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木犀金桂又飄香,正值深秋時

作者:ryu  於 2019-10-11 08:4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東京原汁原味|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7評論

關鍵詞:木犀, 桂花, 北京, 上海, 東京

金桂又飄香了,又是九月的木犀季節。

她黙黙地湊近去聞,太香,又太濃郁,但是,她喜歡。

在她上班的那棟公司小樓前的路邊,有個街心小花園,那裡有成片的金桂樹叢,日本人習慣稱之為木犀,可她老把木犀聯想到木樨,並油然憶起2780公里之外的中國北京,在那邊,在那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西城區復興門外大街和海淀區復興路銜接處,那條連接北京西部外圍地區進入中心城區的要道,就是什麼?木樨地,她一生中永遠難忘的地方。一個去過中國和世界許多地方的她,沒有一個地方能像北京木樨地一樣深深的刻在她的心中,流入她的血液里。

上夜班的她,趁著夜間休息又去了那裡。

金桂樹,哦,不,木犀,聽說緣起於徳國,故種質外文名Rosa"Duft Gold"。

突然特想喝咖啡,可是附近沒有自動售賣機。

躊躇了一會兒,接上WeChat聯線上打了老爸,「祝賀你了」,老爸在電話的那頭說。

祝賀什麼哪? 她輕聲地笑了。

入黨紀念日啦,老爸的聲音。

嗨,你還記著吶?

嗯,當然啰,一個右派的女兒成了黨員,而且,一轉眼30年過去了。

她環顧了一下周圍,用眼角,畢竟她人不是在國內,這裡是日本,這裡是東京,儘管四圍沒人。

老爸,忘了這些事吧,你身體怎麼樣啊...

 

30年前的這個季節,她剛成為了予備期的黨員,便因為要因私出境而退了黨。她前往香港的金城銀行學習業務。儘管是短期的,才三個月,但是,手續上還得照章行事。

香港金城銀行早期是民族資本的,銀行總管的陳伯流先生還有一個秘密身份,即老地下黨出身。

那時候,前往香港探親也好、移居也罷,這些審核審批的許可權早已落歸中國大陸的公安部門了。其實,沒有人知道的是,她去香港學習,還是華東地區一個市的國安部門的建議,那時候,國安局正在籌建「對外處」。

三個月後她如期回原機關,繼續接續上了她的黨員予備期。

江雲漠漠桂花濕,海雨翛翛荔子然,往事惶如昨天的記憶。

但是,到89年6月以後,人和事都有了巨変。

6.4事件的三個月後,黨內開始人人自我總結回顧,個個重新站隊,等候審核。氛圍很沉悶。

她,很快便寫了三頁紙的個人回顧,也得到了黨委的認可通過。其實,那年的六月,她所在的機關,包括所有類似的所謂上層建築部門,十有八、九的人員都難免不以自己的意願、沒有違背、沒有猶豫地上了街去聲援了學生的反貪反腐呼聲。

沒有人、特別是黨員,會料到自己加入的這個黨竟會出現如此的驚濤駭浪,還會要求黨員人人過關。

雪下桂花稀,啼烏被彈歸,不是人間種,移從月里來。

金桂木犀飄香的季節,成了人人自危的「桂花稀」之際。

那天,正在過「組織生活」,還有大批的黨員等待「再站隊」。她是小年輕,又是已經「過了關」的人了,於是象往常那樣坐在了組織生活會場的人事科辦公室的門口,喝著清淡的茉莉茶。

突然,機關「社會部」的一位老同事沖了進來,張口便問人事科長: 「她,已經通過了? 」問話間,那根中指直指著她。

「通過了呀,」人事科長又是黨委副書記的回答道。

「這種人!怎麼可以那樣輕率地讓她過關? 」老同事更加有些氣急敗壞地沉不住氣了,原來外單位有老同事揭發說,那個「她」不僅6.4前頻繁地走動於高校、報道機關和市中心的人民廣場等地,既使是6.4事件平息之後的6月6日、10日、甚至於15日,她,還是去了人民廣場, 有人看見的,可以作證的...

