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曹雪芹塑造秦可卿這個形象的真意

作者:對風憶塵  於 2010-9-12 13:5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文化歷史|通用分類:網路文摘

關鍵詞:

曹雪芹塑造秦可卿這個形象的真意

 

畢全忠  2009-07-22 04:43:07  塵土網

 

《紅樓夢》中秦可卿這個形象向為研究者所關注。圍繞著秦可卿這個人物,曹雪芹放置了很多謎團。破解這些謎團,才能更深入地了解《紅樓夢》的思想藝術成就。近年來又有個劉心武先生作驚人之筆,謂秦可卿之原型為康熙廢太子胤礽之女,隱於賈府,《紅樓夢》內容隱含乾隆朝爭奪王權的重大政治陰謀云云。要知這種政治陰謀論是否可信,也須破解謎團,弄清楚曹雪芹塑造秦可卿這個形象的真意是什麼,以及他是怎麼構思的。本文以八十回本《紅樓夢》為據,對此作些分析。

 

一、秦可卿的身世

 

本來她的身世作者在第八回中是交代得很清楚的。她是個棄兒,是她養父秦業從養生堂即孤兒院抱養的。養父秦業現任營繕郎因素與賈家有些瓜葛,可卿長大后即嫁與賈家的賈蓉為妻。她是孤兒院出身,養父又是營繕郎這樣一個小吏員,家世是很低微貧寒的,文化修養也不會很高。顯赫的寧國府怎麼會娶這麼一個人做長孫媳婦呢?劉心武先生據此認為秦可卿一定大有來頭,是廢太子之女的一個依據。劉先生的推測是否對,答案就在《紅樓夢》書中。前面說到她養父秦業素與賈家有些瓜葛,什麼瓜葛,作者沒有說明。營繕郎是工部營繕司(清朝正式的名稱是營繕清吏司)的吏員。寶玉之父賈政就任過工部主事,后又升任員外郎(員外郎相當於今天中央部委的副司長,而不是劉心武先生所說的副部長。相當於副部長的是侍郎)。工部有四司,賈政是不是營繕司的主事和員外郎,秦業是否為賈政的屬員,書中未說明。但都是在工部任職,如有交往是很自然的。因此秦可卿嫁到賈家不是毫無來由的。更重要的是賈府擇婚也並不是一味講門第富貴,這在第二十九回說得很清楚。二十九回寫賈母到清虛觀祈福,清虛觀張道士給寶玉提親,說那小姐模樣兒、聰明智慧,根基、家當都配得上。賈母卻說:不管他根基富貴,只要模樣配的上就好」「便是那家子窮,不過給他幾兩銀子罷了。只是模樣性格兒難得好的。賈母重視的是長相和性格。給寶玉擇妻是如此,給賈蓉擇妻應當也是如此。賈母在賈家有最高的權威,婚嫁問題上她的意見是決定性的。而秦可卿的裊娜模樣和溫柔性格正合賈母的心意,其裊娜風流也正適合賈蓉這個花花公子的口味,出身貧寒就不是問題了。很明顯,秦可卿嫁到賈家並無可疑之處,絲毫沒有廢太子之女隱於賈家的根據,更非隱藏政治陰謀

 

二、秦可卿是怎樣的形象

 

