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馬宇]「世界第二」扯淡的成份多

作者:對風憶塵  於 2010-8-21 21:2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時評|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4評論

關鍵詞:

[馬宇]「世界第二扯淡的成份多

 

2010818

中國智庫 >> 強國諫言 >> 經濟

 

多少人翹首以盼,終於等到啦:據說今年二季度日本GDP12883億美元,中國GDP13369億美元,超過了日本!雖然還不是全年數據,但似乎年終排名超過日本已不在話下,我們又有了一項驕傲的資本。

 

不能說規模不重要。也不能說數據完全是扯淡。但說實話,我一直以為,這個GDP世界第二扯淡的成分居多。

 

首先,這個第二,本身就有問題。中國的數據,真實性到底怎樣,準確度到底有多大,不用我說吧?要按中國各地政府統計,我們早就超過日本多少年啦!1958年我們就要超英趕美呢,又怎樣?

 

其次,第二的含金量更有問題。眾所周知,我們的GDP都是怎麼堆出來的。增長主要靠投資,投資主要靠政府,效益呢?這樣的增長,能提高國家、國民財富積累嗎?能提高人民生活質量嗎?能增強國力嗎?不但沒有,很多時候甚至起的是負作用!那些官員政績工程、腐敗工程、害民掠民工程,固然增加了GDP,但卻勞民傷財,減少了社會財富,更傷害了我們這個國家、社會和民眾!

 

第三,即使上述兩項沒問題,也要看這些財富用到什麼地方了,是不是真正提高了民眾福利。我們捫心自問:中國人的幸福指數怎樣?中國人的幸福感覺達到世界第二的程度了嗎?根本不用做社會調查(別再搞出蓋洛普做的民調中國人認為受到尊重的比例為91%那樣的噁心事來),我們每個人自己心裡都一清二楚!看看排名前幾位的國家(美國、日本、德國、英國、法國不說那些人均GDP高、社會福利更高的瑞士、瑞典等國家),哪個國家是往外移民的大國?我們中國呢,移民出國的多少,移民進來的多少?即使那些為了全球第二的名頭而歡欣鼓舞、驕傲自豪的官員、專家、民眾,有了移民機會和能力時,有幾個能夠留下來?我不是指責這些人,選擇美好生活是人的本能,也是人的權利,這根本不是個價值判斷問題,不是個道德水準問題,而是人的本能趨向問題。但內心的幸福感與世界第二的名頭相悖離的時候,這樣的世界第二有個屁用!

 

記得趙本山那個小品么?老趙提著一串鴿子蛋說:沒談正事,凈扯淡了!哈哈,庶幾近之。

 

關於這個問題,以前我也寫過類似的文章。年初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觀察》約稿,也是為了這個主題,我寫了篇《世界第二是精神鴉片》,發表時編輯改成了《GDP數字背後潛藏的制度危機》。所以不再多說了,把這篇稿子貼在這,算是應景的補充吧:

 

春節期間,去國外旅遊,一個夏威夷的衝浪教練跟我聊天,聽說我是中國來的,立即翹起兩個大拇指向上比劃著:中國,中國!然後又把拇指倒過來向下:美國,美國!

 

確實,中國的崛起,在世界範圍內,都是人人矚目的現象。作為國人,當然會為此自豪。一個上百年來積貧積弱、任人欺凌的國家,一個多少年來都以解決溫飽為基本追求的國家,經過30年的改革開放,居然擁有了世界第二的經濟總量,居然擁有了世界最多的外匯儲備,居然成了世界製造業基地生產的產品滿足了國內需求不說還成了世界第二大出口國,居然成了最大的汽車市場突然進入了汽車社會,居然成了全球最大的奢侈品消費市場!--國際社會對中國最直觀的感覺,就是中國人有錢:從巴黎到紐約,從泰國到新加坡,從中東到非洲,從澳洲到南美,那些著名的、非著名的旅遊勝地滿是中國遊客,那些豪華的購物中心擠滿一擲萬金的中國消費者,出手之闊綽足以讓日、美、歐遊客汗顏、氣短。

 

我們自己是如何看待我們這個世界第二的呢?毫無疑問,一種信心的膨脹是必然的,這從時時刻刻、無處不在的揚眉吐氣、睥睨天下的話語和做派中就充分展現了出來。窮人乍富,出口惡氣是正常的,歡呼雀躍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不能長久保持這種心態。尤其是,作為一個國家,作為一個大國,作為一個仍處於轉型中的發展中國家,更不能把暴發戶式的國民心態轉化成國家心態、國家定位和國家行為,而應進行更加深入的思考。當此之時,冷靜比歡呼更重要。

 

實際上,我們仍需考慮兩個問題:一是我們真的是世界第二嗎?經濟總量的一個數字能夠代表世界第二的全部內涵嗎?二是即使我們真正成了世界第二,我們具備了世界第二的胸懷、氣度、價值和擔當了嗎?我們能承擔對於國民和國際社會的相應責任了嗎?

