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思想的禁錮

作者:瀑川  於 2016-9-14 04:1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百家爭鳴|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3評論

關鍵詞:思想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思想的禁錮

 

每當人們為一件壞事辯解的時候,總喜歡引用黑格爾的一句話,「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這句名言成了一美遮百丑的空洞的論據。那麼一個專制的朝代為什麼能夠幾十年甚至幾百年成為客觀存在的實體呢?

 

原因或許很多。但基本上有三個。第一,這樣的國家有個由軍警護衛的強大的政府,用來對付和震懾百姓的逆反行為。第二,這樣的國家保持著佔多數的一群貧窮愚昧的百姓,任憑政府的蠱惑和愚弄。第三,這樣的國家能夠控制百姓的思想,讓他們保持對皇家或領袖的絕對信奉。

 

作為40后,我們這代人最大的特點就是趕上了偉大的毛澤東時代,經歷了史無前例的文革。毛自幼熟讀資治通鑒等馭民要術,以至把集權國家的治理手段發展到登峰造極的地步。為了保險和再保險,他採用了黨政雙重領導機制,即使政府官員都是黨內的人,他還不放心,還要在各級領導班子里安插黨委系統,制約監管行政機構。自中央而下逐級延伸到基層單位和街道小區,黨的慧眼像大英帝國的CCTV直盯著百姓的一舉一動,沒人能夠逃脫。一旦有人出言不遜或膽敢造次,馬上會受到鐵腕的制裁。

 

1949年毛澤東終於以勝利者的姿態站到天安門上。和歷代的開國皇帝一樣,他忘記了在戰爭年月對農民的承諾。比前朝精明的是他採用農村戶口制度把他們祖祖輩輩牢牢地拴在黃土地上,讓他們繼續保持艱苦樸素的作風。糧食是他們生產的,但是他們沒有吃商品糧的口福。58年颳起的共產風又把他們趕進公社,讓他們在一場後繼的人禍中忍飢挨餓,死亡千萬之多。這些農民曾經是他獲取政權的基本依靠,也是對他無限崇拜的虔誠信眾,客觀上幫他穩定了社會秩序。 

 

然而對毛澤東來說,最大的成就還在於建立了一套桎梏百姓思想的完備程序,讓全國人民對他膜拜臣服。無論他說什麼,無論他做什麼,都會得到百姓的盲目擁護。毛澤東對百姓思想的控制可以說駕輕就熟空前絕後,並且在文革中達到了頂峰。那麼,毛澤東桎梏思想的巨大工程是如何啟動的呢?

 

第一,把領袖捧上神壇。

 

歷代的專制國家離不開人治,這個人就是皇帝,就是領袖。這個人必須非同凡響,要麼是紫微星下界的真龍天子,要麼則是凌駕萬民之上英明的偉人。在20世紀後半葉的中國,這個人就是毛澤東。如今他雖然死了,但為了維持江山的紅色,他的思想不能死,他的屍體不能燒,他的地位不能搖。在某種意義上,他還活在中國,至少活在部分國人的心裡,他的思想還在籠罩著東亞大地。

 

1949年建國后,對領袖的歌頌業已開始。郭沫若先生寫的《少先隊隊歌》里就有,「我們向前,永遠跟著毛澤東 」;陝北民歌《東方紅》把毛澤東稱為大救星;湖南民歌《瀏陽河》唱道:「歌唱敬愛的毛主席,我們心中的紅太陽。」國慶遊行時,仿照「吾皇萬歲」的隆重禮儀,老百姓們高喊:「毛主席萬歲!」。但是這些歌頌方式和文革樹立起來的個人迷信相比,不過是小巫見大巫。

文革開始后,林彪副主席最早把四個偉大的桂冠加到主席頭上,即「偉大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偉大的導師,偉大的舵手。」他把主席說成中國幾千年,世界幾百年才能出現一次的天才。他為再版的小紅書《毛主席語錄》題詞並寫了再版前言。在800多字的短文中,林總提到毛的名字29次。他在開頭寫道:「毛澤東同志是當代最偉大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毛澤東同志天才地、創造性地、全面地繼承、捍衛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提高到一個嶄新的階段。」除了7億人每人至少一本語錄,還印刷發行了大量的雄文四卷,紅色的封皮布滿新華書店,號稱紅海洋。似乎,有了為民立極的主席著作,其他各類書籍都已經成了廢紙。 林彪說:「毛主席的話,一句頂一萬句。」句句都是真理。於是國內全面掀起學習毛著的高潮。街頭巷尾,嫩童老叟都在背誦毛澤東的老三篇,即《為人民服務》《記念白求恩》《愚公移山》。夫唱婦隨,林副主席的夫人葉群同志也曾一把鼻滴一把淚地訴說毛主席的革命家史,九位親人獻身共產。感動了一大批人,尤其是乳臭未乾的青年學生。儘管913那天,林葉伉儷同機出逃,客死溫都爾汗。個人崇拜還是成了林副主席留下的一筆精神遺產。

