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毛與馬的恩怨

作者:瀑川  於 2022-5-31 00:2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雜文|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3評論

毛與馬的恩怨    (選自作者文集《漁舟唱晚》)

 

那年從希思羅機場中轉,碰到一位搞光纖的遠房親戚。他問我:「你知道咱們毛主席死後到哪兒去了嗎?」 我隨口說了句:「婦孺皆知,紀念堂呀。」他詭秘地說:「嗨,誰問你陽間的事兒啦,是陰間的。」我說:「幾十年不見,就這幾分鐘的閑空,您別神神叨叨,說點靠譜的正經事吧。」

 

他說:「我可沒跟你打哈哈兒,你不想聽就算了。」說罷氣呼呼地扭過頭去。反正也沒別的事兒干,就聽他瞎白呼吧。「您別生氣,恕我有眼無珠,把您看俗了。」

 

於是乎他打開了話匣子:

 

那年,我在鋪設經過太平洋海底的光纜,來了一群肚子餓癟的鯊魚,居然把其中的一段咬斷,光纜頭墜落到海底的一塊岩石上。我在工程船的通訊室發現了一個強烈的視頻信號。連忙打開觀測儀器,原來裡邊介紹了毛主席到陰間的一段錄像。大概是光纖頭碰巧搭在了陰間安置的一個信息介面上。本來想錄下來,但時間緊迫,來不及了。

 

19769月,毛主席到了陰間。剛剛辦完登記註冊手續,立刻向接待站的一位黑皮膚的小姐詢問:「馬老師在哪兒哪?」「哪個馬老師,馬寅初?馬三立?」毛主席氣呼呼地說:「瞧你黑不溜秋挺機靈的,怎麼什麼都不懂,那兩個馬還沒死哪,找他們用得著到你這兒來嘛!」「那是馬誰呀?」「馬克思!」「您直接問不就結啦,兜了這麼個大圈子,還讓我白挨了一頓罵。他可是個大忙人,天天都在修改那個資本論哪。出門往左,潤之路,1893樓,8341號。」毛說:「他怎麼知道我活了83歲,還曉得我的警衛團的番號?」說罷,連鑰匙都沒拿,放下行李,徑自向東而去。

 

馬克思先生這些年變化不大,還是滿臉的鬍子和頭髮連成一片。除了上嘴唇的鬍鬚帶點棕色,其餘都是銀白的。兩道眉毛彎成弧形,下邊是一雙炯炯有神洞察秋毫的慧眼。白眼珠有點發紅,大概因為經常熬夜的緣故。

 

見到馬克思后,毛主席說:「馬老師,你把我害苦了。」馬克思說:「打住!你是何方神聖,來此打擾。我這一生可沒有私敵,從不加害於人。」「那倒不是。我叫毛澤東,是您在東方的關門弟子,搞了個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時,馬克思連忙起身,離開座位,一邊拍著毛的肩膀,一邊握住毛的左手。「久聞大名,有失遠迎。謝謝你在東方實踐了我的學說。儘管成績不佳。」

 

毛說:「不提這個還罷,提起來我就是一肚子氣。你那個共產主義是嘛玩意兒啊?我折騰了27年,越折騰越貧窮,還讓我的人挨了三年餓。」馬說:「你們中國的事兒我一清二楚,天天看中文的光碟。」「這光碟是啥東西,沒聽說過。」「光碟是一種高密度信息存儲器件,陰間先有了,再過幾十年才會傳到人間。你搞土改、合營還算勉勉強強。你的反右就有點偏了。幹嘛要把矛頭對準知識分子?為數不多的知識分子乃是中國的社會財富,沒想到你把他們都給坑了。」「這事兒我也有反悔,但不好意思為他們平反,拉不下臉來。」

 

馬說:「到了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就開始亂套了。你的中國窮得滴瀝咣鐺,90%的農民,沒有幾座像樣的城市,沒有幾所入流的大學。你卻想入非非,搞起了共產。除了鐵鍋和飯碗,你們有什麼可共的?」毛說:「那是左了點,我不是想讓您的理論早點實現嗎。」「我的理論你只曉得皮毛。你只知道共產,卻不知道共產的條件,那就是消滅三大差別,就中國那一窮二白貧困落後的樣子,這差別100年也滅不了。你卻急於求成,明知不可能,還霸王硬上弓。你今天跑來埋怨我,我還埋怨你哪。你砸了我的牌子。我要不是看破紅塵,早把你中途撤下來了。」

 

馬把毛說得啞口無言。「到了文革的時候,我都忍不住了,想打電話叫你來個急剎車,可是接線員找不到中南海的總機號碼。我氣急敗壞地要把她解僱,她央求我:『馬爺,您高抬貴手,刀下留情。我已經到了陰間,再死一回就沒地方去了。不是我笨,直到現在,這陰陽兩界的多路通訊設備還沒解決。』說得我不好意思了,只好把她留下。」

 

