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真實的人狼共處,奇幻的溫馨情感

作者:心隨風舞  於 2016-3-16 04:2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花鳥魚寵|已有98評論



一位美女畫家在藏區領養了一隻狼,從此她當上了「狼媽媽」

編輯製作:心隨風舞,圖文選自網路


李微漪穿著扎西妻子為她做的藏袍,與格林一起在若爾蓋草原上


在網上,看到了這個故事: 一位80后美女畫家在草原上收養了一隻小狼,從此,她當起了「狼媽媽」,8個月,陪伴小狼從草原到城市,再從城市回歸自然……,看到最後哭的稀里嘩啦的, 面對人生中一次又一次的告別,縱有千萬般的不舍,還是不得不狠下心來,愛它,就給它自由…… ——心隨風舞


出生不久的小狼格林

口述 李微漪 整理 宋曉紅


我的手心被咬得出血。
一隻出生才6天的小狼崽,
用它的野性給我上了一課——什麼是狼

去草原寫生,聽說了那件事:一隻公狼被獵殺以後,母狼瘋了一樣,夜夜哀嚎,大白天往牧場里沖。獵人下毒肉誘殺它,想得到一張完整的皮,但它臨死前自己用牙把背皮撕爛,爬回狼窩,守著它的狼崽一直到死。我的心被這件事擰得生疼生疼,一心要救那幾隻小狼。日夜兼程地奔波了三天,終於找到了收養小狼的牧民南卡阿爸家。聽說我來找小狼,南卡阿爸嘆了口氣,唉,你來晚了。帳篷里,一隻小狼四肢鬆散地側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南卡阿爸說,其他5只已經提出去埋了,這隻小狼的身體還是軟的,所以才沒埋。我傷心地哭了。



小狼會不會還活著?我試著模仿狼的叫聲去喚它,果然,它的耳朵一跳,一個激靈,晃晃悠悠地撐起來,嗅著,拱著,往我懷裡爬。我連忙就著牛奶咬了一口餅乾在嘴裡含著,把含化了的餅乾奶漿吐在手心,送到它的鼻子下面,它哇地一口,連撕帶咬,我的手心立刻被咬得出血。一隻出生才6天的小狼崽,用它的野性給我上了一課——什麼是狼。



這是一隻小公狼,餵了幾次奶漿之後,第二天下午,它能離開我的懷抱搖搖晃晃地走幾步了。沒過兩天,它病了,發燒。南卡阿爸說,你把它帶走吧,如果能救它一命,也算替我對母狼贖罪了。我抱著小狼,離開了草原。回成都的路上,心裡七上八下。我喜歡小動物,收留過很多流浪的小貓小狗和受傷的鳥兒,可這次我帶回來的是一隻狼,父母肯定接受不了。我心事重重,走走停停,原本一天的路程,我走了3天。小狼很配合,一路都在裝死。回家之前,先找了塊沒人的綠地,讓小狼吃飽喝足,然後讓它躲進紙箱里。貼著門縫聽了聽家裡動靜,硬著頭皮按響了門鈴。


朋友說,你是引狼入室!
但它是個天生的隱藏高手,我幾乎忘了它是一隻狼

我爸開的門,你不是寫生去了么,這麼快就回來了?我含糊地應了一聲,快速地往樓上走。我媽懷疑地跟了上來,你是不是又撿了貓貓狗狗回來?我搖搖頭,她用腳尖磕了磕紙箱,紙箱紋絲不動,確實不像裝有活物,這才放心地下樓了。



