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姑媽

作者:ryu  於 2019-3-5 11:0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孝敬長輩|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3評論

關鍵詞:姑媽, 文革, 上海, 陝西南路, 亭子間

乾媽、奶媽、姑媽、過房娘,這些單詞人人都聽得懂,只是乾媽這詞容易有誤解。如果聽得懂上海話的話,知道那裡乾媽被稱為過房娘,這樣就不會有誤解了。過房娘,好像還有寄(繼)娘的意思,但是又不全是,語言這個事情很複雜。

我就有一個奶媽、過房娘,也就是乾媽,不過我叫她姑媽。

記得還是上幼兒園的托兒班時候,姑媽總是來接我下課,她習慣地蹲在地上,摟住我,摸著我的頭,「這是我的杜小弟(滬語中的大弟、也有大兒子的意思),從小就喝我的奶長大的,」這是她的口頭禪。那時候,我托兒班所在的幼兒園位於上海市西區的康平路上,周圍,我的同學都是住在康平路上的,只有我是住在吳興路上。下課來接孩子的都是些外公、外婆、祖父祖母、保姆、傭人什麼的,很少有父母來接的。

後來,姑媽就不再說「喝我奶長大」的這句話了,她說,她看見我聽懂了臉紅了,肯定已經開始懂事了,說這個話就不方便了。

那個轟轟烈烈的史無前列的時代開始了,我們家的住房面積被縮小了,姑媽就不再住在我們家裡,她住回去了。姑媽有個兒子,大我六個月,有個女兒,比我小二歲。

那年秋天,我家還在吃晚飯,突然有人敲門,把門敲得的砰砰響,開門!開門!樓上的R家,快滾下來開門,我們是紅衛兵,是造反派,要抄家了!後來的事情我記不起來了,模模糊糊的印象中,只記得我躲在牆角邊,忽然,看見姑媽來了,

幹什麼!你!一個紅衛兵攔住姑媽,

你放手!姑媽說,他是我的乾兒子,我要帶他回去,放手你!姑媽從懷裡掏出一個紅袖章,上面好像寫著造反派的字樣,姑媽拿著袖章晃了晃,你給我滾開,別擋住我的路!

回家的路上,秋風很涼,陣陣襲來,姑媽的背上很暖和,她背著我,我感到獲得了莫大的溫暖,否則,我會打顫的,不要怕他們,那些赤佬!

後來,父母都去了五七幹校,家裡沒有了大人,姑媽就常來。

炒菠菜,你要先在鍋里撒一些鹽,炒芹菜呢,最後你要放一點糖,燒冬瓜,關鍵是你只要蓋上5分鐘就夠了,然後關掉火燜10分鐘,那樣就足夠了...

洗衣服時,領口、袖子要多綽點肥皂,洗褲子時,最好用搓板,曬絨線衫的時候要翻過來曬,免得褪色退縮...等等,我的生活常識,點點滴滴,都是姑媽教我的。

老爸平反后,我們搬了家,好像離姑媽更遠了,姑媽來看我的時候也少了。

再後來,我上大學離開了上海,見到姑媽的機會就更少了,所以,慢慢的,姑媽就給我寫信,「因為看不到人(你的)面了,有時間要來啊!」但是我很少去她家,因為不認識門號,記不住,記得好像很遠很遠,是典型的72家房客的密集型住房區。

回上海工作后,我知道了,在我實習的時候,其實姑媽的家住得很近,我現在清清楚地記著她的家,是上海市原盧灣區的陝西南路271弄41支弄的多少多少號。

姑媽告訴我,姑父以前是造反派,後來被結合進了革命委員會,再後來是黨委書記了。你常來玩呀,文化大革命中的時候, 我不好意思讓你住到我家來,其實我是很想讓你來避避風頭的,可是我家太破了,等於是貧民窟,你會住不慣的。

確實,我姑媽家同上海的很多地方的住房一樣是小閣樓,三層樓的破公房,結結實實地住滿了,確實的說,是擠滿了很多家人家。那時候,姑媽常會到我實習的單位來看我,我實習的時候一直是做體力活的,她會拍拍我說,吃苦不要緊,吃苦不要怕!你還年輕,吃點苦對人有好處。

我結婚了,有了孩子,姑媽更是經常到單位來看我,傳授了很多帶孩子的經驗給我,我也經常電話與她聯繫,向讓她討教很多生活上的經驗。

孩子得病,我經常半夜裡要送到瑞金路上的廣慈醫院小兒科去掛急診,姑媽家離開廣慈醫院不遠,可以說就是附近,有時候老爸告訴她了,姑媽半夜裡也會趕到急診室來,你趕快去睡一下,我來照顧孩子,你明天還要上班,我身體比你結實,人是做不死的,擔心倒是最折磨人的!