毛說:「文革也是學生我迫不得已,劉少奇那老小子帶著一幫子人要搞資本主義復辟,他的勢力太大,非文革不得以除之。至少防止了資本主義。」馬說:「亂彈琴,你們中國有過資本主義嘛,他們能往哪兒復哇?幾千年來,你們中國只知道吃喝玩樂,糊裡糊塗地連個封建主義都沒弄好,還瞎吹牛說有資本主義。資本主義都在人家英、美那邊哪。你們的經濟水平還不夠人家的零頭兒,就是想復辟你也沒那本錢。」

 

馬克思又說:「本來列寧革命成功后,出了個共產國際,我很歡欣鼓舞,勝利在望。沒想到你們之間爭權奪利,接連內鬥。最後搞得四分五裂。俄國還居然拔掉了我的旗子。現在舉旗的任務落到你們了。可那又是個幌子,你的繼承人里有幾個讀過我的一篇著作。大言不慚說我是領導你們的理論基礎, 卻干著違背我的意願的事情。不孝不肖,數落起來我都覺著害臊。」

 

毛說:「不管怎麼說,您那套東西在中國沒玩轉,說我上了您的當有點矯情。那是我自願。但起碼您也有對不住中國人的地方?」

 

「對不住?是你對不住我,還是我對不住你?沒有我的旗號你能取得政權嘛。到了20世紀,中國消滅了帝制,開展了54運動。你還能靠「歲在甲子,天下大吉」和」闖王來了不納糧」的低級口號呼風喚雨。你用了我的理想社會和消滅壓迫才動員了群眾,取得了成功。今天,你不但不感謝我,還要找我理論。我要在陰間告你個盜用專利,你一準兒得判上10年。」

 

毛默然無語,只好顧左右而言它,忽然話題一轉,問道:「馬老師,沒想到您的漢語講得如此流利,我還以為您只會說英、法、德、意、奧哪。」「奧地利說的也是德語。中文是我在1911年後學的,我那時開始看好中國,沒想到讓你給弄砸了。」毛說:「我在陽間也一直在學英語,到現在還過不了四級。我要效仿您的榜樣,在陰間學好英語。」「這話我愛聽。」

 

「那您現在在忙什麼呢?」

 

「我在修改資本論。看來我原來對資本主義是腐朽的、滅亡的預言有點武斷。資本主義國家培養了不少睿智的精英,他們一直在修改方針、路線,改善工人和資本家的關係,工人也可擁有股權。他們那裡的社會福利,幾乎超過你們。你們吃飽了沒事兒瞎折騰,搞得家家窮,凈光凈,還硬著頭皮說社會主義,聲稱是我的學生,我都覺得臉紅,臊得慌。現在我開始看好資本主義國家,他們或許能夠提前實現共產主義。可惜由於歷史的成見,他們很難接受我的學說。這倒是兩難的問題,信我學說的背我而去,恨我思想的卻朝我而來。掛羊頭的賣狗肉,賣羊肉的懸狗皮,真是有點陰差陽錯,亂了套了。

 

毛說:「有許多事情,我們也是迫不得已。先看看我後邊的小華能否力挽狂瀾吧,但願他能繼承我的遺志,七八年再搞一回。」「得了您嘞。文革一回就夠了,還是讓他多辦幾件富民強國的實事吧。不過華同志老實厚道,這樣的人在你們爾虞我詐的國度怕是很難站穩腳跟。」

 

「管不了那麼多了,我剛到陰間,就來看您,令我茅塞頓開,耳目一新。這一路顛簸勞頓,塵埃撲面,寒風刺骨。我還得到接待站休息一下,調節一下體溫和肺活量。改日再來看望您老。Goodbye.」

 

此刻,遠房的親戚看了看錶說:「我該board in 了。仨由那拉,旅途愉快。」我回了一句鸕鶿雞:「抖死你達尼亞。」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屠龍刀之原界 2022-6-1 04:31
哈哈!老毛什麼時候真心信仰過馬克思?中國共產黨不過是結鍾馗打鬼。其實是目的是管仲的富國強兵!而推崇的是墨家的摩頂放踵!不過是披了個共產主義的外衣。
回復 瀑川 2022-6-1 09:57
屠龍刀之原界: 哈哈!老毛什麼時候真心信仰過馬克思?中國共產黨不過是結鍾馗打鬼。其實是目的是管仲的富國強兵!而推崇的是墨家的摩頂放踵!不過是披了個共產主義的外衣。
謝謝評論。他利用了馬列的階級鬥爭和無產專政。在大革命時期,共黨還有幾個讀過馬列d
石獃子。40年後,忙於權術和享受,沒人對馬列感興趣了。馬列成了招牌。
回復 屠龍刀之原界 2022-6-1 22:35
也是不對,所謂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和馬恩列沒有半毛干係。都是老毛藉以清理異己(好聽點就是,凈化統治階層,延緩腐敗導致政府垮台)的噱頭。建構以後,99%的時間都在「弘揚」「毛澤東思想」!而不是馬列主義!!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9-28 11:2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