小狼在我的畫室暫且安身。它是個天生的隱藏高手,我離開畫室的時候它會本能地將自己藏起來,有人進來的時候它更是安靜得出奇。除了吃奶就是長時間睡覺,我幾乎忘了它是一隻狼。但僅僅過了十來天,就難以控制它了,總往畫室外跑。得給它另找一個地方安身,不然很快就會被家人發現。我想到了亦風,他是我在黑熊保護中心參觀時認識的朋友,和我一樣熱愛動物。我謊稱撿了一隻流浪狗不想讓家裡人知道,叫他幫忙找個安頓的地方。亦風說他有一套單身公寓正好空著。我帶著小狼住進了亦風為我們安排的新家。新家的環境太讓我滿意了,樓頂上有兩千多平方米的地方,可以讓小狼無干擾地活動。




我把小狼抱給亦風看,他愣住了,狼?!怎麼回事?我把經過說了。他嘆了口氣,傻丫頭,你是引狼入室啊,等它長大了有多危險你想過沒有?你知道字怎麼寫嗎?字頭上加一點,意思就是說,再狠一點就是狼!我狡辯,狼怎麼了?狼字拆開是」「,古人都認為狼是良犬而非惡獸。亦風哭笑不得地走了。
小狼長得很快,貼在腦袋後面的耳朵豎了起來,方位感越來越強。我很放縱它,從來不用教狗的方法去約束它,順其自然保護著它的野性,儘管多次被它抓傷,
也不肯剪掉它的爪牙。為了給它起名字,我和亦風討論來討論去,最終選定了格林,英文名Green。格林兄弟《小紅帽》的童話不知造成了多少人對狼的偏見、仇視和懼怕,狼外婆的恐怖形象深入人心,對我的小狼,我希望重新寫一篇屬於它自己的真正的《格林童話》。英文「Green」綠色的意思,這種綠色,包括狼的眼睛、草原的顏色。

我的小狼有了名字,它叫格林。


剁肉剁了手,血滴到地板上,

格林舔了一下,神情一下就變了,比喝牛奶時瘋狂了很多


格林越來越喜歡咬人了,有一次,它叼著我的腳背,突然開始撕咬起來,並往後拖,疼得我大叫,它仍舊不鬆口,我一手抓住它的脖子,一手掰開它的嘴,腳背上兩排深深的牙印。剁肉的時候不小心剁了手,血滴到了地板上,格林舔了一下,神情一下就變了,比喝牛奶時瘋狂了很多。它這麼小就已經流露了對血的狂熱,這是我最擔心的。亦風讓我千萬別喂它生肉,我猶豫不決,格林已經換食了,喂不喂生肉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意味著把它當寵物還是當野物來養。格林第一次走出家門並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我膽大了,經常帶它出去散步,別人都以為它是狗。



總有眼尖的人。草地上,一個中年人倒了碗水招呼他的小比熊犬喝,格林搶上前去,一爪子扒開小狗,尖嘴立刻扎進碗里,邊喝水邊從嗓子里爆發出威脅的低吼,嚇得小狗不敢上前。狗的主人問,這小狼是哪裡來的?我心頭一驚,完了,還是讓人認出來了。他說他在西藏當兵的時候也養過一隻小狼,退伍的時候把狼帶回城裡,養到8個月不能再養了,想送給動物園,動物園不收,他只好送給了一個當老闆的朋友。過年的時候他到朋友家,進門就看見一張狼皮貼在牆上,四顆狼牙配著金鏈子掛在朋友的脖子上,他從此跟那個朋友斷了來往。



我不會讓這樣的事發生在格林身上,在它還不能自立前絕不拋棄它,哪怕流亡到天邊,我也一定會陪著。偷魚還算好的。樓下的大嫂買菜回來,把菜兜擱地上,格林一見,還沒等我想明白是怎麼回事,它嗖的一聲衝過去,從兜里拖出一塊肉,邊跑邊吞,我只得低聲下氣地給人家道歉賠錢。格林的與眾不同引來越來越多的回頭率和詢問,派出所找上門了,說接到舉報,我養了只疑似狼的動物。我死不認賬,說格林不是狼。他們說請專家來鑒定。怎麼辦?亦風腦子快,想了一招,到朋友那裡借來一條小狼狗,把專家蒙過去了。這次是騙過去了,下次呢?再下次呢?



