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揭露2600個孩子的死亡真相:大堡小勞教

作者:網路遊戲  於 2013-5-24 10:2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貝殼大片|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7評論

編者岸:看到一紀錄片《大堡小勞教 》(Juvenile Laborers Confined in Dabao),推薦給大家。(視頻在兩篇文章后)

騰訊新聞紀實視頻欄目第39期介紹該紀錄片:《「小勞教」的飢荒年》(點擊此行文字觀看)

感謝騰訊此欄目的編輯人員!

感謝大堡小勞教 》的導演謝貽卉!!

感謝觀看此文章和視頻的網友!!!

轉載兩篇文章:

1,謝貽卉:《記者採訪手記》

2,《揭露2600個孩子的死亡真相:大堡小勞

--------------------------------------------------

謝貽卉:記者採訪手記

《大堡小勞教》與《右派李盛照的飢餓報告》

《大堡小勞教》是我獨立拍攝、製作的第二部紀錄片,第一部是《右派李盛照的飢餓報告》。這兩部片子,都與1960年代發生在四川的大飢荒有關,我好像在不知不覺中被那段歷史纏上了。

《右 派李盛照的飢餓報告》基本上是八十歲的李盛照一個人的獨白。他在衰老中,坐在光線黯淡的房間里,回憶自己在那個歷史時 期,對家鄉四川省隆昌縣、成渝鐵路線周邊公社飢荒、餓死人情況進行調查,並結集上報中央,以致為此付出二十年監禁的代價和犧牲。片中展示了李盛照、馬寅 初、鄧子恢等五十年前的文字、檔案,這些文字、檔案與他的陳述相互映證,成為那段歷史的見證。

《大 堡小勞教》則是一個群體關於少年勞教以及在勞教過程中遭遇大飢荒的慘烈記憶,時間跨度從1957年到1963年。回憶 講述者超過二十人,他們中有當年在沙坪農場大堡作業區的右派、大組長、教研組長、醫生、小勞教、大堡鎮的彝族人,漢族人,這些人以不同身份,從不同角度出 發,娓娓講述那段歷史,復活那段歷史。

歷史稍縱即逝,但 歷史也從來沒有隨著時空的轉變而真正消逝,只是時間久長以後,它的真實面目會日益模糊,尤其那些構成歷史 事件鏈條的生動細節,會隨著當事人的死亡帶入墳墓,而後人要考證其真實性、全面性、透徹性,則需要投入更大的人力物力成本。我很幸運,在它還閃爍著生動光 亮的時刻介入了對它的追索。

當小勞教遭遇大飢荒

在 四川省樂山市峨邊縣大堡鎮,稍微上點年紀的人十分熟悉這段並不遙遠的歷史。他們稱那些孩子為「勞教娃」。在他們年少的時 候,曾經看見那些穿著藍色勞教服的孩子在公安幹警、成年人的押送下,步行到大堡鎮糧站來背糧,他們則跟在隊伍後面,撿拾掉在地上的苞谷籽;他們看見「勞教 娃」一個個枯瘦如柴,成群結隊在夜晚時分來偷地里的農作物,並受到當地幹部、彝人毫不留情的懲罰;他們甚至能夠準確指認出那些埋葬「勞教娃」屍骨的山溝。 大堡鎮雙石包的中年彝人告訴我,小的時候,他們放牛、放羊,牛羊的蹄子將那些埋得很淺的墳踹開,一排一排小小的孩子的白骨,就暴露在他們面前,令他們驚駭 不已。

設想,如果我作為普通旅遊者進入大堡,我觀察到的 也許僅僅是大堡那列「環山」所呈現出來的壯闊陽剛之美,我想,不可能那麼 幸運地恰好遇上一個急迫地想將這大美之中隱藏的勞教、虐待、懲罰、飢荒、餓死人、為奪取食物相互殘殺等罪惡傳遞出去的當地人。因此,我和這段歷史的不期而 遇,是我的緣分,我的機遇,也是我的責任。《大堡小勞教》這個題材的意外發現,讓我在2010年冬天到2013年春天進行的採訪、拍攝、剪輯的整個過程 中,始終充滿了探索的熱情並保持了盎然的興緻。如果不是這樣,我想我早已被採集到的每一個發生在那個歷史時期的細節所擊潰,因為,太多的細節沉重到令人難 以呼吸。真的,將這些沸騰喧囂於每個人腦海的碎片一一打撈,並用時空這兩條線串起來,去尋找每個碎片之間的邏輯關係,對我而言是一件十分有趣的工作,其價 值遠遠超過我做任何一家公司的人力資源管理。因此,可以說,紀錄這段歷史的同時,也增加了我這個個體生命的重量。