在轟轟烈烈如火如荼的歲月,瀋陽音樂學院的李傑夫先生譜寫了大量的主席語錄歌,學校、工廠、機關團體高唱語錄歌成為時尚。把語錄唱出來有助於記憶,也加強了宣傳效果。有些語錄歌還配上舞蹈動作,比如「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東北同胞還把歌曲
《敬祝毛主席萬壽無疆》按二人轉的模式編成舞蹈,號稱忠字舞。人們不分時間場所,在學校、工廠乃至廣場街道含著熱淚連唱帶跳,瘋狂地表達了對偉大領袖的無限熱愛和崇拜。這時每位國人的手裡除了必須攜帶的語錄本,他們的胸前還必須佩戴毛澤東像章。不管你走到何處,路邊的布告欄都是金光四射的主席像和他的最高指示。工廠和學校樹立起毛澤東的數米高的塑像,把主席當作活佛敬奉。 進行曲《我們走在大路上》以昂揚的鬥志激發了民眾的革命熱情,跟著主席披荊斬棘奔向前方。另一首歌曲更加露骨,「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千好萬好不如社會主義好,河深海深不如階級友愛深。」這首歌把毛主席說得比爹娘還親,爹娘茹苦含辛把你拉扯大,卻頂不上毛澤東的一句話。

同時他把人分成不同的階級,在同一階級內,相互友愛;階級之外,則充滿仇恨。中國開始用階級性取代了人性。
自共產黨的第九次代表大會開始,國人開始了早請示晚彙報的程序。同一宿舍的學生在起床之後,要列成一排,面朝貼在牆上的主席像,手持小紅書,對著主席齊聲朗誦:「讓我們衷心祝願偉大領袖毛主席萬壽無疆,萬壽無疆!」然後,集體唱《東方紅》,然後再有針對性地選讀幾段主席語錄。不久在萬壽無疆后又加上一句:「敬祝我們敬愛的林副主席身體健康,永遠健康!」晚上睡覺前,再重複一下早晨的禮儀,唱一曲《大海航行靠舵手》。單位開大會的前後也要重複這樣的禮儀。 早請示晚彙報的的形式把偉大領袖捧上神壇。人們對領袖的熱愛超出了宗教界對神的崇拜。民主國家治國靠公民的選擇和意願,專制國家治國靠領袖的權威和光環。為了實行所謂的革命路線,文革中百姓對領袖的推崇和吹捧把毛主席神化。讓領袖揮舞魔杖,禁錮百姓思想,讓革命群眾成為馴服的羔羊。

第二,教育-宣傳-灌輸

 

自建國以來,當權者利用多種渠道向少年兒童灌輸正統思想。把領導人、英雄模範放到教科書里,比如朱德的扁擔、任弼時二三事、關嚮應、黃繼光、誰是最可愛的人、劉文學、雷鋒以及王老九歌頌領袖的打油詩等;在歌曲中宣揚領袖,把毛澤東稱為「親愛的父親」,形容為「像太陽在當空照」。在歷史教學里樹立八路軍和解放軍的光榮形象,把共產黨說成是抗日救國的中流砥柱,而國民政府則是賣國漢奸。這些說教直接植入少兒空白的大腦,以至這代人頭髮白了之後,依然認為毛主席是民族英雄,共產黨解放了中國,抗美援朝可歌可泣。儘管死去了幾十萬青年,儘管耗費了60%的國家收入。

 

為了有組織地開展所謂的思想工作,在小學成立少先隊,在中學成立共青團,在大學開始吸收所謂優秀的學生入黨。除了班主任的日常關心,還要設立輔導員制度,執行專職的思想教育。這些政治思想工作者鼓勵學生彙報思想,暴露私心雜念,然後再進行說教,把學生的思想扭轉到黨指明的康庄大道。學生思想工作和輔導員制度以清華最為出色。以至於幾十年後,這些輔導員們成為政治局委員、總書記。他們的確不辱使命,努力捍衛了紅色江山。儘管貪官四起,把國家搞得越來越亂。