格林不是寵物,它需要的是擇地生存的自由和競爭求存的世界,
我想把它送回草原

格林的體型和模樣越來越狼味兒十足了,狼的習性也日漸顯現。忘了關門,格林跑了出去,回來時嘴裡叼著一條魚。這小子,哪兒弄來的?小區的保安來告狀,你家的狗到睡蓮池裡抓魚,得管管。



我不能把格林送到動物園,格林不是寵物,它需要的是一份擇地生存的自由和競爭求存的世界,我要讓它像真正的狼那樣活得有意義,有自由,有尊嚴。
我聯繫了亞洲動物保護組織,希望他們能夠幫助格林。他們很熱心也很重視,還專門開會研究這事,但中國沒有專門的野生狼救助和保護區,只有英國有一個狼保護區,他們願意義務幫助格林籌措資金作出國檢疫之類的費用。
我把這事兒跟亦風一說,亦風不同意,格林是中國狼,中國人自己都沒能力保護自己的物種嗎?我接過話頭,要是把格林送回草原呢?亦風問,怎麼送?它才兩個月大,沒有生存能力,送回去死定了。我說我可以陪格林去草原,教它生存,一直到它長大。亦風瞪著兩眼,你不是說夢話吧?一個人去草原,你自己生存都成問題,還想帶活一隻狼?我堅持,不試怎麼知道行不行?


格林重返若爾蓋草原

一隻巨大的金雕俯衝下來,利爪伸向格林的脊背。
我把手機向金雕猛砸過去,沒中……

最終,在安全的囚禁和危險的自由之間,我和亦風都站到了狼性立場上,為格林選擇了危險的旅途。我帶著格林返回若爾蓋草原,借住在朋友的獒場里。第一次踏上這麼廣袤的原野,格林激動得猛轉身子,撒開腿跑了起來,轉眼間就跑得沒影了。



啊?我心裡一驚,這……就跑了?合著我剛帶它到草原這就算放生啦?很快,格林就慌慌張張地跑回來了,身後跟著三條大狗。我急忙脫下一隻鞋,大喊著朝狗扔過去,大狗停止了追趕,汪汪大叫,格林嚇得躲在我身後發抖。



獒場有6只藏獒,飼養員餵食的時候,藏獒們都是翹首以待,等著主人的賞賜,而格林卻是進取型的,他不搖尾乞食,而是明目張膽地跳起來搶。在吃食麵前,格林能讓自己掌握主動權,這讓我對野化它有了足夠的信心。



在獒場里待了一個月,格林3個月大了,我帶著它離開獒場,向草原更深處行進,去感知新的環境。第一次走那麼遠,格林的好奇心難以抑制。追鼠兔追累了,趴在地上休息。一個小黑點在天空盤旋,格林好奇地站起來望著天空,突然,他撒腿向我狂奔,我一看,小黑點陡然變成了一隻巨大的金雕,俯衝下來,利爪伸向格林的脊背。我把手機向金雕猛砸過去,沒中!眼看格林要被抓住了,我衝過去,把手裡的望遠鏡掄起來砸中了金雕的翅膀,金雕迅速拉升了飛行高度,盤旋著走了。格林一頭扎進我的懷裡,我緊緊護住了它,心裡一陣酸楚。吃,格林早已學會,不被吃,它才剛開始學習,我擔心,在人的懷抱里長大的格林,能應對這弱肉強食的現實嗎?



