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懷著感恩的心,讓世界充滿愛

作者:磋砣歲月  於 2010-11-7 04:0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移民生活|已有8評論

關鍵詞:

我在《為錢感動,為愛溫暖》里提到過兩位同事把我從refugee camp 撈出來,給我安頓一個家,她們就是我的同事小咪和畢玲達,在這裡我要寫一寫她們,特別是小咪。她們都是從香港過來的RN註冊護士,小咪五十幾歲了,畢玲達大概三十齣頭,我們同在養老院上班。

 

去年聖誕節后的一天,我和女兒受到家庭暴力,一位義大利裔鄰居老太太看不過眼,報了警,一下子招來了近十個警察,把我們嚇壞了。警察把我們安頓在難民營里,雖然我們自己住一個套間,但周圍都是一些印度或中東難民。我的命運又一次急劇變化,使我一下子感到自己象掉進了冰窟窿里似的,那種無助、恐懼和凄涼是外人無法體會的。我不思吃喝,精神恍惚,整天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或在陽台和大廳之間走來走去,看著時鐘的長短針一分一秒地走,真是渡日如年,我甚至一度想了卻此生,只是看到可愛的女兒還要靠我養育,這一念頭只是一稍縱即逝。

 

電視在現場直播新年悉尼大橋的煙火晚會,看到上百萬人在璀璨的節日焰火光中狂歡新年,我倍感心酸和凄涼。我精神崩潰了,儘管新年假日上班工資會加倍,平時盼都盼不到這麼有油水的一天。但我覺得自己上不了班了,打了個電話去請假。

 

也許我悲戚戚的聲調引起了小咪和畢玲達的注意,她們一連打了幾個電話來問我發生了什麼事。當她們知道我的遭遇后,很快開車過來看我。我們約定在Haris Park 的火車站見面。一見到她們,我就象見到了親人,眼淚止不住的流,小咪把我摟住,任憑我在她的肩上哭。我象是回到了母親的懷裡,那是漂泊的船隻回到了港灣的感覺。

 

她們知道我幾天不吃不渴了,就帶我娘倆到eastwood上飯店,點了一大桌的菜任我們吃。在國內時,為應酬工作,三天兩頭的都在飯局上混,聽到領導或老闆說要上飯店心裡就發毛,只想回家吃鹹魚清簡粥。但是這一餐飯卻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一餐飯。

 

飯後,她們車我們到她們家裡去,給我找幾件衣服。從家裡逃出來,不但身無分文,連洗換的衣服都沒有。小咪的身材瘦小,畢玲達和我一樣大小,她的衣服正適合我穿著。幾天後,她們再次帶我們去上飯店。小咪說:那地方怎麼能住人?人都給住瘋了。於是她把我領到她Epping的家,騰出她女兒的房間讓我娘倆住下來,她悉心照顧我們的起居飲食,甚至幫我們收拾洗曬的衣服,還在百忙中抽空開車陪我們去辦事。

 

從此,我跟著她女兒管她叫「媽咪」,我真的感覺到她象我的媽媽一樣慈祥又溫暖,她照顧起人來細緻到毛孔。例如:新年後,天氣相當熱,房間里有空調,但我只在睡覺前開一會就關了,在這裡吃好的渴好的,白吃白住的,還浪費電,過意不去。但媽咪一定要我們開空調。我只好說:「我不習慣吹空調,太冷。」於是媽咪到雜物房去翻箱倒櫃,找了半天,才找出一台很古老的電風扇,電風扇上有些灰塵,媽咪的頭髮上也纏了蜘蛛網。這台電風扇是當年從香港買的,插頭與澳洲的插座配不上,她又開車出去買轉接插頭,回來時,熱得滿頭大汗,還要趕時間去上夜班。我說:「你可以上班順路去買插座的,不用阻你的時間。」媽咪說:「我上班要明天才回來,你們今晚不是還要熱一夜晚嗎?」我一句善意的謊言,使媽咪勞神了一頓,我感到很內疚。

 

畢玲達說:「男人不好就叫他滾,無錢就用雙手去搵,你有手有腳,有波有籮,唔使驚,我地系唐人,唐人系打不死的。」畢玲達天天都用豪言壯語鼓勵我。媽咪卻用她的親身經歷撐起我。

 

原來,二十幾年前媽咪和老公一起移民來澳洲,生了兩個女兒之後,老公被一個女人迷去了,和她了離婚,她一個單身母親帶著兩個女兒。失去了父親的女兒們哭著問她「沒有了爸爸,我們怎麼辦?」媽咪說:「只要我們還有一張床一張台,我們都可以從頭再來。」

 

從此,她一人打幾份工,常常是上午在這家老人院放了工,順路去做一個home care,帶老人去shopping,下午休息一下,晚上又到第二家老人院上夜班。風裡來雨里去,十幾年下來,她一個人把兩個女兒撫養成人,還在Epping買了嶄新的townhouse,至今仍單身一人。媽咪有同樣的經歷,所以她特別同情我,我和她非親非故的,只是同事,可她給了我特別的愛。

 

一月份過去了,女兒開學了,要重新為她找一間學校,媽咪開車送我去上班,我很過意不去。在媽咪家住了幾個星期之後,我決定在就近上班的地方租個房子住下來,方便我上班和女兒上學。

 

媽咪從上班的地方拿回中文報紙,協助我們找到了房子。媽咪和畢玲達贊助我大量家當,一車車的幫我運到我租住的房子,在沒有離開媽咪家之前,我發現媽咪的冰箱上帖有一張紙,媽咪上了年紀,怕記性不好,於是設了一張紙,記下我可能需要的東西,想起一樣記一樣,記錄的字跡有些不一樣,可能有些是畢玲達記上去的,如雪櫃、電視機、DVD、收音機、食飯台一張、交椅兩張、鞋架、指甲鉗、鎖頭、、、、、、、連做飯用的醬油、麻油、料酒、白糖、大米、鹽等配料都給我配備充足。看著這張表,再鐵石心腸的人也會為之動容,我一個多愁善感的人怎麼不為之淚下呢?