 

學校借發展少先隊員和共青團員對學生進行革命傳統教育,紅領巾是烈士鮮血染成,要繼承他們的革命遺志,成為共產主義的接班人。老師們鼓勵學生要求進步,靠近組織,把學生分成進步和落後兩部分。一部分聽黨的話,經常向組織彙報,不光學習好,還要有明確的學習目的,思想也得好。這樣的人被樹立為又紅又專的典型,並吸收為隊員或團員。至於那些埋頭學習不問政治的則被歸類為只專不紅,思想落後。如今的許多國家幹部都是從少先隊共青團時培養出來的典型,他們絕對效忠黨。不過在國家崛起之後,開始見錢眼開,一個個墮落為國家的碩鼠蠹蟲。

 

在學校設立發展黨團的基層組織有兩個副作用。第一影響了學生的智育發展,分散了注意力。第二,學生為了光榮上進不得不改變自己的舊常態,偽裝積極,騙取組織的信任和培養。這部分學生具備陰陽臉或兩面派,口是心非,從小就願意當幹部,熱衷做人上人,滋生政治野心。一旦竊居廟堂之高,則會假公濟私,作威作福。

 

除了日常教育,學校還經常進行革命傳統教育,邀請英雄模範作報告,激發學生愛黨愛國的熱情。訪問貧下中農,揭露舊社會的黑暗,吃憶苦飯,唱憶苦歌,增加對地主資本家的仇恨,樹立天下烏鴉一般黑的觀念。共產黨和毛主席把貧苦的工人、農民解放出來,當家作主。不光要胸懷祖國還要放眼世界,還要想到地球上三分之二的受苦人。

 

上大學后先要接受入學教育。以清華為例,系分團委、輔導員和政治課老師三管齊下,狠抓學生活思想,丟掉私心,樹立正確的學習目的和人生觀。圖書館舉辦的展覽是思想教育的必修課,把57年反右鬥爭的激烈場面圖文並茂地展現出來,批判右派的反黨言論,然後把又紅又專的黨員幹部樹立為學生的榜樣。這次教育使得新生堅決跟黨走、聽校黨委的話。

 

至於學校之外的廣大群體則被輿論宣傳包圍。執政黨為了做到全國只有一種聲音,嚴格掌控著廣播和報紙,甚至各類雜誌期刊。每有新的政策出台,多管齊下,到處敲鑼打鼓,大肆宣傳,絕對壓倒各種反對的意見。反右時,批判右派的文章如雪片在報上刊登,反覆強調右派的險惡和鬥爭的偉大意義。謠言重複多次會成為真理,久而久之,人們便接受了右派分子居心叵測向黨奪權的定論。

 

姚文元的《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成了文革的序曲,自此輿論界如暴風驟雨陣陣撲來,516通知、批判三家村、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等文章吹響文革進軍的號角。如同列寧同志所說,沒有革命的輿論,就沒有革命的行動。文革是一場上層建築領域深刻的革命,自然離不開輿論。

 

由於各級領導班子癱瘓,文革主要靠領導人的講話和最新指示來掌控方向的。毛主席經常會冷不伶仃地吐出一句金口玉言。比如「工人階級必須領導一切」,比如「在訂計劃的時候要留有餘地」,比如「知識青年到農村去很有必要」,「辦學習班是個好辦法」,「三要三不要」,「 要認真總結經驗。」不管這些最新指示多麼空乏,軍代表都會滔滔不絕地宣講一個多小時。然後分組討論,宣傳不過夜。當然有的指示也十分具體,比如動員知識青年上山下鄉。

 

此外,每次傳達主席圈閱的中央文件,基層單位都要組織學習討論。比如批判劉少奇的三黨黑六論,批判林彪的571工程,批判孔子和宋江,反擊鄧小平的右傾翻案風。基層單位聞風而動,一方面學習兩報一刊的文章,一方面組織革命群眾的大批判。直到群眾對中央的精神「心領神會」,暢通無阻。把中央的精神轉換成百姓的思維方式,從而達到思想禁錮。

 

禁錮人的思想如同啟動一台新的計算機或重新啟動一台舊的計算機。對於孩子來說,他們的大腦開始時是空的。當權者可以按照他們的思路直接把操作系統、必要的信息文件輸入到孩子大腦中。

