他們搬來時,李秋菊已經退學打工了。

剛搬來時李秋菊白天去打工,夜裡回來,有時過來坐坐,倆人在一起還說說女人的家常話。一年前,李秋菊突然變成夜裡上班,晚上八點準時走,夜裡幾點回來,肖雲都在睡夢中。只是一天夜裡肖雲發高燒,處於半睡眠狀態,聽到腳步聲,看看錶竟是深夜三點鐘,他們住的是木板房,夜深人靜,樓下的動靜就象在一個屋裡,能聽見李秋菊和丈夫何為似乎爭了兩句嘴,

和盛年華說起來,盛年華不屑地說:「肯定是陪酒女」盛年華愛下結論,見人沒說話過後會評價說「我一看他就不是好東西」。或者「那人說話象公鴨」,總之,很難有他看上眼的,在國內,肖雲沒發現他有這種毛病,來日本讀博士,有意無意之中,盛年華抬高了自己的身份。

    在肖雲的印象中陪酒女應該是漂亮且年輕的,李秋菊人已四十,個子不高,瞪著雙手術過的大眼睛,使她的小面孔失去了協調,絕對說不上漂亮,也能陪酒?不過看她盛裝而去,深夜才歸,該應了丈夫的結論了。這只是猜測,這一年倆人作息時間不同,偶爾站在門外說點話,李秋菊工作的事,她不說,肖雲也不問。

    李秋菊八點走,肖雲與佐川約好八點五分來接她,只有五分鐘,肖雲還不知道穿什麽衣服去,她那幾套春裝,教課時變著花樣穿,也讓她穿了多少次,肖雲把所有衣服都比劃了一下,最後選中了夏天穿的一襲連衣裙,這是去年回國時買的,真絲面料,內襯是無袖黑色連衣裙,外面罩著薄薄的黑色輕紗,紗上印著白色小花,前身的叉開到大腿處,走動時輕紗隨身而飄,裊裊婷婷,只是這個季節穿,顯得涼快了點。

    從路上傳來兩聲笛笛的喇叭聲,聲音劃破了靜靜的夜幕,這是佐川和肖雲約定好的信號,在日本不是萬不得已是不允許按喇叭的,肖雲扯下風衣,衝出門。

    佐川正在車裡向她擺手,等肖雲鑽進車裡,佐川通過汽車反光鏡朝她樂,用了略帶生硬的中國話說:「有美人在車裡,我真愉快!」

   「應該說,有美人在身旁」肖雲儼然是老師在課堂上糾正錯句,佐川是肖雲五個學生中最活躍的一個,二十五歲了,長著付娃娃臉,這在日本人中有點特別,加之個子不高,即使板著臉,也沒有威嚴,肖雲總愛和他開玩笑。

    汽車在狹窄的路上穿行,許多次都是擦著行人的身子而過,肖雲剛來日本時,連自行車都不敢騎,好在日本司機大多小心翼翼,到沒出什麽事。

佐川領著肖雲走進一家叫「0 口」的飯店,叫飯店卻不是想象中的豪華,一進門的大廳中,是分割成小格子似的座位,有倆人座和四人座,每組人之間的空間被高高的屏蔽物所屏蔽,相對獨立,大廳的左面設置著服務台,其它兩面是日本的塌塌迷房間叫和室。

佐川和肖雲一進門,就被一位穿著和服的女人領進其中的一間和室,肖雲感到幸運的是屋內的溫度讓她能脫下風衣,這時她才發現脖子上竟光禿禿的,項鏈忘帶了,苦笑中,人已經走進和室的玄關,裡面象是很熱鬧,他們倆脫了鞋,把外衣掛好,那女人跪著,輕輕地拉開紙門,說了聲:「客人到了」。

    佐川先跨前一步:「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

    屋裡一張長桌一字排開,八個人坐在兩邊,大家安靜下來,佐川把肖雲讓到前面,介紹道:「這是我的中國語老師,肖老師,請多關照!」

    肖雲把腰彎成四十五度,一字一句地重複著:「請多關照!」

    聽說日語慢慢說才是有修養的表現,中國話的抑揚頓挫,在日本人聽來就象是在吵架,日本人學中文最難的就是起伏的四聲,中國人學日語最難的卻是丟不掉四聲,把平淡如溪水的日語說成波濤翻滾的大海,肖雲說日語有切身的體會,用有氣無力的感覺去說時,她的日語可說是接近日本人。當肖雲彎下腰時,她的日語便有了味。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暗夜行路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5 09:1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