秦可卿的形象可用一句話概括:《紅樓夢》中第一美女。第五回中以賈母的眼光說她生得裊娜纖巧,行事又溫柔。第八回作者說她生的形容裊娜性格風流。第五回賈寶玉夢遊太虛幻境,當警幻仙子把她許配給賈寶玉時,說她乳名兼美,寶玉見她其鮮妍嫵媚有似寶釵;其裊娜風流,則又如黛玉,是兼有薛寶釵和林黛玉兩人之美。在她婆婆尤氏這個庸婦眼裡,秦可卿簡直是天下最好的兒媳。但這個裊娜風流的第一美女是個淫婦。先看作者自己對她的態度。她這麼美麗溫柔,又死得這麼早,本來是很讓人憐惜的,可是作者曹雪芹對她卻沒有絲毫憐惜之意,有的只是貶責。首先給她的姓名就明白的說她情可親情可輕。作者對她的態度集中體現在第五回中。《金陵十二釵》及《紅樓夢曲》對其他女子的品格、命運都有所讚歎和憐惜,唯獨對秦可卿既無讚歎又無憐惜。十二釵中秦可卿圖像是懸樑自縊,判詞是: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榮出,造釁開端實在寧說她是幻情身,與別的情慾之人相逢必定要淫亂,是賈家敗落的造釁者。對她的自縊身亡毫無憐惜之意。再看《紅樓夢曲》,第十三支《好事終》是說她的:畫梁春盡落香塵,擅風情,秉月貌,便是敗家的根本。箕裘頹墮皆從敬,家事消亡首罪寧,宿孼總因情說她既美貌,又擅弄風情,是敗家的根本,對她也毫無同情憐惜之意。

 

秦可卿必須是很美的,否則就起不到作者賦予她的使命。她淫,但淫而不盪,這才能負起作者給她的使命。如果她像鮑二家的」「多姑娘那麼淫蕩、像薛蟠之妻金桂那麼淫毒,都不行。她又很溫柔和平,還有相當高的品味,但不能與林黛玉、薛寶釵、探春等的高雅相匹比。她的品味是香艷。這集中體現在作者對她的卧室的描寫上。第五回寫賈寶玉到寧府賞梅,倦怠欲睡,秦可卿讓她睡在自己的床上。剛至房門,便有一股細細的甜香襲人,寶玉便覺眼漾骨軟。再看房中陳設:壁上掛的是唐伯虎畫的海棠春睡圖,兩邊有宋朝秦觀寫的對聯嫩寒鎖夢因春冷,芳氣襲人是酒香;案上設著武則天當日鏡室中設的寶鏡,擺著飛燕立著舞過的金盤,盤內盛著安祿山擲過傷了太真乳的木瓜。卧具是壽昌公主於含章殿下卧的榻,懸的是同昌公主制的連珠帳,蓋的是西施浣過的紗衿,枕的是紅娘抱過的鴛鴦枕。作者細緻地描述這些陳設、卧具及香氣,把秦可卿卧室的香艷渲染得無以復加,而又感覺不到富貴氣。卧室是最能反映卧室主人性格、品味的,寫卧室就是寫人。卧室的香艷凸現了秦可卿的香艷,但不是凸現富貴。秦可卿香艷的卧室是導淫的溫床,而秦可卿則是導淫之人。作者的真意在此。劉心武先生沒有看懂曹雪芹的真意,認為作者要暗示秦可卿的卧室是皇家級的,以此作為秦可卿是廢太子女兒的證據。這可是有如劉姥姥進大觀園,是劉老漢進秦氏房,以為到了皇宮裡了。皇家宮室是富貴,而不是香艷。

 

作者對秦氏的淫沒有、也不可能像寫鮑二家的、金桂那樣來寫,而是間接、隱晦地暗寫的,是不寫之寫,即所謂春秋筆法。首先是第五回中說她讓寶玉睡在她的床上。還親自給寶玉展被擺枕。從輩分說,秦氏是寶玉的侄媳婦,當別人提出異議時,她辯解說寶玉還很小。那麼寶玉是否很小呢?從他夢中與秦氏成婚並遺精、後來很快又與襲人雲雨來看,至少已經性成熟了。他與秦氏的弟弟秦鍾同歲,而秦鍾與小尼姑智能就發生過多次性關係,這是寶玉的陪襯。寶玉在夢中與秦氏成婚,作者暗示,秦可卿確實引誘寶玉與她發生了性關係。第七回焦大罵賈府里爬灰的爬灰,養小叔子的養小叔子,即隱含此事。經過秦氏的導淫,寶玉很快就跟襲人發生了性關係,從此也由情而淫。從後來的情節中可知寶玉又跟其他丫鬟有性關係。這一切,秦氏的導淫起了關鍵作用。

 

