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閨蜜的憤怒,憑什麼白睡她?!

作者:ryu  於 2019-3-24 11:4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東京原汁原味|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30評論

關鍵詞:閨蜜, 醫生, 不倫, 戀情, 情事

走進編輯室,我那亂七八糟的書桌上貼了一張天藍色的便條,上面秀氣地寫著: 有空嗎?落款是--社會版desk SS。

知道那是分工主筆社會版的SS。她是周五版的版面主管。

你來了,請坐吧,她說,敢不敢承擔一次採訪任務呢?她單刀直入。

敢?什麼意思啊,我問她。

也就是想問你敢不敢擔當啊,有一份來稿的清樣,需要有人最後核實,

我不習慣被用激將法呀,

那就好,算你答應了?她給了我一個卷宗,解釋說這是一份自發稿件,已經編輯、潤色、校對、來稿者的核對,何時都可以上版面了,我想你再去挖一挖材料,我認為你對付女性很合適,如果這篇材料可以按清樣稿發表的話,我有些打算,可以邀請另外的女性作者、女權傾向評論人、前衛思潮作家以及性心理評論家、家庭主婦,攜手性心理諮詢作家等等展開專題討論,這樣,這個主題版面就更活躍了。換你改班三天日班怎麼樣?

夜班呢?

你的夜班?我請示另外換人去支援,拜託你了SS滿意地笑了

當晚,我把卷宗仔細的看了一遍,責任編輯在卷宗的信封套上寫著:閨蜜的憤怒,憑什麼白睡她?!
這是一篇讀者自己投來的稿件,作者署名"閨蜜",她描寫了她的女友,一個有夫之婦、,也是醫生的N卻在五年中,長期被一名30多歲近40歲的日本藝壇的兩棲文藝偶像,即歌唱組合的成員之一、又在多部電視劇電影中扮演過角色的男明星定期地約在酒店密會。除了床上的幽會,那個被人稱作偶像的男人從來不帶她的閨蜜出去逛街、吃飯、買衣服、喝咖啡,任何浪漫的舉動都沒有,閨蜜憤怒了,憑什麼五年中除了約炮沒有其他的浪漫,我打抱不平!不能把我的閨蜜當作洩慾工具!
據說材料已經全部過審、即pass通過了,就等再挖一挖真正的當事人的心態和沒有說出口的隱情,社會版有意刊出了。

第二天一早我趕到醫院門口,混進她當班的門診部前等候的病人堆里坐下,一個上午觀察她,我豎起耳朵捕捉她傳出來的斷斷續續的話語。下午,我換了一套衣服繼續實施觀察。

4:00以後,病人漸少之後,只見她換了一套藍色的工作服去了患者和家屬休息的院內空間做清潔打掃去了。

這是不是她,N醫生?她的習慣工作行為是這樣的嗎?我問了一下那個門診的負者雜務接待的姐。

是的,嗯,N醫生每天都這麼去做義工。

第三天,我胸有成竹地待到下午才去醫院。

4:00不到,我直接等在了那個寬敞明亮的休息室,倚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很準時的,N醫生出現了。她束起頭髮認認真真地在打掃。雙腿跪地,每一隻茶几沙發的正面、背面、兩旁邊乃至沙髮腳,面面不遺漏,先用抹布,然後再噴灑消毒夜,幹得非常仔細、專業,幾乎被人誤認為她是專職的醫院清潔衛生工。

見人很少了,我輕輕地走上前遞出了一張我的名片,輕聲說,我是報社的編輯,請放心我不是記者。

那麼,你是患者了?

不,一半是,因為人人都有可能患病,還有一半,今天我想做你的交談對象,如果你願意給我這個榮幸的話,我輕輕地把她閨蜜的名字說了出來。

她不動聲色,但是,看得出微微有些吃驚。

我能不能單刀直入呢,我說。

說吧,

麻煩您在可能的範圍內告訴我一些那位偶像的情況,你務請放心,這些是工作的責任而不是我個人的興趣,而且,我的職業規則約束了自己不會擅自散發出去的。

去我們的職工食堂怎麼樣?

吃飯嗎?我請客,到外面去也可以。

不,喝咖啡。

你說吧。

是不是我可以問啰?

她笑著說,都可以,

你自由說吧,我說。

...那還是我在念大學的時候,勤工儉學我幹了兩份工作,其中有一份是晚上在酒吧陪酒,那個酒吧是文藝酒吧,出入的藝術界人士有一些。那年,我得到了一次指名,第一次看到了他,一個竟然是演藝圈裡的男人--J君。我有些吃驚,第一次面對一個公眾偶像...我們的交談很平淡,無奇,但是,還是算輕鬆。記得他的第一句話是: 你真像我的初戀情人,是嗎?真的!啊...他並不算是什麼健談的人,普普通通的瘦瘦的個子,身材不算高,看人的時候視線也不高,看得出來其實是很內向的一個人...

