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清華園裡的惡之花:神童蔣方舟成名揭密 zt

作者:wcat  於 2012-8-3 04:1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2評論

關鍵詞:清華園, 蔣方舟

  作者:汪北泉   

早於2000年在湖北省圖書館的閱覽室里,北泉就發現了湖北襄樊神童蔣方舟 的資料,震驚之餘,不免存疑。我們大陸這幾代人中魯迅的毒很深,腦子裡總盤 桓著一個句子,我已經說過:我向來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的。這回也 不例外。以前只是知道中學生出版小說,首先有《花季雨季》的郁秀,此後有 《三重門》的韓寒,還有郭敬明等少年朋友。這些美麗可笑的文壇風景,不過家 長出錢,書商炒作、中學生捧場的文學的票友寫作[1],博人一笑而已。但是, 對於一個7歲就開始寫作,9歲就開始出版小說的文壇神童、小姑娘蔣方舟,僅僅 開始認字的年齡,就能夠出書了,簡直挑戰人類認識水平的教育與心理極限!由 於無法收集到她寫的書,不敢妄下斷語,姑且存疑不論。再次偶遇蔣方舟的大作, 是2009年8月3日的《楚天都市報》博客版。上面刊載有蔣方舟的玉照與文字《望 天論道,坐地調情》,這位幾年前的小女孩,已經長成婷婷玉立的清華女大學生 了。經過九年的培育,蔣方舟儼然成為中國文壇的神童名人了。細讀文字,北泉 覺得大有問題。而且冷靜下來仔細分析,發覺蔣方舟的整個成名打造,完全是一 起由作家母親尚愛蘭代筆、母女與書商配合,清華大學慫恿的成名工程。現在, 北泉對名人蔣方舟的整個成名過程進行全面揭密,詳細披露在天怨神怒的中國大 陸,老千母親、無知孩子、不法奸商、著名高等學府,為了各自利益組成戰略同 盟,如何欺騙大陸讀者,而政府任醜惡橫行無忌、嚴重瀆職的事件真相,並分析 事件真相背後,中國深刻的社會危機。   

一、 精心炮製的成名神話   

整個炮製蔣方舟成名的事件幕後主使者,為蔣方舟的母親、作家尚愛蘭。有 關資料顯示:尚愛蘭,湖北人,自中學起就對女性歷史很感興趣,讀過魯迅文學 院,曾在《南方都市報》等報刊開設專欄,目前出版有小說《永不原諒》,散文 集《數字美人》、《蔣方舟的作文革命》等。曾獲首屆「榕樹下網路文學大賽」 金獎,是曾名躁時一的美女作家。   

曾經在社會底層奮鬥多年的尚愛蘭,深深懂得成名的重要性。一個人,僅有 才華還不夠,還必須有知名度。一旦有了知名度,成為公眾人物,社會就會主動 將資源向公眾人物傾斜,這個公眾人物將比普通人佔有更多的社會資源與生存空 間。比較而言,尚愛蘭的才力平平,要想在當今文壇一鳴驚人幾乎沒有這種可能 性。當時,青少年寫作剛剛興起,開始成為文壇關注的熱點。在魯迅文學院就見 慣了不法書商找人代筆內幕的尚愛蘭,靈機一動:她深諳文壇鐵幕,那點水平在 成人作家當中,也許不值一提,但是,如果用來指導女兒寫作,將女兒從小培養 成美女作家,那麼她的水平綽綽有餘。成功之後,母女倆將有可能成為中國文壇 或世界文學界關注的獨特風景。於是,作家尚愛蘭就將重點寄托在當時還牙牙學 語的女兒身上。也許是出於生存的焦慮,尚愛蘭決定從女兒身上開始她雄心勃勃 的成名工程。一半是為女兒,一半也是為她自己。   

要成名,首先得炮製神話。只有神話才能使一個普通的小女孩鍍上一層名人 的光環,超凡脫俗。於是,尚愛蘭的女兒蔣方舟,這位1989年10月27日出生於湖 北襄樊的小姑娘,在兩、三歲的時候就開始認字。在其他的孩子開始認字的7歲 年齡,就嘗試著寫作。這些本無可厚非。這裡所推崇的是,依靠還是塗鴉的文字, 在其母尚愛蘭的精心放大、虛構之下,一位「90后美少女作家」的驚天神話開始 誕生了。   