秦氏跟她公公賈珍姦淫的事,已很分明了,不需多說。第十三回原來的回目是秦可卿淫喪天香樓,王熙鳳協理寧國府。從脂硯齋的有關批語看,原來寫她在天香樓因淫自縊的情節有四、五頁之多,對她淫亂的情狀寫得是相當詳細的。研究者公認這些情節是寫她與賈珍姦淫,被人撞見,因而羞懼自縊的。這四、五頁後來被作者刪去了,改成她是因病而死的。至於曹雪芹為何要這麼刪改,下文再說。

 

為了顯示秦可卿的淫喪,作者又以賈瑞妄圖勾引王熙鳳通姦而淫喪作鋪墊。賈瑞第十二回死,秦可卿第十三回死。秦可卿死後又以她弟弟秦鐘的淫喪作補襯,於第十六回死去。秦鍾跟他姐姐一樣淫。他們的父親秦業真是情孽,一雙兒女都因情喪身。

 

至此,秦可卿這個形象已經很清楚了,她是由情而淫的象徵、淫孽的化身,賈家及其他權貴、豪門敗落的精神根源。曹雪芹以秦可卿這個形象向人們顯示,整個豪門、權貴階層的大廈將傾,其癥候與病根首先是道德的崩潰,普遍的精神病患。連賈寶玉這輩年輕人也染上了,不能倖免。曹雪芹這些思想是統領全書的,秦可卿是曹雪芹上述思想的體現者,從這個意義上說,她是統領全書的人物形象。這是曹雪芹讓她承擔的第一個使命。

 

她的第二個使命在第五回里。這回的回目,庚辰本為《游幻境指迷十二釵,飲仙醪曲演紅樓夢》,戚序本為《靈石迷性難解仙機,警幻多情秘垂淫訓》各執一端,庚辰本執全書大構,戚序本執淫情,都不恰當。我擬為《游幻境曲演紅樓夢,垂淫訓情迷通靈玉》,庶幾更能反映作者的構思。正是在秦可卿香艷的的綉榻上,賈寶玉由秦可卿帶領到了情迷世界的太虛幻境」「警幻仙子向他出示了書中眾多人物的命運檔案,給他預演了全部《紅樓夢》的梗概。就是說,全部《紅樓夢》是在秦可卿香艷的卧床上發生的。作者這樣的構思既巧妙,又意味深長。

 

三、秦可卿的病死所隱藏的秘密

 

研究者們對曹雪芹原先寫的秦可卿因淫自縊而死津津樂道,對曹雪芹改寫後秦可卿的因病而死,卻不見有透徹的研究。殊不知曹雪芹的改寫包含深意,隱藏了很大的秘密。因此,關於她的病要專門來說。

 

第一次提到秦可卿生病是在第十回由她婆婆尤氏首先說的。尤氏說可卿這些日子不知是怎麼著,經期有兩個多月沒來。叫大夫瞧了又說並不是喜。那兩日到了下半天就懶待動。說話也懶待,眼神也發眩經多個大夫診治,病卻越來越重。第五回寧府中梅花盛開,應當是早春時節,她還是好好的,有說有笑,還張羅寶玉在她床上睡覺。到了秋天就病成這樣了。這是耐人尋味的。後來請了一位叫張友士的大夫來診治。問題就在這個張友士的診治里。

 

對張友士看病的描寫,顯示曹雪芹是頗懂醫術的。先說脈息。作者寫張友士把了秦氏的左寸(心)、左關(肝)和右寸(肺)、右關(脾),說了脈象及相應的癥狀,卻沒有提到左尺(腎)和右尺(命門,右腎)。腎為生命之本,屬水,又與性直接相關。秦氏性淫,病又這樣的重,腎陰虧虛,腎水已枯竭,不能滋養肝木,元氣已傷,這正是經期延長乃至停經的主因。這些在脈象上一定是有徵兆的,而且肯定是兇險的。醫生為什麼不說腎脈呢?這不是醫生或曹雪芹的疏忽,另有原因。因為腎脈與性、房事有關,那時醫生給女性診病,一般不說尺脈即腎的脈象,尤其是給青年女性特別是淑女、貴婦看病,更是諱言腎脈。但尺脈還是把的,只是不說脈象,是心中有數。