這 部片子使用了數量有限卻十分珍貴的「小勞教」個人檔案,以證實其身份的真實性、合法性,當年申請勞教的機構,以及這些 孩子被勞教的具體原因。至今,有一點我不能理解,在勞動教養通知書上,他們的年齡普遍被篡改,陳桐均、楊友元、楊澤雲、周家厚,均大於他們實際年齡好幾 歲。在1957年8月由國務院頒布的《關於勞動教養若干問題的規定》中,我找不到關於年齡適用範圍這一條。

「歷史睡了,時間醒著」

還 有,有觀眾問我,這些孩子為什麼有的是被自己的父母親或哥哥姐姐送去勞教?這一點在這個片子中沒有具體陳述,但我們在采 訪中發現,一方面來自於當時政府工作人員,包括居民委員、派出所幹警以及學校、兒童福利院領導的宣傳,給家長做工作,許諾他們國家出錢出力通過模仿前蘇聯 工學團「半工半讀」的方式,將這些調皮搗蛋的孩子培養成為社會主義新人,並將安排他們工作;一方面當時很多家庭子女眾多,生活困難,基本屬於城市貧民,在 前夢感召下,索性將孩子交給政府管理。其實,這是一種信任,一種底層人民對政府以及政府工作人員徹底的信任。誰也不會想到,自己的孩子會這樣一去不回,甚 至在他們遭遇飢餓、疾病和死亡威脅的時候,也無法將他們從大堡帶走。

也 有觀眾問我,這部片子究竟在說勞教還是大飢荒,重點在哪裡。一開始,我脫口而出,大飢荒的比例更大一些。但仔細一想,這 兩者其實我是很難將它們分清楚的,因為勞教既是這些「小勞教」的身份,又是他們的生存狀態,飢荒則是他們在勞教身份和被勞教生存狀態下的又一種生存狀態。 這兩者相互作用,將「小勞教」的身體、精神殘酷地抽空,令他們在飢餓,在難以與父母相見而哭泣、絕望,並在飢餓、絕望中死亡,繼而對死亡的麻木中成為真正 的罪犯,一個盜竊國家、集體和個人糧食的罪犯。

現代史 上,德國納粹以各種野蠻殘忍的方式屠殺猶太人,但若干年後,他們知道懺悔,並向猶太人表達了充分的歉意。到目前為 止,我沒有聽到哪一個受訪者告訴我,這個專政機關的工作人員,向他們道歉。過去就過了,就算了,現在,你已經過上好日子了,就不要再去想它,再去提它。似 乎這樣了,每個受害者的創痛就可以得到平復,宛如根本不曾發生過一樣,這是當下大多數中國人對待歷史的普遍態度,亦是一個民族的悲哀。「以史為鑒」如同一 句空洞而必需的廢話,橫陳於報刊雜誌、說話者的唇上。

在 那個悲慘的時期,眾多「小勞教」沒有感受到一絲一毫的春天般的溫暖。被訪者中,唯顏嘉森說,當農場場長的妻子為他找身體 上的虱子並掐死它們的時候,他感受到了母愛的光輝。但願這僅存在他記憶中的光輝,能照亮那些將屍骨遺留在大堡的「小勞教」的幽冥之路,令他們遊盪在荒野的 魂魄聚集,並安放、安息。

---------------------------------------------------------

《揭露2600個孩子的死亡真相:大堡小勞教》

5月1日,一部揭露四川2600個被勞教少年死亡真相的紀錄片《大堡小勞教》將在香港和台灣兩地同步首映。荷蘭在線記者日前採訪了該片導演謝貽卉,聽她來講述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和拍攝背後的心路歷程。