下面是北泉整理的蔣方舟的大致年譜,由於資料不全,可能許多地方掛一漏 萬。   

九歲:1999年寫成散文集《打開天窗》(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此書被湖南 省教委定為素質教育推薦讀本並改編為漫畫書。   
十一歲:2000年寫成長篇小說《正在發育》(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引 起社會各界的廣泛爭議和討論,並在台灣出版繁體版本。   
十二歲:2001年寫成長篇小說《青春前期》(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都往 我這兒看》,從此時開始成為多家報刊的專欄作家。   
十三歲:2002年《青春前期》發表於《當代》2002年第三期,隨後拍為電視 連續劇。   
十四歲:2003年11月起,在《新京報》和《南方都市報》開設專欄《邪童正 史》。   
十五歲:2004年8月,獲「中國少年作家杯」一等獎。   
十六歲:2005年10月1日當選為中國少年作家學會主席。   
十七歲:2006年7月,長篇小說《騎彩虹者》由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   
十八歲:2007年7月,出版《第一女生》。現已出版作品9部。   
十九歲:2008年7月,被清華大學降60分錄取,惹大爭議。   

至此,一個出版9本書的美少女作家的神話已經出現的世人的面前。經過分 析研究,這個神話的炮製由如下部分組成的:   

一、超低齡寫作,挑戰人類的認知極限。在世界文學史上極少有人出其右。   

二、高中畢業之前,一個小女孩的九本出版社正式出版的小說成就,足以令 一個成人作家深感汗顏。幾個世紀以來,書籍的出版與文章的發表,屬於知識精 英的專利,具有高度的稀缺性。因此普通人形成對書籍的出版、報刊發表文章的 崇拜情結。   

三、作品「觸電」——拍為電視劇可以使人一夜成名,家喻戶曉。   

四、獲得官方頒發的全國性大獎榮譽,是對作品價值的直接肯定。這類大獎, 體現的是以國家信譽為基礎的符號權力。「符號權力總是基於符號資本的佔有。 那些能給別人的思想強加以社會區分的或新或舊的視界的權力,依賴於靠以前的 鬥爭取得的社會權威。符號資本是一種信譽,是一種賦予那些已經得到足夠認同 人的權力。這種權力使他們處在一個能夠強化其認同的位置上[2]」。「符號權 力充分實現的前提是支配者的統治得到了被統治者的支持,或者說,被統治者之 被統治,它自身乃是統治者實施統治行為的一個同謀。因此,符號權力的可怕之 處在於,被統治者是站在自己不知情的基礎上贊同了統治者的統治邏輯,並構成 了統治基礎的重要一環。從這種意義上,符號權力又可以稱之為符號暴力。[3]」 擁有這個大獎,初步將作者提升為全國性少年作家。   

五、被清華破格錄取,成為中國著名高等學府清華大學的美女與才女,進一 步完善塑造的神話。布迪厄考察了教育場與權力場的關聯。布迪厄指出,學校貴 族就是國家貴族,國家就好比中央銀行一樣,為教育提供最終的符號擔保:「類 似於貴族頭銜,學校頭銜確實為其獲得者確保了由國家保護的合法壟斷,也就是 說,由凌駕於某些位置之上的國家權威在法律上所確保的合法壟斷。官僚權威使 得這些頭銜成為進入公共服務位置的前提條件,它擁有確保這些頭銜的稀缺性以 及價值具有永久化效果的力量,也擁有保護頭銜擁有者,使他們免於如下威脅的 力量,即由於頭銜擁有者的過度生產而導致的貶值和危機的威脅。[4]」清華這 樣著名的國內高校的降分錄取,意味著國家學術界對蔣方舟的完全承認。   

這樣,超低齡寫書、媒體、大獎、著名高校,幾乎所有的社會稀缺權威因素, 一起參與了蔣方舟神話的打造。至此,90后美少女作家贏得了全國性的關注,蔣 方舟成為中國文壇上一顆耀眼的新星。中國文壇本身就烏煙瘴氣,萬馬齊喑,所 以,新世紀來一群孩子熱鬧熱鬧也好。   

[1] 白燁 《遭遇「媒體時代」——三談「新世紀文學」》《文藝爭鳴》 2007年第2期。白燁在文章中說:「從文學的角度來看,『80后』寫作從整體上 說還不是文學寫作,充其量只能算是文學的『票友』寫作」。   

[2] Bourdieu , P. ,In Other Words , p. 139.   

[3] 朱國華 《權力的文化邏輯》上海三聯書店出版,2004年3月第1版。第 109頁。   

[4] Bourdieu , P. et al. , State Nobility , p.374.   