遠遠飄過來一陣歌聲,驚魂未定的格林警惕地躲在我的身後。一個藏族漢子策馬奔來,探頭看了看格林,喂,你怎麼會跟狼在一起?他叫扎西,是這片牧場的主人,知道了我來草原的使命以後,熱情地邀請我到他家做客。



我在扎西家的帳篷旁邊豎起了自己的小帳篷,和格林住了下來。白天格林跟著我到草場上四處遊盪,玩追鼠兔的遊戲,晚上蜷在我的腳邊睡覺。一直以來我都以為牧民和狼之間水火不容,而今,我居然能帶著一隻狼住進一個牧民家裡,而且還有羊群相伴,這感覺不真實得像做夢一樣。一個月後,穿著扎西妻子為我做的藏袍,我離開他們的牧場,回到了獒場。


與狼共舞——李微漪對格林進行野化訓練


第二天早上,我爬上牆頭一看,羊站著,

格林坐著,它倆身上全是白霜,估計一夜沒合眼

格林已經4個月大,該學習從自然界中獲取食物了,有沒有自己獵食的本領,意味著格林今後能不能放歸。沒有狼能教格林捕獵,只有我這個狼媽媽上了。



把格林帶到草場上,先鎖定一隻鼠兔,看它從哪幾個洞口進進出出。確定好了,我先上前用泥土堵住幾個洞,只留一個出口。鼠兔露半個頭向外探看,我猛然一手插下去,截斷了它的退路,它立刻奔向另一個洞口想鑽進去,那個洞口剛才被我給堵了。還沒等它反應過來,我追到洞前,一腳踩下去,將鼠兔踩在草莖和封洞的泥巴之間。格林看著我,滿臉的崇拜。格林真是天生的獵手,我教了它一次,它就能自己捕食鼠兔了,有時還能捉到野兔。



朋友買回一隻羊,被格林盯上了,羊站在角落裡,跟格林對峙著。格林發現羊脖子上有一根繩子,咬住繩子的一端就往外拖,羊太強壯了,牽不出來。朋友拎起一個牛頭扔進角落,羊一看到牛頭便失魂落魄地從角落裡沖了出來。動物都怕死,羊看得懂。羊一出來,格林就追著它滿場跑。追了一陣,羊發現格林是一隻沒有經驗的小狼,停下來,就在格林面前吃起草來。格林跑回角落,叼起那隻牛頭看著我,好像在說來呀來呀,咱們繼續。想不到格林的學習能力和把事物聯繫在一起的能力那麼強,它知道繩子能把羊牽出來,牛頭能把羊嚇出來。



格林守著羊,打起了持久戰。第二天早上,我偷著爬上牆頭一看,羊站著,格林坐著,它倆身上全是白霜,估計一夜沒合眼。守到第三天晚上,格林沖著天空嚎叫,那種嚎叫聲非常高昂,傳得很遠,還悠長地帶著長長的尾音,打著旋地往下落。為了不讓格林把狼群招到朋友的住處,我們把羊殺了,分給格林一塊,它歡天喜地。我更高興,因為格林的心智和體力都在增強。我淋了雨,感冒了,一直死撐硬扛,感冒演變成肺水腫。格林不再四處閑逛,成天扒在窗台上隔著玻璃看我,嗚嗚咽咽。


媽媽,你病好了嗎?


那天早上,昏睡中聽到窗口有動靜,睜眼一看,格林用頭一點一點擠開了窗戶,把腦袋伸進屋,嘴裡叼著什麼東西往屋裡扔。我撐起身來仔細一看,竟然是半隻兔子,看樣子是剛從地下刨出來的。萬萬沒想到,平時拚命搶食護食的格林,會為病中的我叼來他的存糧。我放聲大哭,格林長大了,像一個懂事的孩子學會關心媽媽了。


重逢的驚喜

格林長久以來的對月高歌終於有了回應,嗷——口歐!

