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小說 - 老闆娘和金槍魚

作者:ryu  於 2020-1-26 11:5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東京原汁原味|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7評論

關鍵詞:東京, 老闆娘, 華人, 媒體

「不約而至的老闆娘」,本篇短小說系續 -「老闆娘和金槍魚」(見下) -曾經塗鴉的日誌,我今晨貼在了Instagram上,倍可親的網人告訴我其無法登錄那裡,還有說文字不全(其實因為受字數限制在評論欄里貼了後半),故再次貼上,請笑悅。本篇算是梗概,也是草稿,可能再寫,近期無望外出,晚班回家后萬般無聊,於是一解余念,感謝給了我靈感的友人,不余。
 
「嗨,我已經到你家門口了,你歡迎的話我就停車進來,不歡迎的話,我就打回票回家」,老闆娘在電話中這麼說,
「你已經先斬後奏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我把門打開,老闆娘的第一句話是,「就是說你同意了,很抱歉,有些急事想要同你商量,所以,來不及先通知你了,還有,我想你反正不會有花樣的,在家裡,我也不會...」
廢話這麼多幹嘛,我把她迎進家裡。
老闆娘,就是我以前曾經在下面寫過的那位華人報的女老闆。至於她的簡歷,下篇文字里都做了交代。
我把她迎進自己的所謂書房,其實也就是我們家裡唯一的一間日本式和室。
我家裡很小,你就湊合著,我說。確實,因為老闆娘的家比我氣派多了。
非常有興趣,我倒是想看看你就在這兩三台電腦上怎麼鼓搗出那麼些文字來的,她開誠布公。
說吧,有什麼事情?我問。
直奔主題太唐突了,我看見你電腦的主頁畫面,想起給你解釋一通,你說可不可以?
來一下吧,你儘管自行其是。
其實也是我老公教我的,你的這個Google狗狗的畫面,打開后其實裡面有你的大量個人情報資訊,你以為自己的個人情報不會流散的想法,可能恰恰相反,如果你沒有個人隱私在裡面,也許我會打開給你看看,好嗎?
你老公可是這方面的專家了,當著我的面,你打開完全沒關係。
她說,還是你自己來動手吧,首先點擊屏幕右上角的你自己已經登陸註冊的Icon,選擇"Web和應用App activity"、"位置管理Location Management 和 YouTube 履歷記錄"。位置履歷記錄是你在Google地圖中記錄的移動履歷,可以替代個人日記的功能,但是也是非常敏感的個人信息,點擊,再點擊,對,就這個,你看,你的個人履歷行動軌跡全部在上面顯示出來了,看見沒有,這是2015年你在台灣的行動,你看,你是出門走路到車站,然後換捷運到「中正祠」后再走路到長榮航空公司,再…
這是那年年初你在高雄,你看你是在SOGO商場下面坐車到美麗島車站;
還有你在東京車站2016年3月某日;下午4:30在六本木;6月5日進停車場...