二、代筆質疑   
但是,伴隨著神話誕生的,幾乎是眾口一詞的代筆質疑。這個不是北泉的個 人發現,是網上眾口一詞的呼聲。在當下中國,我相信網上的語言是最民主的, 而我們中的絕大多數人是沒有時間與精力去披閱蔣方舟這麼一位小姑娘寫的作品, 現將眾多網民的觀點以及北泉的證據匯聚如下,以供大家參考。   

質疑一:我不否認,天才是存在的,但那並不包括散文及小說的寫作者。作 為資深寫手都知道,散文需要很開闊的視野,小說需要有一定的組織架構能力。 而年齡太小的寫作者,無疑不具備這個能力。這也就是為什麼,很多年紀小的寫 手,常是因為有背後推手的原因。比如,姚牧雲。即便抄襲更改的能力,她也不 具備,而是由其父代筆。   

質疑二:蔣方舟七歲開始寫作,八歲即在南方一些著名報刊上開設專欄,九 歲即出書,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繚亂。對於一般的孩子來說,八、九歲根本不識 幾個字,何況,孩子的視野和文筆有一定的局限性。但我看過蔣方舟八、九歲時 的專欄,不但涉及世界政治、經濟、娛樂多個領域,其文筆之老辣,人情之練達, 世事之洞察,絕不是出自一個八、九歲孩子之手,絕對是成年人所為。   

質疑三:饒有意味的是,在寫2008年湖北省的高考作文題《舉手投足之間》 時,這個聲名遠揚的才女竟然覺得無處下手。她說,自己研究了半個小時依然沒 寫一個字,因時間緊張,只能給作文匆匆結尾。網友評論:高考就是試金石,在 最有可能體現自己寫作真實性的時候,出現了概率幾乎為零的意外,確實值得深 思,高考作文寫不出,還不記得自己寫了些什麼,怎能不讓別人質疑?歷來,對 於大多數學生來說,語文考試時間就算不富餘,也不會說時間不夠,更何況她一 個才女作家!高考看錯時間?離結束半小時,一刻的時候,老師都會提醒,她怎 么看錯時間?就算是看錯了時間,高考看錯時間的概率幾近於零,就算她正好是 這幾近於零的那幾個考生之一,也不可能一字不寫吧。   

質疑四:12歲的心理不是這樣的,這種文字絕對是失敗的,應該繼續用心改 改(暗示此書系大人偽作)。12歲的未成年作家寫這樣的書(《正在發育》)很 搞笑。   

質疑五:蔣方舟出版的作品中的諸多精彩語言如下:   
一、同性戀原文引用:一個可怕的人,一個被稱為另類的人,一個知道愛滋 病的人,可能聽說過一個詞:同性戀!這事在我身上發生了。放心,不是我戀別 人,是別人戀我。一個同性戀我,我絲毫沒想到。那人是藍鶴。要知道她連乳房 也不知道是個什麼玩意。一個重大同性戀事件,發生在一個下午。那天老師教了 一首歌......下課了,(藍鶴把那支歌的詞給改了):「我要和方舟一起學習// 我要和方舟一起玩耍//我要和方舟一起睡覺//一起睡覺,一起睡覺//我要和方舟 一起長大。」耳邊就想起了同學們的起鬨,還一起睡覺呢,同性戀。(我這才知 道,她一直對我好)原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二、婚外戀原文引用:我的婚姻觀就是:寧死也不要結婚,要談一個甩一個, 談一個甩一個。人一結婚,不出5年,男的就不大敢仔細地完整地看自己的老婆了 (即使看了,也不會仔細看第二遍)。然而,我找男朋友,是大大地有標準的, 要富貴如比哥(比爾·蓋茲),瀟洒如馬哥(周潤發),浪漫如李哥(李奧納 多),健壯如偉哥(這個我就不解釋了)。   

三、泡妞密笈(出自小說中一小男生之口)原文引用:1,泡妞與被泡方法 上有何不同;2,做到自己的妞自己泡;(以下略)9,飼養一隻妞,觀察妞的習 性和特點;10,把泡妞的體會寫成日記。   

四、廁所詩(出自小說中一小男生之口)原文引用:一年級的小偷二年級的 賊//三年級的帥哥沒人理//四年級的帥妹一排排//五年級的情書滿天飛//六年級 的鴛鴦成雙對//七年級的方舟向我下跪。   

五、床上鏡頭(小說中,關於方舟父母夫妻生活的議論)原文引用:我奸笑 一聲,他們他們......魚水纏綿啦!我不禁要發揚樓下男婆娘的羅唆精神了:你 看他們年紀輕輕的,整天沉迷在這種勾當中。魚水纏綿有什麼意思嘛,不就是兩 個人赤裸裸地壓成一團。這個壓完了就讓那個人壓。據說還要什麼功夫,不就是 講究個身輕如燕,不能把另一個人壓扁嘛,一點意思都沒有。何況一個是老得泡 不動妞的(爸爸),一個是老得沒人泡的妞(媽媽)。   