知道了,人事科長答道,有關部門來過了,他們說知道此事,科長又添了一句。

有關部門?有關部門是哪個部門?那老同事不甘心地追問。

你連有關部門也不知道是什麼部門,那就別再說了吧,行啦,回去吧,沒你事啦,人事科長回了那老同事。

「把腳收起來! 讓個路! 」那老同事看見她徑直坐著不動,不免有些憤忿地說。

她稍稍將椅子向前挪了挪,「從我的身後走,懂不懂作人的規矩」,她壓低聲音,輕到只有那位老同事聽得到,但是,明顯地帯有些威壓。

「哼!神氣什麼呀! 就是...」那老同事不讓人地吐了一句。

她,在機關里與同事來往並不太多,主要負責同行業的互動聯繫,受社長兼總編輯直接指揮。獨來獨往的,有人關注也在所難免。

東京的夜深了,街心花園不時被過往車輛的燈光掠過,一閃一爍的,有些扎眼。但是,飄香的木犀金桂依舊很沁人。

月缺霜濃細蕊干,此花元屬玉堂仙,此時此刻的她更渴望有一杯咖啡了。

思絮還在漂揚。

不久,她著手去挖掘那老同事揭發她6.4前後行動信息的來源蹤跡。

她的頂頭上司原本是38(年)式的紅小鬼出身,常年搞黨的資料情報,從地下黨時期就開始了。

受頂頭上司提拔、跟隨其工作后,她首先學會的便也是如何從蛛絲馬跡中尋覓線索。

原來,機關老同事的揭露信息來自上海復興中路、思南路口的上海文史館。

文史館,其館員來自社會各方各面的有廣泛社會聯繫和學識、聲望的人士。大多為新聞、出版、歷史、教育、書畫藝術等方面的老人名人。當時的文史館館長是剛從新聞出版局局長位置上退下來的那位,名王國忠。

於是,她借用了新華書店發行部門的名義,避人耳目地常去文史館走動。

文史館的館員活動室設有一個圖書銷售窗口,常備各種書籍,作為新華書店發行部門的人員,經常來去文史館自然不受任何人的猜疑和干擾。

終於,她摸到了信息來源的那個人,一位剛離休的老同志。那老同志是館長王國忠的老部下,不是文史館館員,但是定期來文史館走動。

與那老同志照面時,她猛地打了個驚顫。

記得那年她還沒到進小學低年級的年齡,老爸和老媽都在當時的上海市遠郊外的「五七幹校」接受改造。在家她排行是老三,上面的一個兄哥因感染了甲肝沒錢住院,家裡毎月只有父母領取的毎人8元錢的生活費。

於是,她在手臂上請鄰居寫下了「叔叔、阿姨,請求指點我怎麼去奉賢五七幹校的路...」就出門去找老爸想法借錢了。

終算摸到了上海奉賢新聞出版五七幹校,找到了老爸,老爸於是去求當時的工宣隊借錢。

工宣隊員很同情,立刻答應借錢,可是老爸所在的小組的組長不同意,他指出這是利用缺錢向黨反攻,乘機污衊文革,等等。

接下來老爸被隔離作檢查認罪,她被那小組長罵成「不懷好意的兔崽子」趕出了幹校。

好在工宣隊隊長在她胸懷裡塞了一筆錢。

後來老爸告訴她,58年那時候,為了完成右派「指標」,也就是那小組長把老爸划進了右派隊伍。

那個小組長,就是眼前的離休老同志。

幾天後在文史館,她跟蹤老同志進了圖書室,看見沒有其他人,她,於是反身一腳踢上門,三言二語作了自我介紹,隨後用她自己都感覺陌生的語氣、語調,輕聲慢調地告訴那老同志她是受誰的指示在三個月前的時候常去6.4現場的。

「哦... 呦... 我... 已經聽說了...」老同志被突如其來的情景顯然有些明顯地說話結巴了。

「握住我的手!很冷,是吧,知道了吧,這雙手可是扭斷雞脖子不眨眼的手啊」,她用輕描淡繪的語調、一字一眼地讓那老同志知道,她已經恢復了沉靜,聲音極小、語調極輕,但是聽得出很是使了勁的,「你!不會忘了當年罵過的那個小兔崽子吧? 」她最後若無其事般地帯上了一句。

數天後,老爸來她的機關找她。「你幹嗎呀,去威瞎人家?那人找我來了,說你一臉殺氣,兩手冰冷,他都... 別那樣,不要失去理智,孩子」,老爸問她,她準備怎麼做?