  請把我埋在向陽的山坡

 《大堡小勞教》從跟蹤拍攝曾伯炎的尋訪之路開始。時光倒退至1958年,當時在《四川日報》任職的曾伯炎被打成右派,送到四川省樂山市峨邊縣沙坪農場勞 教。在那裡,他看到了幾百個十多歲的少年出沒於對面的原始森林,和他一樣干著繁重的體力勞動。不久后,這些孩子和四川各地其他被收容的孩子一起,被陸續送 往沙坪農場的一個分場——大堡作業區,開始了他們半工半讀的勞教生涯

  謝貽卉跟隨曾伯炎採訪了大批親歷者,這其中包括當年的勞教少年、 作業區的管理者、醫生和當地的漢族、彝族百姓。據親歷者口述稱,大堡作業區最早源於學習蘇聯改造流浪兒的經驗,當年被強迫送往大堡的「小勞教」總數在四、 五千人,小的十歲,大的十七歲,他們中因為高強度的勞作、飢荒、疾病和虐待等致死者達2600人之多。

  據謝貽卉表示,隨著走訪的不斷 深入,當年這些孩子被勞教的場景也愈發清晰。白天,小勞教們被迫從事高強度勞作長達十餘個小時,稍有懈怠便遭到管理者的威嚇和鞭打;晚上,小勞教們要學習 文化知識和開批鬥會,一些女孩子在互相批鬥時發明針刺乳房、牙刷刷陰道等酷刑。因普遍存在的飢荒問題,飢餓的孩子去附近偷糧食,村民為保衛糧食捉住小勞教 後用火燒、剁下手指、在男孩生殖器塗抹辣椒等,還有一些孩子則因為吃毒蘑菇、生螃蟹和蚯蚓致殘致死。

  「(他們)把我拉進死人堆里去, 我周圍就是幾十個死了的娃兒」,當年的倖存者顏嘉森在影片中說。據他講述,當年最多的一天失去12個孩子,因自己被誤當做死人被送進死人堆,第二天被雨水 淋醒后爬回作業區時,又差點被當成鬼給打死。另外一位倖存者王玉鳳則表示,小勞教之間經常為「後事」而互相託付,「好比我沒有死之前,我要託付你,你要把 我埋到哪兒,(小勞教)曉得早遲都是死。」還有的孩子留下這樣的遺言:請把我埋在向陽的山坡,因為我怕冷。

  知名學者、前中山大學中文 系教授艾曉明在該片的觀后感中指出,1961年大堡作業區的孩子陸續被解除勞教,次年該作業區被撤銷,這期間的死去的孩子的死因遭人為篡改,而倖存者后淪 為童工。當局隨後派人去亂墳崗上亂插標籤,死難者名字與墳墓無法對號、張冠李戴。而據曾伯炎考證,四川沙坪勞教所迄今的官方歷史文件中,僅提到成功改造六 萬五千多人輸送社會,卻隻字不提小勞教大規模死亡事件。

  大堡比奧斯維辛更加殘忍

  在談到拍攝此片的初衷時,謝貽卉 表示自己最早是從曾伯炎的《1958年的桃李劫》一文中知悉此事,在震驚之餘萌發了使用紀錄片的手段來記錄這段歷史的念頭。「我從2010年的冬天開始拍 攝,一直拍到2012年,當曾伯炎知道我要拍大堡作業區的故事時,他哭了,說沒想到還有60後人關注我們的歷史。他一直說他在死之前要做完兩件事,一是寫 一本有關大堡的書,二是寫一本有關文革的書,否則他死不瞑目。」謝貽卉對記者說。

  謝貽卉表示,在拍攝完《大堡小勞教》后自己 對中國勞教制度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她指出,當年強制被送往大堡勞教的未成年人一部分是反革命分子的後代,還有一部分是遊手好閒或犯了盜竊罪等的不良少 年,但在執行過程中沒有清晰的標準,有些政府工作人員甚至撒謊說服家長主動把孩子送去勞教,「我個人對勞教制度最大的感受是它的隨意性很大,很荒誕也很殘 忍,對於每一個曾經在大堡被勞教的孩子來說,這都是一段很恐怖的經歷,有倖存者對我說,當年他們不是人,他們是鬼。他們的人性被嚴重摧毀了。」