六、思想原文引用:我真羨慕卡夫卡,他至少可以逃避陽光,放棄美好,我 卻沒有辦法逃避,更沒有勇氣放棄。他的逃避和放棄可以被人欣賞,而我卻像細 菌,被光明和美好追得無處躲藏......我希望把自己塑造成一個怪胎,與所謂的 俗人區別開來。我希望自己的審美觀與凡人不同,就是把狗屎看成藝術品,把藝 術品看成狗屎。大事讚揚陽光下的罪惡,批判罪惡下的陽光 ……我希望自己是 個半瘋子……但是說出來的話讓人聽著像是混帳話,干出來的事讓人看著像是二 術事 ……我盼著長大,長大就不要上學了。可以天天在家裡當瘋子……我要躲 在角落裡,像發怒的獅子,拚命地創作人們永遠也讀不懂,但我死後身價倍增的 東西……我要在湖裡漂啊漂…… 我是空心的魂魄。   

對上述質疑前面三條,發生在一個超低齡普通女童身上的極度的成人化寫作, 沒有質疑才是咄咄怪事。至於質疑四,我倒認為並不值得大驚小怪的。蔣方舟的 小說文字是虛構的,並不能等同蔣方舟現實生活中的真實思想狀態。蔣方舟的童 年與其他的同齡女孩沒有什麼兩樣,所不同的地方,是她的母親尚愛蘭是作家, 女兒在作家母親的耳提面命之下,虛構一些故事與情節。從招人注意,挑起爭議 的姿態上來看,尚愛蘭的策略是成功的。僅僅寫些天真的童年、花草的美好雖然 正常,但有誰願意花錢買這樣的正常的東西呢?成為一個女作家是要付出代價與 犧牲的。文學作品上面的很多內容不是純潔的,也不美好,甚至是色情與淫穢, 暴力與兇殺,對一個小姑娘的心靈是非得污染不可。這就是成為神童美女作家的 代價,也是任何一個少男少女成長的代價!為了成名,為了進入成人世界,他們 都必須付出,都必須告別那些純潔與天真的童年。不是嗎?   

儘管我相信網路上的語言是最民主的,但最民主的亂侃中除了片言隻語真理 的碎片之外,絕大部分的是胡說八道、潑婦罵街。誰知道電腦背後坐著的是個什 么樣的人?身份、地位、文化程度以及與當事人什麼樣的利害關係?但是,網民 的千夫所指倒是讓我提高警惕。當我讀了一遍蔣方舟的《望天論道,坐地調情》 [1]她的文章,馬上就發現出兩個致命的問題:「每個大學女新生都會經歷一段 寶貴而不可追討的桃花期。我前段時間就發現自己周圍瀰漫著薔薇色的空氣,自 己也不時一邊顧影自憐搔首弄姿,一邊發出『五陵年少爭纏頭』的感嘆。我總結 了一下自己的桃花,發現它們幾乎都來自於同一種類型的桃花樹。這是一棵怎樣 的桃花樹呢?這是一棵與眾不同的桃花樹,這是一棵高瞻遠矚的桃花樹,這是一 棵脫離了低級趣味的桃花樹。我發現我的所有不甚純潔的男女友誼,都來自於自 恃純潔的嚴肅論道。」這段的議論入題,具有深刻的人生體驗,調子高邁。文中 男女交談,沒有一點少女的浪漫情懷與對異性的別樣感受。在這樣一個朦朦朧朧 的花季里,她的眼睛並沒有被對方的身影所點亮。在一段與男生的聊天和文字短 信之後,文章結尾部分為:「但是我身邊的男生似乎並不這樣認為。他們認為和 異性就算是聊再嚴肅的主題,內核也是兩個性別之間的糾纏與博弈——甚至談不 上博弈,就是一場馴服遊戲。我並不女權,我甚至還是不太明白到底什麼是女權, 但是我擅長鬍攪蠻纏和掉書袋,我的論道對象們總是覺得自己獨孤求敗的生涯中, 我是思想上唯一和能他們交鋒的對象,於是便引我為靈魂伴侶——然而,也不管 他自己是不是有靈魂。鮑勃迪倫在《隨風飄蕩》里有一句著名的歌『一個男人要 走多少路,才能成為真正的男人?』讓我小聲地哼唱一句『一個女人要路過多少 爛桃花,才能把自己滋養成一棵不倚不靠的桃花樹?』答案在空中飄蕩,我的朋 友,答案在空中飄蕩。」結尾部分與開頭部分一樣,夾雜有一些很硬挺的詞語, 具有高度的概括性。這不是青少年思維,不像剛剛走進大學校園的小女生,她的 背後有一位「高手」:像一個中年狡猾的妖精居高臨下的睥睨小小男生!更有可 能是一個有一定文字功力的大男人!但不管怎樣,我的結論是高度的成人化。它 呼應蔣方舟人生一路相伴的致命功利化。最大的可能是一篇稚拙的文字,經過一 雙大手幹練地裁剪、刪補、潤色。北泉是資深的漢語言教師,大、中學校都泡過, 一雙眼睛就是火眼金睛。特別是,他的文字感覺與直覺很敏銳,代筆無疑!   

