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裂變

作者:瀑川  於 2022-7-22 09:5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7評論

自然界有一種核素,比如鈾235、鈾233或鈈239,當一個原子核俘獲到一枚熱中子的時候,會分裂為幾個碎片,同時釋放大約180MeV(兆電子伏)的核能。這就是裂變反應,可以用來發電,也可以做炸彈。英國人稱之為Fission.

 

欒景秋教授是羅德理工學院著名的反應堆物理專家,研究了幾十年的裂變反應,希圖給人類帶來更多的好處與方便。沒想到於天命之年,他自己也被一枚熱中子擊中,在不長的時間裡,引起了家庭的分裂,同時釋放出說不清多少MeV的痛苦。這枚熱中子就是一位年輕漂亮的姑娘。

 

那年暑假他到古都西安講學,介紹反應堆物理和反應堆工程的最新進展。由於旅途疲勞和水土不服,偶感風寒。在旅館里連續休息了10多天。在這段時間,旅館經理專門為這位美國專家安排了一位服務員,扈美娟小姐。扈小姐像伺候家裡的親人,從飲食、服藥到室外活動,無微不至。欒教授康復之後,十分感激,要給她一筆數目不菲的小費,扈小姐婉言謝絕,說:「這是我份內的工作。」

 

當欒教授知道她不僅高中畢業還懂英語的時候,閃過了一個念頭。對她說:「你如果想到美國念書,我可以幫你聯繫個學校。」 扈小姐覺得這倒是個好主意,比幾千塊錢實惠多了。於是兩人留下各自的地址和電話。

 

回到羅德島后,欒教授和妻子林若梅說起了這次講學印象,並且提到為了表示感謝要幫助扈小姐的想法。林女士受過良好的教育,是位通情達理支持丈夫的妻子,未加思索,點頭同意。不久他聯繫到一所英語補習學校,為扈美娟小姐辦理I20的學生簽證申請表,並為她提供了I-134經濟擔保表格。

 

扈小姐辭去了旅館的工作,申請了護照,只用了幾個星期的時間就經由北京乘飛機到紐約的JF肯尼迪機場。欒教授夫婦親自開車把她接到家中。

 

這是一套四室三廳二廁的兩層獨立屋,大約250平方米。欒太太把她安排到樓下的客房。對她說:「你先湊合住幾天,要是覺得屋子小再到外邊租一套公寓。」 扈小姐說:「比我們武家坡的破瓦寒窯強多了,等我打工后,有了收入再給您房租。」欒太太說:「房租就算了,反正這間屋子也是閑著。」

 

欒教授說:「小扈, 你先住下來,熟悉一下環境。過幾天我帶你去英語補習學校上課,學費不貴,我先為你墊上。我讀研究生時,有個要好的同學,叫葉摯倫,畢業后棄文從商,在聖城的下城(down town)開了個飯館,生意還蠻紅火。他們正好缺個端盤子的女服務生,你不妨試試。工資雖然不高,能管一頓飯。弄好了你收到的tip就夠學費了。可是由於你的簽證類型不允許在校外打工,千萬不要聲張。」 小扈說:「我知道,讓您費心了。明天我就去。」

 

憑著年輕勤快,沒幾天,小扈就適應了新的生活。上午補習幾個小時的英語,下午和晚間去新竹酒家上班。吃和住的問題都解決了,除了每小時兩塊五的基本工資,每天還有幾十塊的小費,比在西安當服務員強多了。心裡美巴滋滋的。

 

欒教授有個女兒麥琪,在康州大學讀化工專業。周末有時會回家小住一兩個晚上。她從小和奶奶生活在一起,祖孫在哈特佛德有一套公寓。這天回家見到小扈,一個和她年紀相近的姑娘,感覺有點詫異。知道了她是父親請來的客人後,只好寒暄兩句,隨即把自己關進樓上的卧室。那天夜裡,她做了個怪夢,有人在平靜的湖面投下一枚石塊,激起了千層浪花。

 

欒教授的父親起家於木材生意,在加拿大的薩斯卡屯開了個公司,幾十年來生意不錯。生意夥伴多在東南亞、中國和日本。他自己的家在康州的首府哈特佛德,於是經常往返於加拿大和美國,每年還要跑幾次亞洲。他有三個兒子,都獲得碩士以上的學位。大兒子欒景秋在大學教書,二兒子帥秋在一個化工公司任職,小兒子潤秋畢業於艾姆斯特的一個大學的農林系,繼承父親的衣缽。

 

由於長年奔波勞碌,欒老先生因心肌勞損在50多歲時便英年早逝。兄弟們為了給母親找個安靜的環境,為她租了一套兩居室的公寓,和大孫女麥琪在一起生活,相互照應。哥兒仨各忙各的事業,只在感恩節那天過來和母親團聚。清冷孤單的生活使得麥琪養成內向的性格,有了什麼事總喜歡憋在心裡,一旦扎進牛角尖,10天半月都出不來。