天哪,怎麼回事啊!
我老公是這方面的行家裡手啊,你把那些設定改成「不表示你的軌跡」,第二,把軌跡的保存時間設定為多少個月,因為狗狗替你最初的設定是永久保存,告訴你,你現在使用的iPhone同樣有這樣的問題,以後我再來告訴你吧,接下來我是想麻煩你,我的店,要關門了。
兩家?
對,兩家,
酒吧,都關?
現在的形勢,人人都stay home,誰還出來喝酒行樂。
那些姑娘呢?
我將以一次性付款方式放她們生了,請你來出席最後的一次告別酒會,別擔心,是白天的,你白天有空的吧,所以,我這次自己上門來邀請,務必買面子了。
就這事?
還有,說出來不知道合適不合適,早一些到我報社來,好不好,這樣吧,你提前離職當然會影響退職金,怎麼樣,差額,我加倍給。我要買斷你。
什麼意思?
買斷你全部的文字,不計算稿費,付版稅給你,可不可以?
那你不是有主編嗎?
主編繼續留用,首先請他離職再聘用。
那不是日本人的那一套做法嗎?
出現現在的局面也是天災人禍,我無能為力,就想再改版為那些姑娘們的出路提供一些信息和方法,等你的主意了,其實這樣做也是...
突然,老闆娘拿出了手機說,對不起,有一個簡訊進來,她看后猶豫了一會兒,對我說,方便不方便,你太太來的簡訊。
我?怎麼可能?
是的,你太太只打了幾行字,你看吧,
「我不在的時候,最好你不要單獨進我家,因為我家不是wet market,也不歡迎金槍魚…我已經在同步錄音里聽到你們的話,是沒什麼事情,但是我不,我家不歡迎外人。」
同步錄音?
是的,我書房裡面安裝了同步錄音,
怎麼你太太也知道了?
估計她請哪個程序工程師替她設計了同步轉向手機吧,
怎麼辦?我以後不了,請你向太太轉達我的歉意,和懺悔,老闆娘說。
 
東邊的天際還剛剛露出一線魚肚似的白色,魚肚白的背後,抹上一線淡淡的紅光,好像有誰點燃了柴火,紅色的光芒漸漸地放寬放長,而後,壓山浮雲被染透了,由淡紅到血紅...氣溫好像急劇下降了了,下班了的情不自禁地抱緊了雙肩,回家打開房門。
你回來啦,這是太太的聲音,我今天休息,所以我們老規矩,陪你一起洗澡,然後再休息吧。
不好意思,我說,我這個夜貓子班頭讓你睡不好安穩覺了。
沒關係,她已經放好洗澡水,接過我的包包,準備好我的替換衣服,還有乾淨的浴巾。浴缸里水是乳白色的,浴室里充滿水蒸氣。
從外間隱約傳來背景音樂,先是貝多芬的月光曲,接著是「重歸蘇蓮托」。
昨天的事要不要我解釋一下,我主動說。
不用了,反正你已經說了,下不為例,再有的話,我想我們就好聚好散吧。
別想到那裡去,事情根本沒有那麼嚴重,沒有那麼複雜。
我知道,但是,我容不下這些簡單的事情。去年,你陪她到美國的德州去探親,看望她的老公,不是因為她老公是你的朋友,我是絕對要阻止這件事的,為什麼她去看老公非得拉著你,你做什麼電燈泡啊!
不是那麼回事,是我正巧要去新澤西州看人,她知道了,一定要替我買票,說讓我轉機順便陪陪她。還有...
漸漸的,太太的眼睛有些濕潤了,好象是淚水,她轉過臉去,「都有些時間了,所以,已經發生了,好了,別說了,我知道你都有很多理由,但是我沒有理由,我跟你說我也不要聽理由,這件事只能夠有一次,再來一次,就拗斷,我先同你打招呼了」。
我,懂的。還有,有可能我要辭職了。
為什麼?好端端的不等到正常的退休,那可要影響你的工齡吧。
她讓我到她的報社去。
不是說好了再過兩年多嗎?就這麼等不及了,這個女人離開了你就不行了,她不是有解放日報出來的那個人嗎,我去同她說不!
別了,我也已經做夠了,累了,到她那個報社去還不是象一半玩似的。
我就怕你像玩似的,在她那兒做太輕鬆了,玩,就會玩出火來的,這個女人,我說她是金槍魚...
那就是你的不是了,她的職業不是那種行當,但是,那種事,你來日本這麼久了,應該知道日本的事情。
我是看不起她的這個行當,我還怕髒了自己的嘴說不出口呢,我鄙視她,也為她的老公感到臉紅。
那我就明說了吧,這件事情她老公都知道,而且做這件事情純粹就是為了掩護他和她,你知道的,日本是有這種行當是正常的,他們只不過是利用了一下而已,因為「水商賣」,甚至於「枕頭營業」,都是這裡三百六十行中的一個,行業說的出,做的出,也拿得出。我們都在河邊走,還用擔心這種事嗎?
你才在河邊走呢!這麼說了,我都奇怪了,你給我好好的把去德州的事情說說清楚!
我,簡單地說吧,待會兒...我從浴缸里起身,
幹嘛去?
我去拿手機來,
你要招涼的,太太趕緊起身替我仔細的抹乾身體,又替我出去拿了浴巾裹住我的身子,才說你去吧。
你才要著涼的,我說,你,你就這麼光溜溜的雪白雪白的出去。
就去,別不正不經,我是為你好,怕你著涼,我比你強壯多了。
...就是這兩張照片,在她老公的辦公室里拍出去的,德州南部的石油公司,好象是埃克森美孚的辦公區,

