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領先世界的中國大數據監視也有微妙短板

作者:ryu  於 2020-2-19 15:4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悄無聲息間|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3評論

關鍵詞:中國, 大數據, 監視, 領先, 世界

今天清晨7點,「觀察者」網刊發了:如何尋找「零號病人」?專家建議:重回海鮮市場-的文章。文章指,中國科學網18日報道,2月15日,網上關於新冠肺炎零號病人的不實傳聞引發廣泛關注。很快,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發布聲明予以澄清。那麼,此次新冠肺炎的零號病人是誰? 要怎麼找? 能找得到嗎?2月17日,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研究員曹務春告訴《中國科學報》:目前尚未找到「零號病人」,建議重新回到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溯源病毒。未見確切證據。零號病人是一種通俗說法,指病毒從動物傳到人以後,第一個發病的人。「現在肯定沒有找到新冠肺炎的『零號病人』。 」曹務春說。國家疾控中心一位專家透露,目前尋找「零號病人」的相關工作仍在湖北省疾控範圍內展開。
2月17日,國家疾控中心再派43人奔赴湖北。迄今為止,該機構已陸續派出160位專業人員,參與當地實驗室檢測、病毒溯源、流行病學調查等工作。為何要尋找零號病人?...

云云,文章流露了中國掌控大數據這種領先世界的科技監視技術的微妙的「短板」。

局勢至今非常嚴峻,如何尋找「零號病人」?為何要尋找零號病人?...世界都關注著每天中國疫情的蔓延,尋找零號病人,對查出疫情源頭開發疫苗的重要性可以說是不言而喻的了。但是,這次,中國現在掌控的刷臉,刷走姿,座勢,事實上的事事實名制,當然肯定包括住院,就診,直至死亡,火化等等大數據,這種遙遙領先世界的先進的迅即即可判別的科技監視技術,如今在如何尋找「零號病人」的不那麼大的問題上出現了微妙的「短板」。

近期全國各地採取各自責任制的封閉式管控的防控疫情措施,事實證明是有效果的,報道中看到過,即使在偏僻的邊遠村莊,村民們在使用無人機從天上識別監控沒有戴口罩外出的村民,並且,無人機還在空中警告村民趕快回去戴口罩...

更有說服力的是央視網15日轉播了上海 [東方新聞] 報道上海各個區在承辦新人於情人節喜結良緣時的視頻:全力防控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上海:層層「闖關」來領證重重防疫許下愛的承諾,視頻顯示,政府工作人員要男女方新人出示手機掃一下政府機關的大數據二維碼,迅即,新人在15天之內的行蹤馬上一目了然,去過了哪些地方,時間,地點等等均逐一顯示無遺。這種先進的大數據管控,任何中國公民都無法隱瞞特定時期的個人行蹤。

如果說,這種遙遙領先世界的先進的迅即即可判別個別人員去向的大數據科技監視技術還有「短板」,那麼,我們不是還有強有力的黨政行政命令可以補充么。官媒報載,原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因防疫不力遭撤職,新任湖北省委常委、武漢市委書記,原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自16日上任后便展開為期3日的「集中拉網式大排查」,今天19日為排查的最後一日。王忠林昨天聽取各區排查作業重點難點彙報,並再度進行調度與布署。王忠林強調,各區應確保轄內不再有居家的武漢肺炎確診或疑似病例,「如果再發現一例,就拿區委書記、區長是問。」會中王忠林坦承,小區封閉管理和控制人員流動上「實際上落實得並不好」,有媒體暗訪視頻顯示部分小區並未嚴加管理,各區之間並不平衡,有的區在認真組織,有的區大而化之,且部分市民防疫意識較為薄弱...王忠林強調各區要在「發動群眾」上加倍努力,這場人民戰爭唯有居民落實小區防疫才能勝利,應讓民眾對疫情的嚴峻產生警覺,並且認知封閉管理重要性。若有不服從管理的,應依法嚴格處理,加大曝光力度。王忠林最後指示,加強核酸檢測力道,確保20日前能完成確診病例、疑似病例、密切接觸者及發熱病人等集中隔離,確診病例分類轉移定點醫院或方艙醫院,篩檢陰性者則應儘快採取相關措施進行分流,對於拒絕收治病例則應依法處理。
在此強有力的黨政、行政命令下,難道還有尋找不到的零號病人?...

昨天,日本最大的新聞通訊社之一的時事通訊社自北京的「中國利用大數據識別感染途徑,監控新肺炎」。報道說,在中國,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肺炎蔓延,正被大數據和其他一系列最新技術識別感染途徑。大數據也被用來監控人權活動家和少數民族,因此受批評其濫用,但政府自稱現在正在利用大數據來管控對抗肺炎,但人們仍然擔心個人信息泄露。
「1月23日,你從武漢乘火車回來的吧,"《光明日報》報道,25日,浙江省衢州市一名男子接到了地方官員的電話詢問。這名男子沒有據實彙報他曾經去過武漢的事實,那裡發生了新發肺炎,但是,當局還是從大數據分析中發現了這一行動。結果,該名男子被隔離,並被證實感染確診。衢州市一位高官自豪地表示:"我們利用大數據最大限度地防止了二次感染」。

