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詭異的歷史怪圈和假如毛遠新接班

作者:網路遊戲  於 2011-2-27 14:3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時事亂講|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9評論

詭異的歷史怪圈: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
副標題:假如毛遠新接班。。。。

昨天因為看見《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被網民痛罵的報道后,憤而寫了篇《問候胡錫進總編》,對胡錫進展開外科手術式的抨擊。

今天,又見《環球時報》2月25日發表的忠君愛國獻媚社論第二彈【唯恐天下不亂者舉世難絕】。

正想著從何下手批駁的時候,忽然感到胡錫進的【世上總有一些人希望天下亂,希望中國亂的人也不可能沒有。】是在罵中共毛太祖。因為紅都皇帝毛太祖有句文革名言:「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又聯想起此時此刻的中國大陸,茉莉花革命之《中國,星期天圍觀》活動,不正是要通過「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嗎」?當然,我這裡指的「天下大亂」是把中共一黨獨裁的天下推翻。用中共及其走狗胡錫進的話就是「天下大亂」。

詭異啊,我不得不搖頭嘆息。

當年紅都皇帝毛太祖指使依靠紅都女皇江青等人發動文革,搶黨奪權,所提出的口號就是「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而今,中國民眾要推翻獨裁政權,要走的路要做的事,就是當年搶共產黨權、奪共產黨權的毛太祖一樣路一樣的事。只是,當年毛太祖是為了他一家之私,現在的中國民眾,是為了實現自由人權的民主理想。而獨裁政權的看家狗胡錫進,所狂吠的【世上總有一些人希望天下亂,希望中國亂的人也不可能沒有。】讓聽的人是哭還是笑啊?

看了1966年毛太祖給江青的信,不得不作這樣的假設:假如毛太祖傳位毛遠新,毛家皇朝的推翻者大軍中不光有中國的老百姓,還有絕大多數的中共黨員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因為,矛盾雙方的內容和今天的現狀大不一樣。怎麼個不一樣法?
假如是毛家黨毛家天下,就沒有今天這麼龐大的權貴集團和太子黨集團。社會權力和力量結構就有很大不同,和現在相比。

以下分別轉載《環球時報》2月25日發表的忠君愛國社論第二彈【唯恐天下不亂者舉世難絕】和毛澤東在1966年7月8日寫給江青的信。在那封信里,毛太祖第一次談及:「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

--------------------------------
《環球時報》2月25日發表的社論【唯恐天下不亂者舉世難絕】。

世上總有一些人希望天下亂,希望中國亂的人也不可能沒有。突尼西亞發生「茉莉花革命」后,埃及、利比亞等中東國家大亂,但西方一些人感覺不過癮,很希望中國也發生「茉莉花革命」。但他們錯估形勢,失望是必然的。

西方媒體現在舉著放大鏡在中國搜尋「革命」的跡象,中國人口有13億之眾,中間沒有幾個想「革命」的人才是奇怪的。在千萬人口級的大城市裡,這樣的人尤其很難絕跡。近日曾有大批西方記者雲集預定地點,觀摩三兩個人行為藝術般的「茉莉花革命表演」,記者和圍觀者大大多於只有個位數的「表演者」,而有的境外媒體卻宣稱「示威者」多達「數百人」甚至「數千人」,盼中國亂的急切心情毫不掩飾。

準確地說,中國城市這種幾個人級別的所謂「茉莉花革命」,屬於新聞學意義上的「擺拍」,是西方媒體在中國搞不出「革命報道」的情況下,製造一個微型的「革命模仿秀」,拿出去充數。從嚴格意義上說,這種炒作已經構成了新聞造假。

中國沒有發生「茉莉花革命」,更不存在對「茉莉花革命」的鎮壓。當前的中國社會總體上是穩定的,這種穩定不僅是社會的真實狀態,也是全社會對這一狀態的集體認可和判斷。

中國確有很多問題和矛盾,發展不平衡、分配不均等引發大量不滿。但所有這一切,都是在現有政治框架下主動呈現給輿論的,對於解決它們,中國社會已經形成政治決心,並在認真探討實施的路徑。中國社會沒有通過革命解決這些問題的願望,對各種動蕩有著深刻記憶的中國人,更相信發展和改革對社會進步的意義。

