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小說 - 老闆娘和金槍魚

作者:ryu  於 2020-1-26 11:5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東京原汁原味|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7評論

關鍵詞:東京, 老闆娘, 華人, 媒體

「嗨,老闆娘要我帶口信她向你問好」,元旦前的忘年會上,酒過三巡后,W君搖到我的座位前對我吐著話,可能是酒精的作用,舌頭也大了。

哪個老闆娘?我不認識,我說。

嘿,你別裝糊塗了,就是華人報社的老闆娘呀,說話的W,34、5歲還沒有結婚的帥氣男人,從大專畢業后就分在報社的印刷業務課負責紙張油墨進程,兼一部分外界印刷業務,其中,華人報刊社成員中的六、七家中文報紙的業務業務都是他去接頭的,

就是那份H報呀,他說。

怎麼回事啊,我問他。

別談了,他有點大舌頭地噴著酒氣說,哎,過來,我告訴你,我上了老闆娘的床,冰肌玉膚,夢幻的清新脫俗...就是冬雪精靈,並且那兒可緊了,

你說什麼,我說,

你別誤會,我,是說她的肚子,肚子上的肉很緊!可,哦...他打了個飽嗝,可是,老闆娘就像金槍魚一樣...

媽的!別撈了便宜還損人!我一把把他推開。

別誤會,別誤會,我沒有這個意思...

事情原來是這樣的。元旦前的一天,W下班經過警衛室看見一個女的正在跟警衛說話,可好的style身材啊,他湊上去問怎麼了,警衛說,啊,你來得正好,這位是中國報紙的人,她遇到些困難了。那個女的跟W說,今天是出報的日子,她預定了三分之一擱腳板的報紙不要印刷廠送,想自己去送,留在廠里就可以了,不料發生了誤會,留下了二分之一擱腳板的報紙,多出了500多份,怎麼也放不進車子里去了。你什麼車啊?W探頭一看,哦,好神氣的一輛SUV,怎麼可能放不下呢,你把後座椅倒下不就簡單的可多放五百份。

怎麼倒啊,我從來沒到倒過,求求你幫幫忙吧,

好呀,簡單的事,一句話。

W很爽快地把報紙全部裝進車內,拍拍手,可以了吧,那個女的說太感謝了,請你喝一杯咖啡吧,不耽誤你回家吧?

急什麼,我家沒人,早回去一個人,晚回去也是人一個。

走吧。

在咖啡館里談得很熱鬧,W問那女的,報社裡怎麼從來沒見過你呀?怎麼今天你來了?

哦,是這樣的,今天讓他們都休息了,我是來頂班的。

嗯,你不休息?讓那些小年輕休息,應該說...的話,你,你是,你不會是owner吧?

哎,小意思,小意思,不是,小打小鬧的,

哎呀,老闆,老闆娘啊!

不要太酸吧,別客氣,你今天如果沒事,陪我一起送報紙吧,我也好有個人說說話,1500份送13個地方,估計2:00之前,凌晨可以完工,怎麼樣?

凌晨,半夜裡,方便嗎?

哦喲,方便不方便,這話得我說哪,老闆娘說,走吧走吧。一路談得很高興,話題熱烈,他們順利地把千多份報紙幾乎全派送了,到最後一家的時候,那是一家專門為華人辦理滯留簽證的律師事務所,在新宿區大久保的一條窄窄的單行道上,W自告奮勇地握著方向盤,沒想到開完路走到路口了也沒有找到那家事務所。

糟糕,走過頭了,怎麼辦?繞個圈子吧,老闆娘說,

就那麼掉頭進去吧,W說,反正已經三更半夜了,還有警察嗎,

於是,W掉了車頭,打開雙閃燈,以極慢的速度一路走一路找門牌,兩個人聚精會神地只注意著左右的建築物,猛然,車頭前面有一個人攔著,他拍了拍車子的前蓋板,用手指指著車裡的兩個人...

糟糕,是警察!

結果,兩個人被叫到警署折騰了一個半小時。

半夜裡無所事事的警察,仔仔細細地集中精力盤問了他們一女一男的關係。那種不懷好意的笑,反覆的問他們怎麼會硬闖單行道?怎麼...怎麼...

完事以後,已經是4:00了,寒風呼嘯,老闆娘怪不好意思地對W說,今天耽誤你了,我請你吃夜宵吧,怎麼辦,太不好意思了...過意不去。

一系列的發生事使兩個人越談越投機,結果,越過了那一條不應該魚躍的火線。

 

今年元旦后,我收到了一張請帖:孔溺籍哇,請撥冗出席小社的新年會...下面的落款是Z。

我有些驚訝,那個Z就是老闆娘。

新年會就在老闆娘經營的酒吧里舉辦。

我遞上請帖,接待的兩個中國姑娘非常恭敬地說,啊,你來了,光臨光臨,歡迎!老闆娘特別關照過,請進去...說完,替我脫下大衣,還特地當著我的面,把我的大衣精心地用衣刷刷乾淨,

別那麼客氣,我說,我自己會,

應該的,應該的,您請,這個位置就是指定給您的...