退一步來說,也請不要相信我。國家為蔣方舟舉行一場嚴肅的測試,至少與 其母親隔絕開來,讓她寫一篇文章。事情不是真相大白了嗎?   

「神話都是假的,它或是一種善意的撫慰,或是一種惡意的欺騙,或是一種 怯弱的妥協,都是與現實狀態背離。人們因為沒有足夠的力量面對現實困境,需 要借外力以壯其氣,故神話便成為一大選擇。既然是神話,它就不可能是真的, 除了作假的動機是真的以外,其餘皆假。[2]」「神話當然不是編著玩的,它有 著要你信以為真的嚴肅目的。神話只有在被人認為是真的時候,才能實現其價值, 它的能量才能充分展現。神話一旦被人看破,就像火藥著了潮,氣球穿了孔,多 半沒用了。掩蓋真相乃神話的又一基本原則。[3]」「衝突是神話的靈魂,但沖 突會隨著矛盾的展開而又逐漸消解,猶如少女被惡魔吞噬,這一緊張隨著少女被 吐出而又鬆弛下來,故神話之功能還在於融化對立。……[4]。」有代筆就有質 疑。這是蔣方舟神話的矛盾衝突。代筆才是蔣方舟神話的真相。在這場衝突中, 一方拚命遮掩,一方大聲揭發。二者的較量是一場智慧與力量的角逐,有了出版 社、文壇、著名的高等學府站在蔣方舟母女一邊,所有的利益都向蔣方舟傾斜, 幾個網友的非議算得了什麼?網友的質疑聲音再洪亮,不過是給神童美女作家的 神話添磚加瓦罷,只要不像姚牧雲那樣,一點抄襲更改的能力都沒有,以致於當 場戳穿,神話還可以欺騙很多、很多的善良讀者的。   

無錫彩塑的舞蹈女神,是一尊尊很美的藝術品。但在它的產地,人們永遠忘 不了它是泥胎。這個沒有關係,外銷不就行了?   

[1] 2008年8月2日《楚天都市報》博客版。責任編輯:劉我風。   
[2] 田兆元 《神國漫遊》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1999年1月第1版。第3頁。   
[3] 田兆元 《神國漫遊》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1999年1月第1版。第8、 13頁。   
[4] 田兆元 《神話學與美學論集》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2007年2月第1版。 《論神話的矛盾法則》第7頁、第9頁。   

三、清華園的考量   
其實,我們周圍的世界遠比我們思考的複雜得多。清華園在錄取蔣方舟之前, 難道不能對這位謠諑紛紛的考生進行一場簡單的測試?一座匯聚了40多位院士的 中國著名高校,隨便挑選一位,就能夠洞悉蔣方舟作品的真偽,輪不到網友與北 泉來分辨真假,解決這麼個小小細節。   

問題是,一旦知道蔣方舟神話是假的,就根本沒有必要錄取她。無論哪一方, 尚愛蘭、蔣方舟、出版社、清華園,都沒有任何好處,只有社會公平與正義。而 不打破這個美少女作家的神話的話,那麼,任何一方,都是這場神話的贏家,犧 牲的僅僅是看不見摸不著的道德良知。而且,清華園早在高考之前就看中了蔣方 舟。甚至蔣方舟高考作文寫不出,可能不是蔣方舟真的寫不出,而是雙方開始就 安排好了的。與其寫出輿論大嘩的本真作文,砸了自家的檯子,不如乾脆不寫。 一句話,清華早已經看好了蔣方舟,無論高考多少分!從蔣方舟的降60分錄取, 亮出了清華園另一種不為人知的價值尺度。   

清華園是一座名人的殿堂。在中國所有的大學中,沒有一所大學擁有水木清 華那麼多的名人!「來到清華,才知道這是一所什麼樣的學校。有22位科學院院 士,有24位工程院院士,這是全國兩院院士最多的單位。每年招收四十多名各省 狀元,僅研究生就有一萬多名。核研究院正進行著國家最尖端、最機密的研究, 清華小衛星也飛上了天空。這到底是一所什麼樣的學校啊![1]」「在清華院里 一年見到的名人可能比在外面三十年見到的名人還要多。諾貝爾獎得主李政道、 楊振寧博士來了,很有風度的兩位學者;美國財長薩默斯來了,一個幽默又倔強 的小個子;諾基亞董事長來了,一個有學者風度的富豪;網路英雄張朝陽和丁磊 來了,兩個充滿活力、敢擔風險的年輕精英;新經濟的代表人物戴爾來了,一個 鼓勵大家敢想敢幹的創業家;影視明星徐帆來了,體壇宿將汪嘉偉來了。這些名 人你來我往,讓人眼花繚亂。還有名人就是你的同學,跳水冠軍伏明霞,乒乓名 將鄧亞萍,奧運冠軍王志紅……[2]」甚至近十年來,從清華走出了一位國家主 席與國務院總理!因為清華名人多,自然有獨特的名人價值觀。   