 

再看張友士的方子開了哪些葯,這大有講究。不研究藥方就看不出問題。方中各味葯如下(括弧內是筆者所注):人蔘(補元氣、生津液,主治虛脫、虛喘、崩漏失血、驚悸及一切元氣虛弱、氣虛少津等症)白朮(健脾益氣,主治脾虛泄瀉)雲苓(即雲茯苓,益脾安神,主治脾虛泄瀉、心悸失眠等症)熟地(熟地黃補腎陰、益精血,主治腎虛陰虧、頭暈目眩、遺精崩漏等症)歸身(當歸補血活血,主治血虛、月經不凋、閉經等症)白芍(調肝脾、和營血,主治血虛、月經不調、崩漏等症)川芎(活血調經)黃芪(補氣)香附米(調經止血,主治月經失調、痛經等症)醋柴胡(清熱涼血,主治虛勞發熱、骨蒸、盜汗等症)懷山藥(和胃,助消化)真阿膠(補血、滋腎陰,主治喘咳、血崩及產後諸症)延胡索(即元胡,活血止痛,主治腹痛、痛經等症)炙甘草(調和諸葯)。藥引用建蓮和紅棗,導入諸經,且亦補心補血。

 

這個藥方有幾點要分析。第一,所開之葯確實符合秦氏的病情,確實是為秦氏治病的對症之葯,絕不是如劉心武先生所說的藏有暗語,令她於熟悉之地歸身即自殺歸天;第二,用了熟地黃和阿膠補腎陰,可見秦氏腎陰虧虛,腎水枯竭;第三,用了好幾味止血、補血、治崩漏之葯和治產後諸症之葯的阿膠等,這是很奇怪的。本來秦氏已兩個多月沒有月經了,為何還要用止血藥?為何要用治崩漏(子宮出血)之葯?為何又要用治產後諸症之葯?這是有關秦氏病情的疑團。答案有嗎?有的,就隱藏在本回!張友士給秦氏看完脈跟賈蓉等說病情,他說:大奶奶這個癥候可是那眾位耽擱了。要是在初次行經的日期就用藥治起來,不但斷無今日之患,而且此時已全愈了------玄機就藏在這初次行經這四個字里。這初次行經斷不是指秦可卿青春期的月經初潮。說已婚婦女初次行經,都是指產後初次來月經。那就是說她以前曾懷孕過。但書中說秦氏身無所出,沒有生過子女。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她小產過,或墮過胎。如果是一般的小產,沒有特殊原因,醫生給她治病時她家人必定會說明的。可是書中沒有一字提及。由此又可斷定:她懷孕是不正當的,懷的不是丈夫的孩子,因此秘密墮胎了;墮胎引起子宮出血即崩漏,而且神情極度憂慮、疑懼,諸多病症因此而得。這樣一來,一切就都順理成章了。由於隱瞞了懷孕與墮胎,別的大夫給她治病時沒有弄清病因,沒有對症治療,所以越治病越重,以至於耽擱了治療時機。但這個張友士確實有識,沒有被瞞過,看出了秦可卿墮過胎,子宮出過不少血,又沒有在月經重來時得到對症治療,才病到如此地步。他看準了病根,所以給她開了很多止血、補血、治崩漏、調經等治療產後諸症的葯。治療是對症的,但為時已晚。因此,秦可卿是淫亂懷孕、秘密墮胎種下病根,又沒有及時治療而死的。這就是秦可卿的真實病因。這初次行經是張友士在談秦氏的病被別的大夫耽擱了的時候不經意說的,因此讀者、研究者常被瞞過。《紅樓夢》常於不經意中隱藏玄機,這是曹雪芹的藝術特色。

 