而此時,我觀察到N醫生長得也算秀氣。從側面觀察她面目清秀、五官精巧,但是看人的視線也不高,而且帶著那麼一種淡淡的憂愁的表情,像薄霧一樣籠罩得她的面孔,一瞬間我聯想到俗話說的那一種稍稍帶一種苦命的面相。

...沒有料到的是,第二次我又得到了他的指名,這次,雖然相隔數月,但是他還是能記得住我吧,話語依然不多,但是他握住了我的手,輕輕的捏啊捏,酒吧里其他的陪酒小姐看見了,假藉著各種機會走過來與他打招呼,而他只是禮節性的敷衍了一下,關注的重心始終還是迴繞在我的身邊。後來,出乎意料的、他又說起了那句話: 你真像我的初戀情人!你這是客套話嗎?我問他,你看我像嗎?他回答我,半晌過去以後,他在我的手心上慢慢地、清晰地用手指寫下了「約會」兩個字,還打上了一個?號。我問他今天?他點了點頭。他湊近我的耳朵說,我正巧在附近拍戲,就住在附近,什麼什麼酒店,你願意來喝一杯嗎?如果說不願意呢?那我會很痛苦的,非常希望你能給我一次面子,你知道我住那裡是拍戲的工作任務,你盡可以放心。我猶豫之下,我被他兩次"你像我初戀情人"的溫柔話語打動了,我去了...不料,他帶我不是在酒吧,帶我直接去了一個他以自己個人名義開的房間。還不是電視劇攝製組的樓群里。我微微有些吃驚,但是更吃驚的事情發生了,他公然迅速展開了話題,直接提出了要與我合歡,要求我同意他求歡的請求,還求...不,我只說了一個字。為什麼不?為什麼?看不上我嗎?...不!我答道。那為什麼不呢?你對性愛沒有興趣?

...你不應該問一個姑娘這樣的問題,我說。如果我再請求一次呢,我嚮往和你的雨水之歡...我輕輕地推開了他握住了我的那隻手,堅定地、輕微地搖了搖頭。
...不久,我結婚了,兩年間我平淡的度過著我的新婚生活。

我的新郎也是我們醫院裡的一個醫生,和我同樣歲數,同樣的工作職位,同樣的經歷,同樣的職業性格,新婚的生活平淡乏味,但是很安全,還算融合。我們醫院的醫生每周有兩天的休息,醫院毎周還停止門診半天的,於是,出於消遣,也有些為了排除無聊,補貼生活,我私下裡又找了不定時的職業派遣公司,要求在我有空的時間內安排我回那家酒巴去陪酒。

很快的,我忽然接到了指名,竟然驚人的又他的指名。時隔兩年我又見到了他,我又聽到了他的那句話: 你真像是我的初戀情人!這次,我猛然渾身一陣激動,一股暖流緩緩地、結結實實地包圍了我。但是,接下來的交談,我才發現他並沒有認出了我,並沒有記得兩年前的那個我,莫非,我真的是他的初戀情人的影子,這種感覺是我第一次認真的體感到,我以這種溫情,帶著深情接待了他...他摟著我的肩膀,輕輕的勸我就著他的酒杯喝一口。謝謝你接受了我,我把這一杯酒當成是你我的合巹之酒,請你,樂意嗎?

...我臉紅了,我有些興奮,我非常高興,他這兩句含情脈脈的話。待會出來見個面吧,我就在附近拍戲,2分鐘的路就是我下榻的酒店,我等你,在1013房間...

這次,我沒有猶豫,我輕輕的敲響了他的門,在我下班以後。他感動地擁著帶我坐進了沙發,我就不請你喝一杯了,冰箱里的飲料,你告訴我左邊第幾杯,第幾杯?還是右面?第三瓶?第四瓶啊,這杯行,我倆一起喝怎麼樣...他竟然說出這樣溫婉優雅的話,這些猶如閨蜜一樣文靜的話,我同意了,而且,這次我毫不反抗地接受了他,接受了他把我的外套解下,褪去了我的套衫,輕輕的摺疊了起來,接受他褪去了我的內衣,直到把裸露的我融入他滾燙的懷抱。這一刻,我享受著他並不瘋狂的,但是饑渴的愛的撞擊,我有一些暈眩,壁燈住旋轉,閃爍著間接照明的房頂,我也分辨不出上和下了,我望著他盯著我的痴迷的目光,他的渴求肌膚之親的不再紳士風度的動作,那些迫不及待地與他過往盼若他人的對女性肉體的粗魯野蠻的衝撞,暴風般的激情一陣一陣襲來,淹沒了他自己,也吞沒了我...晩上10點多了,他體諒的問我說你一定還有事吧,我不留你過夜了,儘管,我非常希望你能陪我一個晚上,你怎麼樣?

