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孫悟空入黨記

作者:對風憶塵  於 2010-8-13 18:5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八卦|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5評論

關鍵詞:

孫悟空入黨記[]

 

第一回 唐僧夜半談心 行者喜聞推薦

 

話說唐僧師徒一行四人,這一日行至西牛賀洲魔蠍國境內。看看天色將晚,悟空起在空中,手搭涼棚四處張望,尋了許久,見遠遠的有一農舍,行至前,一老者出來相迎,聽說乃大唐去西天求取真經的和尚,十分恭敬,與那媽媽安排齋飯供師徒們用了,又與唐僧談了回子經文,老者這廂告辭自行睡了。八戒、沙僧向師父道了乏,也都上床呼呼大睡,唐僧兀自打坐。悟空惦記著白龍馬,便去給小白龍添些草料。

 

孫悟空添完草料,正要回房,轉身忽見唐僧笑眯眯地站在身後,倒把個天不怕地不怕地孫大聖嚇了一跳,心想"師父好輕功哩"。「師父,你何時出來的,老孫竟不曾察覺哩!」

 

唐僧笑嘻嘻地說:「悟空,趁著那兩個呆貨睡著了,我來跟你說件好事情耍子!」

 

「師傅有什麼要吩咐徒弟的?」

 

「哎,」唐僧擺擺手:「師傅是要有天大的名頭送給你哩!」

 

孫悟空一聽,激動萬分,緊緊攥住唐僧的手道:「師父,你對俺老孫太好了!」

 

唐僧嗔怪地打了悟空的頭一下道:「你這猴子,我是你師父哩!如父子一般,自然對你好了!」

 

說完,唐僧又換了一副嚴肅的表情說:「孫悟空同志,我代表釋迦牟尼如來佛祖黨總支部、觀世音菩薩黨支部、西天取經黨小組正式通知你,」唐僧舔了舔嘴唇,接著說:「你已經被推薦為入黨積極分子了!」

 

孫行者興奮地睜大眼睛問:「真的?師父。我太高興了!」心裡倒覺著有些愧疚,自己被推薦為入黨積極分子,實在是有些名不副實,自己才寫了三次入黨申請書,人家豬八戒都寫了十份了呢。

 

唐僧又語重心長地拍著孫悟空的肩膀說:「悟空啊!唉!你不知道,在三個徒弟中,師傅其實是最愛你的!你的優點不用說了,法術無邊、本事大,計謀多,又是最早進入西天取經小組。一路上全仗你除妖降魔,服虎擒龍,這取經工作的順利進行,其實都是你的功勞。八戒和悟凈雖倒也有些忠心,然本事低微,難堪重任啊。而且你對師父也是忠心耿耿,一路上任勞任怨,就連討齋飯、探路這樣的小事也得靠你張羅,師父不薦你還能推薦誰呢?」

 

孫悟空激動地撲通跪下了:「師父,只有你才知道徒兒的心哪!徒弟我自從蒙師父得脫五行山下,已是一顆紅心、兩種準備,一心一意跟黨走,堅定不移地隨師父西方取經。師父你放心,今後我一定更加積極努力,聽從你的領導,積極參加黨小組會議,保證西天取經的順利進行,爭取早日成為一名正式的黨員!」

 

唐僧扶起了悟空道:「好啊,悟空,好好乾吧,黨考驗你的時候到了!」

 

唐僧說完邁著四方步回屋去了!

 

孫悟空興奮地睡不著覺,一高興就給白龍馬洗了個澡。第二天唐僧見了白龍馬身上白白凈凈的,意味深長地對悟空點了點頭。

 

第二回 包子鋪唐僧推心置腹 豬鬃里悟空心驚肉跳

 

自從孫悟空得知自己已被推薦為入黨積極分子后,更是殷勤有加,甚至還主動替沙僧挑挑行李、替豬八戒牽牽馬。這悟空早打聽明白,入黨還得要經過組織考察哩,黨組織肯定要找豬八戒沙僧等若干群眾了解自己的一貫表現,所以這個中厲害明白的很哩,要搞好群眾關係。唐僧私底下也是誇悟空這些日子進步很快呢!

 

走了幾天,這日已來到魔蠍國城下,眾人尋驛館住下,唐僧道:「悟空和悟凈準備一下齋飯,我與八戒去偈見那魔蠍國王,換通關文碟。」豬八戒個肚子早餓的咕咕直叫,聽罷撅著個豬嘴說:「師父,往日是俺猴哥與你一起拜見國王嘛,怎麼今天倒要俺老豬與你去?俺怕面貌醜陋,嚇壞了滿朝的文武大臣哩。」

 

唐僧狠狠地瞟了豬八戒一眼,又使了個眼色,道:「八戒,今天你猴哥在路上剛與妖精打了一仗,師父與你去,也是要悟空休息休息!」

 

豬八戒見師父使眼色,轉念一想:師傅定是要去赴那國王的宴席,知道俺老豬貪嘴,與俺個宴席禪坐哩。豬八戒連忙道:」我去我去!」

 

孫猴子本就對師父為何不按慣例與自己同去起疑心,尤其是在考驗期這檔口,悟空竟不肯放過任何錶現機會,又偷看到唐僧沖八戒丟眼色,越發懷疑,於是趁二人走出驛館,竟也變作個小飛蟲叮在了八戒的豬鬃上。

 

――――――――――

 

孫悟空入黨記[]

 

唐僧卻不與獃子去那王宮,竟去了一家包子鋪,剛進了門,老闆連忙遞過來三個素包子:「小本生意,師傅不要見怪!」唐僧笑嘻嘻地說:「老闆,貧僧不是來化緣的。來,給你銀子,素包子給俺這徒弟先上50個。」又扭過臉問:「悟能,可夠嗎?」八戒平日里吃膩了化來的齋飯,那裡曾這樣爽利地吃包子,哈喇子早就流出來了:「哼哼,師父,夠咧。50個老豬正好,就怕師父沒得吃!」唐僧擺擺手:「今天師父請你客,師父不吃。」八戒感動萬分,」師父,平日里你就簡樸慣了的,吃個包子也這麼省,你真是個廉潔的領導啊!」

 

「唉!八戒,當領導卻也有難處呀!」唐僧嘆了口氣。

 

八戒眼盯著老闆端上來的包子,嘴裡問道:「師父有什麼難處,有徒弟們呢。不妨說出來,大家計議計議!」

 

