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說說我遇到過的騙子

作者:石竹苑  於 2014-11-14 08:0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雜感|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1評論

到目前為止見過的騙子,大大小小不下十多個。那些個辦講座拉投資鼓動傳銷的都沒算,人家那是釣魚,願者上鉤,不來拉倒。上當不能怨騙子,受騙要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被人下藥的那是迷「煎」,心裡明白著還心甘情願被騙那是境界,像玉婆那樣離了又結,結了又離的不斷再蘸,每次還都要發誓愛你到永遠的那種最浪漫。用N種借口跟我借錢且篤定不還的舊同事也不算。

 

半年前一兄弟打電話來,問,「哥,你是不是在交行開過帳戶?有個派出所的人找我,說你洗錢,犯事了。」我一聽就樂了,「兄弟,放心,我洗錢都是擱褲兜兒扔洗衣機里洗,咱跟交行沒交情。」

 

這類電信騙子連面都不肯見,更摳的連電話費都不想掏,弄個網路電話到處矇事。

 

見過的騙子當中最著名的人物要算是「長城集資案」的主角,有志青年沈太福。沈太福的事迹要擱當下那就是一釣絲逆襲的典範,絕佳的勵志標桿,只可惜,生不逢時,遇人不淑,撞到號稱經濟沙皇的朱副總理槍口上,被速判速決。

 

一轉眼,沈太福執行死刑都二十年了,過去江湖好漢上法場要喊「過二十年又是一條好漢」,如果真有轉世,沈太福又該是一條好漢了。這事過去二十年了,不知還有沒有人記得,當初受沈案牽連被判了二十年刑期的國家科委副主任李效時估計也早該恢復自由身了吧。

 

暫把時鐘撥回二十二年前,那時的石竹還是塊見稜見角,未經磨礪的粗石,在頭兒的眼中尚算是個未朽之木,可吊之材。

 

一日,辦公室主任傳話,頭兒要召見。石竹才潛入這家科技公司蹭飯不久,公司的主業是高科技,石竹乾的是副業,上班基本上是讀報喝茶,無事可做。忽聞頭兒要召見,暗自尋思是不是手裡這飯碗要被收回去,怕是得再找新殼寄宿。不管是雞是熊,好壞都得去見。

 

頭兒笑咪咪的交代石竹,「一會兒有客人來談合作,你是負責投資這塊的,也參與一下,看看這事靠不靠譜。」

 

待客人進門,眾人登時眼前一亮,只見來者是一高一矮,高的有一米七五(含高跟鞋),矮的大約一米六(鞋襪未扣除),那真是高的靚麗,矮的威猛。

 

深圳這地界,天南海北的佳麗如雲,美眉資源極其豐富,差不多都審美疲勞了,可這次不同,來的這美眉不但是青春嬌艷,而且光彩照人,照得在座的本公司女總工兼副總臉上如霜打后的茄子般晦暗,更令人稱奇的是這美眉手拎一大號公文箱,足蹬高跟,步履從容,這沒點兒功底是撐不住的。

 

眾人的眼神都被這下凡天女吸住了,幾乎沒人注意她身邊那位中男。還是頭兒的定力好,起身招呼中男。二人一搭腔,都是長春口音,敢情倆吉林老鄉在南國相會,場上氣氛立馬熱烈起來。

 

石竹畢竟年青,被美眉的俏目流波掃得心神不定,差點漏過該仔細聽的正事。強自收心凝神,弄明白了,這位沈總來頭不小,背後有國家科委等部門的大力支持,今日登門是來談技術合作,他出錢我方出技術,說白了就是要買我方的技術。

 

沈總底氣足,豪氣衝天,「錢不是問題。」手一揮,身邊的美眉心領神會,動作嫻熟有力,大號的公文箱在空中劃過一道彩虹般弧線,優美又飄逸,箱子落在桌上,接著就聽啪啪兩聲,開鎖,掀開來,滿滿一箱子百元大鈔呈現在眾目之下。

 

深圳這地界各路神仙都有,頭兒也算是老江湖,眼界非淺,臉上笑容依舊,只閃過一霎那的凝滯,禮貌地回復對方「要開會研究研究」。

 

客人出門,壓抑已久的女總工如釋重負,暗吐一口晦氣。

 