然而中國畢竟太大,人口眾多,想在中國獵奇,什麼都能夠獵到。在美國和歐洲,近日也有零星要求搞「茉莉花革命」的聲音傳出,美歐人士或許會說,在多元化的社會裡,那只是成百上千種試圖競爭注意力的聲音中的一種。

中國遠比西方一些人想象的穩定。中國幾千年的歷史縱深,最終展現的是中華文明的穩定。今日中國橫向的斑駁陸離,也形成了西方很難理解的社會平衡。中國的大多數問題都是發展「泊來的」,因此中國不是堆放問題的垃圾場,而是同時堆砌了成就和問題的碼頭。只要發展的中國是流動的,失望和不滿就不會在中國社會打成死結。

成功是最好的理論,沒有一種高明的說教能與成功辯論。中國的經濟和社會進步,鑄造了新世紀頭十年人類文明的一個最高分,無論讚揚還是批評,在歷史的回望中都將被記錄成這一偉大成功的轟動。至於西方一些人鼓吹中國「倒下」,歷史有專門收集類似「中國預言」的垃圾箱。

--------------------------
轉自百度空間《如淵如塵如淚》:
【1966年7月8日毛澤東在給江青的信中首先透露了「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的「文革」設想】

**********

7月8日,毛澤東在湖南的滴水洞給江青寫了一封信,信中寫道:「這次文化大革命,就是一次認真的演習。有些地區(例如北京市),根深蒂固,一朝覆亡。有些機關(例如北大、清華),盤根錯節,頃刻瓦解。凡是右派越囂張的地方,他們失敗就越慘,左派就越起勁。這是一次全國性的演習,左派、右派和動搖不定的中間派,都會得到各自的教訓。結論: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還是這兩句老話。」

********

這是一封長信,一般來說,毛澤東給江青的信都是草草幾句話,多為交待工作。此信長達1709字,內容是毛對時勢的深思,對自己的剖析,對未來的估量。
  因為此信極為奇特,內容深刻,有異於大眾對毛的認知。引《「四人幫」興亡》作者葉永烈說辭,「此函極為重要的文獻,又鮮見於書刊」,因茲抄錄於下。信的背景放在信后,是希望觀者帶著疑惑去讀此信。(另,網上亦有少數地方刊載此信,然而僅僅照搬書信,未加註疏,勢必會引起讀者閱讀的困難。故余對其中內容引注,方便諸君閱讀。其中大部分註釋又是照抄葉氏的,茲以聲明。)
  