我說我要回家。

我不送你了,因為我多少還是個公眾人物,怕人家認出來對你不方便,你走好,這是我的電話號碼,方便的話你打給我。

但是,我從來沒有打過這個電話。

相反,他每個月大約在我們醫院門診休診的那天會約我一次。

我記得好像最初的二次選擇了先在酒吧里喝酒,培養一些情調以後,便是直接匆匆地奔向主題--make love。

無數次在我們曾經第一次共赴巫山雲雨的1013號房間,一次又一次的約會,一次又一次的喘息,一次又一次的絕頂瘋狂,一次又一次地沐浴巫山雲雨後的銷魂睡姿,又一次又一次的他衝刺了高潮,一次又一次的疾風驟雨、狂風大作,他的體熱一次又一次地撞擊著我孕育生命的靈魂最深處。天炫地酷之後,目視著自己亢奮的肉體,再看著他在高潮過後的亢奮褪去之下,疲憊的軟軟的躺在我的手臂腕里,靜靜的閉著眼睛,由著我輕輕的撫摸著他的頭髮,他的鼻子,他的臉,他的耳朵...我感到了一種從來沒有得過的滿足和欣慰。看到他輕輕地在我的臂腕里打起了疲憊的呼嚕,我油然而升一種母性特有的幸福,被喚醒沉醉在自己從未享受過的那份愛意綿綿的、不能自己的危險的情愛與糾葛的肉體狂歡、以及不倫之戀的親密享受中。每月一次,風雨無阻,每月一次,春夏不變,秋冬不移...一轉眼,都五年過去了,不!已經六年了,第六個年頭了,他無數次地躺在我的手臂腕里,我也無數次地鑽進在他不知休止的靈肉衝動之中,暖流猛烈的衝擊進我的體內,我漸漸意識到那是我一直渴求感受的那種溫暖,似乎已經從我的心窩深處里開始呼喚那種靈肉交融的歡愉,簡單的、動物性激素分泌旺盛的生命力的哼哼聲,表達渴望撫育生命的人性弱點的依賴...
她嘆息了一聲,似乎帶有些抽泣聲,話語斷斷續續的,就著不那麼明亮的黃色的壁燈,我發現她的兩個眼眶裡滾動著似乎是無形的淚珠。
我想這不會是你已經不能控制自己對他的感情了吧?
是啊,經你這麼一說,唉,
不倫之戀,你能自己意識到嗎?告訴我,你是不是有點依戀上他了?

你說是嗎?
你的所有的敘說,那些話,那些回憶經過,分明就是你愛上了他,那份非分之想的愛,我告訴她。
她嘆息了一聲,幽幽地哼出了噢的長長的一聲,忽然用直勾勾的無神的眼睛直直地望看著飯廳天頂上的燈火,自己點了點頭,...所以我告訴了我的閨蜜,閨蜜憤怒了,"他把你當成了發泄性慾的對象了,你能夠容忍我不能容忍。我要向他討個公道,憑什麼?如果喜歡你,就應該帶你出去玩,就應該堂堂正正地介紹給他的朋友,就應該!就應該像對真的女朋友一樣對待你,怎麼可以這樣每次就關在房間,就滾在床上,不要臉,這種男人還算偶像?我呸,如果你不反對的話,我把這件事投到報社去,你同意嗎?..."

我點了點頭。其實這也是我自己已經有了很久的主意。

她,N醫生終於承認了自己是喜歡他的了。

我沉思了一會,我能出去抽支煙嗎?我說。

別出去了,她說,你就到陽台上抽,待會兒我會打掃的。
再進來時,我看著N醫生輕輕的說了一句,我能問你一句,如果你認為是侵犯了你的隱私,你可以拒絕回答,你是不是愛上他?之外還有什麼想法?
出乎意料的,沒想到她爽快地回答了我,如果你答應我不擴散的話,我是想說,我確實我想過我先離婚,我想他能夠娶我,我感到我們,我和他至少在床上非常棒,非常合拍,至少我自己也是看見他遠遠比看見我的丈夫有激情,所以,五年多,不,六年了,我每個月都答應他的合歡的請求,其實,在某種程度上每個月我都在期待著他的電話...

