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論忍及忍和欲的對立統一

作者:瀑川  於 2021-12-19 01:0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百家爭鳴|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論忍及忍和欲的對立統一2011-1-28
(選自作者文集《雁陣驚寒》)

 

忍字的寫法是心字頭上一把刀,讓人看了覺得不舒服。心是人體的重要器官,承擔著血液循環,輸送能量的功能,心滯則人亡。人最怕的就是心頭之痛,遇到煩事還會痛心疾首。可見心的重要。然而,在你身上的這個重要器官上放一把刀子,那將是一件多麼痛苦和可怕的感受。老祖宗在造字的時候,就告誡了我們忍可不是件舒服愉快的事。但人在一生中,大人物也好,小人物也好,誰都離不開忍,除非剛剛落生就死去。忍對社會穩定至關重要,忍是一種約束。小至個人,大至國家,都有忍耐的時候。孔夫子說過,「是可忍也,孰 不可忍也!」,他乃古之聖賢,能忍受好多事。但也有忍不住的,那就是禮崩樂壞。中文裡不乏有關忍字的成語,諸如忍傉負重、忍飢挨餓、忍氣吞聲、切急用忍 、忍痛割愛、忍無可忍 、忍俊不禁,不一而足。不必一一詮釋,除了最後一個「忍俊不禁」外,大多都很沉重,需要剋制,需要努力,需要忍受。

 5000年的文明史賦予我們中國人的一大特點就是驚人的忍耐力。 遠的不說,自秦以來2200年裡,就整體而論,我們的忍耐力是超然的。由秦至清,算上南北朝和五代十國,中國差不多的有100多個皇帝。愛民如子的皇上少得可憐,體恤民情的宰相更是寥寥無幾。老百姓只能在各朝開始的時候過幾年輕徭薄賦的太平日子。

值得稱頌的只有漢朝的文景之治,唐朝貞觀、開元,以及所謂的清朝康乾盛世。 至於其他的皇帝,要麼庸碌無為,要麼吃喝玩樂,要麼兇殘暴孽,要麼聽信閹豎。長久以來,百姓的日子是不大好過的。連為統治階級出謀劃策克己復禮的孔夫子都早就看不下去了,大聲疾呼:「苛政猛於虎也!」然而,在這漫漫的歷史長河中,中國人硬是悶聲悶氣地頂了過來。大規模的農民起義和暴動一般只在朝代之末。到了實在民不聊生,餓殍遍野的時候。 如秦末的陳勝吳廣、西漢末的赤眉綠林、東漢末的黃巾、唐末的黃巢、北宋的梁山方臘、元末的紅巾、明末的李自成 、張獻忠及清末的洪秀全等。在這2000多年裡的80%以上的時間,中國人都忍了過來。這期間還有過外族的侵略,如元朝的蒙古,清朝的女真,加在一起也有300多年。

這些壓榨和暴政磨鍊出了中國人超人的忍受能力。有兩個窩窩頭、一塊鹹菜、一碗涼水就行。正如俗話說的,好死不如賴活著。近代,中國人的忍耐還唱進了國歌,「義勇軍進行曲」。「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後的吼聲」。 請注意這兩個「最」字和「被迫」,一個是最危險的時候,一個是最後的吼聲。所謂最危險就是命都保不住了,不出手不行了;你這回要是再不吼一聲,明兒個就沒機會了。這是多大的民族忍受能力。這首歌是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產生的,起到了被逼無奈,鼓舞士氣的作用。現在看來,有點過於被動。忍耐有時是好事,可有時又是壞事。當初,要是對日本鬼子但分少點忍耐的話,也不至於讓倭寇輕易得了東北,又佔了半個中國。我建議,把國歌的被動內容改一下,挺著腰板,拍著胸脯,衝上前去。別等著人家把屠刀架到脖子上時才叫一聲。

相比之下,美國人的忍受力要比我們遜色多了。200多年的歷史,在40幾位總統里,夠得上英明偉大的不過數人。諸如華盛頓、傑佛遜、林肯和羅斯福等。但像隋煬帝、明正德帝、清同治帝那麼鬧出格的也沒有一個。這樣的好事,卻讓美國人在忍力方面失去了免疫性。像尼克松這麼精明強幹可以駕馭世界的總統,卻因為手下的人裝了民主黨的竊聽器,愣被百姓彈劾下來。這事如果發生在中國,連碟小菜也算不上,嗤之以鼻,哪值得一忍。 後來,英俊瀟灑的柯林頓遇到了一個叫芒尼卡的小姑娘。僅僅是動了動嘴,美國人就不幹了:「丟不起這人!」非要把他拉下馬來,幸虧柯林頓人大命大造化大,有九天玄女娘娘保著,才躲過此劫。這事如果發生在咱們中國,老百姓睜一隻眼,合一隻眼就過去了,都犯不上忍。再說,想當初我們中國的皇上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偏妃,還不得把你們這些美國佬氣死。誰叫你不能忍的。