 

對於成年人,他們的頭腦已經塞滿了各種文件並且有了自己獨特的操作系統。這時,首要的工作是格式化大腦中的硬碟。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格式化后,再建立當權者所獨尊的操作系統及各類單色的文件信息。

 

格式化的過程就是落實毛澤東的破四舊立四新的指示,而且要先破后立。他是怎麼破四舊的呢?這就是文化滅絕,把許多不符合他的思想的書籍封存,把不利於他的名聲的歷史遮掩,把歷史遺留的民俗取締,把帝王將相從舞台上趕下去,把宗教信仰淡化,拆除眾多的庵觀寺院和各類廟宇,甚至拆除北京的城牆和各類牌樓,停辦諸如天橋一類貧苦大眾的娛樂場所,利用反右鬥爭把敢於講話的人打成右派,充軍發配到青海,把老知識分子趕進牛棚,甚至砸爛鬧市區商鋪的霓虹燈。

然後,報紙廣播把毛澤東選集鼓吹成靈丹妙藥,可以用來解決各類矛盾,甚至指導科學研究。學校和社會群體只能唱紅色歌曲,歌頌領袖毛主席,歌頌執政黨的英明偉大,歌頌新中國的各項成就,歌頌打下江山和捍衛江山的人民解放軍,歌頌英勇抗日的八路軍、新四軍。在舞台上則創作新戲,如革命樣板戲《紅燈記》《沙家浜》《奇襲白虎團》《智取威虎山》《龍江頌》《杜鵑山》等。除此之外的文化藝術則一律被斥之為毒草。" 5060年代對一部部電影戲劇的批判實際上乃是文革前的未雨稠繆。點名痛批的《清宮秘史》《早春二月》《北國江南》《海瑞罷官》都是屠殺百花之前的預警。這種肆意的封殺不過是給文藝工作者一個下馬威,讓他們放規矩點兒,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到了文革就沒有那麼客氣了。從百花齊放到百花凋零,從百家爭鳴到一家獨尊。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待得秋來九月八,我花開時百花殺; 衝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不過毛澤東與黃巢先生不同的是,他的脾氣更急,他對「舊社會」更加仇恨,因此他要的是「我花開前殺百花」。比歷代的農民起義領袖更加毒狠,毛澤東的戰略部署就是先創造一種真空的環境,然後再把他的思想理念一股腦兒地輸入到七億臣民的腦中。

 

第三,不斷的運動。

 

話劇《左鄰右舍》中有句台詞,「直當一吃上這窩窩頭,就得要折騰了。」

 

49年建國以來,中國最大的特色就是折騰,說得好聽一點,就是運動。土地改革、鎮壓反革命、三反五反、抗美援朝、公私合營、反右鬥爭、三面紅旗、大鍊鋼鐵、除四害講衛生,……。除了三年飢餓,主席略有收斂。可剛一吃上八成飽,他就又要重操舊業,反對投機倒把,割掉資本主義尾巴,隨即開始了四清,強調階級鬥爭必須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繼而在四清中爆發了毛劉之堅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以致觸發了十年的浩劫。

 

到了文革,運動的密集程度已經從分離狀態發展到連續光譜。批《海瑞罷官》、評三家村、打倒彭羅陸楊、打倒劉鄧濤、批工作組、四大自由、革命串聯、打倒王關戚、打倒楊余傅、7-20事件、九大接班人、文攻武衛、工人階級必須領導一切、整黨清隊、上山下鄉、請查516、批林批孔批宋江、批判右傾翻案妖風、批判安東尼奧尼、教育革命、批判湘江之歌、等等等等,不一而足。靠一個人的回憶很難把這些在希爾布特空間密密麻麻的波函數一一湊齊。

 

可惜的是,好端端的一個國家怎麼也經不住這樣的折騰。最後科教界青黃不接,國民經濟瀕於崩潰,道德水準集體滑坡。這就是毛澤東得意自詡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的輝煌成果。

 

我們不禁要問,毛主席既然是人民的大救星,既然那麼英明偉大,為什麼要熱衷於運動呢?從理論上說,這是馬列主義與農民意識相結合的必然結果。毛澤東抓住了兩件法寶,即階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他老人家走火入魔,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人斗,其樂無窮。老人家不知疲倦地跟天、地、人鬥了一輩子。與天斗和與地斗,他失敗了。唐山地震以後,本來可以活一萬歲的他卻帶著滿腹惆悵和對革命事業的擔憂匆忙地走了。讓他的繼承者只能靠「你辦事,我放心」倉促登基上位。他唯一的成功之處就是鬥倒了兩位他親手培育的儲君,劉與林。但反過來說,這也正是他的失敗。