怎麼做?那還用問?以牙還牙哪,他把你、把我們一家搞笑得還不夠慘嗎?她淡淡地說。

孩子,別,你別,我知道你血沖頭腦後什麼都敢做,什麼都不畏懼,怎麼,聽老爸我的就是了,我們要不計前嫌...

老爸,你想哪去啦,我說過了什麼嗎,就是,我什麼也沒有說呀,你不要耽心,也不用管我,好吧,她冷靜地把老爸送出了機關大門。

一年後,那個人,那個健健康康的常去文史館的老同志走了,也就是,死了。

她私下以新華書店發行部門的名義送了一個花圏。

在老同志的追悼會上,與會的老同志聚集在一起七嘴八舌地嘮叨著,這年頭人要死真是容易,攔都攔不住...

只有邊上的那口睡著那位急死的老同志的紫紅色棺槨上,一個看上去象是姑娘家的正撫棺在號陶大哭,如訴似泣,還輕輕地抽泣著,隱約在咕嘟: 毛主席說的,人總是要死的,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或適得其所,或對得起64...

那看上去象是姑娘家的,正是她。

這年頭要死人、要人死,確實真的是太容易了,攔都攔不住,只要有心、只要有人、只要有... 她在心底自語。

殯儀館外,木犀金桂正在怒放,噴吐著濃郁的桂香,令人痴醉。

她,於是又想起了天邊北京復興門外大街和海淀區復興路銜接處的木樨地,那地方,象刀一樣深深地刻在了她的心中,流入她的血液里。

遙知天上桂花孤,試問嫦娥更要無...

木犀金桂又飄香,正是深秋時。

那晩東京夜深沉,天漆黑,蹙蹙遐思。

標籤 木犀,桂花,北京,上海,東京,深秋,木樨地,飄香,文史館,


高興
1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ryu 2019-10-11 09:06
在百度百科的_「上海市新聞出版局職工大學」詞目中記錄有: 上海市新聞出版局職工大學是一所成人高等專科學校,始建於1974年,前身是上海印刷公司「七二一大學」。1978年開始招收大專班學生。1980年6月經市高教局驗收合格和市政府批准,正式命名為上海出版印刷公司職工大學。1984年5月,經市政府批准,升格為上海市出版局職工大學,局長王國忠兼任校長,...
局長王國忠離休后,續任了上海文史研究館館長一段時間。
回復 ryu 2019-10-11 09:07
本文字歸類於小說
回復 慈林 2019-10-11 17:13
篇篇文章都上頭條,不錯,真能寫。
回復 ryu 2019-10-11 20:51
慈林: 篇篇文章都上頭條,不錯,真能寫。
謝謝鼓勵,
回復 ryu 2019-10-11 20:56
今天的圖片新聞:習近平來訪前,印度的關注點;中國外交部反駁文化制裁外企;上海寶山揭牌中國首個郵輪旅遊發展示範區;香港宣布部分大商場下午4:30關門,港鐵運營21時結束,部分香港警察蒙面,荃灣車站仍關閉,巴士代運乘客;香港關注中美貿易會談;蘋果公司被迫關閉部分香港專用的APP;香港TVB電視台報道台灣國慶使用總統副總統名稱;香港中大女生哭求校長譴責警察性暴女生;有人今日影到解放軍駐港軍營內有速龍裝備;40萬月薪請個廢柴 雜種搞咩呀;揭露葛博士分享的內容沒有任何「示意圖」、「故事純屬虛構」之類,是外國攝影師的作品,偷相證據確鑿。
內容多了點,另外行文圖了。


[img][/img]
回復 綠野仙蹤 2019-10-11 22:05
六月三號晚上十點多,第一槍就是在木樨地打的,從外地進京的戒嚴部隊,不知道那裡剛好有兩座部長樓,一人去廚房喝水被冷槍打死,一位老爺子帶著保姆坐陽台上看解放軍進城,四川保姆被一槍打死。
回復 ryu 2019-10-12 05:53
綠野仙蹤: 六月三號晚上十點多,第一槍就是在木樨地打的,從外地進京的戒嚴部隊,不知道那裡剛好有兩座部長樓,一人去廚房喝水被冷槍打死,一位老爺子帶著保姆坐陽台上看解
所以一定要把李鵬總理保護起來,為他的亡靈超度。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7 15:5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