中國古代能忍的前輩比比皆是。若選忍神,當屬城府頗深的越王勾踐。在身敗國亡之後,他能俯首稱奴於吳王夫差。端屎端尿,牽馬墜鞍。甚至把心愛的女人都貢獻了出來。卧薪嘗膽,十年生聚,十年教訓。這十年的忍耐要放到凡人身上,不是變瘋,也得成傻。功夫不負苦心人,後來,勾踐終於報仇雪恥,滅吳興越。這個故事應當比基督山恩仇記還要動人。可惜,我們的宣傳工作跟不上,在西方沒產生多大影響。

另一個能忍的是江蘇淮陰的韓信。在他還是下頓不接上頓的窮小子的時候,有個地痞逼迫他從胯下爬過。韓信咬著牙,忍痛鑽了過去,避免了一場大禍。此所謂大丈夫能屈能伸,屈者忍也。韓信當了大將軍后,還把那個地頭蛇請了過來,給他安排了工作,大概在處級以下。再次顯示了忍耐力和寬闊的度量。

三國中的劉備也是位大忍。此人胸懷大志,喜怒不形於色 。可是運氣不好。多半輩子都沒地盤,常常寄人籬下。到許昌投靠曹操后,他為了忍住個人野心,在曹操和他論英雄的時候,使了個裝孫子 。順著雷聲,丟下筷子。寧可讓人恥笑,真人也不露相。後來,又能忍氣屈尊,禮賢下士,三顧茅廬, 請來了山野村夫,諸葛孔明。得以開創三分之一的天下,建立了蜀漢王國。劉備的事業應當說是成於忍,可又失於不忍。  首先二弟關羽不忍與東吳示好,又不忍曹魏土地的誘惑,結果失荊州,敗走麥城,開了個大缺口; 接著三弟張飛不忍酒香,怒打下人,惹來殺身之禍; 最後大哥劉備又不忍私仇,獨斷專行, 亂了方寸。讓陸遜小兒鑽了空子,火燒連營7百里,損失70萬大軍。蜀國從此元氣大挫。劉備戎馬多半生,才過了八年好日子就一命嗚呼了。勾踐之忍,帶來翻身解放。劉備之不忍,誤國殞身。古人之鑒,不可不借。

忍和欲,忍耐和慾望是辯證的統一。沒有慾望則構不成社會,沒有忍耐則社會會亂成一團。 如果沒有權欲,就出不了領袖、高人;如果沒有錢欲,就沒有商賈和財富;如果沒有性慾,就沒有傳宗接代;如果沒有求知慾,就沒有科學和文明;如果沒有求生欲,就沒有大夫和醫藥。在某種意義上,家庭、社會、單位集體都是靠著慾望擰到一起的。

慾望是正當的,進步的。但慾望得有個界限,不能像原子彈那樣超臨界的鏈鎖反應。否則,社會就會昏暗齷齪,最後,誰也沒有好日子過。不超過這個界限就要有忍耐力,要有克制力。 像陳良宇、成克傑這樣的高級幹部,拿著死而後已的高薪,住著寬大敞亮的房子,出門有司機進門有廚子。堂而皇之,受人尊重,多好的差事啊。換給別人,還不得樂死。可是他們沒有忍力,讓慾望像火一樣,無限膨脹。這麼 精明幹練的國家領導人,竟然利令智昏,愚蠢到忘了個基本問題。貪了那麼多錢怎麼花呀。最後,走向了反面,為國所不容,為民所唾棄。為了擺平慾望與忍耐的關係,社會上提出了自由和法治,自由是鼓勵人們的正常慾望,有一定進取精神和物質享受。法制則是讓人忍耐,防止慾望泛濫胡來,從而破壞了別人的自由。孟子說過:「人有所不為,而後可以有所為。」意思是,做人要有操守,有些事要忍著別做,才能有偉大的作為。不剋制和忍受一些過激的慾望,就不會成就什麼大事。

忍和欲的處理得當是構成和諧社會的基礎,缺一不可。總的來說,慾望高自由多的國家比較有生氣活潑;忍耐多自由少的國家比較憋屈暗淡。忍和欲的關係有點像原子核物理中的核力。原子的核是靠核力把核子(中子和質子)結合到一起的。核力是短程力(力程10萬億分之一厘米)。核子間離得遠了,它們之間相互吸引;但靠得太近,又相互排斥。如果沒這排斥力,宇宙間所有的核子最終就會坍塌成一團體積極小密度極高的天體。不要說人和社會,就連各種物質都會熔成為一塊沉重的大「鋼錠」。慾望好比是核子間的引力,而忍耐又像是核子間的斥力。引力和斥力的對立統一形成了宇宙間的物質,而慾望和忍耐的對立統一穩定了人類的社會。