「神話之所以成為神話有一個基本的前提,即神與現實的人相比,有著超然 的力量,他們施加於自然和人類的影響強大無比,他們從出生到死亡都與常人有 異。正是這一特徵,神才登上莊嚴的殿堂。[3]」名人就是比普通人的影響強許 多倍,甚至上幾百、上幾萬倍,雖然他們也有特別多的不為人知的苦惱。   

清華另一不為人識的價值尺度就是名人價值觀。名人具有強大的社會影響力。 名人就是當下芸芸眾生中的無所不能的神!一個高等院校百年也許培養不出幾個 全國名人,何況還沒有踏進大學殿堂的少男少女呢?無論好名聲還是壞名聲,清 華也許認為名人就是影響力。一個著名的高等學府對社會的貢獻不就是對歷史進 程的影響力嗎?非常遺憾,道德在這裡的位置很容易遭到忽視!   

名聲是一筆無形的資產,對於社會傳播有著難以估量的價值。即使是萊溫斯 基那樣的桃色壞名聲,只要稍加調整利用,也有可資利用的巨大價值。清華園錄 取蔣方舟不是很錯,只是在求名若渴的時候,付出了些微的道義代價。畢竟,清 華在國內雖然是首屈一指,但在國際高校的排名榜上,也在三、四百名之外。這 些爭議同網路上不斷傳出的代筆抨擊聲一樣,同樣是可以利用的。畢竟,尚愛蘭 操作之下的蔣方舟的神話已經製造出來了。這種神話經過媒體日復一日的炒作, 蔣方舟已經成名了。按照美國訓練特工的方法,不要被人當場抓住。抓住了死不 承認。進入清華園,再在名師們的調教之下,在中國社會,絕對會產生巨大的影 響,具有超前意識的清華深深懂得。至於代筆一說,隨著蔣方舟不斷成長,總有 一天,她的文筆超過了她的母親尚愛蘭。那個時候,時間、空間與文筆都站在她 一邊。她是蔣方舟她怕誰?!   

四、 蔣方舟成名的價值   
尚愛蘭製造女兒蔣方舟成名的神話,具有豐厚的經濟利益、極深遠的學術研 究價值與社會文化警示。很少有人理解尚愛蘭對中國大陸現實生活的無奈與痛苦 感受。她大約看夠了文壇與出版社的嘴臉——文壇對陌生人的面孔是最無情的! 在當今生存競爭特別激烈的時代,作為一個普通人,也深深體會到弱者的痛切。 在她人生當初,就輸在起跑線上,好不容易在年華老大之時,依靠榕樹下網路文 學獲得一點小名氣,幾乎全憑僥倖。可她的下一代呢?怎樣才能讓年幼的女兒, 不像她那樣,一開始就輸在人生的起跑線上呢?可以說,尚愛蘭只是背著壞女人 的聲名,其實,她是一個深謀遠慮的、成功的「好」母親,尤其是她弄假成真的 厚黑學手腕在文壇上是首屈一指的。更重要的是,尚愛蘭為中國學界提供的成名 神話的典型案例,值得許多學者長久地思考的。在千夫所指中,沒有一個人理解 她生存的焦灼以及對女兒的拳拳之心。而蔣方舟呢,雖然外表風光,但是一開始, 就在母親的嚴格督促下讀書、寫作。她寫的文章要經過母親的反覆修改甚至完全 代筆才能發表。有誰體會到她成長的失敗感與焦灼呢?為此,她付出了整個殘酷 的童年。但是,她們母女的所有犧牲都是有回報的,就是她成名神話的巨大價值。   

[1] 黑明 《走進清華》。中國工人出版社出版。2001年1月第1版。第126頁。   
[2]黑明 《走進清華》。中國工人出版社。2001年1月第1版。第126頁。   
[3] 田兆元 《神話學與美學論集》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2007年2月第1版。   

首先,蔣方舟成名神話的價值根基建立在巨大的經濟回報上。沒有代筆就沒 有神話。神話只要不被當場戳破,就仍然是神話。出版業惟利是圖,沒有道德良 知。對於無名的新人,自己出錢好了。最少是3000冊。書出版好了,自己拉回家, 分贈親友,自己欣賞還是直接送進廢品回收站,都是作者自己的事了。而對於名 人,情況則完全相反。一開機就是5萬、10萬冊,賺得盆滿缽滿。出版業需要作 者的名聲,有神話自然喜出望外。因為神話意味著可以創造巨大的經濟價值。無 論是真是假,只要有廣泛的知名度的神話,出版的書籍才能賣出去。以出版為核 心的文化工業,它真正體現的是捉刀者、作者、書商、出版商各方面利益的博弈。 通過出版暢銷書,拍電視劇,可以令出版社賺得飽飽的,也可以為蔣家母女提供 起碼的或足夠的金錢支持,至少能夠使她們高踞於窮苦人激烈的生存競爭之上, 可以從容地讀書、寫作。尚愛蘭就做女兒蔣方舟的貼身老師與秘書好了。母親做 女兒的老師與秘書沒有什麼不好!代筆就一直代下去。反正女兒是她生的,母女 一命!以一個半老徐娘練達的文字,掛上青春女兒的名字賣出去,合兩代強強組 合,將在中國文壇上戰無不勝。經過若干年歲月的磨礪,總有一天,女兒蔣方舟 的文字將超過母親,蔣方舟不就弄假成真了嗎?   