  江青:
   6月29日的信(A)收到。你還是照魏、陳二同志(B) 的意見在那裡(C) 住一會兒為好。我本月有兩次外賓接見(D) ,見後行止再告訴你。自從6月15日離開武林(E) 以後,在西方的一個山洞(F) 里住了十幾天,消息不大靈通。28日來到白雲黃鶴的地方(G) ,已有十天了。每天看材料,都是很有興味的。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過七八年又來一次。牛鬼蛇神自己跳出來。他們為自己的階級本性所決定,非跳出來不可。我的朋友的講話(H) ,中央催著要發,我準備同意發下去,他是專講政變問題的。這個問題,像他這樣講法過去還沒有過。他的一些提法,我總感覺不安。我歷來不相信,我那幾本小書 (I) ,有那樣大的神通。現在經他一吹,全黨全國都吹起來了,真是王婆賣瓜,自賣自誇。我是被他們逼上梁山的,看來不同意他們不行了。在重大問題上,違心地同意別人,在我一生還是第一次,叫做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吧。晉朝人阮籍反對劉邦,他從洛陽走到成皋,嘆道:世無英雄,遂使豎子成名。魯迅也曾對於他的雜文說過同樣的話。我跟魯迅的心是相通的。我喜歡他那樣坦率。他說,解剖自己,往往嚴於解剖別人。在跌了幾跤之後,我亦往往如此。可是同志們往往不信。我是自信而又有些不自信。我少年時曾經說過:自信人生二百年,會當水擊三千里。可見神氣十足了。但又不很自信,總覺得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我就變成這樣的大王了。但也不是折中主義,在我身上有些虎氣,是為主,也有些猴氣,是為次。我曾舉了後漢人李固寫給黃瓊信中的幾句話:嶢嶢者易折,皎皎者易污。陽春白雪,和者蓋寡。盛名之下,其實難副。(J) 這后兩句,正是指我。我曾在政治局常委會上讀過這幾句。人貴有自知之明。今年4月杭州會議,我表示了對於朋友們那樣提法的不同意見。可是有什麼用呢?他到北京5月會議(K) 上還是那樣講,報刊上更加講得很兇,簡直吹得神乎其神。這樣,我就只好上梁山了。我猜他們的本意,為了打鬼,藉助鍾馗,我就在20世紀60年代當了GCD 的鐘馗了。事物總是要走向反面的,吹得越高,跌得越重,我是準備跌得粉碎的。那也沒有什麼要緊,物質不滅,不過粉碎吧了。全世界一百多個黨(L) ,大多數的黨不信馬、列主義了,馬克思、列寧也被人們打得粉碎了,何況我們呢?我勸你也要注意這個問題,不要被勝利沖昏了頭腦,經常想一想自己的弱點,缺點和錯誤。這個問題我同你講過不知多少次,你還記得吧,4月在上海還講過。以上寫的,頗有點近乎黑話,有些反黨分子,不正是這樣說的嗎?但他們是要整個打倒我們的黨和我本人,我則只說對於我所起的作用,覺得有一些提法不妥當,這是我跟黑幫們的區別。此事現不在能公開,整個左派和廣大群眾都是那樣說的,公開就潑了他們的冷水,幫助了右派,而現在的任務是要在全黨全國基本上(不可能全部)打倒右派,而且在七、八年以後還有一次橫掃牛鬼蛇神的運動,爾後還要有多次掃除,所以我的這些近乎黑話的話,現在不能公開,什麼時候公開也說不定,因為左派和廣大群眾是不歡迎我這樣說的。也許在我死後的一個什麼時機,右派當權之時,由他們來公開吧。他們會利用我的這種講法去企圖永遠高舉黑旗的,但是這樣一做,他們就要倒霉了。中國自從1911年皇帝被打倒以後,反動派當權總是不能長久的。最長的不過20年(蔣介石),人民一造反,他也倒了。蔣介石利用了孫中山對他的信任,又開了一個黃埔學校,收羅了一大批反動派,由此起家。他一反共,幾乎整個地主資產階級都擁護他,那時GCD又沒有經驗,所以他高興地暫時地得勢了。但這20年中,他從來沒有統一過,國共兩黨的戰爭,國民黨和各派軍閥之間的戰爭,中日戰爭,最後是四年大內戰,他就滾到一群海島上去了。中國如發生反共的右派政變,我斷定他們也是不得安寧的,很可能是短命的,因為代表百分之九十以上人民利益的一切革命者是不會容忍的。那時右派可能利用我的話得勢於一時,左派則一定會利用我的另一些話組織起來,將右派打倒。這次文化大革命,就是一次認真的演習。有些地區(例如北京市),根深蒂固,一朝覆亡。有些機關(例如北大、清華),盤根錯節,頃刻瓦解。凡是右派越囂張的地方,他們失敗就越慘,左派就越起勁。這是一次全國性的演習,左派、右派和動搖不定的中間派,都會得到各自的教訓。結論: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還是這兩句老話,
   久不通信,一寫就很長,下次再談吧!
   毛澤東
   1966年7月8日
  