 

她有時向母親抱怨:「幹嘛讓奶奶去拿白卡吃救濟?我在學校里總覺著抬不起頭。」欒太太說:「你爺爺去世后把財產分給了三個兒子,你奶奶沒收入也沒存款,所以才享受政府的補貼。這是美國政府給咱的福利呀。合法。」麥琪還是抱怨說:「不合情理!爸爸和叔叔的收入都那麼高,怎麼就湊不出每月幾百元的生活費給她?Shame on you!」

 

扈小姐住進來后,麥琪回家的次數少了,除了在學校就和奶奶呆在一起。習慣於獨往獨來的她沒有幾位知心朋友。

 

家裡有了客人,欒教授和欒太太也忙了,一個忙著教學和實驗,一個忙著屋裡屋外的家務,周末還要擠出時間教扈小姐學開車。在美國不會開車,等於沒腿,凡事都得依靠別人。扈小姐心靈手巧,欒家的車又是自動換檔,沒出三個月,駕駛證就拿到了。這時飯館的工作也熟悉了。因為她長得漂亮,能說會道,還攬住了幾位常客。隨便幾句甜言蜜語,就能把那幾位多情的食客伺候得屁顛屁顛的。人一高興就會忘乎所以,隨手甩給她一張印著富蘭克林頭像的百元大鈔。

 

半年後,她進了欒家附近的一所社區大學,這種大學有點像國內的中專,以技能為主,兩三年就能畢業。成績好的還可以帶著學分轉到本科大學。憑藉資質聰慧,她修了兩個專業,財會和文秘,成績都屬上乘。畢業后,欒教授幫她在大學 找了個秘書工作,每月有固定工資兩千多元。

 

此時在飯館打工時相識的幾位閨蜜都很羨慕她,有位體面教授的幫助,還有個像樣的工作。一位來自福建長樂的小陳跟她說:「坐飛機來的和坐船來的就是不一樣,看你才幾年的工夫就混得不錯了,該考慮成家的事了吧。」

 

扈小姐說:「我心裡有個人,可是這不可能。」「說給我聽聽,或許給你出個主意。」

 

「就是幫我來美國的欒教授,可他們一家和和睦睦,我怎能橫著插一杠子?」

 

小陳說:「沒聽說過後來居上嗎?憑你的年輕美貌,一身香氣,想要擠走那位黃臉婆,還不是張飛吃豆芽,小菜一碟。」「不好意思。」「有啥不好意思的,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也是自由競爭呀。哪天沒人的時候,你洗個澡,在客廳里跳回脫衣舞。看你老大不小的,後邊的事就不用我教了。」

 

小扈盤算了一些日子,覺得小陳的話也不無道理。聽欒教授講過,科學家都是靠踩著別人肩膀上去的,何況我一個弱女子。靠我自己的兩萬塊錢,猴年馬月才能買上房子。要是和欒教授結成連理,我立馬就是這所宅院的主人。大主意已定,還得工於心計。

 

星期六的晚上,欒太太到哈城去看婆婆和女兒,給扈小姐留下了鹹魚翻身的契機。她在欒教授快從健身房回來的時候,開始洗澡,衛生間也沒關門。聽到欒教授開門的聲音時,她用一塊浴巾裹著頭髮,光著身子走了出來,和欒教授來個對心碰撞。欒教授想躲閃已經來不及了。扈小姐假裝緊張羞怯,一腳沒站穩,把熱汽未乾的胴體一古腦兒歪倒在欒教授的懷裡。

 

50歲的欒教授還在青壯階段,經不住這樣強烈的糖衣炮彈的突然襲擊。此時他六神無主,心猿意馬,順手扶住了這位含苞欲綻的三八女郎。女郎輕彎玉臂勾住了欒先生的脖頸。在相互無語半推半就的默契下,鷹擊長空,魚翔淺底,上演了一出顛鸞倒鳳的啞劇。

 

欒太太由於操持家務身體欠佳,過早地進入更年期,告別了中年尚存的嫵媚與風情,失去了飲食男女的浪漫與輕佻。欒教授卻還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因此時常有一種失落之感。沒想到扈小姐今日投懷送抱,宛若一朵憑空飛來的桃花,彌補了他藏在心底的遺憾。完事以後,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唐突,連忙說:「對不起,我今天不是我自己,實在對不起。」扈小姐巧言安慰他:「您甭介意,算我自願。您幫了我那麽多忙,小女子無以為報,只好以身相許,讓您舒服一回。」

 