其次,我們遭遇的是一個媒體時代,雖然,名聲在任何時代都是一筆無形的 資產,但從來沒有像媒體時代這樣,對成名產生巨大的渴望。現代文化工業「實 際上就是一種『窺視欲』的生產與再生產。人們藉助媒體窺視他人的生活,乃至 犯罪過程、性與暴力的過程。人們的私有空間成了媒體聚焦之所,整個世界方方 面面的事情不盡必要地展現在人們面前[1]」。人們對名人是高度關注的,而對 於寂寂無名之輩則完全不屑一顧的,哪怕他或她的作品再好。這就決定了媒體對 名人的熱衷以及熱衷於不斷地製造「名人與追星」和消費熱點,也誕生了一條隱 秘的成名術與成名譜系。   

唐代對隱士與高僧格外熱衷。對功名有熱望的又不愛考試的李白上嵩山隱居, 結納高僧,高僧進入宮廷推薦上李白。李白才有「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 蒿人」的機會,進入皇宮,在翰林院當一段時間翰林的機會,才有日後的名滿天 下的聲名。當時的人際傳播效果不差,但高人推薦則是人際傳播中的最有效果的 門徑。   

美國作家馬克·吐溫有一本短篇小說集。其中一篇講的就是如何靠作假成名 的故事。四個畫家窮愁潦倒。辛苦畫出的畫,沒有人買,生計無著。於是,他們 決心想一個辦法:舉辦一個將要死去的畫家的畫展。並且在當地媒體上隔三差五 地報告病情,吸引社會的注意。最後,這位畫家不治而「死」,畫家作品的身價 頓時上漲百倍。其實,這四個畫家一個也沒有死,而是在家裡拚命畫畫,都署上 那位所謂已「死」畫家的名字賣出去。最後,四個畫家朋友狠狠地賺了一筆,到 一個陌生的地方隱姓埋名,專門創作那個所謂已「死」去畫家的畫,過上了富裕 的生活。   

上個世紀80年代,日本有一篇紀實的短篇小說,內容也是一個以年輕少女的 名義發表作品的故事。小說講的是戰後,一位聲名狼藉的中年作家遭人鄙視,任 何出版社與刊物都不發表他的作品。但是,這位作家始終不屈服,一個人在家裡 默默地寫作。不久,文壇上出現了一位青春美少女的新人,剛剛讀大學二年級。 新人的作品以格外的文學才華摘取了一個重要的文學獎。然而,新人的獲獎作品 如此有才華,與美少女的年齡、經歷很不相符,令人懷疑。最後,真相大白,原 來是那位中年作家,借這位美少女展現自己的文學才華。當真相揭穿之時,中年 作家已死。   

還是上世紀90年代,有署名為「雪米莉」的艷情小說暢銷一時。若干年之後, 人們發現,是山西四個老男人,利用人們對年輕的美女作家的「窺視欲」,專門 炮製的所謂雪米莉的故事。其實,雪米莉子虛烏有。到後來,狠賺一筆完事。   

更近一點,是上世紀80年代,經常發生在魯迅文學院的秘密交易。當時,尚 愛蘭身在其中。當時的魯迅文學院招收的全是一些文學青年。他們擅長寫作,但 是,投稿出版無門,又急需生活費。而江浙一帶的書商主動上門求購小說手稿。 這種交易,讓一些文學青年賺到了生活費。通常,小說稿是連署名權一同賣出去 了。這些書商回家將小說署上自己兒女的名字出版,名利兼收。其實,整個文化 工業一直在後台從事製造名人的成名術。那些報紙的污七八糟的八卦新聞,影星 們的色情裸照,都是有目的、有計劃的製造名人與明星,製造公眾熱點與媒體賣 點,不過,普通的公眾不知道而已。   

