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說母語的女朋友

作者:ryu  於 2019-3-7 06:5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東京原汁原味|通用分類:健康生活|已有13評論

關鍵詞:母語, 女朋友, 美國, 日本, 視頻

前些天,中國新華社的推特發文說今天是世界母語日,還說聯合國教科文組織1951年在巴黎首次召開了母語會議,並對世界各國的母語做出了定義,說母語是指一個人自幼習得的語言,通常是其思想與交流的自然工具。

母語,在百度和維基上各有大同小異的解釋,但是又有分歧。好像維基的解釋更合情合理,因為母語是有歧義的,能說母語的人,也就是能與你交流母語的人,和你自己的母語,這個母語有時候是兩碼事。廣辭苑上有這樣的解釋,一個人幼兒期就因為其周圍的人的話,自然而然獲得的最初的語言,對那人來說這種語言就是母語,但是,對沒有這種國籍的、而在那裡出身、生活的人,既使從小就學會的那種語言,未必然算是母語,可能不被稱為是母語。

分歧管分歧,我們一般人管不了那麼多,但是,我知道母語對一個人的思維感情行為的左右,是有相當的影響力的。就說我家裡吧,孩子們在家的時候,我們多數是講居住地語,他們大了,獨立生活離家以後,太太和我兩個人時,多數就用母語,我們兩人共同的母語,即家鄉語交流。因為中國太大,中國的母語一般指的是標準的北京普通話。而對中國人來說,不同地方的中國人,當然又有不同地方的地方話,那些地方話,其實就是他們真正意義上的的母語。

我有一個女朋友,她19歲就來了紐約上州,20歲的時候懷孕了,懷的是她大學里的教師的孩子,她和他結婚了。

她的教師丈夫當然是美國人,但是,祖籍是歐洲,所以,女朋友在那個環境下獲得了數種語言的熏陶。她天資很高,後來離開了紐約的那所大學,考進了常青藤大學。畢業后,又同丈夫一起找到了工作,移居到了西海岸。她說她有時候也與她的丈夫用她丈夫的母語交流,也就是說,交流說談用的不是英語。

在與她視頻的時候,她告訴我,她丈夫還可能聽得到母語的交流,可是她...

在她家裡的寬敞的游泳池邊,她說,現在我才是用母語,真正的母語在與你交流啊,San Jose的陽光溫暖燦爛,她有時愜意地斜倚在躺椅上,遮陽傘的碎影,優雅的覆蓋在她的身上,視頻在陽光下燦爛炫目,她說,用母語的愉快簡直是無法想象!

在淋浴間里,她把視頻固定在比我的家客廳還要寬敞的洗浴間的牆上,視頻里充滿了瀰漫的水花,騰騰的蒸氣,合著歡快的母語聲,嘩嘩的水花中,她大聲的說,我曾經以為自己已經忘掉母語了,天哪,沒想到我還能說那麼流利的使用母語,Oh my God,感謝母語,感謝你與我交流的母語,也感謝你說的母語。

在廚房間,她把視頻固定在明亮寫意的廚房配菜台上,她自己披一條寬大鬆軟的浴巾,輕鬆地把全身的水滴擦乾,然後又隨意地披上一條Apron圍裙,讓款款鬆弛的布片不經意地遮擋著她35個歲月的光溜溜的身體。

切菜,剖魚,斬肉,轉身開冰箱門,再回過身來抬腿踢上冰箱門,洗蔬菜,回頭拿碗筷...

你說呀,你管你說話呀,別在意我,我聽著呢,我想說的是,這種母語,你同我在使用的這種母語的交談愉悅,以及母語帶給人的那種炫目的歡樂,真是太無與倫比了!