唐僧語重心長地說:「八戒,師父很為難呢。」孫悟空聽罷心中一動,就只聽唐僧又說道:「觀音菩薩傳達了如來佛祖的最新指示:西天取經小組要建立黨小組,但是目前就師父一個黨員,成立黨小組必須兩人以上哩。可根據黨組織的有關規定,黨員比例又不能超過50%,所以咱們小組只能再爭取一個黨員指標。所以師父為難啊!」

 

豬八戒已經20個包子下肚了,見唐僧這樣說,不僅笑了起來:「呵呵,俺當師父什麼事煩心呢,這事還不簡單,再發展猴哥入黨不就是了。」

 

唐僧又氣又惱,心裡罵道:「真是個不折不扣的獃子!」嘴裡卻說:「八戒呀!不是師父說你,你怎麼一點政治覺悟都沒有呢?黨員的要求不是看誰本事大,也不是排排坐吃果果,誰是師兄就先發展誰,要看政治覺悟和對黨的忠誠,所以師父想推薦你呢!」

 

豬八戒一個包子剛入口,唐僧的話剛說完,咽下去的包子又吐了上來,連孫悟空都吃了一驚,差點現了原形,「什麼?師父呀,老豬沒聽錯吧?」豬八戒瞪著一雙小眼睛,豬嘴張的老大,「師父,老豬雖然愚笨無能,可是自知之明還是有的哩。怎麼比,俺也沒有猴哥的十分之一的能耐,論功勞、論法術、論資格,猴哥都強俺一萬倍。」

 

唐僧面無表情地說:「悟空的確有很多優點,西天取經也是算他最辛苦。可是他為數不多的缺點恰恰是與黨員的標準相背離的。你聽師父說,」行者又驚又怒,就想現身和唐僧理論理論,想想卻又壓住了,且看唐僧怎麼說。

 

唐僧接著道:「首先,悟空有不良記錄。想當年大鬧天宮,闖下了天大的禍端,惹怒了玉帝和諸部天神;這還不說,還在如來佛祖手上撒了一泡猴尿,至今我佛說起這事還皺眉頭哩。佛祖可是萬劫不復之身,幾萬年裡也不曾有腌瓚污穢之物近得了佛祖身,如今卻沾上了猴尿氣,你說佛祖豈不惱他?悟空這些惡行可都入了他的檔案了哩;其次,你乃天蓬元帥出身,悟凈是捲簾將軍,師父我也是金蟬子轉世,我們都是有出身的,根紅苗正,惟獨這猴子,石頭縫裡鑽出來的老猿,連生身父母都不知是誰,這樣的人怎能入黨?還有,」

 

唐僧喝了口茶,卻見豬八戒包子拿在手裡,卻忘了吃,小眼睛有些迷離地看著唐僧,臉上獻出對唐僧的仰慕之色,卻不知那裡孫猴子早氣了個半死。唐僧得意地接著道:「這第三,他的本事大是優點,可在黨組織眼裡,這卻是大大的缺點哩。本事大的人,持才傲物,任誰也不放在眼裡,平日里也沒個規矩,不服從領導,師父的話,十句他只聽三句。比如上次的白骨精,師父說是良家婦女,這廝偏生說是妖精,唉,哪有你悟能和悟凈聽師父的話呢。」

 

唐僧這一番話,竟說的八戒脖子后直冒冷氣,心道:「俺老豬平生最崇拜最佩服的就是猴哥,以為他本事大,腦子聰明,天不怕地不怕,好不威風,好不瀟灑,卻原來這是禍端哩!」

 

唐僧眼見豬八戒越發對自己敬畏有加,嘴裡咯咯一笑道:「你莫怕,師父倒也不至於將悟空一棒子打死,我的主意是,把你和悟空一起推薦,至於最後發展誰,要看黨支部和黨總支的意見了!」見八戒還大張著個嘴,笑道:「八戒,吃包子呀,師父倒是頭一次見你食慾這麼差哩!」

 

――――――――――

 

孫悟空入黨記[]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明真相師徒起異心 美猴王棄師訪觀音

 

豬八戒見桌子上倒還剩下十來個包子,可可的肚子里還是個半飽,嘴裡卻是再也難以下咽。老豬吧嗒吧嗒嘴、眨巴眨巴小眼睛又道:「師父呀,為何不連沙師弟也一起薦了上去?沙僧雖無甚功勞,可一路上任勞任怨,對師父也是言聽計從,也善於團結同志,況且沙僧入黨最積極,每天都找師父彙報思想動態哩!」

 

唐僧高深莫測地嘿然一笑,一隻手伸出去揪住獃子的大耳朵狠狠掐了一把,嘴裡笑道:「你真是個獃子。名額就有一個,再薦上沙僧不怕你落選?沙僧嘛,師父自有分寸。沙僧這個人,對黨還是蠻忠誠的,可是政治覺悟嘛,嘿嘿,」唐僧竟拿起個包子咬了一口,「包子不錯呀,老闆,還有木耳哩。八戒呀,沙僧不象你,沙僧是路線上有問題咧。他對師父倒也忠心,人倒也忠厚老實,可他對那猴子卻也言聽計從呢。關鍵時候沒主見、容易動搖,每逢師父與那猴頭爭執,他倒幫猴頭的腔哩!再說,沙僧也沒甚本事,成不了大事,入不入黨他都得跟著師父,沙僧這人一輩子也就是個群眾。」

 

唐僧見那天蓬元帥還是懵懵懂懂,嘆了口氣道:「徒弟啊,我看你是還沒體會到師父這番苦心哩!你可別小瞧了這入黨的事,咱們佛家是有組織原則的,凡是被封佛、封菩薩、封尊者、封金剛者,那可都是在黨員里選拔呢,不入黨將來取經成功佛祖怎麼提拔你呢?入了黨,今後組織提拔是早晚的事,不入黨,你天大的本事,也難成正果!師父今天可是跟你說到家了啊!你比你大師兄可差遠了呢。你想哩,這黨員不發薪水、不多吃肉,每月還要交二錢銀子的黨費,有甚好處?你道悟空為何還積極爭取入黨,沒好處的事他猴精能做?」

 