 

在她們影響下,一些知情的同事也不斷地用物、用錢來贊助我,我收穫了太多太多的愛心和溫暖,感動和溫暖我一輩子。從媽咪和她們的身上吸取到了無盡的能量,我決心儘快振作精神,跌倒了,爬起來,重新做人。即使我一無所有,只要女兒與我同在,我也會用我的一雙手為她撐起一遍藍天。我也打幾份工,除了上班外,我還搞清潔、刷油漆、鋪隔熱層、搞裝修、、、、、我一不怕苦,二不怕累,只要有機會錢掙我都去做。不到半年時間,我不但把我娘倆養得白白胖胖,我還考到了車牌,攢錢買了一台電腦、一台嶄新的Nissan 轎車,八月份還帶女兒回中國探親旅遊了一趟,我也為爸媽添置了不少家當,還贊助侄女買電腦、電單車。

 

我覺得我已經站起來了,我記住了一句話:上帝關閉了你一扇門,就會為你打開一扇窗,只要自己不倒下,就會堅強地站起來,我是唐人,我是打不倒的,我要為愛我的人和我愛的人好好地活著。

 

我有一本余華的書叫《活著》,一直放在我的床頭邊,不用看內容,只要看看這個書名,我就有力量好好地活著。我不但要好好地活著,我也要用以我的方式用我的愛心去愛別人,給別人帶去溫暖。

 

一天,下雨了,我把雨傘讓給同事先回家,我說:「我家離得近,才兩腳路,再等等,沒問題。這把雨傘是同事們捐給我的,說不定是你給我的呢。」這時,我認為自己很有愛心,真想唱一唱韋唯的歌《愛的奉獻》:只要人人都付出一點愛,這個世界會變得更美好。對,只要有愛,下再大的雨也象艷陽天。

   

        一次,我練習駕駛汽車完畢后,接到女兒的電話,她生病了,叫我馬上去學校接她,當時我沒有汽車,搭火車去要一個多小時。教車的師傅二話沒說就開車送我去。他還要趕時間去教另一位學生,學車是四十幾元一個鐘的,時間就是金錢呀。我說不好意思耽誤你這麼多時間,他說孩子要緊。我很感動,不知該怎麼謝謝他。於是我從荷包里拿出一張平安符送給他:「這是我上次去五龍崗南天寺拜佛求得的一張平安符,送給你,佛祖保佑你一路平安。」 走車的人都愛聽這話,但我覺得我並非油嘴滑舌討他歡心,我是由衷地祝福他好人一生平安。我相信我送給他的並非薄紙一張,而是溫暖的一剎那。

 

在工作中,我要求自己照顧老人要象照顧自己的父母一樣,我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滿足老人的要求,那怕是一個很小的請求。比如:一個老人想吃一種酸酸味的香蕉,她給錢我要求我幫她買,我滿大街的幫她找。老人的衣服脫了線,我拿回家幫他們縫縫補補。我還額外地為老人做按摩。這些都不是我在崗時應該做的事。個別同事說我慫慣他們了,以後很難伺候的。我想,再難也得伺候著,他們的日子不多了,往往是今天上班時這人還好好的地這裡,過兩天來上班就聽說這個人去世了。老人的生命有時是多麼的脆弱, 在他們人生的最後一站,把他們伺候好了,他們將來到了天堂會保佑我們、祝福我們的,人人都會有一顆感恩的心,我們不會白乾的,好人會有好報。

 

小時候,在國內,總愛搞學雷鋒做好事,要求對待同志要象春天般的溫暖,現在在這裡,沒有雷鋒為國民做榜樣,沒有人要求你怎樣怎樣做,但還是處處有雷鋒精神,處處充滿愛的溫暖,我想是社會是環境是人教化了人心。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tuotuosimon 2010-11-7 04:05
sf
回復 rongrongrong 2010-11-7 05:09
回復 yulinw 2010-11-7 09:58
你真是好樣的~~加油
回復 寄居客 2010-11-7 16:35
祝福你快樂平安!
回復 nierdaye 2010-11-7 19:00
苦難是強者的財富,是弱者的萬丈深淵。
如此的經歷,你依然見強,依然樂觀,依然熱愛生活,你是一個強者。

讓愛傳遍這個世界。
回復 seamandh 2010-11-7 19:49
有了顆感恩的心,你的世界是美好的。祝你幸福!
回復 老太爺 2010-11-18 16:36
好人
回復 磋砣歲月 2010-11-19 04:16
老太爺: 好人
你也在悉尼?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磋砣歲月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2 04:3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