  註釋:
  A 指1966年6月29日接到江青從上海發去的信。
  B 指魏文博、陳丕顯,魏時任華東局書記,陳時任上海市委書記,與上海市長曹狄萩同為華東地區的最高負責人。
  C 江青時在上海。
  D 指接見尼泊爾王國王太子和亞非作家緊急會議的代表、觀察員。
  E 指杭州。
  F 指毛老家附近的滴水洞,此洞為韶山附近避暑勝處,毛童年常於此中遊玩。湖南省在接到毛親口指示後於1960年動工興建「二○三工程」,修了幾棟別墅。韶山在杭州之西,故稱「西方」。
  G 此處借黃鶴樓指武漢。
  H 指林彪5月18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的長篇講話,大念「政變經」,講述了古今中外各種政變,又稱頌毛澤東的個人「天才」,說毛澤東的話「句句是真理,一句超過我們一萬句」等等。
  I 指《毛澤東選集》。
  J 東漢順帝時,受朝廷徵聘之人往往多不稱望,恰逢黃瓊受公卿推薦,李固素來仰慕黃瓊,於是寫信給他,希望他能有所作為,切莫淪為笑柄。見《後漢書•左周黃列傳第五十一》。
  K 見注H。
  L 此處的「黨」專指共產黨。
  
  
  信件背景:
   1965年春以後,毛澤東大部分時間常住杭州,關注北京的政治局勢。1966年6月15日,毛離開杭州,16日抵達長沙,於17日開始在滴水洞閉關幽思十餘天。此信初稿成於幽居滴水洞期間,但未馬上發出,轉交秘書保管。此秘書是誰,書中並無說明。但根據當時其他人的行蹤,可以剔除陳伯達和田家英。離開長沙后毛抵達武漢,接見了兩次外賓,又接到了江青在6月29日發自上海的信。現在看到信中落款是7月8日,距離開滴水洞已有十天,期間毛必定又謹慎修改過。
  此信第一次公布是在林彪倒台後,1972年5月的中共中央召開批林整風彙報會上,作為會議主要文件印發的。據葉氏雲,毛在印發前親筆於抄件進行兩處修改。其一是「他(引者註:指蔣介石)就逃到一個海島上去了」改成「他就滾到一群海島上去了」。另一處則未加說明。
  此信在批林整風彙報會上發布時,曾註明:「毛澤東在武漢致江青的信,寫成后在武漢給周恩來、王任重(引者註:王時任中南局第一書記,武漢市委第一書記,武漢軍區第一政治委員)看過。」另外還註明:「原件為毛澤東銷毀,以上為毛澤東校閱過的抄件。」至於為何銷毀,並無說明。
  
  由於此等原因,此信引發種種猜測。而余所抄錄的,據葉永烈注,乃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1月版的《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12卷第71至75頁之版本。余手頭並無此書,姑以葉氏版本為準。畢竟以中央文獻的形式出版,校對都是相當嚴格,定不允許有紕漏。據葉氏雲,《文稿》中註明此信系「根據修改件刊印」,「修改件」是否毛之手稿,並無聲明。而《文稿》是書凡由毛手稿刊印的稿件,必注「根據手稿刊印」。至於是書對全信的十三處註釋,亦無雲「原件為毛澤東銷毀」。為何不做說明,或許連編者也不知毛銷毀的緣由罷。畢竟此信寫成於極其敏感的時期,發布之前又僅少數人閱過。此間秘密,或許已隨故人深藏於柩槨之中,永遠無法知悉。
  鄙人在拜讀葉永烈四人幫一書前,對此事毫無知悉,所有信息,亦來自於葉書前後,並無私人猜度。抄錄在網,只是為了讓更多人了解毛澤東當時的思想狀況而已。

*****************

這裡所說的「文革」初期毛澤東給江青寫的信,是指1966年7月8日毛澤東在韶山滴水洞寫給江青的一封信。因為毛澤東寫好這封信后,先給周恩來、王任重二人看過之後,由周恩來轉交給在上海的江青,江青看過之後又由周恩來帶此信到大連,交給在那裡的林彪看過。那麼,毛澤東為什麼在那個時候給江青寫那樣一封信?
  