天蓬元帥這才恍然大悟,心裡暗自羞愧:「俺當年也是一軍隊領導、掌管著八萬天兵天將,見過了多少大場面的?怎和這石頭縫裡生出的野猴子比起來,做人的差距咋就這麼大尼?」想罷「撲通」一下給三藏跪下了:「師父真乃徒弟的再生父母一樣,父母給了俺骨肉精血,師父給了俺政治生命哩!今後老豬俺堅決維護師父的英明領導,嚴格要求自己,團結在以如來佛祖為首的佛家周圍,爭取早日加入神仙黨!」

 

唐僧卻也不去扶他,心道:「你父母是個什麼東西?豬圈裡的臟豬!」嘴裡卻說:「八戒同志,好好乾,不要辜負組織對你的期望。悟空的仙事檔案里有鬧天宮、撒猴尿的記錄,你悟能卻也有污點哩!嫦娥寫的控告你性騷擾的揭發信和天宮下的開除你天籍的黃頭文件我都見了的。」見豬八戒額頭上冒了汗,唐僧這才道:「不過你放心,悟空是大惡,你嘛,只不過是生活作風問題,還屬於可教育改造的同志,只要努力爭取,積極向黨組織靠攏,還是有希望的。」

 

豬八戒這回徹底服了唐三藏了,又是拉攏、又是恐嚇,把個老豬弄的誠惶誠恐、服服帖帖!

 

獃子決心要表現一下,對唐僧獻媚道:「師父呀,就怕以後我成了黨員猴子有情緒哩!萬一他撂挑子不幹,徒兒化齋、探路、挑行李的粗活都好說,可應付不了那些妖精哩!」

 

唐僧微微地冷笑道:「八戒,你以為咱們西天取經全仗悟空么?差亦!真正保護咱安全的是我佛如來和觀世音菩薩啊!取經成功是內定的事,只不過為和九九八十一難的天數,一路上才有那麼多兇險哩!其實那些只不過是水中劍、鏡里刀,看似兇險,其實無妨。不然,你我死了誰取真經?悟空那些只不過是雕蟲小技而已。」

 

豬八戒佩服的五體投地,原來以為這唐僧手無縛雞之力,一點法術不會,就會窮嘮叨,一直不怎麼擺他,卻原來這老和尚狠著哩,全仗心眼殺人,本事倒要比那猴子強一千倍。豬八戒這時倒有些可憐起孫悟空來了,能耐再大,卻也經不起老和尚算計!

 

師徒二人有說有笑地吃包子不提,這廂里孫悟空在豬鬃里卻是氣的手腳冰涼,心灰意冷、怨恨交加,加上豬八戒鬃毛的臭氣,這美猴王越發暈暈忽忽、頭重腳輕了。

 

這悟空仍舊是個小蟲兒,飛出了包子鋪,一路上飛飛停停,期期艾艾,飛到驛館,猛然清醒過來,不由得怒火上升,心裡暗罵自己糊塗,這老和尚這麼不是東西,自己竟還要保他取經,犯賤哩!

 

――――――――――

 

孫悟空入黨記[]

 

想到這裡,悟空現出原形,一個斤頭起在空中,回頭望魔蠍國已是遠隔百里了,一路駕雲,竟往那落迦山紫竹林潮音洞尋那觀世音菩薩告狀去了!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落迦山前叱紅孩兒 紫竹林里聽點化

 

卻說這大聖在空中是一路凄凄慘慘、惱惱悶悶,好不凄涼,原本一個時辰的雲路,竟行了半日,猛然間,見前方紫氣東來,霞光浮動,知是落迦山到了,按下雲頭,竟往紫竹林行去。卻有木吒行者早已恭候,迎將上來笑道:「大聖別來無恙?今日又有甚難事來求菩薩?」悟空尚未言語,只聽見有人道:「孫大聖法術無邊,身有七十二變地煞術,有甚難事求人哩!」悟空一聽不是味,扭頭一看竟是那紅孩兒。紅孩兒自由菩薩收服后,改做善財童子,在蓮駕前服侍聽用,如今在觀音菩薩支部里,也成了預備黨員了,據說是慧根獨具,破格提拔,孫悟空見了他,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心道:「俺老孫天大的本事,幾百年掙下的名頭,如今屈就在那老和尚馬前聽他使喚,被他算計,這廝多大的孩子,竟也是預備黨員了!」想到此,抬手就給善財童子一個嘴巴子:「我把你這尿床的小畜生!你那時節作妖精,尚不是老孫求菩薩收了你做善財童兒,你能今天成神仙黨預備黨員?」

 

善財吃了他一個耳光,卻也不敢惱,賠笑道:「大聖還是個猴急脾氣,俺與你作耍子哩,你怎麼就翻臉了。」心卻道:「這跟預備黨員何干?這猴子真莫名其妙!」

 

正在尷尬處,卻有菩薩養的白鸚哥飛將出來,知是菩薩召喚,三人這才徑往潮音洞前拜見!洞前蓮台上,見菩薩端莊肅穆,一派大慈大悲之法像,好一個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孫大聖見了觀音,倒身下拜,心裡越發酸楚,止不住放聲大哭,這卻是猴兒出生以來第二次哭哩,第一次卻是五百年前拜別菩提老祖時哭的。

 

菩薩急令木吒和善財扶起,柔聲道:「悟空,自嬡家認識得你,還未曾見你哭哩,原來這石頭猴兒也會掉淚,莫不是受了那唐僧的氣了?」

 

悟空愈發的淚如泉湧,嗚咽搞道:「菩薩,想俺孫悟空當年,任十萬天兵天將降俺,俺都不曾皺下眉頭;五百年在五指山底下受盡天寒地凍、風霜雨淋,也不曾象如今這般難過。自從受菩薩教化,改道投釋,本想從此洗脫業障,終歸正果。可自保了那唐三藏取經以來,處處受氣,任俺不辭辛勞,捨命保護,卻也換不來他一絲可憐哩!」

 

悟空將唐僧推薦黨員一事前前後後,一句不漏地稟告了菩薩。

 

菩薩意味深長地嘆了口氣道:「悟空呀,如此說是委屈你了!想當年你受天災,壓於五行山下,我佛在雷音寺商討取經大事時,還是俺忽地想起了你,向如來保舉的哩!后又親臨五行山點化你,命你保唐僧去西天取經,你也算是我的門下了。一路上你降妖除魔,不辭辛苦。雖我佛為應九九八十一難之數,取經有凶無險,但離了你悟空,這八十一難斷無化解之由。如此,取經何成?」