就這些?
還有他們見面的時候。在機場外,我在暗處看著,但他們倆簡直就是電影裡面的007在接頭,在街頭前,首先是一個輕輕的擁抱,然後雙方互相轉個身,眼睛像閃電一下直直地打量著各自當時的背後,明顯的就是在確認「尾巴」,然後上了她老公的車,一輛DS,在中國很流行的法國雪鐵龍公司的SUV,老闆娘把手機全程開著,所以他們說的話我都聽得到,估計她也是故意這麼做的,聽她抱怨說她老公怎麼開車像老牛破車這麼慢,速度只有31英里都不到,性子這麼急的男人,可是開車卻是慢郎中;在公司里上電梯,人還沒全部進去就開始連敲關門的按鈕,接著就是拚命地點擊自己的樓層按鈕,幹嘛這麼著急呀,剛才進公司門的時候也是的,自動門還沒有打開,人就已經撞上去了,先是皮鞋尖踢到了門,接著是額頭也撞到了玻璃,幹嗎呢?完全相反的人,性子急的不得了,開電腦開抽屜,處處是心急火燎,火燒眉毛,吃飯吃得額頭上冒出了汗,究竟怎麼回事啊,已經一把年紀了,這種性格改不了,典型的雙重性格,慢騰騰的反面是毛頭毛糙,心急火燎,不可思議,...你怎麼不說話,我問你呢?
還說什麼?太太答道,進「千人計劃」里的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吧...太太說,別!千萬別進去!
我又不在美國,我們又不去美國,怎麼個計劃法?
離開些,離遠一點的好,圖個清靜,也犯不著,眼下怎麼樣的形勢,怎麼樣的母國,你也別想不通了,也可以擺脫這些矛盾了,我擔心你是因為你是我的,我愛你才說這些的。
我會慢慢想通的,我說。
告訴你,我對你早已經失望了,你也是這個性格,三歲看到老,已經定性了,我也不想抱任何希望了,只是為了你好,也是為了我自己,別弄濕了自己的鞋,答應我,犯不著,特別是別惹那個人。
那個老闆娘?怎麼說呢?
沒什麼。我就是看見她就討厭,就那麼簡單,我討厭她,看她對你說話時的那個口氣和語調,就像你是去酒吧喝酒的男客一樣,這是我的男人,告訴她,別染指!死了這條心!到時候別怪我話不饒人,從我眼前消失,這個老闆娘!
其實你也來做老闆娘吧,我想你一定會做成一個成功的老闆娘的...
別!就是因為那人,那個老闆娘,我絕對不做老闆娘,我做你的老婆就可以了,足夠了,幹嘛要講一套做一套,什麼「千人計劃」,肥肥火腿腸的,我對任何黨都沒興趣,因為任何的黨也沒有自信,我不陪你的那個後台老闆玩。我已經把自己的孩子女兒都陪出去了,還想拖我下水,做夢!手機還給我,我把那些的刪了,你也洗手別給我去幹什麼不放心的事。
不會的,老闆娘那裡,我會處理的,相信我。
太太望了我一眼,她死死地盯住我看著,一邊替我擦脖子擦手臂,一邊說「替我拿過香波來,還有,護髮水。哎,湊過來,讓我替你洗頭,別說謝謝哈,少來那套,待會積極些就行了」。
 