  毛澤東在那個時候比較信任江青,認為她在發動「文化大革命」過程中有功
  一開始,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還是比較困難的。許多老幹部對此不理解,劉少奇、鄧小平等在第一線工作的中央領導同志有不同意見。正因為如此,毛澤東才說,中央有「鎮壓群眾」、「圍剿革命派」的問題,才說中宣部是「閻王殿」,「文化大革命」初期才會有所謂「造反派」與「保守派」之分。毛澤東要衝破這重重阻力而把「文化大革命」發動起來,是不容易的,他需要有人支持。而這個時候,江青成為搞「文化大革命」的鐵桿支持者。
  當時,江青利用自己的工作便利,經常向毛澤東彙報文藝界的情況。這引起了毛澤東的注意。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從文學藝術界入手,是與江青經常向他彙報文藝界的「問題」分不開的。
  江青對「文化大革命」的發動,起到了重要作用。
  江青首先是在尋找搞「文化大革命」的突破口上起到了重要作用。毛澤東要發動「文化大革命」,就要尋找突破口。在哪裡選突破口能夠既打得準確,又能與政治問題聯繫起來呢?毛澤東當時一時還找不到。這時,江青到了上海,在柯慶施的支持下,與張春橋、姚文元聯手,策劃了《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此文一發,引起全國震動。文章中所涉及的問題,牽涉到中國的政治全局,引起了各種政治力量之間的矛盾。這些政治力量的代表人物,不得不對即將發動的「文化大革命」表示自己的立場。因此,《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一文成了發動「文化大革命」的導火索。
  江青對中央作出搞「文化大革命」決定,也起到了重要作用。當時,劉少奇等在第一線工作的中央領導人,支持了以彭真為首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組所寫的《二月提綱》。但毛澤東卻激烈反對《二月提綱》。由此引起了毛、劉之間的矛盾。在這個問題上,江青站在毛澤東一邊。她不僅支持毛澤東的意見,而且組織人寫出一份文件,專門批判《二月提綱》。在發動「文化大革命」的過程中,無論是請林彪表態支持「文化大革命」,還是組織人寫批判「三家村」的文章,江青都起了重要作用。
  還有,「文化大革命」首先是在高校搞起來的。而在高校中,北京大學又是各高校中最敏感的。那時,江青、康生等人經常去北大活動,物色「造反派」。他們物色到了聶元梓。1966年5月25日,聶元梓等七人在北大貼出了一張反對校長和黨委書記的大字報。江青和康生立即拿來大字報的手抄稿交給毛澤東。6月1日,根據毛澤東的批示,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播出這張大字報,也是由江青具體落實的。這張大字報的公開發表,對於發動各高校起來造反,起了重大作用。1966年8月,毛澤東自己寫了一張針對劉少奇的大字報,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印發。毛澤東在自己的大字報中稱聶元梓等七人寫的大字報是「全國第一張馬列主義的大字報」。
  由此可見,江青在發動「文化大革命」的關鍵環節中,都起到了關鍵作用。
  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需要江青等極左分子的支持,也需要一些軍隊領導人的支持,特別是需要主管軍隊工作的中央副主席林彪的支持。林彪不光是表示了支持「文化大革命」的態度,而且還在1966年5月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發表了長篇講話。但是,林彪的這個講話很特別,他是專門講中外歷史上政變問題的,這引起了毛澤東的注意。當時,毛澤東正在南方,他看了林彪的講話稿,對林彪的一些提法不滿意,有擔心。
  毛澤東此時提筆給江青寫信,其目的是:一方面要把他發動「文化大革命」的基本想法告訴堅定支持他搞「文化大革命」的江青等人,他認為江青等人是「左派」。另一方面,也把對林彪講話的看法和自己的擔心告訴江青等人。這也表明了毛澤東當時對江青在政治上的信任。這自然是毛澤東寫這封信的直接原因,但是,從信中的內容來看,毛澤東要寫這樣一封信,是早就有思想基礎的。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3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 個評論)