萬事開頭難,但凡開了個頭,後邊的事就輕而易舉了。自此主人和客人之間的屏障已經揭開,酸和鹼的離子湊到一處,成了一對共同戲水的鴛鴦。只要人不知鬼不覺,這兩塊磁鐵就會砰地一聲撞擊到一起,更立西江石壁,沉浸巫山雲雨。可憐的是,蒙在鼓裡的欒太太照樣對扈小姐關心備至,客客氣氣。

 

俗話說紙是包不住火的,何況欒家燃起的還是一團慾火,俗話還說慾火會焚身的。一天晚上,夜深人靜,欒太太不在。欒、扈二人在客廳里如膠似漆滾來滾去。大戰二百餘回合,氣喘吁吁,難解難分。不料門鎖一響,大燈一亮,麥琪把只有在X級電影里才會出現的畫面盡收眼底。她像瘋子一樣,又是哭,又是叫,扔下書包,連門也沒關,哇哇地向外跑去。她無法接受的是那位性感明星居然是寶刀不老的父親。

 

畢竟是自己的獨生女兒,眼前的樂趣再大,也頂不住女兒引起的顛簸。欒教授後悔了,他本來只想隨便偷個情,嘗回嫩草,風流幾次,彌補生活里說不出的美中不足,但是他不想放棄幾十年恬靜溫暖的家。他連忙穿好衣服,去追女兒。她已經跑遠了。那天晚上,欒教授心懷歉疚,翻來覆去,不得入睡。扈小姐倒是心安理得,把窗紙捅破也是好事。這或許是從韜光養晦轉向亮劍峨嵋的開始。

 

還好,一個星期後,女兒又回家來了。她一句話也沒說,胡亂吃幾口飯就回到自己的卧室。欒教授還以為事態就這樣不費吹灰之力地平息了,欒太太卻感到麥琪有點怪異。雖然她平時話語不多,但一直有禮貌,至少會說聲謝謝和晚安。

 

第二天早上,欒太太整理房間,不見女兒的動靜。敲門叫了兩聲:「麥琪,該吃早飯了。」沒人答應。她又大聲地喊了幾次,還是沒人理睬。她猛然轉動門把手,闖進去一看,女兒已經氣息奄奄。她連忙喊來欒教授,扈小姐聞聲也跑上樓來。麥琪的床頭柜上放著一個安眠藥瓶,裡邊還剩下幾片。

 

醫生說:「服藥過多,時間太久,神經中樞已經死亡,回天乏術。」欒太太有點迷茫,女兒雖然內向,有點抑鬱,但是無論學校和家裡都沒有什麼突發事件點燃她自殺的意念。

 

扈小姐若無其事地給欒家夫婦一陣安慰,深表同情。心理卻覺得,麥琪走了也好,省得礙手礙腳。

 

欒教授失去女兒,感到十分懊悔。他找新竹飯館的老同學去訴說心裡的苦悶。把事情的原委跟葉老闆講了。葉老闆說:「我早就料到會有今天,當初不想給你潑冷水。這種事不是好玩的,怎麼能平白無故讓一個年輕的女子長住你家,一家不一家,兩戶不兩戶。三個女人一台戲,幸虧你太太仁慈寬厚。器官移植還會有抗體,一個外來女人對你家怎能不會帶來衝擊。」

 

「是啊,你要是早告訴我,我就讓她到外邊住去了。」「得了,無利不起早,你要不是聞到那股腥臊,也不會費那麼大的周折去幫她。對不對?」「老實說,不光她的容貌,還有氣質。可雖說色膽包天,但我還是沒那個膽,是她愣撲到我懷裡的。我又不是柳下季。」

 

「這回玩大發了吧,閨女沒了。看你怎麼辦。」

 

「涼拌唄。」

 

「還有心思開玩笑?我看你是電視劇看多了,想入非非。這事還沒完哪,不信走著瞧。你的麻煩剛開始。我的一個同行,他手下有個跑堂的,幹了幾十年,還是單身。55歲的時候,帶著攢下的那點血汗錢,到大陸去找個婆姨。」「找到了嗎?」「得來全不費功夫。一個姑娘很爽快地同意了,但要求到美國后再同房。來了以後,姑娘哭了,說她有丈夫。央求他好人做到底,把丈夫也給辦來。」「辦了沒有?」「那不是冤大頭嗎。」

 

「看來我真的不該粘這個魚腥。」「男人偷腥不奇怪,我看你是被腥味迷住了,還得偷下去。」

 

事態平靜下來后,欒太太一下子又老了許多,眼神和舉止開始遲緩。除了料理家務,還得經常去哈城陪伴孤身的婆婆。人非草木,豺狼虎豹都會時發惻隱。小扈也消停了幾個禮拜。可是慾火難耐,情竇重開。欒太太的不在的時候,她不時向欒先生擠眉弄眼,撩撥挑逗。有時還陪他喝兩盅酒,從杯里找回一點歡樂,順便激發起慾望的脈衝。當失去女兒的心痛衰減到五個半衰期的時候,欒先生也經不住肌膚之親的誘惑,重新和小扈墜入茫茫的愛河,男歡女浪,卿卿我我。