其實,我把到嘴邊的話都押下了,因為讓我陪老闆娘去德州都是她老公暗中關照的事,到了德州,我一個人住到了德克薩斯州休斯頓市附近的曼斯菲厄德,那也是他朋友的家,一切的一切,哎,不少話題,不說了。
本篇完。

標籤  東京,老闆娘,華人,媒體,StayAtHome,美國,德克薩斯,休斯頓,水商賣,枕頭營業,埃克森美孚,

「嗨,老闆娘要我帶口信她向你問好」,元旦前的忘年會上,酒過三巡后,W君搖到我的座位前對我吐著話,可能是酒精的作用,舌頭也大了。

哪個老闆娘?我不認識,我說。

嘿,你別裝糊塗了,就是華人報社的老闆娘呀,說話的W,34、5歲還沒有結婚的帥氣男人,從大專畢業后就分在報社的印刷業務課負責紙張油墨進程,兼一部分外界印刷業務,其中,華人報刊社成員中的六、七家中文報紙的業務業務都是他去接頭的,

就是那份H報呀,他說。

怎麼回事啊,我問他。

別談了,他有點大舌頭地噴著酒氣說,哎,過來,我告訴你,我上了老闆娘的床,冰肌玉膚,夢幻的清新脫俗...就是冬雪精靈,並且那兒可緊了,

你說什麼,我說,

你別誤會,我,是說她的肚子,肚子上的肉很緊!可,哦...他打了個飽嗝,可是,老闆娘就像金槍魚一樣...

媽的!別撈了便宜還損人!我一把把他推開。

別誤會,別誤會,我沒有這個意思...

事情原來是這樣的。元旦前的一天,W下班經過警衛室看見一個女的正在跟警衛說話,可好的style身材啊,他湊上去問怎麼了,警衛說,啊,你來得正好,這位是中國報紙的人,她遇到些困難了。那個女的跟W說,今天是出報的日子,她預定了三分之一擱腳板的報紙不要印刷廠送,想自己去送,留在廠里就可以了,不料發生了誤會,留下了二分之一擱腳板的報紙,多出了500多份,怎麼也放不進車子里去了。你什麼車啊?W探頭一看,哦,好神氣的一輛SUV,怎麼可能放不下呢,你把後座椅倒下不就簡單的可多放五百份。

怎麼倒啊,我從來沒到倒過,求求你幫幫忙吧,

好呀,簡單的事,一句話。

W很爽快地把報紙全部裝進車內,拍拍手,可以了吧,那個女的說太感謝了,請你喝一杯咖啡吧,不耽誤你回家吧?

急什麼,我家沒人,早回去一個人,晚回去也是人一個。

走吧。

在咖啡館里談得很熱鬧,W問那女的,報社裡怎麼從來沒見過你呀?怎麼今天你來了?

哦,是這樣的,今天讓他們都休息了,我是來頂班的。

嗯,你不休息?讓那些小年輕休息,應該說...的話,你,你是,你不會是owner吧?

哎,小意思,小意思,不是,小打小鬧的,

哎呀,老闆,老闆娘啊!

不要太酸吧,別客氣,你今天如果沒事,陪我一起送報紙吧,我也好有個人說說話,1500份送13個地方,估計2:00之前,凌晨可以完工,怎麼樣?

凌晨,半夜裡,方便嗎?