粗略地回顧這些文壇成名術與成名譜系,讓我們知道,成名術是自古已有的 終南捷徑,只有極少數的精英淺嘗輒止。成名術有著巨大的文學傳播價值。作家 尚愛蘭對女兒蔣方舟的成名設計,不全算她的專利,但在電石火花的靈感之間, 她的確走在時代的前列。成名有術!超低齡的寫作神話+作品系列出版+拍成電 視劇+全國性大獎+進入清華大學(美女與才女)。這些操作步驟,都是經典的 成名術設計,令許多默默寫了一輩子作品的作家汗顏。   

中國大陸的文壇以及其出版行業是江湖。前者,只要能出版作品就算成功。 至於說,由無名之輩寫出的真正有價值的作品,很難有出版的機會。中國文學的 一百年,成名才是一切。而盛名之下,其實難符。我們的文化名人之中,有幾個 真正意義上的文學家?魯迅最後不想寫了,因為他看透了中國人的虛妄。巴金干 脆自認為是業餘作家。他的作品也是應時之作,藉助政治傳播而成名,真正的文 學價值他自己都知道沒有。其他的人,不過是出版了書籍吧。出版行業講究名聲, 至於作品的文學價值,那些出版書籍的雙方,其實都不懂真經。文學的行情也年 年在變!而出版行業則始終惟利是圖,講究暢銷。如果連出版幾本書都賠本,只 能喝西北風了。所以,出版業熱衷於名人與製造名人,講究打動人心的選題。從 蔣方舟的成名來看,連一個還沒有社會閱歷的小姑娘,都可以接連出版作品,可 見,炮製神話,推出品牌,可以作為一個重要課題,值得文學傳播專業研究幾十 年。   

蔣方舟代筆成名具有深刻的社會警示意義。如同抄襲一樣,以代筆製造神話 成名是應該大加鞭撻的。蔣方舟以欺騙的手段,佔有了更多的社會空間與生存資 源,這對其他的人是很不公平的。但是,這起代筆成名神童美女作家大學生事件, 並不是孤立的,也並不完全是單純的對立關係。相反,有認同、利用、消解、破 壞等一系列表現。整個文化工業與著名的清華願所持的是利用,龐大的不明真相 的讀者是認同,充滿正氣的抗爭,除了網友的聲音之外,還有誰?而且,它與當 前社會流行的人脈、加分、高考移民、暗箱操作、權力尋租、賄賂、假唱、代考、 抄襲等是一致的。就像打朴克有人偷牌!所有的辦私校、陞官、參軍、發財、結 婚、出國、作生意、買賣期刊版面、假冒偽劣的商品與論文都在干著作弊的勾當! 它們都是破壞社會運轉遊戲規則的作弊。我們的社會,卻與這些作弊有著或明或 暗的魚水深情。作為本應該主持社會公道的公共權力機構,如政府機構,文壇主 管部門,監督缺位或站在利益一邊。而他們本應該為讀者主持公道,掃除精神污 染,純潔社會空氣。這說明了什麼?說明我們周圍的社會正時尚著作弊文化。到 處都在歡天喜地地作弊!   

其實,中國大陸上時尚的何止作弊文化呢?整個社會,多少罪惡假正義招搖 過市,多少淫穢假愛情暢通無阻!當剝削已成為時尚,當貧窮已成為恥辱,當奢 侈已轉化為消費,當教育已轉化為產業,當失業已消解為下崗,當國有企業全都 流到工賊、貪官的帳戶上去了,當執政的官吏的腐敗愈反愈敗,當中國人民都忙 於建新房消費,賺錢去了,當中國青年的心憂天下蒼生的熱血與豪情,成功地消 解到一己的衣食悲歡的忙碌之中去了……整個社會正在盛世歌舞的昇平聲中,在 中華民族復興的吶喊聲中急劇地墮落!當此之際,如果默默的眾生過分地責備一位女作家尚愛蘭母女的代筆成名,就顯得太不厚道,太不公道!她們本身就是弱 者,支配她們的是生存的壓力形成的焦慮。她們是做得太不光明正大了。但是, 她們給大家帶來的不全是副面的東西。還是上床睡一覺,說不定你明天早晨一覺 醒來,發現自己一夜成為名人了。張愛玲說,成名好哇,成名要早!一句瑞典格 言說,我們都老得太快,卻聰明得太遲。當我一路跌跌撞撞登上山巔,驀然發現,本來就有一條筆直的路,可以直達山頂。   

[1]朱立元 《當代西方文藝理論》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05年4月第2版。 第390頁。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黃笑吾 2012-8-3 05:25
騙人的東西太多了!韓寒和蔣方舟, 都是假的。
那個游泳天才, 劉詩文,要頂住啊, 不然, 也許就是假的!
回復 wcat 2012-8-3 05:27
黃笑吾: 騙人的東西太多了!韓寒和蔣方舟, 都是假的。
那個游泳天才, 劉詩文,要頂住啊, 不然, 也許就是假的!   ...
葉詩文已經通過葯檢,沒什麼好說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6 18:5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