 

說實話,對於這兩個問題,我個人的答案都不樂觀。

 

首先,我們這個世界第二是有了塊頭,但這個塊頭到底多大仍然存疑。換句話說,其中有很大的虛胖成分。由於統計口徑、方法的緣故,我們的增加值統計中,相當一部分並沒有形成真正的國民財富,而仍然停留在數字上。甚而至於,有的「GDP」不僅不是國民財富,反而是國民的負資產。如眾多的政績工程、豆腐渣工程,固然對GDP的增長做出了貢獻,但卻是社會財富的浪費。政府壟斷土地經營推高土地價格、房地產超常發展,也為經濟總量增加大大加碼,但其中的泡沫危害性更大。雖然我們並不能準確地計算出其中的水分和泡沫到底有多少,但毫無疑問應比發達的市場經濟國家高得多。所以,如果科學計算,我們是否真正超過了日本、德國也未見得。

 

第二,即使我們有了一定的總量且不說是不是第二,我們經濟的質量也不高,還遠未具備真正的世界第二的競爭力。即使不跟日本、德國比,即使跟其他經濟總量更小一些的國家比,比如瑞典,比如韓國,比如彈丸之地的新加坡,我們在一些重要領域裡的競爭力都令人氣沮。看看我國科技競爭力在世界上的排名吧!居然多年來徘徊在二、三十名,近年還有所下降。雖然我們高喊創新,但創新體系遠未建立、創新能力嚴重不足卻是不爭的事實,如此狀況下,我們的經濟增長中,科技貢獻比重遠遠低於發達國家,我們的GDP,更多地是靠消耗資源和簡單勞動堆積起來的。由於我國的國情,由於國人的勤勞,積少成多,自然可以形成一個大規模經濟,但其內在和外在卻難以匹配。

 

第三,我們的軟實力差距更大。不可否認,我國的總體經濟實力在提高,我在世界經濟中的地位也在上升,但佔世界經濟總量的比重仍然不過6-7%,僅為美國的四分之一,人均更是差得遠,幾十位以後了。從另一個重要指標進口來看,我國年進口額一萬億美元上下,但佔全球的比重也不到7%。而從軟實力角度看,我們還遠遠達不到上述經濟指標體現出的我國在國際上的地位和競爭力。

 

比如,我國幾乎已經成為了世界第一大出口國,但這僅是在貨物出口領域。在技術貿易領域、服務貿易領域,我們就差得遠。旅遊更多靠的是祖宗留下的遺產和老天爺的恩賜,真正靠我們現在創造力和競爭力的就提不上了。

 

文化的影響力和全球競爭力不好衡量,但起碼文化產品出口可作參考。我國現在有什麼著作能夠產生世界性影響?我們有多少部電影、電視劇、書籍能夠出口?不說跟美國等文化輸出大國相比,甚至連韓國也比不過。即使在我國市場上,一部進口大片的票房就可以超過當年全部國產電影的票房,可見並不是我們妄自菲薄。

 

我國的貨物出口規模龐大,但基本生產要素輸出卻可憐之極。技術嗎?我們在哪個領域的哪項技術在全球領先,並且能夠產生出帶動本行業乃至經濟社會發展的巨大能量呢?美國作為多年來的世界第一,也擁有與其全球地位匹配的大批全球領先的高新技術。而我國技術本就落後,更糟的是近年來在世界科技中的地位還是下降的。小小地提供一個數據:20002006年間,中國企業在美國一共獲得了3447項專利,而同期來自日本的專利是24.1萬項,台灣是3.9萬項。不慚愧都不行。管理嗎?我們的宏觀、微觀經濟管理,對於世界經濟管理的貢獻有多大呢?把積極財政演繹成現代版的凱恩斯不算我們的創造,說社會主義拯救資本主義也並非我們的發明。日本的豐田模式曾經引起全球的企業管理革命,但中國的企業如海爾的日清日高、眾多民企的毛氏管理法,好象沒有多少國外企業學習、效仿。制度創新嗎?不好意思,我們不但不能在各個層面上進行制度創新並對外輸出以促進外部經濟增長,甚至我們連吸收別人現成的東西都做不好。價值觀輸出就更別提了,因為我們連契約精神、誠信意識這些市場經濟的基礎觀念還沒有形成呢,遑論什麼人文什麼價值觀。這些方面都沒有足以提得起的成就或建樹,我們這個世界第二就缺乏應有的底氣。

