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追債(27)

作者:石竹苑  於 2012-8-23 04:1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4評論


第七章—6

 

羅斯福大道上有一排二層樓,底層是幾間小商店和一家湘味餐館,樓上是分租的辦公室,上二樓的樓梯出入口夾在賣電話卡和日用品雜貨的小攤兒中間,很不起眼,要是不仔細找還真不容易發現。

 

二樓臨街的玻璃窗都被各種廣告所覆蓋,在二樓把角處有一個套間,房門上貼著一塊木牌:披特牛律師事務所。

 

志偉從於娜那裡拿到這個牛律師的地址,直接找上門來。偏巧這會兒牛律師不在,不過不要緊,牛律師不在牛夫人在,這位牛夫人除了沒有律師執照以外,別的方面都要勝過牛律師本人一籌。當初牛律師還不是律師的時候,全靠著牛夫人的移民顧問生意支持一家人的生活,等到牛律師的開業執照拿到手,牛夫人的移民顧問公司也就順勢升級為移民律師事務所。

 

所以這位牛夫人才是這裡真正的主人,雖然已是三個孩子的娘,牛夫人的風采依然不減當年,一身大紅的職業套裝很亮眼,映襯得薄嘴唇更加鮮紅,說出的話就像是一挺高性能機關槍射出的子彈,快速迅猛,火力強大。

 

牛夫人聽志偉講是由於娜介紹來的,立就刻熱情洋溢地說道,「啊,我知道于娜,她的全套材料都是我經手做的,她的案子我最清楚,你也想辦政庇是吧?哎,來我這兒你就算找對門了,辦這個我們最拿手,哪怕你身份黑掉了都不要緊,照樣能辦下來綠卡。」

 

聽牛夫人這麼一說,志偉的心情立刻輕鬆下來,看來真是天無絕人之路。

 

「現在辦綠卡最快最省事的就是走政庇這條路,女人要是結婚有了孩子就辦『一胎化』政策迫害,」牛夫人看著志偉,「你呢,我看可以給你弄一套材料,證明你在國內參與民主運動受政治迫害。」

 

志偉有點心虛,「我可沒參與過這類活動啊!」

 

「咳,這你就別擔心了,這類案子有幾個人是真的?再說搞這類活動在國內都是地下的,美國人知道的,出了名的也就那麼幾個,要證明材料很容易,我們和這裡的民運組織都很熟,等他們組織人去使領館門外邊示威抗議的時候,你跟著去揮揮旗子,再拉著橫幅照幾張相,這就是最好的證據,證明你確實參加了運動,文字材料我找人給你編,其實最關鍵的環節是見移民官的時候怎麼說,我們會做專門培訓,教你怎麼回答問題,這是我們的強項,經驗豐富。」

 

「還有沒有別的方法?」志偉聽說要他去大使館外面打旗子示威,心裡忍不住開始打鼓,在那種場合拋頭露面,還要留下照片為證,即便是拿到綠卡以後還能放心大膽地回國嗎?恐怕要被國內有關部門盯上的,搞不好要弄假成真就麻煩了。

「別的辦法嘛,要是你有特殊才能也行,辦傑出人才移民,你有美國博士學位,在國際上拿過獎,或者你在奧運會上得過前三名,都可以。」

 

「這些。。。我都沒有。」志偉不禁自慚。

 

「你結婚了沒有?」

 

「還沒。」

 

「你也可以辦結婚綠卡,我幫你找人做假結婚,前提是你要準備好錢,現在的行情大概是三萬五到四萬,先拿臨時綠卡,兩年後轉正式的。」

 

三四萬美元,志偉手邊肯定沒有,要是把國內賬戶上的錢拿出來倒是夠了,問題是他的銀行賬戶還沒解凍,現在舒敏也沒了音訊。退一步講,就算找到舒敏,她能同意嗎?她能接受他和別的女人假結婚?恐怕是不能,怎麼能確定他是真結婚還是假結婚呢,再痴情的女人也不會這麼大度。

 

牛夫人看出志偉還在猶豫不決,「對男人收費是貴一點,因為找女人做『黃牛』比找男人做『搬運工』更困難,而且你還得時刻準備對付移民局的突擊檢查,兩年裡不能出錯,弄不好錢也花了,綠卡還拿不到,到頭來雞飛蛋打什麼也撈不著,所以最簡單可靠的還是辦庇護。」

 

這是個考驗,志偉面臨的是要不要放下良心和面子,降低一點做人的標準。用良心換綠卡,志偉一時間下不了這個決心,主要是過不了自己的心理關。

 

「有的人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想要綠卡又怕挨罵,面子值多少錢?要我說啊就是從小在國內受的那套狗屁的愛國教育,最後把人都弄傻了,這種人我見的多了。」

 

牛夫人可說是心明眼亮,「有的人在國內的時候整天抱怨,老想要出國,可出國以後反倒變得更愛國了,你說這種人是不是腦子壞掉了?真讓人想不通,要是覺得國內好,那還跑出來幹什麼!還要美國綠卡幹什麼呀!這種人最好笑了,你愛國也不想想那國愛你嗎?你要是拿著本美國護照繞世界跑,到哪裡去都受美國政府保護,中國護照比得了嗎?」

 