 

菩薩一番話,竟說的悟空渾身涌過一股暖流,感激涕零,觀音菩薩偷眼望去,見此番話收到成效,心中暗喜,又趁熱打鐵,接著道:「至於這次推薦黨員一事,卻是唐僧的不是。唐僧這是假公濟私、妒忌賢能嘛!那豬八戒天生愚笨,好逸惡勞,論法術、論智慧、論忠心、論相貌哪及你悟空半分?卻也推薦黨員。」觀音喝了口凈瓶里的甘露,從蓮台上走將下來,對木吒和善財道:「你等且退去,我與悟空談談心!」

 

木吒與善財遵命退出紫竹林外,菩薩踱到悟空面前,拍拍他肩膀說:「可是悟空啊!這事體我卻也難插手啊!」

 

悟空迷惑地問:「菩薩啊!他唐僧乃你領導下的黨小組長,怎敢不聽你的?還求菩薩擬一道法旨,替悟空說話。」

 

「唉,悟空!你太天真了!你沒看清目前的形勢呀!」菩薩皺起眉頭,「取經乃是一項浩大的民心工程,這是我佛萬世的功德。如來佛祖極為看重的事,目前總的原則就是取經壓倒一切呀!為此,佛祖在佛釋取經字第0001號文件中明確了「三個確保」原則呢。一、確保取經工作的順利進行;二、確保天庭和佛教各個部門的大力配合;三、確保唐僧同志的一切安全。後來又在佛釋取經字第0002號文件中確定了今後佛教工作的中心原則,就是堅決以取經工作為中心的基本原則。佛祖是鐵了心地要將取經工作進行到底哩!後來,又專門給我們支部下了佛釋取經字第0003號文,明確指出了五個不準:「不準干預唐僧取經小組的內部事務;不準彙報一切不利於取經小組內部團結的情況;不準組織取經小組的一切與取經無關的活動;不準挪用取經小組的活動經費;不準剋扣取經小組的工資及福利待遇。」

 

――――――――――

 

孫悟空入黨記[]

 

菩薩接著說:「你還看不出來?唐僧現在可是佛祖的大紅人哩!雖然目前還是個黨小組長,還屬於我這個支部領導,但看佛祖的這些個最高指示,這個支部里我這個支部秘書長倒成了配合他唐僧取經工作的副手了!而且,」觀音菩薩壓低聲音道:「唐僧還有直接向佛祖彙報工作的權力!」

 

這時孫悟空竟忘了自己的傷心事,目瞪口呆地聽著菩薩的話,迷迷瞪瞪地道:「想不到取經這件事還有這麼大的聲勢。」

菩薩語重心長地說:「所以呀!悟空,你們小組的事,只有唐僧說了算啊!我不要說干預,連意見也不能提呢!惹惱了唐僧,不但保不了你,連我也要受黨內處分哩!」

 

悟空想了想有些忿忿地道:「可是菩薩,我也不能就生生咽下這口惡氣哩!他唐僧鐵了心要讓豬八戒入黨,俺老孫莫大的功勞,卻被獃子搶了去,傳出去,讓仙界的朋友笑死!不如菩薩摘了俺這緊箍,放俺還回那花果山逍遙自在去。」

菩薩笑著搖了搖頭,道:「悟空,且聽我全勸勸你!」

 

預知菩薩怎樣勸解,且聽下回分表!

 

第五回 大聖替觀音獻血 如來為唐僧慶功

 

觀音微微笑道:「悟空,且聽嬡家的勸解,如你執意要回你那花果山,俺也不攔你。只怕聽我一言后趕你你都不走哩!」

悟空俯身拜道:「願聽菩薩教誨。」

 

「先說你悟空,你雖乃天地之精華孕育,石卵而化,又受高人傳授地煞之術,有長生不老之壽,萬劫不壞之身,但不入我神仙黨,始終是個不入流的太乙散仙。大凡世間有法術、有道行的,皆要入我堂堂神仙黨,我神仙黨現有三大支部,乃我佛教、天庭、道家三個黨總支部。不入我神仙黨者,枉自稱神、自詡為仙,難登大堂,難入主流,其實都只是魔、是妖,轉世亦為豬、為狗等畜類。」

 

菩薩接著道:「神仙者,駕祥雲、驅瑞藹、仙風道骨、終歸正果;想你那些太乙散仙,不過是些妖孽鬼怪,駕黑雲、行風雷,面目醜陋、妖氣衝天,終落得個轉世為牲畜的結果哩。而神仙黨內,又以我佛教為法力最大,與眾不同。凡成佛者,口能綻蓮花、行能現白虹、來時仙樂飄飄、去時香風陣陣,享盡人間煙火,萬世受人供奉。與天齊壽,與宇宙共存,駕下僧眾萬千,永居靈山仙境。我佛那靈山雷音寶剎比你那花果野山、水簾洞府如何?」

 

菩薩一番話,竟說的大聖心弛神往,抓耳撓腮,一時間竟全然忘了取經路上的磨難、唐三藏的刁蠻!一心只想成佛,早斷了回花果山的念頭。想那花果山,雖是逍遙自在、佔山為王,然終不過野山野景,難脫一年四季之蕭殺,久居未免枯燥;大聖心裡更有一椿忌諱,就是雖道行高深,自身仍有股子妖氣卻萬難消去,這不入流的散仙,雖也能駕彩雲,但無甚光澤;雖也有祥光,但卻晦暗;更可惱的是這妖氣總是有的,雖有多有少,但這妖氣竟似人間的狐臭,凡人聞不著,但仙家聞著,每回大聖會神仙朋友,仙家們十有八九要捂鼻子哩。想到此不僅口中喃喃道:「菩薩說的這天大的好處,俺老孫卻無福消受哩!俺這黨籍沒有,如何成佛?」

 

菩薩會心一笑:「悟空呀!按說你聰明機靈,一般事體倒難不倒你,可論起這政治洞察力來,你可就差的多亦!你想我佛費盡心機搞出取經工程這一千秋偉業,功德圓滿時節還捨不得一個佛爺么?就是做給外人看,也要送你等一個正果哩!況我佛洞察天機,宇宙萬物盡收眼底,你悟空的功勞佛爺豈有不知?你放心,待取經圓滿,終要送你一個佛作作哩!至於你的黨籍問題,包在我觀音身上,入黨是遲早的事,你又何必跟那獃子爭搶?豈不壞了你的名頭。」