 

除了政治綁架,主席的經濟政策也有利於百姓思想的禁錮。他實施每人每月大約30斤的定量制,迫使低薪的百姓沉湎於中國特色的哥德巴赫猜想,即如何精打細算,合理安排一日三餐,從而在31號那天還能留下個窩頭充饑。除了填飽肚子,他們幾乎沒有物質慾望,也沒有可追求的理想。面臨收入和定量的雙重拮据,他們怎麼會有空閑去判斷一場運動的對錯,去探尋理論上的是非。

 

從實踐上說,毛的運動狂有三個方面的意義。

 

第一,運動可以用來造聲勢,拉邦結夥,拉攏臣民百姓,幫助他拿掉他眼中的那些釘子。包括高饒反黨集團、寫反動小說的習仲勛、反革命胡風、知識分子中那些右派、曾經橫刀立馬的彭德懷、以及在文革中被撂倒的那群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也就是說,毛髮動的運動都有深思熟慮的個人目的。

 

第二,運動的結果可以用來威懾文武同僚及平民百姓。讓他們充分意識到階級鬥爭的殘酷。要想安全度日,你必須作出明確的選擇,跟著我走。除我之外,跟任何人都是窮途末路。至於老百姓,他們不過是螻蟻之輩,在政治舞台上,沒有他們說話的地方。槍打出頭鳥,箭射開口燕。所以他們只能歌功頌德,膜拜在主的腳下。否則,你們會在任何一次運動中成為5%,挨斗或者喪生。10年浩劫批鬥了反革命無數,冤假錯案盈箱。

 

第三,一個讓毛澤東意想不到的客觀效果就是讓百姓的大腦永遠處於滿載的狀態,沒空去作合理的思考推斷。當你的計算機異常緩慢的時候,你會用Control –Alt-Del去檢查一下中心處理機(CPU)的運行狀態。察看那些應用、過程和服務佔據了你的CPU的大量時間。如果要增加速度,你就必須停止這些應用或過程。可惜在文革時代,即使是高級知識分子也不知道Control–Alt-Del這樣的招數。他們只能讓毛澤東的意旨和指令充塞於CPU之內。他們沒有自己時間和空間去考慮對錯,去明辨是非,去刪除毛左的影響。因此,運動從客觀的角度也導致了百姓思想獃滯,他們不自覺地接受了毛澤東設計的思想禁錮。

 

毛的許多政治路線和政策都是違背自然的,是反人類的。雜技團里有個節目叫翻盤子。演員把10來個瓷盤擺成一排,按順序一個一個地讓它們立起來轉動。當盤子全部旋轉后,他必須反過身來,再按順序給每個盤子加個力矩,補償角動量因為摩擦而導致的損失,避免因為重力的作用而倒下。同樣的道理,毛主席的那些運動就是防止百姓思想的變異,讓他們的CPU永遠BUSY,而沒有機會脫離他所規劃的軌道。毛主席的英明之處就在於用不斷的革命使百姓永遠處於激髮狀態,沒機會輻射出哪怕低能的伽瑪射線,無從擾亂他的戰略部署。

 

政治運動是毛主席發明的一種手段,讓7億人的CPU永遠處於飽和和亢奮,裡邊只能充斥著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達成長期的禁錮。

 

第四,千年造就的良民。

 

你說了半天思想禁錮,為什麼單單發生在少數幾個國家呢?比如中國和中國的世交北朝鮮。為什麼美國人、英國人的思想卻自由自在,以致許多發明創造都來自那樣的國度?

 

Good question!