 

功夫不負苦心人,小扈覺著她在欒教授的心裡已經佔有一席之地,對欒太太也不再像往日那麼尊重,和欒先生打情罵梢都不迴避。時不時地還以主人的口吻吩咐欒太太去換洗床單、枕套。欒太太再怎麼遲鈍也嗅覺到了家裡新常態的氣息,她覺得自己更像一位準備晨炊的老嫗。直到一天她從哈城回來,看到自己的丈夫和小扈在廚房衣衫不整追逐嬉戲,她才知道她的主婦執照快被吊銷了。失去女兒之後的下一步殘棋就是失去丈夫了,儘管這步棋是迫不得已。她終於擦去眼淚提出離婚的要求。

 

丈夫開始不同意,不忍心把失去女兒的妻子再傷害一次。何況這完全是他的過錯。可是架不住小扈從枕邊吹來的和風細雨。「你們既然不再有愛情,還鰾在一起幹嘛?我和你會建立新家,給你帶來新春的暖意。」

 

無毒不丈夫,欒先生終於從道德的緊箍咒中掙脫出來,決心追求徹底的自由。他和欒太太離了婚,各人過各人的,再無牽掛。合久必分,這也算個意料之中的結局。小扈不喜歡現有的這套房子,她怕麥琪的幽靈找她清算。於是順水推舟,送個人情,把房子留給欒太太。她和欒教授再築新巢。欒母捨不得失去這位賢良的媳婦,退掉康州的公寓,和林女士住到一起,婆媳相依。

 

一個溫馨的三口之家終於因為一粒能量為0.025電子伏的中子的鬧騰而導致了裂變。女兒最慘,直接被發送到陰間;相濡以沫了20多年的賢妻也被晾到了卡爾森海灘。

 

鈾核裂變一般分成兩片,碎片的質量譜呈雙峰形分佈。這次欒家分裂成三片。據說裂變產物有三片的事例由中國旅法科學家首先發現。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東方朔風 2022-7-22 18:30
結尾: 女人不久之後就有了新相好,教授發現后打了一巴掌,被控家暴,因此丟了工作,也被禁止回家,幾乎流落街頭,很快抑鬱成疾得了胰腺癌,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裡孤獨一人疼死在流浪者收容所。
回復 慈林 2022-7-22 19:04
小說吧。
回復 是這樣嗎 2022-7-22 22:34
這個「小扈」還真不「地道」,人家鄧瘟敵也是如此上位,可是沒有逼死過人啊!改革開放近40年這種故事上演了無數版本,當今許多中國人道德淪喪,時代不同各種方式「留美」樣式也不同,早期是I-20留學赴美,再後來是「結婚」赴美,偷渡,政治庇護,假投資移民,生孩子留下,旅遊簽證留下不走,現在是網路dating,把美國老白人騙的一塌糊塗!也有不如意的女人不如小扈,什麼財產也沒有得到,但是拿了已經死了的老頭退休金!我知道一位Shanghai女人在網上認識一位美國退休老人,跟老頭熱絡后老頭往返中國數次,最後與這個50多歲的女人結婚後很快就來美國與老頭一切生活了7年,這7年中她對老頭不照顧,把錢完全自己掌握不讓老頭花錢,但老人子女很精明,把財產進行了公證和往生后安排,這個女人知道后非常氣憤離家出走,老頭一氣中風病倒進到養老院,死後這個女人沒有得到一點遺產只能享受老人退休金!這位Shanghai女人還有兒子在Shanghai還有房子,但是就不回國,現在正在申請老年公寓等待中!
回復 浮平 2022-7-23 02:08
滲透
回復 瀑川 2022-7-23 04:37
謝謝各位同仁評論。小農經濟的國家本來就自私,共產黨提倡大公無私后,從上到下,就更自私了。尤其是經過文革和崛起之後。這個故事不是憑空編造。如今,當官的帶頭貪腐,只在觸犯了一尊權威是才被揪出。下邊的人能不效尤?
回復 ccacer7921 2022-7-23 12:09
我覺得這個小扈在黨國人中還算行得正的,基本上算黨國人中,中上等品行,還算個有規有矩的微蒗女,發情發的還算有根有據,至少還算正常女。在國女中能做到這種程度的應該還算說得過去,拿到錢就走人的太多了。特色國嗎,肯定有點特色了,不足為奇!
回復 ccacer7921 2022-7-23 12:14
大部分國女,不管多大多小,跟上面「是這樣嗎」網友說的差不多,你還能期望國女能是啥樣淑女?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9-30 21: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