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從堅持黨的領導到艱難的民主之路

作者:瀑川  於 2022-1-12 03:5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百家爭鳴|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3評論

從堅持黨的領導到艱難的民主之路  (7-27-2015, 作者文集《雁陣驚寒》)

 

從記事那天起,天天聽,日日唱:「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共產黨像太陽,照到哪裡哪裡亮。」天真無邪的孩子一下子認定毛主席就是偉大的救星,共產黨就是英明的領導。這兩個命題像幾何真理,獲得了6億人民的一致認同。毛主席的話句句都是必須遵從的最高指示,黨制定的路線條條都是燦爛的金光大道。

沒想到的是,人的閱歷多了以後卻喜歡較真,開始對過去的盲從反思。是啊,建國60多年了,為什麼一定要要堅持黨的領導?黨為什麼不能相信人民,讓他們自由自在地活著?為什麼黨欽點了行政幹部還不放心,讓黨委書記們再壓上一頭?為什麼在國家之上,還要有黨中央指手畫腳,把握方向?為什麼反貪只在中紀委里選擇性地進行?為什麼要用人民創造的財富去扶植一個至高無上擁有8000萬成員的大組織?

唐宋元明清五朝沒有黨的領導,改朝換代不誤;英法德意志三國沒有黨的領導,百姓過得挺好。我們倒是有黨的絕對領導,運動折騰不斷,百姓饑寒交迫。建國以後,黨都幹了些什麼?三反五反,鎮壓反革命,公私合營,反右鬥爭。大躍進讓千萬人餓死,人民公社迫使農民拆掉爐灶,鑽進大鍋飯的牢籠;文化革命挑動群眾斗群眾,人人膽戰心驚。

執政黨無償佔有了民間的財富后,硬要割掉資本主義的尾巴,剝奪了百姓勤勞致富的權力。勞動者的工資十幾年凍結,每人每月只有30斤的定量。從地富資本家到右派分子,老百姓一批又一批地遭到無情批鬥,不經過法院訴訟,淪為罪人。到了文革,連黨內的那些所謂走資派也逃脫不了滅頂的災難。在黨的絕對權威下,階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成了強加於人的緊箍咒。父子反目,夫妻離異,師生成仇,讓幾代人失去了傳統道德和人性。這就是黨的光輝業績,這就是黨對國家和人民的偉大貢獻。

毛主席說,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可是中國為什麼非要有個說一不二的核心,這個核心又憑什麼非得是共產黨當仁不讓。黨一貫高唱的馬克思主義為什麼就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黨的領導人又有幾個讀過馬克思的書籍?漫山遍野的貪官群體難道也算馬克思的門徒?橫行跋扈的紅二代也算馬克思的子孫?再說馬克思要是真那麼好,為啥遭到德國人拋棄,難到萊茵河的文化比黃河愚蠢?

幾十年的社會實踐,讓我們不得不認真回顧一下所謂堅持黨的領導到底是什麼貨色?

第一,共產黨是個政治群體,他們所賴以生存的是政治方針,意識形態,路線鬥爭。故而在國家事務中,處處以政治標尺衡量。然而,一個國家能否順利發展的關鍵在於一個穩定健全的制度,在於公民對政府的信任,在於政府能否依法治國。

一個凌駕於政府之上的政黨領導就像橫架於小夫妻之上的婆婆,束縛政府辦事員的手腳,把百姓管得服服帖帖,無所作為。而強制推行的政治路線又會幹擾國家的經濟、法律、甚至科學、教育。國家和個人一樣,需要寬鬆的社會環境,順其自然,腳踏實地地發展。

縱觀歷史的過去,中國的治理所依靠的居然是一堆空洞的口號,比如階級鬥爭是綱,一抓就靈;比如總路線的多快好省;比如你們一定要把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比如要團結不要分裂;比如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比如不管黑貓白貓,能拿耗子就是好貓;比如仨代表和科學發展觀;比如七不講,五不要和中國夢。這些口號是黨的領袖冥思苦想強加於人的迷亂指令,誇誇其談,不著邊際。