 

因為幾千年的封建帝制在中造就了一大批良民順民,他們的主要成分就是農民。由於農民以家庭為單位,勞作在黃土地上,於是他們思想狹隘自私。只要他們有地種,有口糧養活一家人,他們就會服服帖帖聽憑皇家驅使。世代以來他們習慣於各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他們不想冒著殺頭的危險去設計和建立一個理想的制度,用自己的犧牲去換來他人的自由。正如幾十萬南京同胞寧願讓幾個端著刺刀的倭寇把他們一齊驅趕到大坑裡,也不願意出來怒吼幾聲,挽救鄉親。他們不想為了別人可能的活而讓自己先死。這就是農民意識。

 

幾千年的儒家禮教三綱五常讓國人習慣於跪拜在皇帝的腳下,君叫臣死,臣不能不死。凡是聖旨都是聖明的,它們必須服從。何況近代的農民曾投身於土地革命和國共戰爭,支持過打土豪分田地的誘人綱領。因此他們對「自己的」政府更是溫順有加,忠心耿耿。政府分給他們田地,他們高唱大軲轆車咕嚕咕嚕轉;政府收回土地讓他們走進公社,他們高唱社員都是向陽花;即使食不果腹饑寒交困,他們也會高唱他是人民的大救星。當然除了禮教,歷代政府對農民的巧取豪奪瘋狂鎮壓也促使百姓唯命是從誠惶誠恐。

 

這些溫良恭儉讓的百姓,毛主席決定抗美援朝,他們就會交齣兒子;毛主席號召繳納公糧,他們就會大鞭子一甩嘎嘎地響;毛主席鼓勵他們的子女下鄉,他們就會拿著大紅花熱烈歡送。毛主席深知他的臣民的可塑性和受暗示性,於是運動滾滾而來。運動越多,他在臣民中的威望就愈加高大。運動越多,就越能促使臣民思考能力的萎縮。

 

因此中國人的思想禁錮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必須追溯到幾千年的歷史過程。毛澤東只不過使這種禁錮現代化,加上了馬列主義堂而皇之的美好詞句,和衛星上天人頭落地的血腥恫嚇。

 

從短期看,思想禁錮確有可見的成果。有一位因為一句話被打成的右派,落得妻離子散。帽子摘掉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申請入黨。金水橋邊的一位房產主在撥亂反正後拿回自己的財產,他哭著感謝黨和政府。好像他的房子是被蔣介石沒收的。那些被偉大統帥始愛終棄的造反派,在清查的炒勺里被宮爆過幾遭,甚至鋃鐺入獄。如今卻還有人口口聲聲感謝主席,肯定他的豐功偉績,怒斥那些來自國內外宣揚民主的反動勢力,或曰唱衰派、帶路黨。

 

但人畢竟不是數字計算機,他們有主觀能動性,他們會用模擬化的邏輯思維,他們知道比較鑒別,他們也會不斷提高政治分辨和生活追求。從長遠來說,這種禁錮雖然可以一時奏效,但不會長久。畢竟像毛澤東主席這樣偉大的天才幾千年才能出現一次。我們相信,在下一位毛澤東降臨之前,中國已經民主共和,中國人的CPU已經upgraded到新的晶元,有充分獨立思考的空閑。那時,中國將會獲得新生,她將以全新的面貌矗立於世界民族之林。讓我們展開雙臂,遙望那一天的到來!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in 5.4pt 0in 5.4pt; mso-para-margin:0in;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6-9-14 04:52
作為過來人,幼年時曾一度迷惑。但很快是被威懾壓服,因為他動不動就把你投入監獄,斃於刑場,被嚇壞了!承認,我沒那麼視死如歸!
回復 曉臨 2016-9-14 05:47
我不懂原文,所以不知道「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這語是否誤譯,可是懷疑黑格爾其實是說:凡是存在的就是有理由的。即使黑格爾真的說「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那也只是一家之言,不等於真理。
回復 十路 2016-9-14 07:56
黑格爾哲學主要談的首先是個人的自由(individual spiritual freedom), 這就是存在。 在此前提下再來平衡社會公正性 (social justice),形成正確的自由選擇 (philosophy of right )。 State (國家,政府,法律)是在正確哲學理論指導下,建立公民社會和客觀倫理標準的機制。 Right,Justice,Freedom 是他哲學的核心。

統治者的主觀思想和政治手段與哲學理論不是一碼事。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瀑川最受歡迎的博文
  1. 總書記和他的桃木劍 [2016/09]
  2. 思想的禁錮 [2016/09]
  3. 美利堅的陌生人 [2010/10]
  4. 毛鄧習-新三座里程碑 [2016/10]
  5. 父子劫 [2013/11]
  6. 綠色青年 [2011/06]
  7. 要教授家的三個女婿 [2013/01]
  8. 雜談 [2010/10]
  9. 雜談 [2010/10]
  10. 雜談 [2010/10]
  11. 雜談 [2010/10]
  12. 雜談 [2010/10]
  13. 散文 [2010/11]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1 04: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