頭兒看著在座的幾位公司核心,(當然石竹不在此列),「說說,啥看法?」

 

沒人接話茬,一時冷場。

 

石竹年青不通世故,見沒人出聲,也沒多想沈總跟頭兒有老鄉這一層關係,冒失迸出一句,「上來就拎一箱子錢,跟黑幫大佬講數似的,估計港產片看太多了。」

 

沒想到這句話起了活躍氣氛的作用,平時總一臉嚴肅認真的女總工臉上難得地有了笑紋。

 

美色迷人,遇上不應的就失靈了。合作的事沒成,石竹非常肯定這事絕不是石竹攪黃的,這點自知之明還有。頭兒在總結大家意見后說「咱們還是踏踏實實做咱們的產品,別摻乎人家的事。」

 

大把掏錢要買我們的技術不成,沈太福的腳步並沒停,橫騙大江南北,一路向前,直至鬼門關前止步。到今天,這集資還是國內民企頭上的鍘刀,不斷有人闖關,也不斷有人亡於刀下。沈太福玩的不單是集資,他手裡沒有真正能帶來利潤的技術和產品,把錢籌上來再去買別人的技術,這條路很難走得通,結果弄成龐氏騙局。

 

在有志有為,敢於創新的好青年沈太福一飛衝天的路上雖然有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費孝通等人以及多位在位或退休高官的加持扶掖,遇到狠角色朱鎔基算他倒八輩子楣。

 

沈太福在短期內能集得十幾個億,除了會拉關係造輿論之外,當時的社會背景非常關鍵。九十年代初通脹嚴重,民眾擔心財富縮水,而投資渠道不暢,另一方面,企業遇到銀行收緊銀根,借貸無門。

 

金融業是朱老闆的禁臠,想偷食只有死路一條。可嘆沈太福不知深淺,居然還要控告當時的央行行長李貴鮮,索償一個億,難道他不清楚朱老闆曾以副總理兼任過行長,李貴鮮也是奉朱的命令行事。與朱鎔基硬撼,沈太福就只有身敗名裂這一條路好走。

 

騙小錢有如乞討,能騙倒大眾的必是順應時代需要,迎合大眾心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1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4-11-14 08:17
20年前的甚至,理解!坐牢殺頭,陞官發財,都從那兒來!
回復 法道濟 2014-11-14 08:30
竊鉤者死,竊國者侯,一點不假
回復 白露為霜 2014-11-14 09:14
最難防的是投資公司搞的理財產品,講是保險,賣的衍生物(風險無法計算)。
回復 總裁判 2014-11-14 09:18
fanlaifuqu: 20年前的甚至,理解!坐牢殺頭,陞官發財,都從那兒來!
沈太福完全是運道不好,當時大市低迷,上市排長隊,他的立升還不夠,背景除科委副職撐腰之外,沒老一輩的關係。要是能上市,他就是馬雲。
回復 石竹苑 2014-11-14 09:51
fanlaifuqu: 20年前的甚至,理解!坐牢殺頭,陞官發財,都從那兒來!
全民向錢看的開始。
回復 石竹苑 2014-11-14 09:51
法道濟: 竊鉤者死,竊國者侯,一點不假
總結得好。
回復 石竹苑 2014-11-14 09:53
白露為霜: 最難防的是投資公司搞的理財產品,講是保險,賣的衍生物(風險無法計算)。
所以要提高分辨能力,保護好自己。
回復 石竹苑 2014-11-14 09:54
總裁判: 沈太福完全是運道不好,當時大市低迷,上市排長隊,他的立升還不夠,背景除科委副職撐腰之外,沒老一輩的關係。要是能上市,他就是馬雲。
有這個可能性。
回復 金竹陶器 2014-11-15 02:40
緣者上鉤
回復 4小虎媽 2014-11-15 10:31
我被一個同胞帶著參加Zeekrewards, 花去4萬,後來發現是騙局,買一個終生的教訓:天上不會掉餡餅,遠離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和人,好在那個找我的女人再也不敢和我聯繫了。錢是人掙餓,只要身體好心情好才是福。
回復 yulinw 2014-11-16 13:33
   老鄉好,寫小說吧~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8 16:3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