第二,在政府之上再冒出一個執政黨的指揮會造成臃腫龐大的領導機構。國家應當由主席和國務院直接領導,地方應當由省長和辦公廳治理。為了堅持黨的領導,國務院之上還要有政治局,省長之上還要有一群省委書記和副書記。職責重疊,人浮於事。無疑為數眾多的領導幹部也造成納稅人的經濟負擔。何況為了堅持黨的領導,還要養活一堆黨的下屬機構,比如共青團、工會、婦聯,還有那些甘願充當花瓶的民主黨派。這些機構都是吃黨糧的單位,而黨糧就是國糧,就是從人民嘴裡奪下的口糧。

第三,堅持黨的領導會形成一個至高無上的強權機構,黨直接控制著軍隊、警察、法院、電視、報紙、廣播,甚至高等院校、科研機構。從中央到街道,黨的領導一級一級像不同尺寸的虎鉗禁箍著百姓的思想,限制百姓的自由,國家成為清一色的黨國、警察國。黨強迫全國只有一種聲音,只唱一種旋律,只喊一種口號。這一切機制都建立在黨英明偉大的假設上。然而黨不是天使,他是由肉身的人控制的。一旦領導人出錯,無人抗衡,無人制止,就會給全國帶來災難。對一個疆域廣袤和人口眾多的大國來說,這無疑是潛在的民族危機。文革的十年就是鐵證。

第四,太上黨有絕對的領導權力,誰能登上總書記的寶座,誰就是無冕的皇帝,可以面南背北,居高臨下,頤指氣使,假公濟私。而在最高領導的寶座下,又不乏一群野心勃勃察顏觀色之徒,蠅營狗苟,爭權奪利,於是黨內分門別派,內鬥不止。這些大人物之間的爭鬥像蛟龍一樣,把水攪渾,令全民不得安生。由於他們在黨內有極大的勢力和影響,黨內鬥爭白熱化的時候,還會發起全國性的運動,讓本來事不關己的百姓、學生強行參與,亂打一鍋粥,舉國上下成了混沌的chaos。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為了保住桂冠,他們不惜讓國民經濟癱瘓,不惜停產停課。陰毒的黨人為了一己之私,把整個國家當成了權力鬥爭的賭注和角斗場。到頭來吃苦受罪的是那些無辜的平民百姓。

第五,高高在上不受制約的黨人非常容易形成一個特權階層。他們控制國家的經濟命脈,他們控制著官員的提升,他們操縱著銀行、礦山和水電。他們手中耀眼的權力自然會引起奸佞的敬畏和阿諛。當大量金錢從他們眼前掠過的時候,由於刑不上大夫,他們或他們的子女就會監守自盜,公飽私囊。改革開放后無官不貪的壯觀局面不能不說是太上黨獨裁的惡果。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

令人可笑的是,新任的黨人居然信誓旦旦地把反貪當成自己的榮耀,當成拉攏百姓的旗幟,用以換取百姓的信任。同樣可笑的是,那些跟屁蟲們不假思索,不追尋貪官的由來,卻搖身一變,把反貪當成黨的輝煌業績。事實上,目前揪出的每個大貪都有十幾年的犯罪經歷。是誰縱容包庇了他們?那些上層領導即使不是同夥也算瀆職。中紀委的職責就是把貪官上下左右摘清后,捂上蓋子,做成貌似孤立的案件,從而保護自己的同仁。

第六,堅持黨的領導造成了一隻龐大低效的幹部隊伍。因為上上下下的黨政領導人都是由黨一手決定,或者說由黨委的負責人決定,並非經過民眾選舉。因此這些官員只對上級溜須拍馬,竭盡阿諛奉承之能事,效力聽命。這些官員沒有群眾基礎,故而不會對人民負責,為百姓辦事。由於這些官員都由黨任人唯親一手培養,於是上級視下級官員為門徒弟子,相互包庇,相互關照。下級視上級為伯樂知己,感激涕零,營私舞弊。上級對下級沒有檢查監督的家規。下級對上級則報喜不報憂,沆瀣一氣。在耀眼的金錢下,他們會上下聯手,貪污受賄,胡作非為。以致整個官場糜爛齷齪。