我呢,則對著如此暈眩的視頻吹起了口哨。

喂!正經些!她帶著嫵媚的嬌容。


我想起了我以前還有個女朋友,她嫁給了一個也是說母語的大家族。她告訴我,她老公說的,和她婆婆說的,她的小姑所說的,以及還有她小姨子說的那些母語,其實都是比外國話還要難懂數倍的中國地方母語。

老公一家是汕頭的潮州人,所以,儘管交流的算是母語,但是形同外國語,甚至於更甚於所謂的中國母語。

她在這種形同外國語的環境里,操勞著她老公一家的兩天一面會,三天一聚會,五天一宴會的生活。

經常是晚飯後,她刷洗完了一家老老少少、上上下下的碗碗筷筷、盆盆盤盤,她馬上就往我的手機上連擊了三個信號--嘟嘟嘟,隨後帶著她當時年方5歲的女兒出門去散步。

可能是她家門前附近的公園,也有可能是在她家門后的靜靜的碎石子路,我聽到音頻傳出沙沙的走路聲,以及有點像她氣喘吁吁的呼吸聲,

我終於可以用母語同你開談說話了,用上海話,用阿拉上海人的外國話爽爽快快地講話了,這裡誰也聽不懂這種話,四周靜悄悄,除了你能懂,我能感覺,這種閑話聊天讓我如釋重負,一解釋懷。

我知道這個女朋友很健康,身材苗條,但是很結實,所以音頻中的那種氣粗的喘吁兮兮,不可能會是她身體的虛弱,或者是散步的激烈運動導致的疲憊,應該還是因為母語帶給她的興奮。

在她自己的房間里,在那個屬於她一個人的天地里,我們更輕鬆的用母語開著視頻歡快的交流,厚實沉重的布料製成的窗帘筆直地垂掛著,略微有點昏暗,但是也有微微的Royal氛圍氣,自己解嘲哈...

披著幽幽的黃色燈光,她有時候和衣迤邐,斜仰在床上為女兒補襪子,為女兒的學校作業簽名,有時候,說著說著,竟然睡著了,輕輕的打起了呼嚕,又醒了,然後修指甲,

說呀說呀,接著剛才那麼有趣的話題說下去,我聽著呢...

有時候,豪快的舉起大腿,為她那些腳趾的指甲修磨,抹nail,塗上閃閃的指甲油...唏!噓...暫時別說話,我老公進來了...

她機警地把視頻切換成音頻,電話那頭,只聽到稀里嘩啦的聲音,有時候嘻嘻哈哈,有時候起起伏伏,脫衣服的聲音,呢呢喃喃的對話聲,更有時候,她故意用標準普通話重複著她老公的話語,什麼呀你說,精液對女人有好處? 哦...哦...啊哦!啊...那個,還很養顏...喂,喂!你別太用力了,你頂到我的子宮了...

 

不過,母語,並不是所有的母語,都有愉快的交流的,並不是所有的母語,都會帶給你記憶的浪漫和風流。

有的母語,會令你產生自然的、與愉快相反的感覺。甚至於反感。

應該說,讓人們不可避免地產生厭惡的行徑,往往藉助的,也是人們熟悉的母語。

還比如說,有些懂你母語的人,他會把你的話,攔腰一刀一刀,再加上其自己得意發揮的63啊、66啊、發刀機啊、老貓啊、 酸幽子啊,哈哈,那種母語,還有沒有交流的價值了呢?

那樣的交流,就讓母語遇上了掃興而歸的瓶頸,就此打住啦。

 

後記,今年的元宵節后,一天,我突然收到一個熟人的電話,他回國探親后返回居住國的途中,突然想起要在東京逗留一天,於是,匆匆的趕到了我家,此時已經在我家門口的不遠處了。