那些風風雨雨的日子裡,姑媽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那些年過春節的時候,姑媽總是習慣在初四、初五請客,選擇我家裡過年忙碌完了才請她家的親戚朋友來姑媽吃飯,自然也邀請我們家去,多數那時候是只請我一個人去的。

姑媽家從一樓到三樓,鄰居相處和睦,那天,全部的鄰居會悉數把房間讓給姑媽請客。小小的房間里塞進了好幾個圓檯面,都是借來的,椅子不夠了,床上也坐滿了人。姑媽就在二樓半的亭子間(一、二樓半的朝北小間)里做廚房,用的還只是煤球爐,她隔天就做好了很多很多的準備,雞鴨魚肉蔬菜準備了一大攤,都攤在了床上。我和她的女兒就裡裡外外的幫她搬菜,送上大桌,大家於是又是喝、又是吃、又是吵鬧的,亂七八糟的,鬧哄哄的,但是其樂無窮。這種風景在我們家是沒有的,也是體會不到的,我是樂在其中,越看越來勁,越鬧越開心,現在我的喜歡躋熱鬧的習慣,就是在那時養成的。

但是我不上他們的大檯面吃飯,姑媽為我在她的廚房間,也就是那間亭子間的角落上放了一張小桌子,那是我專用的過年、過節的桌子,回家聚會時的專用席。

每一個菜炒好了,來打菜,這是走油肉,拿你的碟子來放一塊,這是黃魚鹹菜湯,先給你打一碗,都是原汁原味的,是頭浦(第一碗)的第一勺!我總是吃一半,還有一半就留給姑媽。

記得我要出國的那一年,那幾個晚上,家裡天天坐滿了人,有人為我出主意,有人為我打行李,那天晚上,已經很晚了,客人們、朋友們都要離開了,姑媽一個人來了。

她叫我出去,在門口她說,這是給你的,我替你刻了一個圖章,那印章在國外用得上的,聽說日本什麼事情都要蓋章,你好好收著。姑媽擁抱了我,長這麼大了,在我印象中,姑媽她第一次這樣擁抱我,我也緊緊地抱著她,姑媽人不高,又很瘦,但是很溫暖,姑媽說,你可能沒有記憶了,那是你還不懂事,你小的時候,我喂你奶的時候,我天天這樣抱著你,我的奶水很足,你根本吃不了,你又沒有興相(耐心)吃,所以我是硬逼著你吃,那時候我都用毛巾裹著胸部,奶水太多了,把毛巾也爛出孔來了,你不肯吃,我硬讓你吃,逼你多吃一些,哪怕多一口也好,你真倔,不肯吃還咬我的...今天,現在,我是真捨不得你走啊...但是,這是你自己打的主意,我相信你,好好保重啊。

幾年之後,我經常回上海,但是,專程去看姑媽的好像沒有超過兩次。

沒有關係、沒有關係,我會來看你的,我經常同你的老爸聯繫,知道你回來了,我就會來看你的。

姑媽,我沒有什麼日本的東西帶來給你,即使帶了,可能也分不過來,

沒有關係,我不在乎那些東西,我只要看到你就好了,還有,你買給我的那些上海的水果,我吃了特別甜,外國的東西,我吃不慣,你別放在心上。

出國幾年後,我拿到了國籍,姑媽從老爸那裡聽到了這個消息,他有沒有改名字啊?聽說日本不改名不改姓也可以的,姑媽特地又為我新刻了一個印章,在我回來的時候交給我。

日本都習慣用圓的圖章吧,我聽說了,這是為你刻的圓形印章,看看可以用嗎?適用的你就帶過去用吧,是水牛角的,很耐用,我特地去問過了,那是和日本通用的那個字體,你滿意嗎?