至於她懷的是誰的孩子,更是謎團。有一點可肯定,她是亂倫懷孕的,否則就不會秘密墮胎了。歷來的研究者都只說她死後賈珍反應異常。實際上有三個人反應異常。一個自然是賈珍,過於哀傷,一定要大辦豪華喪事,不像是死了兒媳婦,是第一個嫌疑人;另一個是賈寶玉,一知道秦氏死了只覺心中似戳了一刀的,哇的一聲直奔出一口血來接著不顧一切阻撓包括賈母的阻止,直奔秦可卿靈前痛哭,完全不像是死了侄兒媳婦,他的嫌疑不比賈珍小;第三個是秦氏的丈夫賈蓉,卻不見有任何哀傷,死的完全不像是他妻子,喪事中除了名分上是死者丈夫外,不見他有什麼行為,完全像個局外人。因此有理由推斷,秦氏懷的如不是賈珍的那就是寶玉的孩子,反正不是賈蓉的。

 

那麼秦氏懷的究竟是誰的孩子呢?這個無頭案能不能判清呢?能夠的!答案就在第十三回。這就要提到一個人,這個人向來更不被讀者和研究者所注意。這個人是秦氏的使女。她因見秦氏身無所出沒有生子女,自願做可卿的義女,誓任摔(率)喪駕靈之任。一個僕人自願做死者主子的義女,情理上還說得過去。問題是她的名字叫寶珠寶珠寶玉極相近,都是字輩,外人看來會以為她與寶玉同輩兄妹或姐弟。奴僕的名字與主子的名字相重,在賈府這樣的豪門是不允許的。除了這個寶珠,賈府中沒有一個奴僕的名字與主子名字相重的。這還不算,再說字,是字旁一個寶珠分明就是寶玉朱(珠),與賈寶玉的名字完全重了,這更是不允許的。但曹雪芹居然給這個使女起了這個違規的名字。這不是曹雪芹的疏忽,而是他隱藏玄機。又常用來比喻腹中胎兒,如稱婦女受孕為暗結珠胎,稱高齡婦女懷孕為老蚌懷珠等等。因此,寶珠隱含寶玉珠胎之義甚明,暗示秦氏與寶玉亂倫」「暗結珠胎,不得不秘密墮胎,因此病死。利用名字諧音暗示人的品性,或用他物隱含姓名,這是《紅樓夢》中常用的手法。如凡鳥字,暗指王熙鳳;兩地生孤木字,暗指金桂;賈政的清客卜固修、詹光、單聘仁隱含不顧羞沾光善騙人之義,等等。這種例子太多了,寶珠也是其中一例。這樁公案既明,很多疑團就迎刃而解了。曹雪芹在寫秦可卿喪事的紛繁中,不經意地插進一個寶珠來,所藏玄機瞞過了多少讀者和研究者!

 

不管是原先寫秦可卿自縊而死,還是後來改寫她因病而死,曹雪芹的真意都是寫她淫喪。秦可卿淫喪是體現曹雪芹創作意圖的一大關節。情本可卿,情慾本來是普遍的人性。可是情慾這普遍的人性到了賈府這樣的豪門大族,就可輕了,腐變為淫慾了。作者通過秦可卿這個人物,形象地說明賈家這樣的權貴、豪門外表看來還是富貴華麗,但內部心子已腐,普遍地患了道德崩潰症,精神疾患已入膏肓,賈寶玉等下一輩也感染上了,已無藥可救了,覆滅是不可避免的。這是他對當時社會的深刻觀察,是《紅樓夢》思想的深刻之處。劉心武先生卻說秦可卿是廢太子胤礽之女,她兄長弘皙爭奪王位的政治陰謀受挫後派秘密使者張友士來,用藥方藏暗語」「令她」「熟地歸身死去。這樣的穿鑿不僅太離奇,而且抹殺了曹雪芹對當時社會的深刻思考,貶低了《紅樓夢》的思想性和藝術價值。戴著政治陰謀論的有色眼鏡來看《紅樓夢》,《紅樓夢》就扭曲變形了,所見無非政治陰謀,看不出曹雪芹真正的創作意圖,看不到這部偉大著作的思想深度,也不可能真正認識《紅樓夢》的藝術成就

 

四、曹雪芹為何要把秦可卿自縊身亡改寫成因病而死?