我坐下后馬上有人敬煙倒茶,還問我要不要先來杯開胃酒,

我會說的,你忙,該幹嘛幹嘛去,我支走了她。

掌聲中,老闆娘出現了,她站在那個卡拉OK大屏幕前簡單地歡迎大家給她面子出席了今天的新年會,今天來的都是她的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反正都是老朋友,都是買她面子來的,她非常高興,等等等等。

什麼時候也變得那麼客套了,我心裡在嘀咕,車轉臉懶得看那種場面,腦海里在回憶老闆娘的那段經歷。

老闆娘,今年36歲,是中國OO區OO省的農村地方出生的姑娘,生性聰明機靈,除了讀書以外,樣樣拿得出手,大學考進省會的藝術學院,出來以後就在省歌舞團工作,認識了省會的機關幹部順利地結了婚。後來,她的丈夫作為那個省和周圍幾個省的聯合駐日本東京的中國OO省際招商辦事處的駐在員,在日本工作兩年,那年,老闆娘已經30多了,她也在同一天拿到了作為駐在員官員家屬的兩年的簽證,而且是那種沒有任何活動限制的,很自由的VISA。她乾脆在歌舞團辦了停職手續一起來到了東京。

她好奇地也是積極的深入東京的各個行業的生活,,到處走,到處看,直到有一天,她發覺在日本創業太容易了,因為她的當村官的父親老爸缺的不是錢,缺的只是花錢投資的機會,所以,她果斷地砰地一下用現金買下了一家地段很好,生意也不錯的,但是老闆因為賭搏陷入資金困難的酒吧型小俱樂部。她接手以後,快刀斬亂麻的整頓俱樂部風氣和紀律,另外招進一批年輕貌美的中國女留學生,她自己親自訓練那些女留學生,從基本功開始,在陪客人閑聊K歌伴舞的同時,還都能夠亮出了一手嫵媚的驚人的中國舞蹈,日本傳統的以及南美北美的民眾舞蹈,外加性感的Hot 瑜伽,這使得那個酒吧完全具備了小小的夜總會的氣派,於是,生意火紅,客源也有了保障。這個有著天生麗質,水蛇腰,美麗的寬臀的舞蹈學院畢業的女主人,中國官方駐在員的夫人,正式地搖身一變成了在東京夜生活娛樂圈的老闆娘,剩餘的青春,火紅的魅力,豐潤的資金,她於是再接再厲又買下了一家夜總會,同時,為了給自己的投資生意增添一些文化氛圍,她又輕易地,愜意地申請辦了一張板報。請來的華人報報紙的編輯,竟然是正規畢業於上海一大學新聞系的中國人。燈紅酒綠也繁榮,書香墨寶也從容,老闆娘幹得很出色。兩年結束后,丈夫的駐在員生活結束了,老闆娘告訴老公說,你先回去吧,我已經另外取得了在日本的投資經營的許可簽證,我想留下來再干幾年,你高興了可以來東京玩玩休假,等我干厭了不耐煩了,我會回來再和你白頭到老的,你就放心我吧...

你可要守規矩準則的啊,還有,你的報紙,絕對不能允許出現那種東西...

好了好了,我懂,這種你不用擔心,也不用教我,我心裡都明白著,記得有時間來看我就行...

嘿!在想什麼呀!就在我出神於往事之際,不知不覺中老闆娘與各位打完招呼以後已經沒聲沒息地滑到了我的身邊一挪臀部坐了下來,編輯大哥我的好朋友,你怎麼裝模作樣地像沒看見我一樣啊,她的女中音。

沒有什麼,只是感覺有點...脫力,我挪了挪位置離開了一些空間給她后說。

幹嘛呢?嫌我?還是假裝正經,搖筆杆子的怎麼比下井打洞挖煤的還要累呢,放鬆一下好嗎?咱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

沒有啊,經常見面啦,在你的中國華人全媒體團隊中呀,我說,你去忙著,你去周旋別人吧,我自己會打理自己。

為什麼拒絕我,你是我的客人,而且,你是我的大客人,今天我是打算多花一些時間招待你。因為,一直冷落了你呀我的大編輯。

嘿,我說,你小聲些別那麼嘈呀,我不喜歡。

別擔心,今天沒有你的同行,來的人都是我的客人,也沒有人認識你,你儘管放心,她又湊近了我說,

你來了那麼多客人,也不要冷落別人吧,謝謝你,不要表示那種特別的讓人造成誤會的...

她突然用柔軟漂亮的食指點住了我的嘴不讓我說。

謝謝,別說了,今天晚上我不在乎別人怎麼想,我就要好好的同你聊聊,

什麼時候不能聊,非得要今天你把大家都請來的時候?改天吧,

怎麼了,真的那麼拒絕我,那麼感冒我,難得見面,又是新年,我們也要互相恭賀一下呀,

待會兒吧,還剛剛開始,有的是時間,

哎!我說!你討厭!今天是怎麼回事?她說。

你今天才是怎麼回事啊,

怎麼說呢?