報道還說,中國街頭及公共場所現在擁有超過2億台監控攝像機在正密切監視民眾,另外,民眾人人的手機通話和位置信息被收集,並詳細分析個人行為。現在,此監控系統也被用於跟蹤疫情感染的途徑。隨著肺炎的蔓延,個人的流動受到精細控制,最新的技術監測也加強了實際應用。智能手機的應用程序,還將每一個使用者的所在告訴了控制系統,哪怕你是在飛機或火車上。
中國政府的一個專家小組的醫生在國家中央電視台接受採訪時說,以大數據為手段的最新技術有助於確定"那些沒有意識到與感染者密切接觸的人"。中國政府通過利用高科技進行跟蹤,在本月17日現在,累計追蹤密切接觸者54萬6016人,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15萬539人。官方表示說,政府嚴格控制用於肺炎管控的個人信息,並在局勢趨向穩定后予以銷毀。然而,由於個人信息的泄露,對感染者的歧視令人關切。在中國版的推特"微博"中,「我希望人們不要隨意披露個人信息。他們沒有罪」的議論很多。

就在激進的環球時報發表了社論以後,中國人民的盟友、同志和戰友--俄羅斯禁止中國公民入境,歐盟新聞社報道說,俄羅斯防範武漢肺炎主管當局今天表示,俄國將從20日起禁止中國公民入境,不過這項措施是暫時性的。當局在聲明中說,暫時禁止中國公民因工作、私人旅行、教育或觀光目的入境。主管衛生事務副總理Tatiana Golikova(格里考瓦)表示:「2月20日起禁止所有中國公民因工作旅行、私人旅行、教育或觀光目的,從俄羅斯邊界入境。」

歐盟新聞社還報道說,在俄羅斯,防範中國武漢肺炎的心理甚囂塵上,幾乎有點異乎尋常,去過中國的俄羅斯公民,勿論婦女小孩都被要求分別隔離,手段粗暴,引起民眾反感,歐盟新聞社報道中就引用了一名俄羅斯女性的遭遇和她的憤怒與不滿。Russia, only two cases of COVID-19 have been reported. Nevertheless, the authorities have hospitalized hundreds of people who returned from China as a precaution. Two Russian women who arrived from the beach vacation island of Hainan — 1,500km from Wuhan — were kept in isolation but later fled, citing uncooperative doctors, poor conditions and fear they would become infected. Russian health authorities haven't commented on their complaints. One of the women, with a username Guzel Neder, posted a lengthy explanation on Instagram following a public backlash. She said her son, Leo, came down with a cough and a fever of 37.3 C (99.2 F) four days after the family's return. She called emergency services, who diagnosed the boy as having a viral respiratory infection and who said the mother and the son must go to a hospital for coronavirus tests.

— Russian mother escapes quarantine through window of unsanitary hospital.

香港南華早報則系列報道了世界衛生組織WHO醫學專家來華視察居然不去疫情重點區域武漢的所謂原因。

肺炎疫情重災區的武漢不僅封城,蓋了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和多間方艙醫院收治患者。近日為了醫療垃圾燃燒使用需求,南京一間廠商把「移動式醫療垃圾焚燒方艙」改成「垃圾和動物屍體處置方艙」,這個貨櫃型的裝置已運往武漢,據說每天可焚燒5噸醫療垃圾,也能處理「動物屍體」。
據報,由上海交通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大氣污染控制團隊參與研製的「醫療垃圾應急處置方艙」前往武漢馳援疫區,可望成為科學戰「疫」貢獻交大力量。上海交大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瞿贊介紹,醫療垃圾經焚燒處置關鍵在病毒病菌的去除,在方艙焚燒爐中以850度以上焚燒維持2秒,病毒無法在這種條件下存活,該技術正好能支持目前武漢「醫療廢棄物無害化」的處置,而「方艙」每日可以焚燒、無害化處理醫療垃圾5噸。「新民晚報」的報道指每個「方艙」大小約20公尺,體積約30立方公尺,包含固體粉碎、焚燒及空氣凈化三部分,可移動式的應急處理生活醫療垃圾、動物屍體,這些方艙,近日以大型貨車運送進武漢,數量多達40台。網上網民的議論不一。
標籤  中國,大數據,監視,領先,世界,短板,武漢,疫情,Russian,方艙醫院,移動式,醫療垃圾,焚燒方艙,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ryu 2020-2-19 15:47
歐盟新聞社還報道說,在俄羅斯,防範中國武漢肺炎的心理甚囂塵上,幾乎有點異乎尋常,去過中國的俄羅斯公民,勿論婦女小孩都被要求分別隔離,手段粗暴,引起民眾反感,歐盟新聞社報道中就引用了一名俄羅斯女性的遭遇和她的憤怒與不滿。
「My son was hysterical,」 she wrote. 「There was no exit for us other than to leave the hospital without authorization, through the window.」
She said nobody else on her flight from Hainan had been quarantined.
「We did not expect, when calling an ambulance, that they would keep us in the dark for five days in an infectious diseases hospital with violations of sanitary and epidemiological standards, where there was a risk of catching an infection.」

The second woman, Alla Ilyina from St Petersburg, said she tested negative for the coronavirus but was told by doctors she had to remain quarantined for two weeks.
She told the Fontanka newspaper that she was confined to an isolation room with no books or soap, no Wi-Fi and a wastebasket that was never emptied.
After figuring out how to break the electronic door lock, she escaped but nobody came to look for her. 「If I were sick, they would have swamped me with phone calls,」 Fontanka quoted her as saying.
Fontanka also published a video reportedly recorded by other patients quarantined in the same hospital in St Petersburg. The footage shows two young women in what appears to be a patient room showing a handwritten note saying 「Let us out of here, please."


#中國,#大數據,#監視,#領先,#世界,#短板,#武漢,#疫情,#Russian,#方艙醫院,#移動式,#醫療垃圾,#焚燒方艙,領先世界的中國大數據監視也有微妙短板 - ryu -
回復 徐福男兒 2020-2-20 01:12
零號病人有沒有,讓那位小姐露個面不就得了嗎?
回復 Lawler 2020-2-20 06:57
零號病人找不到,燒掉了的可能性比較大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31 19:3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