第七,黨領導一切的制度缺乏法律的依據,唯一的原因就是黨打了天下。打江山坐江山成了無須求證的真理。為了證明合法身份,他們必須好大喜功,做幾件振奮人心名垂青史的業績。於是黨和黨的最高領導人常常會頭腦發熱,急功近利,利令智昏。他們要用幾座土爐煉出超過英國的鋼鐵;他們要讓黃土地長出每畝萬斤的稻穀;他們要把農民像牛羊一樣趕進公社,只爭朝夕地實現共產主義;他們要跟三峽奪電,讓神女驚嘆世界殊;他們要南水北調,挑戰自然;他們要讓數千萬工人下崗而長痛不如短痛;他們要高喊一帶一路,稱霸東亞。可惜許多的豐功偉績最終都成了絕妙的諷刺和泡影。遺憾的是,黨里從來沒人敢站出來承擔過錯,否定自己。他們繼續不斷地更改著口號,渲染著偉光正的人造形象。

太上黨的喉舌們天天高喊偉大光榮正確,可是他們從來不願說偉大在何方,正確在何處,光榮在哪裡。自49年以來,百姓被強制性地吸吮了60多年黨媽的政治奶水。經過歷次的運動之後,大家不妨認真回味一下,這奶水究竟甜在何處?黨在幾十年裡都給你們帶來了什麼?

具體分析起來,一黨制又可以採取兩種模式。一種是黨代制,每隔幾年,黨召開代表大會確定政府人選。但人選一經確定,則實行黨政脫離,中央、黨委不再監管國事,省委也不再是權力機構。另一種是黨權制,代表大會只是個過場。黨從始至終權柄在握。黨成了一元化領導的內定核心,於是有黨國合一,黨軍合一,政經合一,政教合一。黨的影響滲透到各個角落、領域,黨內鬥爭必須要驚動和利用廣大的人民群眾。很不幸,中國現行的一黨制乃是後者。黨權制實際上是皇權制的變異,一姓之天下擴充為一黨,皇帝的權威分封給政治局常委。這種國體無論從統治強度或破壞力來說都超過了歷朝的帝制。

建立新政以後,毛澤東最大的驕傲就是他領導的黨推翻了三座大山,即封建主義、殖民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姑且不去理論推倒這三座大山是否是中共一人的功勞,但取而代之的一座大山則確是毛澤東的歷史貢獻。這就是一黨獨裁。

中國要往前進,就必須實現民主。而實施民主的第一步,就是讓執政政黨退居幕後,不幹國事。從黨權制衰變到黨代制,放棄黨中央和政治局的職權,精簡掉省部等單位黨委的建制,黨和共青團等政治組織不再接受納稅人的資助。然後,逐漸培養反對黨,過度到多黨競爭的民主制。台灣能辦到的,大陸為什麼不行?

有人擔心,一旦失去黨的領導,中國就會落入萬劫不復的深淵,用可怕的結局來遏制民主的進程。你們為什麼不反問一句,反右、飢荒、文革以及官場和軍隊的敗壞還夠不上可怕的深淵嗎?橫空出世的毛澤東死了,國家更加消停;總設計師鄧小平亡了,市場照樣開放;幾千萬人下崗了,也未引起動蕩;國民黨下野了,台灣照樣維持憲政;陳水扁入獄了,民主制度依舊。事實將會證明,沒有太上黨,中國更健康。去掉黨權制,人民更清爽。那些求穩怕亂的不外乎來自三種人,紅後代、官後代,以及為數不多的既得利益者。

黨不是上帝,沒那麼偉大。黨人也沒有解放全人類的胸懷,他們也要花費心思攫取幾個在職的學位,他們也要把孩子送到哈佛耶魯,他們的兄弟姐妹也要悶生髮財移民海外。但分有點自知之明的話,他們自己就會引咎辭職了。

被動的忍耐和等待只會使執政黨變本加厲肆意橫行。人民要形成一股力量,發出自己的聲音。國家屬於人民,而不是某個政治團體,某幾個權貴家族。幾千年來,歐洲經歷了多次變革,政體、思想、宗教、科學技術都在不斷創新,建成了相對和諧穩固的社會。就算能進入共產主義,遙遙領先的也是他們。日本明治維新,拋棄德川幕府,邁進現代國家的行列,把北洋海軍打得落花流水。為什麼我們中國必須揪住中學為體不放,抱守殘缺,不廢舊制呢?如今,中國挖掘了土地、資源和勞力促成了高GDP的富裕國家,但是經濟的發展最終還會受到政體的限制,甚至步入危機。在四個堅持下的中國崛起不過是另一場洋務運動,它的最後成功還得經過烈火的考驗。