山樑上一聲洪亮的狼嗥猛然響起

中秋節的晚上,格林顯得特別興奮,站在高處發出了悠遠的嚎叫,我隱隱約約地聽到遠處傳來了回應。從收養格林那天起,我就把自己當成了狼媽媽,對我來說,格林就是我在若爾蓋草原上最親的人。然而在那個月圓之夜,我意識到格林並不屬於我,它屬於它的同類。


一定要讓格林重返狼群。


此時的格林8個月大,正是回歸狼群的最佳時期。一則因為格林還是只未成年的狼,不會給頭狼造成立權威脅,狼群可以把它當成二等公民接受;二則格林會臣服,懂得示弱,這是我從小就教會它的;三則冬天是回歸狼群的時機,此時的草原冰天雪地,狼群需要集結更多的同類去共同狩獵,準備冬糧。我再次離開獒場,獨自帶著格林,去尋找狼群的蹤跡。



之後格林又幾次出走,每次出去的時間都比前一次長,但每次都回到我身邊。
我決定和格林做一次情感的道別,因為沒有誰能為誰鋪一輩子路,我陪格林度過了童年最艱難的時光,剩下的路得讓它自己走,否則它就只能不狼不狗地活著。
把格林領上一座山頭,指著一片一片的牧場對它說,格林啊,今後你要生活在這裡了,媽媽不能再陪你了。它抬頭看著我,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



格林好像知道我的意圖,更多的時候是它帶著我前行,因為只有它才能聞到同類的氣味,以及辨別狼嚎的方向。我遠遠地跟著格林,盡量不打擾它作為狼的正常生活。看著它孤獨的身影,我的心經常被蒼涼填滿。為了更加挨近狼群,我把帳篷搭在狼山上。



晚上,格林長久以來的對月高歌終於有了回應,嗷——口歐!山樑上一聲洪亮的狼嗥猛然響起,聲音親切而友好,拖曳著迴音飄蕩在山谷。格林的聲音更加高亢纏綿,充滿喜悅。


這之後不久的一天,格林消失了,到處找不到它。我很擔心,格林跟人特別親近,見了人就樂顛樂顛地跑過去,人不知道它要幹啥,一隻狼朝自己跑過來,最害怕的就是三個字:狼來了,所以,萬一人家自衛怎麼辦?兩天以後,格林回來了,粉紅的舌頭像玫瑰花瓣兒一樣快樂地抖動著,眯著眼睛,從窗戶跳了進來,抱著我又親又咬。


記得我們互相鼓舞的約定

格林,去吧。嗷——口歐!
山那邊傳來格林的狼嗥,我知道,這是它在和我作最後的告別

有一天晚上起大風,格林走了,那一天是2011年大年初三,直到元宵過後它都沒有回來。我決定在草原再待一段時間,以確認格林是否回歸了狼群,我要知道它是否活著,是以一種什麼樣的狀態活著,如果它還是一隻孤狼,我會把它找回來,繼續跟我生活在一起。 格林在的時候,日子再苦也是甜的,格林一走,我的生活失去了重心,儘管我有了半年多的思想準備,但當這一天終於到來時,我竟然像害了相思病一樣,說不出的空虛和惆悵。格林會不會被其他狼欺負?它會不會找不到食?會不會想我?有兩次我在望遠鏡里發現似乎有動物屍體躺在草叢中,就會跑過去看看是不是格林。



轉眼十多天過去了,第二場雪下的時候,我終於發現了格林的足跡,我順著足跡一直找,一直走到上河口,突然間就看見一群狼奔過冰面,有5只,向著同一個方向快速地穿越。一個熟悉的身影過來了,是格林,它跟另一隻狼在一起。那隻狼很警惕,身子一閃去了山背後。格林飛快地跑到我跟前,還像以前一樣,一頭扎進我懷裡。它成熟了許多,身材更魁梧,兩眼有神,摸摸它的皮毛,光滑油潤,看來狼群對它不錯。我捧著它的頭,又哭又笑,我的格林還活著,而且回歸了狼群,我的心放下了。



山背後響起了同伴的呼喚,格林看看我又看看狼群消失的地方,看看我,又看看山的背後,我知道它需要自己的伴,需要狼的生活,我向它揮揮手,格林,去吧。
——口歐!山那邊傳來格林的狼嗥,我知道,這是它在和我作最後的告別。我淚流滿面,雙手圍住嘴,朝它消失的方向大聲喊,格——林!再——見!