如果有個實驗社會學家,把人們的忍耐力調節到0,只剩下慾望的話,就亂套了。人想要錢了,就到銀行信手去拿;有了生理需求,就在街上拉個伴侶;想貪個熱鬧,就抄把機槍當爆竹放。那將是人間末日,比唐山地震還可怕。是時,公安局長和警察都得跳出來罵大街,「我TM不幹了!」這個假設聽起來有些荒唐極端,但我們可能正朝著這個方向慢慢走去。貪腐乾部越來越多,涉案金額越來越大,要端起機槍嚇唬他們,幾乎不用瞄準。事實是已經到了法不責眾,要廢除死刑的地步。恐怕中紀委的官員,有著一日也會甩手撂挑子,「虱子多了不咬,貪官多了不愁,隨它去吧。」 

忍有長忍與短忍。越王勾踐的忍叫長忍,長忍需要毅力與堅韌,比短忍要難。在長忍中半途而廢的屢見不鮮。我在美國見到過一個同性戀的學生。他人很好,腦瓜也不笨。當了十年研究生,尚未結業他就跟著「同伴」走了,落得個行百里者半九十。在中國近代史上,不能忍到頭的政治家有如劉少奇和林彪。劉最早提出毛澤東思想,為毛所賞識,欲令其接班。但劉後來羽翼漸豐,忘乎所以。來個前後十條跟毛背道而馳,他的夫人又在外訪中風頭出盡,冒犯了後來的文革旗手江青。結果,中國第一個馬克思主義者毛主席不惜發動文化大革命,停課停產,把中國第二個馬克思主義者少奇同志拉下馬來。成了千古奇冤。讓全國人民也跟著倒了好幾年大霉。

後來,把毛主席歌頌成四個偉大的林彪副主席在黨章中被擁立為繼承人。沒想到他沒接受劉主席的教訓,也忍到一半,非要設國家主席,又被偉大領袖「洞察秋毫」。一個從東北打到海南的開國元勛, 竟會落得折戟沉沙,暴屍異土。留下了出逃未成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沾襟的遺憾。可見,忍的學問大了。有時需要大志,有時需要大謙;有時需要裝傻,有時需要充愣;有時需要毅力;有時需要智慧。尤其是做大事者,難。近代史中之大忍者要數周恩來總理,他早期反對過毛主席。但遵義會議后,則一直尊奉主席,始終不渝,從一而終。文革中,他明知主席已經不待見他,把它當成孔丘和宋江批來批去,但他還是悉心伺候,不離不棄。為文革晝夜操勞,日理萬機。出殯那天,萬人空巷,童叟臨街,百姓捶胸頓足,泣不成聲。其場面之感人超出後來對毛的哀悼。現在看來,這也表明群眾被愚弄和欺騙的程度。

雖然主席沒有參加他的追悼大會,但他死得已經很是史無前例,風光無限。不過他活得也忒累,不得癌症才怪。具備他的忍力,城府和機敏的在當今世上沒有幾人。 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副主席也是忍中強者。作為老一代無產階級革命家,在文革中三下三上,百折不撓。為了早日出山,表明自己永不翻案。70歲的老人還要當幾年鉗工,不能與子女相見。終於在打倒四人幫后,重振旗鼓,如大鵬展翅,如蛟龍攪水,扳倒了兩個凡是和請他出山的華國鋒,推舉出撥亂反正,搖旗吶喊的胡耀邦、趙紫陽。讓一部分人先富了起來,從萬元戶到百萬元戶,又到億元戶。

對凡夫俗子而言,忍耐的原因不外乎保住飯碗,糊口養家,畏權懼勢,息事寧人。但對那些能載入史冊的人物,忍耐的原因卻大有來頭。有為忠而忍 的, 如南宋的將軍岳飛。 他恨不得飢餐胡虜肉,渴飲匈奴血。正在他要收拾舊山河以滅臣子恨的時候,連續接到了宋高宗的12道金牌,功敗垂成。為了忠,忍了恨。後來在風波亭不幸遇害。不管以什麼方式,總算盡了母親刺在後背的「忠」字。有為孝而忍的,如宋之陸遊。他和表妹唐婉兩心相印,結為連理。可是,為了順從母親,夫妻離棄。若干年後,又見一面,酸甜苦辣,蒼涼凄楚。