牛夫人的這番話像是一柄重鎚敲擊著志偉的心,在個人生路與國家臉面之間該偏向哪一邊?古往今來那些殺身成仁,捨生取義的人物,他張嘴就能說出一大串名字,古代的忠臣貞婦寧死不失節,豪傑重義輕生,不過他眼下的處境顯然還夠不上生死存亡,民族大義那種高度,他面對的只不過是在綠卡與良心之間做出一個選擇。

 

要良心還是要綠卡?哪個是熊掌,哪個算是魚?一時說不清楚,當然有一點是很清楚的,那就是綠卡的好處是實實在在的,而講良心的回報是什麼也沒有,而且還要繼續為自己的出路傷腦筋,哪個更實惠還用說嘛。

求生是先天本能,而良心氣節是後天被教育培養出來的。衣食無憂的時候可以悠閑自在地談論忠義節義,禮儀廉恥,而走投無路的人面對誘惑還想堅守良心氣節就沒那麼輕鬆愜意了。

 

「你自己先考慮清楚,拿定主意再來吧。」牛夫人見志偉舉棋不定,並不急於逼他做決定,欲速則不達,這個道理她還是知道的。

 

不到萬不得已,志偉還是不想走這條路,怎麼說用這種方法拿綠卡也不太光彩,猶豫了一下,志偉從口袋裡掏出移民局的回函。來這裡之前他想起萬律師說過的話,本打算順路在法拉盛找一家移民顧問碰一碰運氣,做最後的努力,既然來了,不妨向這位牛夫人請教一下。

 

牛夫人的英文閱讀能力雖然有限,不過志偉的解說她還是聽懂了。

 

「你這種情況確實少見,不過,事在人為!總會有辦法。」性格堅強的牛夫人是不會輕易被困難所嚇倒的。

 

這時,門一開,進來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

 

「哎,正好,牛律師回來了,你看看這個。」牛夫人把那份移民局回函遞過去。

 

這位牛律師已經開始中年發福,膨脹的腰圍把西裝撐得緊繃在身上。坐下來之後,牛律師看了一遍那封移民局的回函,凝神沉思一下,對志偉說,「你這個案子雖然困難但還有救活的機會,我不敢保證一定能救得回來,但是值得試一試,這樣吧,我們說好了,幫你辦成了我收你七百五十塊,要是辦不成我收你五十塊工本費,你看怎麼樣?」

 

現在志偉反而不那麼在乎了,死馬當活馬治吧,聽天由命了,「就這麼著。」

 

「我要給你做一套完整的證明材料,還要跟移民局解釋。。。」牛律師邊說邊把回函放入一隻文件夾中。

 

 

晚上,志偉反覆考慮之後打電話給陳萍,他打算做最後一次努力,請陳萍幫忙了解一下舒敏的情況。不管深圳那邊發生了什麼事,志偉都不會怪舒敏,他明白舒敏已經為他付出了很多很多。如果舒敏想分手,志偉也會心平氣和地接受,而且將來如果有機會他還是要報答舒敏為他做出的一切。

 

在電話里陳萍告訴志偉一個壞消息:舒敏遭人打劫受了重傷,現正在紅會醫院的特護病房,傷勢非常嚴重,一直處於昏迷狀態。

 

志偉手握著電話,呆立在原地,不敢相信這消息是真的,更不敢想象舒敏躺在醫院裡是個什麼樣子。他只覺得胃裡面擰著痛,酸水上冒,手發抖,說不出話。

 

這件事是偶然的還是有預謀?志偉疑心這事背後有人暗算舒敏,會是誰呢?是不是跟自己的案子有關?他知道前一段時間舒敏一直在想辦法為他洗清冤情,他這個案子里還牽扯其他人,會不會是有人不願意這個案子被翻過來,感受到威脅才設毒計暗害舒敏?

 

志偉有種無力感,現在他的處境艱難,還要為生存掙扎,當初是舒敏極力鼓動他出國避禍,舒敏說『只有人沒事,一切就都還有希望』,眼下舒敏有難,生死難料,正需要他守在身邊,他留在美國還有什麼意義呢,不管回國會遇到什麼樣的危險,他都要回去!

 

「你不用擔心,我會照看舒敏,」陳萍在電話里安慰志偉,「舒敏為了你的事,一直在托關係想辦法,你再等一等,先別急著跑回來,有消息我會通知你。」

 

「要是萬一。。。」志偉不忍心說下去。

 

「舒敏真要是有意外,你趕回來又能怎麼樣呢?」陳萍明白志偉的擔心,「先好好想想你為什麼要出國?這回舒敏出事是不是真的意外?別一時衝動,考慮清楚再做決定。」

 

這幾句話讓頭腦發熱的志偉冷靜下來,利用舒敏受傷來引他露面,會不會是對手為他設下的又一個陷阱?

 

 


高興

感動
4

同情

搞笑
3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2-8-23 04:50
綠卡啊!什麼在它面前都遜色了!
回復 yulinw 2012-8-23 11:29
   這會志偉真的要冷靜冷靜再冷靜了~·
回復 石竹苑 2012-8-25 03:53
fanlaifuqu: 綠卡啊!什麼在它面前都遜色了!
待在美國的華人都會有所體會吧。
回復 石竹苑 2012-8-25 03:53
yulinw:    這會志偉真的要冷靜冷靜再冷靜了~·
是啊~~~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7 22:3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