哦,我聽人說,你有的時候在有種場合就像金槍魚。

像金槍魚?是什麼意思,

你是真的不懂,還是...

真的不懂哦。

那是一句日本的俗語。

那你就教教我吧。

像金槍魚就是Como el atun...

喂!你不要同我說外語好不好,要顯擺,你去和我的老公顯擺去,他和你一樣,至少會說三種半語言。

這個不是顯擺,我告訴你,這個語言的出處是南美洲阿根廷的西班牙用語,你知道不知道金槍魚是深海中魚,一旦被撈上海面,它就只會睜大它的大眼睛舒服地躺著,

誰聽你講這些,明白一些,這些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意思就是說很舒服,很享受,沒有動靜,表情溫順,

我說你這話是誰告訴你的?

還有誰呀,

日本人嗎?難道是他...老闆娘假裝越過我去拿煙灰缸,附在我的身上在我的大腿上輕輕的擰了一把,「討厭!告訴我,是不是他說的?」

我沒有作聲。

那個死鬼,怎麼說的話,那樣的這種話也能告訴你的!你們男人到底是怎麼樣的沒有底線?

不過,他沒有說你壞話呀,你...

告訴我他說了什麼,

你把耳朵湊過來...他說你冰肌玉膚,神聖美妙,儘管沒有任何錶情,不發出什麼聲音,但是你小花園裡水漫金山,瓊漿滾滾,讓金槍好幾次都打了水漂,最後連續吸了三口玉液才終於剝開巫山雲雨的,這,就是「活像金槍魚」的完整的形容。

哎呀,我的天哪,那個男人怎麼好意思,哎呀,我看錯人了,喂!我告訴你,我怎麼可能是金槍魚呢?因為他是日本人,同他有什麼好多說的,怎麼交流啊,換作你,你來試試,看我是不是金槍魚,

那你是什麼,

我會就是烏賊魚,我會...騎著你的肩膀再把你染黑

你別嚇我,

我不是嚇你,我們倆也來呀,讓你看看我非但是烏賊魚,我還是Chapter,章魚,我要把你緊緊的纏住,讓你連吼三聲...

我用半個手掌捂住了她的嘴,適可而止吧,我的大妹子。你有老公,我有老婆,只當是你沒有說,也當是我沒有聽見,不要開這種玩笑。做不到的事,想不到的美差,寫出來了,那隻能叫小說。寫出來的東西,即使做不到想不成,那也叫指示,叫思想,寫進歷史了,那就是主義,

哎呀!我的大編輯,你不要噁心我好不好,大過年的,我最討厭聽你說這種話了。你別躲,過來,她放低音量,輕輕地咬了一口我的耳朵。

好,我趕緊閃開。「老公什麼時候來?」

討厭啊,你怎麼又要噁心我了,哪壺不開提哪壺嗎?湊過來,再給我你的耳朵,來,聽著,他的身份,兩年不能因私出國你懂嗎?你懂的,幹嘛還要問我。

對不起,我很同情你,別...

她忽地站起身車轉了一下她的那款水蛇腰,這個時候,我才看見她身穿的那條裙子是一條前短後長的禮服裙,前面的大開叉中分明可窺見她的...連她白晃晃的大腿根也看得見。

她伏下身子耳語似地對我說,今晚等我,我也讓你咬一下我的耳朵,擰一下我的...

標籤  東京,老闆娘,華人,媒體,報紙,酒吧,俱樂部,舞蹈,水蛇腰,金槍魚,章魚,

1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ryu 2020-1-26 11:56
今天是北美的大年初一,特意為倍可親捧場!謝謝倍可親的老闆娘和編輯姐姐,辛苦了。

#東京,#老闆娘,#華人,#媒體,#報紙,#酒吧,#俱樂部,#舞蹈,#水蛇腰,#金槍魚,#章魚,小說 - 老闆娘和金槍魚 - ryu -
回復 ryu 2020-1-26 11:57
做不到的事,想不到的美差,寫出來了,那隻能叫小說。
回復 ryu 2020-1-26 11:57
白紙黑字寫出來的東西,即使做不到想不成,那也叫指示,叫思想,寫進歷史了,那就是主義。
回復 Brigade 2020-1-26 12:44
看了大約1/4,心想在日本的美女都是活雷鋒啊。
回復 ryu 2020-1-26 12:52
Brigade: 看了大約1/4,心想在日本的美女都是活雷鋒啊。
雷鋒?
莫非北美只有雷振富么。
回復 NO_meansNO 2020-1-27 09:52
飄遊東洋「金槍魚」,春江水暖「鴨」先知。     
回復 ryu 2020-1-27 13:33
NO_meansNO: 飄遊東洋「金槍魚」,春江水暖「鴨」先知。        
那也叫指示,叫思想,寫進歷史了,那就是主義。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9 05: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