有為節而忍的如西漢蘇武。武帝時出使匈奴,被扣留。他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寧死不降。在嚴寒荒涼的貝加爾湖度過了十幾年的放牧生活,後來終於回到家鄉。為了一個節字,忍辱受凍,為世人所稱頌。有為義而忍 的,如漢末關羽,被曹兵困於土山之上。為了保護兩位皇嫂,與曹操立約三事,降漢不降曹。後來又婉拒金銀美女,為尋義兄過五關,斬六將,千里走單騎,渾身是膽,為了一個義字。有為禮而忍的,如孔子的徒弟,孟子的師爺,曾子。在他卧病於床時,一個傭人多嘴,說他的涼席是副部級幹部用的。曾子立即如卧針氈,非要撤掉。兒子說,您老都病倒這份兒,算了吧。曾子斥兒欲陷他於不義。涼席換完后,曾子安然離世。死到臨頭不忘禮數,堪稱為禮而忍之楷模。此外,有為志而忍 的劉備,有為仇而忍 的孫臏,有為史而忍的司馬遷。 總之,忍,特別是對有作為人物來說,是件有來頭而又不容易的事情。

先賢孟子曾諄諄教導我們:「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在今天,一桌席能吃掉幾十萬的奉行唯「物」主義的社會裡,這個標準也太高了。比禁慾主義還狠。就是讓一位當代最「優秀」的共產黨員去嘗試,恐怕也會三思后而卻步。看來只能是雖不能至,心嚮往之了。

進入中國史冊的歷史人物也有不能忍的。 知識分子圈裡有周瑜,小肚雞腸,嫉賢妒能。他生了諸葛亮的三回悶氣,就英年早逝了。看來,忍耐和壽命還多少有點關係。在非知識界里,不能忍而缺乏涵養的典型有幾個梁山好漢。魯智深為了幾斤熟肉就叮噹五四,三拳打死鎮關西;楊志在賣刀時,禁不住牛二胡攪蠻纏,一刀捅去,吃了官司;武松不忍哥哥被害,殺了西門大官人和嫂子潘金蓮。這些人忍性不高,是因為它們拳腳好使,胳膊粗,有本錢。如果換成武大郎遇到類似的事,他想不忍都不行。對脾氣暴躁的人,屠格涅夫 有句格言,發火之前,先讓你的舌頭在嘴裡轉上十圈。

街坊鄰里,同學好友,沒有解不開的扣。相互忍耐一下,消除誤會,和氣生財,落個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千萬不要在氣頭上做出任何決定,等火氣消了再說。按郭沫若的說法,明末崇禎皇帝有個缺點,就是 好剛而尚氣 。而尚氣常常會急劇失措 ,把事弄砸。親人間鬧矛盾時,別放狠話,像「離婚」,「走了就別回來」。等您後悔,想把話收回來時, 不知得付出多大努力。人在氣頭上  會一不做二不休, 搬倒 葫蘆撒了油。人急了造反,狗急了跳牆,所以,不要欺人太甚 ,不要把話說絕 。文革時有個女司機,有家庭困難,又遇領導刁難。在和領導吵嘴后,領導激她:「有本事你撞人去。」女司機在火頭上,失去忍性,真的到街上撞了人,進了大獄。這個拱火的領導水平實在太低。

忍耐能力是可以遺傳的,不是靠染色體,而是靠教育和耳濡目染。這種遺傳也可說是適應,好幾代人都生活在這種環境里,自然就有了同樣的思考方式和處理問題的手段。愛斯基摩人耐寒,赤道幾內亞人耐熱,朝鮮人耐慈父般的領袖,就是這個道理。我父親只讀過幾年私塾,小時候,常教育我,「知足常樂,能忍則安。」要想過平安的日子,不忍不行。

2500年來,孔子的儒學成了封建統治的支柱。把儒學全盤否定,自然也不公正。但儒學的消極被動之處,成了奴役百姓的枷鎖,讓人們無條件地去服從迎合。有了太多的忍耐,失去了創新和鬥爭的精神。如,「不偏不倚,中庸之道」和「明哲保身」,遇事不講原則,縮頭縮腦。講究「慎獨」,「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等說教過分強調修身養性,培養出一批所謂的正人君子。終日之乎者也,但沒有多大作為。

後來,面對西方的堅船利炮,你來個「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只好撅著屁股讓人家猛揍了。再加上三綱五常,君臣父子、孝弟、族權,把人的思想整個捆綁起來。忍受了不該忍受的東西,讓人感到壓抑。挨了兩巴掌,還得說打得好,一副奴才相。祥林嫂的遭遇就是最好的說明,孔學像毒品一樣把她弄得麻木不仁,到死還在責怪自己的命運。清末,中國淪為西方的半殖民地,儒學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這種超強的忍受,使得中國人在民國后像一群羔羊,任憑東洋的虎狼燒殺搶掠。中國人需要一個清新振作的哲學思想,忍該忍的,不忍不該忍的。把十億人的血肉築成新的長城,擋不住侵略者的鐵蹄。我們應當拿著刀,舉著槍,扔著手榴彈,向侵略者的營壘衝殺過去,主動出擊。才能保住國土,保住家園,保住自己。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5 09:1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