 

關於寫秦可卿如何死的問題,第十三回有脂硯齋的三條批語。庚辰本總批是:通回將可卿如何死故隱去,是大發慈悲心也。嘆嘆!壬午春。甲戍本眉批是:此只十回,因刪去天香樓一節,少卻四五頁也。甲戍本的回后批語是:「『秦可卿淫喪天香樓,作者用史筆也。老朽因有魂托鳳姐賈家後事二件,嫡(的)是安富尊榮坐享人能想到之處。其事雖未漏,其言其意則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刪去。歷來的研究者都據此認為是脂硯齋因憐惜可卿而叫曹雪芹改寫的。我卻認為問題不這麼簡單。我認為曹雪芹這麼改,是他構思的重大變化所需。這就要說到秦可卿承擔的第三個重任了,就是用她的死搭起一個大舞台,在這個舞台上演出了反映當時社會各階層情狀的多幕精彩戲劇,形形色色很多人物登台表演,而主角便是王熙鳳。

 

《紅樓夢》反映社會生活的方面十分廣泛,人物眾多,涉及各個階層,需縝密構思。曹雪芹構思了幾個大的情節來展現社會生活圖景,組織人物活動,塑造人物形象,其中最重要的是秦可卿的喪事和元春省親這兩個大事件。元春省親雖然熱鬧,但主要反映后妃生活及賈府的豪奢,涉及社會生活的面較窄,對人物塑造所起的作用也不大。秦可卿的喪事寫了三回之多,在涉及社會生活的廣度和人物塑造的成就方面則大大超過了元春省親。賈府豪族內部的結構、秩序,賈府與眾多王公貴族、官吏與太監權貴等等的千絲萬縷的聯繫、勾結,都在秦氏的喪事中展現出來了;大出喪的場面,僧、道法事,普通百姓的街談巷議,到鐵檻途中所經農村的村風情等等,構成了當時社會生活生動的風俗畫。更重要的是作者讓各種嘴臉的人物在秦可卿喪事這個大舞台上作精彩表演,最突出的是王熙鳳。鳳姐這個形象一大半是通過她操辦秦可卿的喪事來塑造的。辦理喪事,榮、寧兩府居然找不到男性的主子來主持,而要一個不識字的女性來主持,這對豪門大族來說是不正常的,叫做牝雞司晨母雞打鳴,是不祥之兆。而王熙鳳則利用這個機會充分展示了她強烈的權勢欲和出眾的管理才幹。辦喪事中間,她還利用賈家權勢干涉一樁婚姻,害死兩條人命,得到三千兩銀子的賄賂,暴露了她的貪婪、殘忍、虛偽與愛弄權。王熙鳳性格在這個舞台上表演的淋漓盡致、栩栩如生。這場喪事實在事關全書大構。因此,秦可卿必須死,真是秦可卿以死搭台,王熙鳳趁機表演!

 

但是,要是如作者以前所構思的,秦可卿是因淫情敗露自縊身亡,那就有問題了。因為這瞞不過人。曹雪芹寫得很明白:秦可卿自縊后彼時合家皆知,無不納罕,都有些疑心。這種死法還能寫大辦喪事、大出喪嗎?不能這樣寫了!再這樣寫這個大舞台就不合情理了,許多精彩表演也就沒有了,《紅樓夢》就會是另一個模樣了。順便說一句,如果如劉心武先生所說,秦可卿是隱於賈府的廢太子之女,那也不會如此大辦喪事以招人耳目的,這個大舞台也是不會有的。賈府中有一個地位比秦可卿高的主子也死了,就是她丈夫賈蓉的祖父賈敬。但賈敬是服仙丹荒誕喪命的,同樣無法搭起這樣的大舞台。這個搭台」「重任必須由秦可卿來承擔。因此,秦可卿不僅必須死,而且不能像原先構思的那樣自縊淫喪,而要改成因病久治不愈而亡。可是又要表示她是淫喪的,怎麼辦?於是在她的病因里暗藏玄機,隱藏著她的因淫喪身。這就是曹雪芹構思的變化。這樣一變,比原先的構思更高妙,對賈府這樣的豪門權貴揭露得更深刻。