回復 賭博客 2011-2-28 00:05
人貴有自知之明。今年4月杭州會議,我表示了對於朋友們那樣提法的不同意見。可是有什麼用呢?他到北京5月會議(K) 上還是那樣講,報刊上更加講得很兇,簡直吹得神乎其神。這樣,我就只好上梁山了。我猜他們的本意,為了打鬼,藉助鍾馗,我就在20世紀60年代當了GCD 的鐘馗了。事物總是要走向反面的,吹得越高,跌得越重,我是準備跌得粉碎的。那也沒有什麼要緊,物質不滅,不過粉碎吧了。
也許在我死後的一個什麼時機,右派當權之時,由他們來公開吧。他們會利用我的這種講法去企圖永遠高舉黑旗的,但是這樣一做,他們就要倒霉了

大丈夫也!真正的巨人只有在時光的深處才能看清他的輪廓!
回復 網路遊戲 2011-2-28 05:59
賭博客: 人貴有自知之明。今年4月杭州會議,我表示了對於朋友們那樣提法的不同意見。可是有什麼用呢?他到北京5月會議(K) 上還是那樣講,報刊上更加講得很兇,簡直吹得神 ...
非也。
毛太祖當時以君王之勢玩弄革命戰友於手掌之間,非任君所為,更不是一個國家領袖所為。

當時,名為社會主義國家的中國,實質卻是半封建半現代國家。勝者非完勝,敗者卻是完敗。沒有公平沒有法律的國家,沒有巨人,沒有大丈夫,只會有獨裁者和惡魔。
回復 網路遊戲 2011-2-28 06:01
marnifan: 哈哈,這個看家狗的文和村裡一些人說的話怎麼幾乎一模一樣啊
就是啊,通篇的胡說八道,還那麼理直氣壯的樣子,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回復 賭博客 2011-2-28 08:59
沒有一個被他「迫害」的戰友不心服口服的,你想過為什麼嗎?這些人在過去在殘酷年代也都是漢子,如果毛只是你所說的「暴君」「惡魔」,那麼你也同時侮辱了被你同情的那些毛的戰友!因為他們在面對「暴君」時毫無氣節!
把這個問題想清楚了,我們可以進一步探討
回復 foxxfam 2011-2-28 09:27
假如...我想好多人都玩完了
回復 網路遊戲 2011-2-28 10:34
賭博客: 沒有一個被他「迫害」的戰友不心服口服的,你想過為什麼嗎?這些人在過去在殘酷年代也都是漢子,如果毛只是你所說的「暴君」「惡魔」,那麼你也同時侮辱了被你同 ...
我絲毫不同情被毛幹掉的戰友,如林彪劉少奇等。他們是一丘之貉。
我也不同意你所說的「心服口服」。他們是有苦說不出。什麼苦說不出呢?
是明知中共政權是流氓政權,也要硬挺這個政權,因為,他們已經入伙了,已經上了梁山做強盜了。強盜被強盜做掉了有什麼可以喊冤枉的?
回復 網路遊戲 2011-2-28 10:35
foxxfam: 假如...我想好多人都玩完了
你說得很對。

假如成了的話,中國就是一個另一個北韓。
回復 foxxfam 2011-2-28 10:41
網路遊戲: 你說得很對。

假如成了的話,中國就是一個另一個北韓。
你是對的.
回復 賭博客 2011-2-28 11:32
我不能同意你所說的,即這些人都已經意識到了他們正在入伙一個流氓政權。這完全是你自己的主觀臆斷嘛!你真相信你站在正義的一邊嗎?你想不代表你能!如果你稍微留意就會發現:攻擊毛的人多是在泄私憤,所以用詞多半走下三路。動輒就關心別人的私生活,甚至連像江青這樣6,7十歲的老太太都噁心噁心,這樣不好!也很無恥!被毛打到的人,都是政敵,沒那些噁心人的東西參與!所以,他們心服口服,因為這些人都多多少少的背叛了當初的信仰!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31 19:4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