 

這孫悟空這番才覺著神清氣爽、陰騖掃盡,又覺雄心勃勃,躊躇滿志。倒身下拜道:「南無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老孫拜託你哩!不看僧面看佛面,即便那唐僧在算計俺老孫,有菩薩這等知遇之恩,俺也要肝腦塗地,保他取經成功哩!」

菩薩俯身扶住悟空又道:「悟空呀,這卻也是你萬年不遇的機緣哩!象我等之輩,熬成一個佛爺不知要做多少善事、遭遇多少劫難哩,幾萬年才得一個佛作,你可要珍惜呀!今後雖暫不能入黨,可也要以黨員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要相信組織!」

 

――――――――――

 

孫悟空入黨記[]

 

「悟空記著了!」

 

菩薩笑嘻嘻地說:「說不得還要你幫個忙哩!」

 

悟空連忙說:「好說好說!菩薩有甚要老孫做的?」

 

「最近我佛在佛教中發起了義務獻血的活動,黨員都要帶頭獻血,可巧嬡家這幾日來了癸水,不便獻血,煩勞悟空代嬡家獻了吧?」

 

孫悟空道:「既是義務獻血,菩薩身子不便,不獻即可,何用老孫代替哩?不是老孫不願出力,是老孫的血有些猴臊氣,恐有辱菩薩名頭。」

 

菩薩嘆了口氣:「悟空呀,這些理沒處說去。你要不獻,倒也沒人逼你,可就落下個黨性不強、積極性不高的不良印象哩。上一回雷音寺翻修,上頭要求大家義務捐款,結果靈吉菩薩捐了款忘了登記,佛祖大會小會不點名地批評有些同志不支持黨總支工作,把個靈吉菩薩窩囊死了。這黨內的事無小事,我們要做到凡是黨的事就是大事,凡是如來佛祖的指示,就要無條件遵守哩!你生性散漫,今後一定要注意呢!」

 

悟空連連道:「好,我替菩薩獻血!」

 

菩薩贊道:「好猴兒,一點就透,有政治前途!」

 

悟空獻罷了血,拜別菩薩,一個筋頭便來到了魔蠍國,入得驛館,見師徒三人仍在屋中閑坐,見行者歸來,唐僧倒也無甚惱怒,倒是那獃子心懷鬼胎,見悟空嚷道: 「好猴哥,扔下師父與師弟們到那裡耍子去了?」行者本想解釋解釋,見獃子不識趣,抬腿一腳罵道:「呆貨,俺去吃包子來!」

 

豬八戒一聽,登時一聲不吭,竟如被綁住了豬嘴一般;那邊廂唐三藏嘿然不語,陰著個臉口裡喃喃念經!沙僧是一頭霧水!

 

自此之後,師徒間竟是各懷心腹事,個個心存芥蒂,行者也不似前番出力,八戒卻更顯積極!

 

列位!取經路上的坎坷倒也不必說,自有《西遊記》正傳敘說,卻說那孫悟空當年大鬧天宮,玉帝十萬天兵天將尚且拿他無可奈何,何等本事,你卻看那取經路上諸多磨難,妖怪個個逞強,十回倒有八回要去搬救兵唐僧才得解脫,皆因黨員之爭也;孫行者藏了本事,為的是讓那老和尚多受些磨難,唐僧倒也乖巧,那緊箍咒反來了復去地作功課般地念叨!師徒各自心懷鬼胎不表。

 

且說這一日終至靈山福地,取經之事功德圓滿。師徒一行來雷音寶剎交差邀功,佛祖大悅,命不日舉行「熱烈慶祝取經工作成功暨取經有功人員頒獎大會」,給唐僧師徒慶功!

 

預知後事,且聽下回分解!!

 

第六回 功德圓滿師徒聽封 無有黨籍難成正果

 

且說這一日已是慶功頒獎大會的吉日,但只見靈山仙鏡瑞藹漫天、祥雲繚繞、彩虹貫日、香風飄裊、龍飛鳳舞、鶴鳴鸞啼。雷音寺內,西天諸佛及四菩薩、八金剛、五百羅漢、三千揭諦等各自歸位,真是個個法像莊嚴、人人佛法無邊,四周蓮花萬朵、耳邊仙樂飄飄。

 

唐僧師徒四人與那白龍馬也俱在階下坐定!早有觀音菩薩走到佛祖下首,高聲道:「『熱烈慶祝取經工作成功暨取經有功人員頒獎大會』現在開幕!」雷音寺內立刻響起了暴雨般的掌聲!觀音又接著道:「取經工作是我佛教幾萬年來取得的最輝煌的勝利,是在我佛如來同志親自策劃、指導下取得的。為了取經工作的順利實施,如來同志日夜辛勞、披肝瀝膽,常常工作到半夜十一二點,並多次親臨取經第一線視察工作,作過多次重要指示和講話!可以說,沒有如來佛祖的英明領導,取經不會獲得今日之巨大成功!至此佳期,我謹代表所有佛教同仁,向如來同志表示忠心的感謝!」(掌聲)觀音菩薩向台下點點頭,偷眼又向如來佛望去,見如來春風滿面、大為受用,心中一喜,接著道:「取經工作歷時十幾個春秋,經歷九九八十一難的坎坷,能夠取得今日的勝利,雖然是我們黨支部成員艱苦奮鬥的結果,但也是與在座諸佛的積極配合分不開的!當然,最大的功勞還是屬於戰鬥在第一線的取經工作小組的四位,不,五位同志的!下面請允許我介紹給大家!」觀音走到唐僧等面前一一介紹:「這位是唐僧同志,取經小組黨小組長,唐僧同志的前身其實就是佛祖的大弟子金蟬子。唐僧同志在取經工作中起到了領導和表率作用;這位是孫悟空同志,孫悟空同志是取經小組的主要骨幹,雖然以前因為政治覺悟問題犯了點錯誤,走了些彎路,但是這次取經工作他的功勞最大,功不可沒!」唐三藏聽了頓時笑容皆無,心中暗自咬牙:「這觀音菩薩太不是東西,分明抬高孫猴子,藉機打擊、貶低我么!」

 

――――――――――

 

孫悟空入黨記[]

 

觀世音笑眯眯地走到豬八戒面前道:「這位是豬八戒同志,以前曾擔任天蓬元帥的職務,后加入我取經小組工作,豬八戒同志在取經工作中起了重要的作用!而且,豬八戒同志目前是神仙黨預備黨員。」豬八戒笑呵呵地站起來向四周抱了抱拳!