 

圍繞秦可卿這個人物所展開的情節,是《紅樓夢》中既重要又精彩的部分,充分顯示了曹雪芹對社會的深刻觀察與思考,也顯示了他傑出的文學才能。

 

――――――――――

 

再談秦可卿之淫喪:懷了賈寶玉的孩子

 

畢全忠  

 

我的《曹雪芹塑造秦可卿這個形象的真意》一文(簡稱《真意》)在人民網發表后,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贊同的不少,還未見明確反對的,但也有朋友提出質疑。主要是對我說的秦可卿懷了賈寶玉的孩子這個論斷提出質疑,認為是牽強附會。有位朋友說,自《紅樓夢》問世以來,從與作者關係密切的脂硯齋到胡適、魯迅、俞平伯以下至今,所有研究者都沒有這麼說,就你看出來了?因此不可信!是呀,我也感到納悶。但我堅信我對曹雪芹創作意圖的分析是對的。我的根據已在《真意》中說了,不再重複,這裡只補充一點。

 

秦可卿有兩個丫鬟書中有名字,一個叫瑞珠,一個叫寶珠。秦可卿死後,瑞珠觸柱而亡,也自殺死了。研究者們都認為瑞珠是原來寫的秦可卿自縊而死的知情人,怕受迫害而自殺的,曹雪芹改寫時沒有把她刪除乾淨,留下了痕迹。這種看法我認為只說對了一半。說痕迹是對的,但曹雪芹著《紅樓夢》構思縝密,又批閱十載,增刪五次,不會如此粗心留下這些痕迹的。我認為曹雪芹是故意留下這個痕迹不刪除的,他的意圖是襯托寶珠。如果沒有特殊考慮,作者在寫作時可以隨便把任何一個丫鬟安排為知情人,隨便給她起個名字,再讓她自殺。但作者卻不但給她們起了這麼兩個名字,更安排瑞珠自殺,而不是安排寶珠自殺,其目的就是要留下寶珠另有任用,讓她充當秦氏的義女。而讓她當義女的目的,又是為了用作者為她安排的名字寶珠,以隱含寶玉珠胎之義。至於為什麼說寶珠隱含寶玉珠胎,我已在《真意》中說清楚了,不再重複。

 

秦可卿死後丫鬟寶珠出來當她的義女,看似細小的事情,實則非常要緊。第一,秦可卿與賈寶玉到底有沒有亂倫,至此點出來了,終於有了結論;第二,由義女」「寶珠給秦可卿率喪駕靈,實際上作者在暗示:是她親女的亡靈在引導她走黃泉路。這種景象,既可以說是可憐、可傷之極,也可說是殘酷、殘忍之極,把她的淫喪形象化到了極致。只有領會到作者的這番苦心,我們的心靈才會被強烈地震撼,才會感受到《紅樓夢》美學創造的成就和力量。

 

曹雪芹對秦可卿是毫不留情的,在她死了之後還要進一步揭示她是淫喪。曹雪芹為何如此殘忍?因為曹雪芹是把秦可卿作為權貴、豪門道德淪喪的象徵來塑造的。脂硯齋因秦氏託夢給王熙鳳叫她為賈府敗落早作準備而憐惜她,命芹溪刪去」「秦可卿淫喪天香樓一節。曹雪芹刪是刪了,改寫後秦氏的淫喪寫得是隱秘了,但揭露得更深刻了,更無情了,也更有藝術性了——她的淫孽 」「寶玉珠胎的陰魂把她引向了鐵檻寺即陰間。由此我們看到,一位偉大的作家是如何忠於他對社會觀察,忠於自己的信念。他對權貴、豪門的揭露、鞭笞毫不留情,對他們的敗落堅信不疑。即便別人如脂硯齋這樣親近的人憐惜秦可卿,叫他發慈悲,他也不為所動。這就是曹雪芹。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0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4 08: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