那些黨內的大員們,不必整日埋怨西方亡我之心不死。從鴉片戰爭的的結局來看,存心亡我的正是中國的統治階級自己。為了手中的權力,為了子孫的福蔭,他們不以國家為重,在獨裁路上一意孤行。寧可亡國在前,也要亡黨在後。寧與友邦,不給家奴。他們利慾薰心,繼續剝奪百姓說話的權利,剝奪百姓自衛的權利,像一條愚頑不化的凶龍,把中國推向天外的黑洞。

有位官爺問了:「你肆無忌憚地把黨的領導惡毒攻擊一番,共產黨領導中國65年,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你又作何解釋。是的,這裡牽涉到兩個理。第一,千年的帝制和儒教培訓出一大批良民、順民。朱元璋來了,他們會跪在大明腳下;李自成來了,他們會因不納糧而歡迎闖王;皇太極來了,他們會留起辮子,忍氣吞聲;民國來了,他們會言必稱國父、蔣委員長;日本人來了,他們會加入偽軍,帶領鬼子進村;毛澤東來了,他們又會高喊吾皇萬歲,歌頌救星。是的,黨應當感謝前朝的努力,留給他們一批心甘情願聽任擺布的良民。換言之,如果派這樣的黨去領導美國、英國,不要說65年,即使江胡習三雄聯手,連65天也混不下去。

這個黨掌控著警察、軍隊、法院、監獄、廣播。如果有人亂說亂動,懷疑黨的領導,黨就會搞個運動,把他們一網打盡。如果有人抗拒黨的領導,聚眾鬧事,黨會動用機槍坦克,血腥鎮壓。順民加暴政乃是中國特有的辯證統一,無疑對維護黨的領導起了決定性的作用。當然,你可以說這樣的「合理」有點牽強赴會,筆者自然也不會反對。

當向陽花般的社員用一天的工分換不來一包洋火的時候,當年輕的右派被遞奪爛漫青春的時候,當資本家狗崽的臀部被燙上階級烙印的時候,當搖旗吶喊的造反派被打成反革命的時候,你們可曾質詢過父母:「當初為什麼要擯棄三民主義,選擇了魔教的澤東?」或許,這乃是隔代的報應。奉勸當今的國人在火鍋海鮮之餘,告別良民順民的時代,重振民族的未來。非如此,不管你個人多麼爭搶好勝,擠進學費百萬的貴族學校,你的孩子還會輸在起跑線上。

近年來,南方百姓已經開始行動起來,發出自己的吼聲,捍衛自身的權益。他們可以為保護環境而反對強行征地,他們可以因官商勾結而抗議非法拆遷。但是他們還沒有意識到,他們的利益之所以不斷被侵佔,是因為中國沒有民主制度,人民不受法律的保護,政府不受法律的約束,他們甚至找不到和官方對講的頻道。

         民眾的覺醒乃是中國走向民主社會的基本條件。中國需要的不只是一個曉波,而是成千上萬個,他們要像當年主席那樣,天天講,月月講,年年講,但不是階級鬥爭,而是人權和民主。毛澤東同志說過,任何統治者都不會自動退出歷史舞台。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因此,民眾必須攜起手來,提出自己的訴求,以切實可行的方式,開展有理有利有節的活動,促成百姓到公民的轉化。只有公民們才是國家真正的主人。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qxw66 2022-1-12 04:30
西方富足是建立在他國累累白骨之上,而不是因為民主。中國民主,那是找死。
回復 alanspick 2022-1-14 06:58
qxw66: 西方富足是建立在他國累累白骨之上,而不是因為民主。中國民主,那是找死。
你這麼喜歡黨,幹嘛不回糞坑裡去舔,還能吃到熱乎的
回復 qxw66 2022-1-14 07:08
alanspick: 你這麼喜歡黨,幹嘛不回糞坑裡去舔,還能吃到熱乎的
黨不喜歡偶。。。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4 10: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