哦喲,方便不方便,這話得我說哪,老闆娘說,走吧走吧。一路談得很高興,話題熱烈,他們順利地把千多份報紙幾乎全派送了,到最後一家的時候,那是一家專門為華人辦理滯留簽證的律師事務所,在新宿區大久保的一條窄窄的單行道上,W自告奮勇地握著方向盤,沒想到開完路走到路口了也沒有找到那家事務所。

糟糕,走過頭了,怎麼辦?繞個圈子吧,老闆娘說,

就那麼掉頭進去吧,W說,反正已經三更半夜了,還有警察嗎,

於是,W掉了車頭,打開雙閃燈,以極慢的速度一路走一路找門牌,兩個人聚精會神地只注意著左右的建築物,猛然,車頭前面有一個人攔著,他拍了拍車子的前蓋板,用手指指著車裡的兩個人...

糟糕,是警察!

結果,兩個人被叫到警署折騰了一個半小時。

半夜裡無所事事的警察,仔仔細細地集中精力盤問了他們一女一男的關係。那種不懷好意的笑,反覆的問他們怎麼會硬闖單行道?怎麼...怎麼...

完事以後,已經是4:00了,寒風呼嘯,老闆娘怪不好意思地對W說,今天耽誤你了,我請你吃夜宵吧,怎麼辦,太不好意思了...過意不去。

一系列的發生事使兩個人越談越投機,結果,越過了那一條不應該魚躍的火線。

 

今年元旦后,我收到了一張請帖:孔溺籍哇,請撥冗出席小社的新年會...下面的落款是Z。

我有些驚訝,那個Z就是老闆娘。

新年會就在老闆娘經營的酒吧里舉辦。

我遞上請帖,接待的兩個中國姑娘非常恭敬地說,啊,你來了,光臨光臨,歡迎!老闆娘特別關照過,請進去...說完,替我脫下大衣,還特地當著我的面,把我的大衣精心地用衣刷刷乾淨,

別那麼客氣,我說,我自己會,

應該的,應該的,您請,這個位置就是指定給您的...

我坐下后馬上有人敬煙倒茶,還問我要不要先來杯開胃酒,

我會說的,你忙,該幹嘛幹嘛去,我支走了她。

掌聲中,老闆娘出現了,她站在那個卡拉OK大屏幕前簡單地歡迎大家給她面子出席了今天的新年會,今天來的都是她的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反正都是老朋友,都是買她面子來的,她非常高興,等等等等。

什麼時候也變得那麼客套了,我心裡在嘀咕,車轉臉懶得看那種場面,腦海里在回憶老闆娘的那段經歷。

老闆娘,今年36歲,是中國OO區OO省的農村地方出生的姑娘,生性聰明機靈,除了讀書以外,樣樣拿得出手,大學考進省會的藝術學院,出來以後就在省歌舞團工作,認識了省會的機關幹部順利地結了婚。後來,她的丈夫作為那個省和周圍幾個省的聯合駐日本東京的中國OO省際招商辦事處的駐在員,在日本工作兩年,那年,老闆娘已經30多了,她也在同一天拿到了作為駐在員官員家屬的兩年的簽證,而且是那種沒有任何活動限制的,很自由的VISA。她乾脆在歌舞團辦了停職手續一起來到了東京。