 

「這位是沙悟凈同志,歷任捲簾將軍工作,后加入取經小組工作,悟凈同志是位忠厚老實的同志,在取經工作中工作作風樸實無華,任勞任怨,服從領導!」,「還有一位就是這匹白龍馬,乃西海龍王之子,后皈依我佛,主要是配合唐僧同志工作,表現也是不錯!」

 

觀音介紹完又走回原地接著說:「下面請如來同志作重要講話!」下面又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恩、恩!」如來清清嗓道:「觀音同志剛才講的很好,我再補充兩句:「『一、取經的成功是我佛教的劃時代的勝利;二、我們要借取經的成功趁機發揚光大我佛教的傳教工作,去爭取更大的勝利!」(掌聲)

 

觀音見如來發言簡短,倒有些詫異,隨即又接著宣布:「這次取經慶祝大會,引起了仙界各方的高度關注,並紛紛寄來賀信,來信祝賀的有:大天尊玉帝同志、兜率宮太上老君同志、瑤池之主王母娘娘同志、五庄觀鎮元大仙同志、托塔天王李靖同志、道教原始天尊同志......

 

觀世音念完長長的祝賀名單,喝了一口甘露又接著宣布:「下面公布取經小組的幾位同志的職務!唐僧同志加升大職正果,封為旃檀功德佛,享受正佛級待遇,主持今後的佛教宣傳工作!孫悟空同志加升大職正果,封為斗戰勝佛,」說道這裡,觀音放下名單到:「這裡說明一下,由於孫悟空同志目前還不是神仙黨黨員,因此根據黨組織原則暫時不能主持黨內工作,但仍享受正佛級待遇;」接著又念:「豬八戒同志加升為凈壇使者,主持佛教一切齋供、慶典工作;沙悟凈同志封為金身羅漢,具體工作由羅漢堂安排;白龍馬封為八部天龍,負責雷音寺的裝飾工作!」

 

唐僧、豬八戒、沙僧三人聽罷興奮之極,取經換來的艱辛總算得到回報,惟獨那孫悟空悶悶不樂,眼裡恨恨地盯著那唐僧!如來佛看在眼裡,微微一笑,拈花不語!

 

待慶功大會後,唐僧、豬八戒、沙僧春風得意、俱自赴任,取經小組四人分道揚鑣。單說這斗戰勝佛孫行者卻又如當年為齊天大聖之時,成了閑人。整日里東遊西逛,百無聊賴。偏偏這猴頭又是個閑不住的主,沒有了差使,活活悶殺!倒是佛祖的待遇仍舊受用,身上那股子妖氣俱消,佛駕到時,倒也蓮花百朵、瑞藹千條,與那一般佛祖無二!

 

這一日雲里來霧裡去,一時間竟路過凈壇使者的廟宇,斗戰勝佛一時興起,要見故人耍子!其實這取經小組中,行者倒是與這獃子最有情分,雖說豬八戒好吃懶做、生性蠢笨,情性倒還活潑,取經路上與悟空說說笑笑、打打鬧鬧,雖有些小瓜葛卻無大矛盾,十有一二倒是唐僧從中挑撥。

 

如今這凈壇使者也是位列仙班,道行與那取經時節大是不同,忽地心血來潮,卻已知斗戰勝佛近到廟門。孫大聖尚未進廟,這廂里豬長老已是迎將出來,口裡嚷道: 「猴哥,想殺老豬了!」撲上來將悟空抱住,二人肩並肩進了大殿!二人坐定,悟空上眼仔細端詳,見那八戒豬臉俱變,拱嘴縮短,豬毛消退,長耳愈小,人像顯見,渾身白白凈凈,與那夕日的腌瓚醜陋之像相去甚遠哩!悟空笑道:「八戒之法像越發尊嚴了!」

 

豬八戒見悟空對自己竟是十分的恭敬,不似取經那時日又罵又打,欣喜萬分,說道:「全憑我佛如來眷顧,我佛教法力的神奇,俺老豬總算終歸善果了!」

 

悟空又環顧四周,見這凈壇佛殿明亮寬大,香火不斷,中間有豬八戒法像泥塑,高有幾丈,神氣活現;寺內數十名黃見力士往來侍侯,僧人上千,越發感慨,不僅一聲長嘆:「唉,八戒,你今日是志得意滿,比俺老孫不知強有百倍哩!」八戒賠笑道:「猴哥休要見笑,如不是猴哥的本事,保得師父取經成功,俺老豬哪有今日的風光?」豬八戒也是真情萌動,接著道:「論起來猴哥也確實委屈,本該俺這黨員該是猴哥的,卻遭師父錯愛,把俺這不中用的老豬硬是趕鴨子上架,現如今耽誤了猴哥的前程!其實俺早問個明白,俺這凈壇使者乃是金剛級別,不是黨員也當得,這黨入了卻無甚用處。如此說來,倒是師父有些不該呀!」

 

――――――――――

 

孫悟空入黨記[]

 

孫大聖一聽,更是氣不打一處來,臉色鐵青,一言不發。凈壇使者勸解到:「猴哥也莫自愁悶,俺記得觀音菩薩曾許下你黨籍的問題,不如猴哥再去求菩薩,佛都封了,入黨豈是難事?」

 

行者恍然大悟,笑道:「老孫這幾日心中煩悶,竟是將這事忘到爪哇國去了,該是找菩薩的!」一時間心情漸見輕鬆,問道:「八戒自從成了凈壇使者,不知可忙碌否?」

 

八戒兀自嘆道:「唉!猴哥,一言難禁哩!取經那時節,俺老豬十頓倒有七頓吃不飽哩!如今坐了這凈壇的差事,倒是日日食障咧!不是這裡請就是那裡邀,每日里頓頓雞鴨魚肉、海味山珍,老豬雖是飯量巨大,卻也禁不住這天天宴席,如今就落下個胃炎的毛病!尤其喝酒,整日里喝的醉醺醺不知所以然,前些天佛醫告訴俺,患上高血糖了!苦啊,猴哥!天下難事,莫過於這喝酒吃飯之難,老豬現在聽見有人請吃飯就心驚!唉,如今竟懷念猴哥在取經路上化的那些粗茶淡飯哩!」

 

那裡孫悟空卻早笑的滿地打滾:「想不到啊,八戒!你今日倒望著那吃飯犯愁哩!」

 

悟空又與八戒閑聊一會,這才作別,擺駕自回斗戰佛宮去也!