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格林。


(李微漪,四川成都人,自由職業畫家,作家)


李微漪在作畫。


李微漪繪畫作品


看完了她的故事, 被這位女孩、狼媽媽深深的感動了。整理網上圖片收藏於此。李微漪將此經歷寫成了一本長篇紀實文學《重返狼群》,並已出版。



 

1

高興
5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8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6-3-16 05:23
小狼原來是這副模樣,當你看著它成長,還有比這更讓你動情嗎!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6-3-16 05:33
雖然與狼共舞,好像那狼也有一顆被馴服的心。。。不知真正成年後會是甚麽樣?但此時放他回他的世界是一個明智的做法。。。只是人是感情動物,放開他也是一種觸動,與割捨。。
回復 圖森破 2016-3-16 05:33
我能說這是孽緣嗎?
回復 北京的大平 2016-3-16 05:35
感人。謝謝分享。
回復 南沙2 2016-3-16 05:39
沙發! 善良勇敢的美女畫家
回復 心隨風舞 2016-3-16 06:12
fanlaifuqu: 小狼原來是這副模樣,當你看著它成長,還有比這更讓你動情嗎!
給番老倒茶,看得心裡總是感覺酸楚楚的~~~
回復 心隨風舞 2016-3-16 06:13
sissycampbell: 雖然與狼共舞,好像那狼也有一顆被馴服的心。。。不知真正成年後會是甚麽樣?但此時放他回他的世界是一個明智的做法。。。只是人是感情動物,放開他也是一種觸動
是,更佩服這個女孩子……
回復 心隨風舞 2016-3-16 06:15
圖森破: 我能說這是孽緣嗎?
反向思維……任何事情都有它好的一面和壞的一面,真的不知道人和野獸能否和睦相處,在各自的世界里生存。
回復 心隨風舞 2016-3-16 06:16
北京的大平: 感人。謝謝分享。
謝謝光臨點評。
回復 心隨風舞 2016-3-16 06:16
南沙2: 沙發! 善良勇敢的美女畫家
謝謝光臨,只要說沙發,就得倒茶~~~
回復 南沙2 2016-3-16 06:55
心隨風舞: 謝謝光臨,只要說沙發,就得倒茶~~~
謝LZ款待,奇怪,我留言時沒見前面有人哪?這下成了喝霸王茶的了,對不住了
回復 法道濟 2016-3-16 07:31
感動人,比人好,再狼性,對他的母親永遠是那麼貼心
回復 dwqdaniel 2016-3-16 08:21
這個姑娘牛啊! 一條狼勝過幾條狗,能馴服狼真有本事
回復 病枕軛 2016-3-16 08:21
非常棒的故事!喜歡!
回復 山東貓 2016-3-16 08:23
最欣賞的就是這樣的女人,只可惜她和狼過慣了怎麼有可能再和人一起過呢?
回復 對牛彈琴 2016-3-16 08:50
看過前半部分,忘了在哪兒看的了。
回復 fanlaifuqu 2016-3-16 08:59
南沙2: 謝LZ款待,奇怪,我留言時沒見前面有人哪?這下成了喝霸王茶的了,對不住了
莫非你把前面四個都忽略了?     
回復 tea2011 2016-3-16 08:59
了不起的姑娘〜〜
回復 南沙2 2016-3-16 09:17
fanlaifuqu: 莫非你把前面四個都忽略了?        
說不清了,我這就去買一塊豆腐撞給您看。。。。。。
回復 YHOO 2016-3-16 09:30
動物都是有感情的。我們人也是動物,不過人是高級一點的動物,但是,有時候人與人之間的感情還不如動物的感情真實。。。。。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7 16:4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