她好奇地也是積極的深入東京的各個行業的生活,,到處走,到處看,直到有一天,她發覺在日本創業太容易了,因為她的當村官的父親老爸缺的不是錢,缺的只是花錢投資的機會,所以,她果斷地砰地一下用現金買下了一家地段很好,生意也不錯的,但是老闆因為賭搏陷入資金困難的酒吧型小俱樂部。她接手以後,快刀斬亂麻的整頓俱樂部風氣和紀律,另外招進一批年輕貌美的中國女留學生,她自己親自訓練那些女留學生,從基本功開始,在陪客人閑聊K歌伴舞的同時,還都能夠亮出了一手嫵媚的驚人的中國舞蹈,日本傳統的以及南美北美的民眾舞蹈,外加性感的Hot 瑜伽,這使得那個酒吧完全具備了小小的夜總會的氣派,於是,生意火紅,客源也有了保障。這個有著天生麗質,水蛇腰,美麗的寬臀的舞蹈學院畢業的女主人,中國官方駐在員的夫人,正式地搖身一變成了在東京夜生活娛樂圈的老闆娘,剩餘的青春,火紅的魅力,豐潤的資金,她於是再接再厲又買下了一家夜總會,同時,為了給自己的投資生意增添一些文化氛圍,她又輕易地,愜意地申請辦了一張板報。請來的華人報報紙的編輯,竟然是正規畢業於上海一大學新聞系的中國人。燈紅酒綠也繁榮,書香墨寶也從容,老闆娘幹得很出色。兩年結束后,丈夫的駐在員生活結束了,老闆娘告訴老公說,你先回去吧,我已經另外取得了在日本的投資經營的許可簽證,我想留下來再干幾年,你高興了可以來東京玩玩休假,等我干厭了不耐煩了,我會回來再和你白頭到老的,你就放心我吧...

你可要守規矩準則的啊,還有,你的報紙,絕對不能允許出現那種東西...

好了好了,我懂,這種你不用擔心,也不用教我,我心裡都明白著,記得有時間來看我就行...

嘿!在想什麼呀!就在我出神於往事之際,不知不覺中老闆娘與各位打完招呼以後已經沒聲沒息地滑到了我的身邊一挪臀部坐了下來,編輯大哥我的好朋友,你怎麼裝模作樣地像沒看見我一樣啊,她的女中音。

沒有什麼,只是感覺有點...脫力,我挪了挪位置離開了一些空間給她后說。

幹嘛呢?嫌我?還是假裝正經,搖筆杆子的怎麼比下井打洞挖煤的還要累呢,放鬆一下好嗎?咱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

沒有啊,經常見面啦,在你的中國華人全媒體團隊中呀,我說,你去忙著,你去周旋別人吧,我自己會打理自己。

為什麼拒絕我,你是我的客人,而且,你是我的大客人,今天我是打算多花一些時間招待你。因為,一直冷落了你呀我的大編輯。

嘿,我說,你小聲些別那麼嘈呀,我不喜歡。

別擔心,今天沒有你的同行,來的人都是我的客人,也沒有人認識你,你儘管放心,她又湊近了我說,

你來了那麼多客人,也不要冷落別人吧,謝謝你,不要表示那種特別的讓人造成誤會的...

她突然用柔軟漂亮的食指點住了我的嘴不讓我說。

謝謝,別說了,今天晚上我不在乎別人怎麼想,我就要好好的同你聊聊,

什麼時候不能聊,非得要今天你把大家都請來的時候?改天吧,

怎麼了,真的那麼拒絕我,那麼感冒我,難得見面,又是新年,我們也要互相恭賀一下呀,

待會兒吧,還剛剛開始,有的是時間,

哎!我說!你討厭!今天是怎麼回事?她說。

你今天才是怎麼回事啊,

怎麼說呢?

哦,我聽人說,你有的時候在有種場合就像金槍魚。

像金槍魚?是什麼意思,

你是真的不懂,還是...

真的不懂哦。

那是一句日本的俗語。

那你就教教我吧。

像金槍魚就是Como el atun...

喂!你不要同我說外語好不好,要顯擺,你去和我的老公顯擺去,他和你一樣,至少會說三種半語言。

這個不是顯擺,我告訴你,這個語言的出處是南美洲阿根廷的西班牙用語,你知道不知道金槍魚是深海中魚,一旦被撈上海面,它就只會睜大它的大眼睛舒服地躺著,

誰聽你講這些,明白一些,這些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意思就是說很舒服,很享受,沒有動靜,表情溫順,

我說你這話是誰告訴你的?

還有誰呀,

日本人嗎?難道是他...老闆娘假裝越過我去拿煙灰缸,附在我的身上在我的大腿上輕輕的擰了一把,「討厭!告訴我,是不是他說的?」

我沒有作聲。

那個死鬼,怎麼說的話,那樣的這種話也能告訴你的!你們男人到底是怎麼樣的沒有底線?