你們採取措施嗎?我問,請原諒我又問這種很隱私的問題。

他主動採取措施的,他說他沒有承擔意外後果的勇氣。

我告訴N醫生說,其實我是奉報社版面的要求來了解您的這些個人想法情況的,我們打算把已經定稿的清樣文字發表了,但是,您也可以給個話,因為那是你純個人的...情事,如果有一點其他的想法的話,您這麼隱私的事情,我們願意再做其他打算。就這樣發表的話,好像很不利於你的個人的主觀願望。也就是說,如果您確實期待他能夠娶你,愛你,願意離婚後等到他的求婚的話,我的個人意願是,我們還是不刊載這篇文章為上,你反對嗎?
那麼,你認為你們不刊發了我怎麼達到我的目標呢?
你可以委婉地向他提出。
怎麼提出,要他娶我?
對呀,就這麼要求,就那麼直接地說,直接,才能解決男人的膽小和提醒他應該擔當的責任。
可...我說不出口啊,
我提個建議好嗎?你給我們的報社寫一紙不同意刊登這封你的閨蜜的信,以使我們的報紙結束你的稿件,然後,你再把這封--你閨蜜的打抱不平的這封信投給周刊雜誌,依靠他們的影響力去影響他,如果發表了,對他的衝擊力更大,也許會給他造成壓力,
你這個主意太好了,我憋了六年了,我想試一試。
我回到報社作了彙報,社會版的SS desk很不情願地簽了字。

N醫生閨蜜的文章很快地就上了周刊雜誌。而且,登上了雜誌的第三版,雜誌社還為此做了大大的廣告,非常出乎意料的是文章發表后,引起多個電視台、各大報刊紛紛的追逐,紛紛的報道評論。
輿論的天平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傾斜,不是同情被約會的女方,而是出現了為偶像站台的崇拜者。
據說,雜誌社收到了無數所謂的偶像崇拜者的來信,紛紛把憤怒發泄到了N醫生的身上,"你算什麼人啊,你這種女人還想倒打一耙我們的偶像,你要知道偶像幾十年才出一個,而像你這樣的女人每天都有無數無數,別做白日夢了,一廂情願罷了,痴心妄想的結果,..."
我非常遺憾,我撥通了N醫生的電話,她遲遲地不接電話,好久之後,只回了我一條簡訊,兩天後,上面簡單地寫著: 請讓我安靜一下,我需要,因為我很失望。

N醫生從此很低沉。

而那個他,人們的偶像,相反還在接戲拍片,戲路更寬了,當然沒有人指責他。

標籤 閨蜜,醫生,不倫,戀情,情事,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2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0 個評論)

回復 ryu 2019-3-24 12:08
最後的那張圖片屬於意向圖,與本文中虛構的人物沒有關係。
其餘的照片都是偶然拍到的,先有了照片,於是有了構思,再瞎想,最後寫這個說明,就這樣。
回復 fanlaifuqu 2019-3-24 18:44
引人入勝的故事!
回復 fw5086 2019-3-24 19:18
對當事人的心理活動,旁人真的難以揣摸,只能以自身的生活經驗去猜測。這個故事是拍一部文藝片的好腳本。
回復 過河小玉 2019-3-24 20:56
回復 許冬林 2019-3-24 21:14
一路過
回復 ryu 2019-3-25 00:50
許冬林: 一路過
慢走哈,
回復 ryu 2019-3-25 00:51
過河小玉:
小玉 你很有感覺哈,那時技術活。
回復 ryu 2019-3-25 00:54
fw5086: 對當事人的心理活動,旁人真的難以揣摸,只能以自身的生活經驗去猜測。這個故事是拍一部文藝片的好腳本。
就怕拍成電視劇后的爭議更加大了,很難議論的社會倫理現象。謝謝。
回復 ryu 2019-3-25 00:55
fanlaifuqu: 引人入勝的故事!
翻老 再問你生日快樂。
回復 曉田 2019-3-25 03:55
誰也沒有白睡誰
回復 ryu 2019-3-25 04:05
曉田: 誰也沒有白睡誰
有鬍子的都這麼認為,
可是長頭髮的就要白眼睛了哈。
回復 總裁判 2019-3-25 04:12
女人,看不懂的怪物。
回復 ryu 2019-3-25 04:20
總裁判: 女人,看不懂的怪物。
男人,洗不清的夜壺。
回復 那些故事 2019-3-25 07:22
非常優好的文字及故事的敘說.
回復 borninheaven 2019-3-25 10:33
粉絲們的憤怒,憑什麼白睡他?!
回復 ryu 2019-3-25 11:09
borninheaven: 粉絲們的憤怒,憑什麼白睡他?!
別憤怒,換老兄你去被白睡?!
回復 ryu 2019-3-25 11:10
那些故事: 非常優好的文字及故事的敘說.
握手
回復 往後餘生 2019-3-25 15:20
拍成視頻效果更好,哈哈!
回復 ryu 2019-3-25 16:55
往後餘生: 拍成視頻效果更好,哈哈!
你打算選哪個角色呢?
回復 披著人皮的狼 2019-3-25 21:07
憑什麼白睡她?- 你不是說她每天都做義工?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7 15: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