我太滿意了,我說,姑媽,你一直為我想在前面,謝謝你,謝謝你!

瞧瞧你,怎麼這麼見外呢,這話不作興說的啦!

後來聽老爸說,姑媽經常關心我,還特地去買了電腦,讓她的女兒幫她設置了翻牆的軟體,翻過牆來打開了這個村的網站,把我寫的那些博文拷貝下來,忙完一天以後,她會帶上老光眼鏡,再加上個放大鏡,一個人悶在亭子間的電腦前面,一坐就是兩小時、三小時,看啊看啊,有時候,還會趕到老爸那裡,同老爸一起評論,你看你看,這肯定不是他寫的,他不可能寫這種東西,太亂七八糟了!她經常會這樣評論我的東西,評頭論足我的東西,那邊的生活東西,真的是那樣的?也寫生活了,厲害厲害,萊山萊山(不錯)...

後來聽老爸說,她的女兒沒時間翻牆,她就去買了台手機,讓她的外孫把手翻牆,教給她翻牆的方法,然後她自己翻牆走壁,迢迢萬里過來關心我。

前兩天,老爸在電話里跟我說,一月份,姑媽走了,她得了病,住了兩個月的醫院...

你怎麼不告訴我啊!

她不讓我說,

哎呀,我12月還在上海啊!

是啊,我告訴她的,她說別打擾你,不要告訴我的杜小弟,不要告訴他,否則他會不放心的,他會特地趕過來的,我不忍心耽誤他,他也很忙的,在別人家的屋檐下...

我有些泣不成聲,姑媽得了什麼病啊?

絕症,老爸說,走的時候有些痛苦,但是她很樂觀,我去看她了,她讓我轉告一聲,我的杜小弟,大弟,你要堅持,別怕吃苦, 吃苦對人生是修行,是有用的...

我去送了她,老爸說,為你也買了一個花圈,還特別以你的名義--杜小弟敬送了一束花,鮮花。

我頓時無語。

寫好了本篇博文,我首先截了圖片,留在電腦里。什麼時候回上海的時候,我把它列印出來,到龍華寺去,為我的姑媽敬一柱香,然後把這篇博文用香火化掉。

姑媽,謝謝你。

姑媽,你請走好,務必。

標籤 姑媽,文革,上海,陝西南路,亭子間,


高興
3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3 個評論)

回復 ryu 2019-3-5 11:16
韓心: 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太殤慟,
回復 ryu 2019-3-5 11:17
韓心: 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其實,
小說。
回復 scripting 2019-3-5 17:27
我小時在上海的確有過奶媽,因為母親體弱,奶水不足。可惜我沒有奶媽的任何信息,父母的家天南地北,沒有固定的地點。現在居住海外時不時地想起那位模糊的奶媽,一滴乳汁一生的恩情,我誠心地祝福我的奶媽。
回復 ryu 2019-3-5 19:22
s**ting: 我小時在上海的確有過奶媽,因為母親體弱,奶水不足。可惜我沒有奶媽的任何信息,父母的家天南地北,沒有固定的地點。現在居住海外時不時地想起那位模糊的奶媽,
確實應該祝福我們的奶媽們永遠幸福健康!
玉溪之恩,湧泉相報,畢生難忘!
回復 專治蛋疼2 2019-3-5 20:21
    
回復 tea2011 2019-3-5 23:49
s**ting: 我小時在上海的確有過奶媽,因為母親體弱,奶水不足。可惜我沒有奶媽的任何信息,父母的家天南地北,沒有固定的地點。現在居住海外時不時地想起那位模糊的奶媽,
你惦記著她就是孝心,贊。
回復 海外思華 2019-3-6 03:23
這是真實的事情,還是小說?好感人!
回復 ryu 2019-3-6 10:52
海外思華: 這是真實的事情,還是小說?好感人!
  
回復 ryu 2019-3-6 10:53
專治蛋疼2:      
  
回復 ryu 2019-3-11 11:38
sunnylan: 是原創吧,寫的真好
謝謝。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4 11: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