 

還不得不提的是,我們作為經濟規模上的世界第二,卻嚴重缺乏體現相應競爭力的企業主體。雖然我們有34家企業進了世界500強,但多是銀行、電信、石油、電力、鐵路、航空等壟斷行業企業,營業收入和利潤靠壟斷市場得來,而非靠技術進步、管理高效、服務優質得來,典型的泥足巨人,不但不具備全球競爭力,還成了國內行業良性發展的毒瘤,成了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桎梏。

 

所以,假如我們在歡慶成為世界第二的同時也問一句:在科技、管理、理念、制度、企業競爭主體等等層面,我國也是世界第二嗎?我相信即使再樂觀者也不敢理直氣壯地回答:是!

 

更應注意的,是在世界第二的榮耀背後,我國潛藏的深層次危機。

 

我們現行的增長模式從自身來說是不可持續的,從外部來說是不可複製的。看看我們現在的增長,出口帶動為負,消費帶動不值一提,基本靠投資;而在投資中,又仰賴財政投資、國企投資和銀行貸款。該增長的上不去,不該增長的下不來。產業結構、區域結構、社會結構不但沒有隨著增長而改善,反而日益積重難返。包括環境、資源在內的要素使用的低效率甚至過度損耗,短期可能帶來GDP的增長,但長遠來說卻是問題多多。這樣存在致命缺陷以至難以為繼的發展模式和增長方式,即便能夠造就世界第二,那也是代價沉重、危機四伏的。

 

我們自己也承認:從宏觀到微觀,我們還沒有給我們的增長建立一個穩定的制度支撐。大大小小的亂象,都可以歸結到制度層面。都說現在的國際競爭歸根到底是制度的競爭,而我們改革尚待過大關,沒有樂觀的理由。

 

所以,我以為,即使我們是實際第二了,國際上也承認了(實際上,國際上給我們戴大帽子的有的是,不是還有人推出「BIG2」嗎,中國也成了超級大國了,成了全球軸心了,但能當真嗎),我們自己還是該有點自知之明。別說眼前沒到那個份上,即便若干年後成了N0.1了,也是低調點好。

 

竊以為,世界第二心態對現今的中國不啻精神鴉片,造出的是虛幻的美景和氤氳的氛圍,可令國人飄飄欲仙,但不能培育真正的自信和自尊,帶給我們大國的氣度、思維和戰略。

 

既然不過是篇關於中國世界第二討論的隨筆小文,我們的思維不妨再發散一下:前期的美國影片《阿凡達》熱映全球,北京的IMAX影院居然一票難求,中國有電影導演感嘆:中國電影落後《阿凡達》50年。我以為這話不是說的票房,而是說的電影技術。但我要問的是:如果我們的電影技術落後國外50年,那麼有境界之差的藝術上、思想上落後多少年呢?(2010817日)

 

 

馬宇:1964年生,山東濰紡人。現任外經貿部研究院外資研究部主任,副研究員。1985年畢業於北京大學,獲法學學士學位。先後任職於外經貿部、中央講師團、海南特派員辦事處、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美國伊利諾大學和外經貿部研究院。長期從事中國對外開放、吸收外資、農產品貿易和跨國經營領域的研究,撰寫了百餘篇〔部〕研究文章、著作,主要有《外商投資管理體制的改革》《我國農業外商投資問題調查研究》《我國電信業的開放與發展》等,取得了多項科研成果。多次參與了政府有關政策的制定討論、文件起草及課題研究。1998年獲國務院有突出貢獻專家稱號,享受政府特殊津貼。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wazhh 2010-8-22 18:35
雞的皮不是里
回復 對風憶塵 2010-8-22 22:55
wazhh: 雞的皮不是里
馬宇的文章值得讀啊,他是商務部的專家
回復 zhousx18 2010-8-24 08:46
等不及了,年度都還沒出來,就算季度了?2010年GDP應該在2011年初才能算出來吧,中國的GDP都是胡謅的!
回復 對風憶塵 2010-8-24 13:44
zhousx18: 等不及了,年度都還沒出來,就算季度了?2010年GDP應該在2011年初才能算出來吧,中國的GDP都是胡謅的!
呵呵,有需要,這是強心劑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6-21 09:5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