不過,他沒有說你壞話呀,你...

告訴我他說了什麼,

你把耳朵湊過來...他說你冰肌玉膚,神聖美妙,儘管沒有任何錶情,不發出什麼聲音,但是你小花園裡水漫金山,瓊漿滾滾,讓金槍好幾次都打了水漂,最後連續吸了三口玉液才終於剝開巫山雲雨的,這,就是「活像金槍魚」的完整的形容。

哎呀,我的天哪,那個男人怎麼好意思,哎呀,我看錯人了,喂!我告訴你,我怎麼可能是金槍魚呢?因為他是日本人,同他有什麼好多說的,怎麼交流啊,換作你,你來試試,看我是不是金槍魚,

那你是什麼,

我會就是烏賊魚,我會...騎著你的肩膀再把你染黑

你別嚇我,

我不是嚇你,我們倆也來呀,讓你看看我非但是烏賊魚,我還是Chapter,章魚,我要把你緊緊的纏住,讓你連吼三聲...

我用半個手掌捂住了她的嘴,適可而止吧,我的大妹子。你有老公,我有老婆,只當是你沒有說,也當是我沒有聽見,不要開這種玩笑。做不到的事,想不到的美差,寫出來了,那隻能叫小說。寫出來的東西,即使做不到想不成,那也叫指示,叫思想,寫進歷史了,那就是主義,

哎呀!我的大編輯,你不要噁心我好不好,大過年的,我最討厭聽你說這種話了。你別躲,過來,她放低音量,輕輕地咬了一口我的耳朵。

好,我趕緊閃開。「老公什麼時候來?」

討厭啊,你怎麼又要噁心我了,哪壺不開提哪壺嗎?湊過來,再給我你的耳朵,來,聽著,他的身份,兩年不能因私出國你懂嗎?你懂的,幹嘛還要問我。

對不起,我很同情你,別...

她忽地站起身車轉了一下她的那款水蛇腰,這個時候,我才看見她身穿的那條裙子是一條前短後長的禮服裙,前面的大開叉中分明可窺見她的...連她白晃晃的大腿根也看得見。

她伏下身子耳語似地對我說,今晚等我,我也讓你咬一下我的耳朵,擰一下我的...

標籤  東京,老闆娘,華人,媒體,報紙,酒吧,俱樂部,舞蹈,水蛇腰,金槍魚,章魚,

1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ryu 2020-1-26 11:56
今天是北美的大年初一,特意為倍可親捧場!謝謝倍可親的老闆娘和編輯姐姐,辛苦了。

#東京,#老闆娘,#華人,#媒體,#報紙,#酒吧,#俱樂部,#舞蹈,#水蛇腰,#金槍魚,#章魚,小說 - 老闆娘和金槍魚 - ryu -
回復 ryu 2020-1-26 11:57
做不到的事,想不到的美差,寫出來了,那隻能叫小說。
回復 ryu 2020-1-26 11:57
白紙黑字寫出來的東西,即使做不到想不成,那也叫指示,叫思想,寫進歷史了,那就是主義。
回復 Brigade 2020-1-26 12:44
看了大約1/4,心想在日本的美女都是活雷鋒啊。
回復 ryu 2020-1-26 12:52
Brigade: 看了大約1/4,心想在日本的美女都是活雷鋒啊。
雷鋒?
莫非北美只有雷振富么。
回復 NO_meansNO 2020-1-27 09:52
飄遊東洋「金槍魚」,春江水暖「鴨」先知。     
回復 ryu 2020-1-27 13:33
NO_meansNO: 飄遊東洋「金槍魚」,春江水暖「鴨」先知。        
那也叫指示,叫思想,寫進歷史了,那就是主義。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10 09:1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