 艾曉明對謝貽卉的上述觀點表示認同。她在觀后感中指出,大堡2600名少年死亡是發生在1960年代中國的奧斯維辛悲劇,是遭受集體滅絕的慘痛記憶。 《大堡小勞教》充滿了有關勞教罪惡的知識,它不是概念或者立場態度,它是以人的生命為代價的經驗,是對苦難的感情體驗,在這種實證的知識面前,所有關於勞 教合法性的概念灰飛煙滅。如今中國高層在有關廢除勞教制度的決策方面依然顯得舉棋不定,影片的問世必是對這一反人道、反人類的惡法一記致命的打擊。

  影像的力量推動社會變革

 本名謝林蓉的謝貽卉1967年出生於四川成都,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后因協助艾曉明拍片,接觸到紀錄片這一藝術表達方式。2012年,謝貽卉的處女 作《右派李盛照的飢餓報告》問世,該片講述了1961年四川大學右派學生李盛照因上書中央通報四川大飢荒而被監禁19年的故事,該片最終入圍了陽光華語紀 錄片獎陽光調查獎單元。

  《大堡小勞教》是謝貽卉的第二部作品,這一次她同樣把眼光投向了中國當代史,投向了她的深愛的故鄉四川。謝貽 卉表示,若非曾伯炎老人的長期努力,這段歷史早已被歷史所湮沒,不會有人再記起。「我希望可以通過該片客觀呈現那段歷史,還原歷史的真相,同時這也是對歷 史的搶救,讓後人從歷史中汲取教訓。《大堡小勞教》不能僅僅作為檔案保存起來,紀錄片還必須參與到社會變革中去,用影像的力量推動勞教的廢除。」謝貽卉對 記者說道。

  儘管接連有新作面世,謝貽卉拍攝紀錄片的過程卻並不輕鬆。和無數中國獨立紀錄片電影人一樣,謝貽卉同樣面臨著經費來源和傳 播渠道受限的窘境。胡佳妻子、法學博士曾金燕向謝貽卉推薦了「聯合製作人」籌款模式,所有買票的觀眾都有機會成為後期加入的聯合製作人,並在紀錄片尾設置 專門的致謝名單。

  在先前接受荷蘭在線記者採訪時,曾金燕曾對記者表示,國內的獨立電影節接連被當局取消,像《小鬼頭上的女人》和《大 堡小勞教》這種行動主義紀錄片,若只能在一兩個電影節播放,本土觀眾看不見,是一種浪費,採取「聯合製作人」模式一是可以給予導演一定的經濟回報,二是可 以讓更多的公眾捲入紀錄片的製作和傳播過程中。謝貽卉對此表示認同,她說:「我認為『聯合製作人』模式是可行的,我拍片全部是自費的,每一分錢都是自己辛 苦節約省下來的,採用這種模式可以緩解我一定的經濟壓力。」

  據悉,目前已有約300餘人參與了《大堡小勞教》等的聯合購票活動,該片除在香港、台灣和北京實地放映之外,還將於9月在瑞士和英國等地放映。5月1日的網路放映平台地址會儘快公布,對所有公眾公開,並提供下載源頭。

  編者按:5月1日,兩部揭露中國勞教制度真相的紀錄片電影《小鬼頭上的女人》和《大堡小勞教》將在香港和台灣同步首映。

  (原題目:紀錄片《大堡小勞教》:揭露2600個孩子的死亡真相)

--------------------------------------------------------

騰訊讀者熱門帖子複製如下:

騰訊德州市網友 天使飛翔 《記錄》:「小勞教」的飢荒年22小時前

只說一句,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只有正視歷史,才能擁有未來。

騰訊安徽省網友 ㊣龍泉吟㊣ 《記錄》:「小勞教」的飢荒年22小時前

不管是什麼主義,都要公平,公正,透明!集權專制,讓人民餓肚子,愚弄老百姓的制度都是要打到的!
從古至今,沒有哪一場變革不是流血犧牲換來的!不要讓這些無辜的可憐的娃娃消逝在和諧的表象下,這是我看過騰訊最給力的一個視頻!