 

欲知悟空能否入黨,第七回里終見分曉!!

 

第七回 如來弄乾坤 悟空終入黨

 

第二日斗戰勝佛即著黃巾力士擺駕南海。行者未成佛時卻自菩提老祖那裡學得日行十萬里的筋斗雲,如今封了佛卻不好再行那筋斗雲了,恐有失佛體,傷其大雅,便駕那佛家統一的祥雲!根據黨內福利待遇規定:如來佛祖乃著七彩祥雲、其他佛祖一律著五色祥雲。這五彩祥雲雖不如筋斗雲行的快,但云量寬厚,排雲量大,坐上去舒適無比、行走時四平八穩,極為受用。

 

到了南海,木吒相迎,以佛之禮拜之,悟空扶起道:「自家兄弟,不必如此!」木吒合什道:「斗戰勝佛向來待人寬厚,不拘小節,如今成了佛還這麼平易近人!」這時善財也迎了過來,合什道:「斗戰勝佛,菩薩有請!」

 

悟空徑隨善財行至潮音洞前,菩薩見了急下蓮台,這悟空搶上一步正要叩拜,觀音已伸手扶住道:「斗戰勝佛如今已是佛祖身份,這大禮只有我佛如來受的,觀音豈敢受之。」斗戰勝佛聽罷,不好再強求,合什道:「如無當年菩薩點化提攜,那有俺之今日,引水要思源哩!」

 

菩薩苦笑道:「悟空休要挖苦璦家,封為佛祖乃憑的你自家本事,倒是這黨籍問題至今未解決,我這幾日正自煩惱哩!」

悟空見菩薩如此說,不由得心情黯淡,說道:「原以為菩薩近日事體繁多,忘了悟空這樁小事,不曾料菩薩居然在此為難,難道俺孫悟空福薄命淺,坐不得這佛祖的蓮台了?」

 

「唉!悟空,原認為取經成功后你入黨不過是水到渠成之勢,不要說如來佛祖,俺直接就可在黨支部內解決了呢!其實如來早有法旨,指示璦家取經成功后立刻解決你的黨籍問題,我這廂里也早已預留了個名額給你呢!」

 

孫悟空大惑,自忖這已決不是唐僧從中作梗的原故,因連如來都首肯了呢!不僅問道:「既如此,又是何等緣故,連如來的法旨都行不得了?」

 

菩薩道:「這次的難處卻大了呢!你聽我慢慢與你說。仙界有神仙黨三個黨總支部,乃是佛、儒、道三教,儒教乃玉帝統領,管著天下俗事,又有我佛教、道教,勸人向善,懲惡除妖。而神仙黨在黨總支部上還設有秘書處,這秘書處總管三教所有黨務!秘書處共有九人,三教各推薦三個神仙代表,佛教乃我佛如來、我及文殊菩薩;儒教乃玉帝天尊、太白金星及李天王;道教乃太上老君、鎮元大仙及元始天尊。凡黨內事務,秘書處有異議者都要投票表決哩!自慶功會後,玉帝及太上老君等都向如來佛祖提了異議,稱你未有黨籍即封佛祖違犯組織原則,要如來佛祖免你的佛位呢!且不日要對你入黨問題投票表決,我猜這投票結果難說。想當年你大鬧天庭,把個玉帝得罪個徹底,況且王母娘娘也甚惱你,枕邊風沒少吹,儒教這三票你是沒指望了;再說那兜率宮,你竟把老君的煉丹仙爐搗了個底朝天,把個玉帝的仙丹也斷了頓!老君也是恨你入骨哩,道教這三票更是不投你!雖說發展黨員乃我佛教內部黨務,然秘書處反對,我佛教卻也不好擅自用強。」

 

――――――――――

 

孫悟空入黨記[]

 

悟空卻笑了起來:「菩薩差亦,你卻不知俺老孫人緣好哩!玉帝雖厭俺,但那金星老兒與俺是故交,那李天王卻也是常來常往,鎮元子原是與俺拜把子的,這你菩薩該知道,元始天尊倒無甚交情。想俺這六票是無甚問題哩!」

 

菩薩卻是又氣又笑道:「悟空你政治上太不成熟了呢!且不說你與這三仙交情,這秘書處可不是那喝酒猜拳的去處,哪裡去論這些私交來?這儒教乃是玉帝為首,玉帝不投你,哪個敢投你?道教老君既惡你,鎮元子與元始天尊乃老君弟子,焉有違師命投你之理?且說這私交,那太白金星本是一滑頭,當年替玉帝招安與你,卻比那李天王十萬天兵降你還要狠咧,哪裡見什麼私交?那李天王當年降你不住,名聲大折,心中懊惱萬分,怎肯再助你成功?鎮元子乃地仙之祖,心性高傲,當年哪把你放在眼裡,如不是憑一賭之氣,卻怎肯與你結拜哩?你當年天性不羈、與人不肯和氣,話不投機就舉你那鐵棒,人人都當你是惡人哩,倒有七分恐懼、三分景仰,這自古人心最難測,私交可是最最靠不住哩!」

 

菩薩一番話,倒說的這斗戰勝佛冷汗直冒、心灰意涼,一時間竟坐在那裡呆然無語!

 

菩薩見話說到骨子裡,這才安慰道:「你卻也不必過於灰心,此事要想圓滿,還得靠我佛如來大慈大悲的無上智慧!璦家正要起駕去靈山請示佛爺,你可與我同歸靈山!」

 

斗戰勝佛這才又燃起一點希望,與觀音向那靈山行去,真是乘興而來、敗興而歸!