無奈,我不得不讓他進了我家的門。這位仁兄,多年前曾是公派到日本的一位兼職人士,經過多方輾轉,他已經在休斯頓 落了腳。 其實,我是絕少在家裡接觸客人的,那並不是因為我家的門檻高。前幾天,有位村民在我的那篇為太太的汽車安裝GPS的博文下留言說,你已經在慢慢的走向63的路了。這位村民真是有眼力啊,其實,我何止在靠攏63,我呀,早已超出了63,位於64、65、甚至於66的間隔之間了。所以,大家都看得到我寫的文章都是瞻前顧後,枉顧左右的,因為,我不得不聽從我的太太,太太的第一條指令就是,不準自行接待她不相識的人。好在,前兩天來我家的那位仁兄,是我太太有所聽聞的人。但是,即使這樣,我還只敢是把他請進了我自己的書房。因為,在我的書房裡,在太太的監督下,我安裝了一套高性能的拾音和錄音功能。只要有特定的節奏,有三下拍打聲,譬如咳嗽聲,打擊聲,甚至笑聲,呵呵呵等,只要節奏合拍,都能使這套拾音裝備聞聲啟動。不是說笑話,那年夏天,有一次太太和我突然性起,在我書房裡啪啪啪,結果你知道的,全部都GG了。這次,那位仁兄肆無忌憚的有感而發,我及時地遞上煙缸,敲擊了特定節奏的三下,抽煙、抽煙、抽煙!他的話,全部被一字不漏地記錄進了那套 HDD,經過我的整理,也就形成了上面那篇博文。至於信不信,這得問我太太了。

標籤 母語,女朋友,美國,日本,視頻,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3 個評論)

回復 newyorker92 2019-3-7 08:11
She speaks French and makes millions of dollars.  You met her in Houston, Texas
回復 ryu 2019-3-7 08:15
newyorker92: She speaks French and makes millions of dollars.  You met her in Houston, Texas
不要在華尓街上買油炸的響鈴么,那樣容易分不清東南西北的峻山啦,
我的熟人好象明明說的是舊金山,還是San Jose啦。

不過,還是謝謝你洋氣的外國花哈。
回復 ryu 2019-3-7 08:19
幸虧聽得懂、讀得了點滴英格梨虛啊,
光憑母語娛樂,怎麼浪跡天牙啦。
回復 Brigade 2019-3-7 08:30
母語,奶語,腰語,還有那臀語。
回復 ryu 2019-3-7 08:33
Brigade: 母語,奶語,腰語,還有那臀語。
嗨,直彼彼就難免飆車了哈。
回復 newyorker92 2019-3-7 08:33
ryu: 不要在華尓街上買油炸的響鈴么,那樣容易分不清東南西北的啦,
我的熟人好象明明說的是舊金山,還是San Jose啦。

不過,還是謝謝你洋氣的外國花哈。
呵呵
回復 ryu 2019-3-7 08:39
newyorker92: 呵呵
怎麼不開那麼嫻熟的美式峻山英語了呀?
回復 sweets 2019-3-7 14:38
ryu: 嗨,直彼彼就難免飆車了哈。
後記里的休斯頓男人又是你小說的引線了吧?嘻嘻。
回復 ryu 2019-3-7 14:40
sweets: 後記里的休斯頓男人又是你小說的引線了吧?嘻嘻。
可不可以不要把噱頭戳穿嗎……
回復 總裁判 2019-3-7 23:37
到時候,那個高階段的時候,只有說母語才能與興緻同步,而有些愛炫虛榮的女人,生怕對方忽視好萊塢式的美感,便即時搬運曾有的短暫西化經歷,吟吟一連串「yes yes 」,面朝下的那位同鄉男兒,瞬間如同雄安迅速疲軟,面朝天的卻還在叫yes,屆時的意思顯然變成抽鞭,結果,彼此都無奈。
堅決反對全盤西化!
回復 ryu 2019-3-8 09:50
總裁判: 到時候,那個高階段的時候,只有說母語才能與興緻同步,而有些愛炫虛榮的女人,生怕對方忽視好萊塢式的美感,便即時搬運曾有的短暫西化經歷,吟吟一連串「yes ye
還要不要反對西方的高階段化哈?哈哈
回復 mrnian 2019-3-19 15:05
  
回復 ryu 2019-3-19 18:50
mrnian: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1 03:5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