騰訊重慶市網友 八目眼 《記錄》:「小勞教」的飢荒年23小時前

我 說兩句:這個片子比較真實的還原了那個段歷史,我是在勞改隊出生長大的,我曾經在沙坪勞教所(大堡)9中隊、4中隊工作過,影片中的人物許承粗是我認識的 人,後來落實政策沒能回到重慶,在勞教所的制茶當了技術幹部。他的父親就是現在重慶人民大禮堂的總工程師,后被賀龍殺了。不管怎說歷史就是歷史,是不可復 制的,有過那樣的經歷不一定是壞事,那時的國家也正在受難,這是一個民族的悲劇,苦難是人生的老師。珍惜今天,開心的過好日子這比什麼都重要。

騰訊蘇州市網友 真實 《記錄》:「小勞教」的飢荒年2013-05-22 20:59:22

你們不怕被抓?感謝你們把真相說出來

騰訊網友 死亡之吻 《記錄》:「小勞教」的飢荒年2013-05-22 21:38:12

你又不是四川人 你曉得過鴨子 餓死了多少人 我們四川人民會一代一代的傳下去的 人民就是歷史

騰訊內江市網友 八戒、你瘦了 《記錄》:「小勞教」的飢荒年23小時前

片尾曲唱的太好了,太大快人心了,快樂的我感覺我都忍不住想笑出聲來,阿門,我很欣慰,我很欣慰現在有人能夠慢慢正視歷史,但是,只能影射,不能提及某人的名字。

騰訊通化市網友 .天高雲淡 《記錄》:「小勞教」的飢荒年2013-05-22 21:01:04

四川的大飢荒是「人民的兒子」為提前還債所賜,那時的四川人受苦了,如同1942年的河南。

騰訊網友 野火 《記錄》:「小勞教」的飢荒年23小時前

感謝記者,讓我看到了歷史的殘酷現實。特別是我們這些80后的人,無法理解生活原來也是這麼的殘忍

騰訊伊犁州網友 歪脖樹 《記錄》:「小勞教」的飢荒年22小時前

能 讓這部片子拍出來是現代社會的可貴、能讓這部片子放出來更是難能可貴,正如各網友所說,我們要正視歷史。何為正視,我想說的是即不要以某個歷史點來評判這 一個時間段、不要以過去來否定現在、也不要以現在去否定過去,我們要看的是大的歷史車輪是前進的還是倒退的。這個國家與每個個體人一樣,曾經年少,因某種 未知或不可抗的原因犯過錯,並不意味著這個人就不是一個好人,要看他這一生而不是某一天,歷史功與過等待後人評。作為一個現代社會文明人,怎樣推動歷史的 前進才是我們每個人需為之不懈努力的。個人觀點與大家共勉。

騰訊常州市網友 命鍾の註錠 《記錄》:「小勞教」的飢荒年2013-05-22 20:32:12

索爾仁尼琴在哪?良心在哪?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7

難過

拍磚
1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總裁判 2013-5-24 10:26
這種事,我痛恨;發生這種事的那個國家,我熱愛!
(剛知道這樣的消息,是不是腦袋暈了?)
回復 網路遊戲 2013-5-24 10:28
總裁判: 這種事,我痛恨;發生這種事的那個國家,我熱愛!
(剛知道這樣的消息,是不是腦袋暈了?)
總裁,這個紀錄片你看過了?
回復 總裁判 2013-5-24 10:33
網路遊戲: 總裁,這個紀錄片你看過了?
剛知道啊,看了您的文章。
回復 無為村姑 2013-5-24 13:01
從來不知道有這樣的事 ,但是發生在中國一點不奇怪 ,但是仍然非常憤慨!
回復 笑臉書生 2013-5-24 15:50
非常憤慨
回復 老君岩 2013-5-24 16:53
讓人想起一首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DSk_4l1vOg
回復 寇一仁 2013-5-28 00:53
中共不亡天理難容!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2 21: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