 

待到靈山,菩薩先去請見佛祖,不過茶盞工夫,有伽葉尊者出來喚道:「斗戰勝佛快來,佛祖正在候你!」悟空隨之進入,見世尊端坐蓮台,與那觀音說話,悟空連忙叩拜,如來命觀音扶起說道:「方才觀音大士已將你入黨之事告我,宣你來乃是我三人共商你黨籍一事!」悟空再拜道:「焉敢以一己之私勞我佛辛苦!」如來道:「你乃我佛教之佛祖,入黨之事卻也是黨內大事!」

 

觀音一旁道:「弟子無能,不能上替佛祖分憂,下為悟空解決黨籍一事,還要請佛祖乾綱獨斷!」

 

佛祖道:「悟空入黨一事,表面看是觀音所說,二教乃與悟空有私憤,趁機挾嫌報復,然依我之見,卻非如此!」觀音惶恐道:「我佛高深莫測,弟子愚魯!」如來微微一笑,不可置否,繼續道:「天下四洲,原只有西牛賀洲尊我佛教,那東勝神州、南瞻部洲與北俱蘆洲原信奉那釋教與道教。唐僧師徒取經成功,致我佛教發揚光大,南瞻部洲人眾爭相皈依我佛教,又有那東勝神州、北俱蘆洲也一心向佛,倒是那儒教與那道教香火殘冷,門下弟子大都棄道入佛。這儒教行的乃是帝王之術,與我佛教倒也無甚大矛盾,道教卻不同,香火不盛,供奉稀少,豈不嫉妒我佛教?這次借悟空入黨一事發難,乃是沖我佛教而來,並非為悟空啊!」

 

觀音一聽,暗自慚愧,方覺自己的見識與如來相去甚遠,自己是著眼局部,如來是放眼全局呢!

 

悟空道:「如此說來,這投票定是不要我入黨了!」

 

如來道:「這卻也未必!俗語道『世上無難事、只要有心人!』你這黨還是入得的!據我看,玉帝這邊倒不是鐵了心要我佛教難看,十有八九還是老君從中作梗哩!如我親上靈宵宮與那玉帝勸解,定能成功!我只問玉帝要兩票足以!要玉帝還投反對票,即給了老君面子,又幫了我佛教大忙,如此,此事便可化解呢!」

 

觀音疑惑地問道:「恕弟子唐突,恐怕玉帝未必輕易允諾呢!」

 

如來笑道:「我有一計,定能成功。管叫那玉帝老兒應允!」觀音道:「佛祖有何妙計,不妨告之!」如來卻微笑不語,一旁急壞了孫悟空,倒身下拜道:「我佛不肯與弟子說,心中總是不安!」如來這才道:「這計還是要歸到你猴兒身上哩!當年你大鬧蟠桃園,將那蟠桃偷個乾淨,那桃可是八千年一熟,如今才過了五百年。我卻有一法,可令那桃子重生,那王母又可辦那蟠桃盛會。如此玉帝豈敢不尊我之計也?」

 

觀音聽罷掩口微笑,悟空卻已是笑的打跌,嚷道:「此計甚好!定叫那玉帝依我們咧!」

 

這斗戰勝佛已是神采奕奕,信心十足,合什道:「既是我佛已設下妙計,竟為弟子區區小事如此費心,弟子萬分感激。現即回斗戰勝宮,凈侯佛祖佳音!」

 

如來點點頭,悟空喏喏而退。

 

待行者走遠,觀音道:「雖我佛慈悲為懷,然為悟空入黨這些須小事勞動佛駕,未免太過辛勞!」

 

如來道:「汝等有所不知亦!孫悟空乃道教弟子,當年大鬧天宮,玉帝請我降他,初會我與他賭鬥法術,乃是挫起銳氣也;后又施法壓於五行山下,是磨其耐性也;令其保唐僧取經,施以緊箍咒,乃是束其野性也!這悟空神通廣大,道法高深,如在那道教里成了氣候,可是我佛教的強敵哩!我收其皈依我佛教,不僅去一強敵,還增加我佛教之勢力,豈不快哉?」

 

觀音還是不解,又問道:「既如此,如來為何任那唐僧疾賢妒能,批准其推薦豬八戒入黨而不令悟空那時節入黨,如此豈不無今日之授人以柄?」

 

如來微微笑道:「觀音啊,你這御人一術,還要多參詳呢!想那孫悟空,本事強大,罕有對手,自是心高氣傲,持強鬥狠,如那時入了黨,更是將唐僧不放眼裡,我這經怎取得成?再說,唐僧手無縛雞之力,百無是處,取經路上每每還要徒弟侍侯、搭救,自然心虛嫉妒悟空本事,怕那悟空不肯服他,推薦八戒,也有拉攏之意!這些我豈不知?然唐僧原為我二弟子,又是取經大功未成,我豈可因其小惡而棄大成?且這悟空經這入黨磨難,已是傲氣皆消,我看他如今才是全心皈依了呢!」

 

這觀世音竟聽的鬼泣神驚,心道「這如來佛祖果然是高深莫測啊,一切竟皆難逃他的掐算呢!」倒身拜道:「弟子佩服得五體投地,我佛智慧高遠,弟子難及一二!」

 

如來道:「這也叫「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呢!我在這個位子上,所慮自比汝要多些!」

 

二人閑話不表。

 

且說這一日如來佛祖喚諸佛座下聽講,佛祖道:「經過神仙黨秘書處投票表決,以五票對四票的優勢,通過了孫悟空同志的入黨問題,現在孫悟空同志已是神仙黨預備黨員了。同時正式主持黨內工作,負責今後我們佛教內的除妖降魔工作。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向孫悟空同志表示祝賀!」那裡孫悟空早激動地流下淚來!說也神奇,你道怎的?但聽佛祖說完,只見那斗戰勝佛的面貌立刻起了變化,猴毛退凈、面容飽滿,那尖嘴猴腮不見,只有四方大耳垂肩,白白胖胖,高高大大,渾身再無一處稜角,眼裡滿含智慧,銳氣內斂,野性頓收,竟與那佛祖一般無二,真顯佛法之廣大!

 

這廂里佛祖已是微開善口,敷演大法,宣揚正果,講那三乘妙典、大乘佛法,真乃是西方極樂仙界是也!!!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awang9988 2010-8-13 20:12
terific
回復 Ao太太 2010-8-14 07:56
我認為孫悟空絕不會加入假佛黨的。
回復 poi 2010-8-14 08:22
真長。還好最後終於入了
回復 WilliamLiao 2010-8-15 01:13
你也入黨了吧? 四方大耳垂肩,白白胖胖,高高大大,渾身再無一處稜角,眼裡滿含智慧,銳氣內斂~~
回復 h1pan 2010-8-15 04:32
Ha-ha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26 05:0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