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候選女婿的仲夏夜

作者:ryu  於 2019-2-17 15:0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東京原汁原味|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關鍵詞:中國, 日本, 候選女婿, 仲夏夜, 祝福

那年早春二月的夜晚,我趕到印刷廠的大門口時,中班的人群剛剛下班,三五成群的簇擁著出來,忽然聽到一聲埋怨聲,幹嗎摸我的屁股呀!你們有話不能好好說嗎?聽聲音是個年輕的男生,我納悶地望他飄了一眼,奇了怪了,這年頭還有男人被女人摸屁股的。我不由地注意起那個男人來了。還挺年輕的,個子同我差不多,但是比我身體板結實,濃眉,眼睛也不大,好像沒看見過他。

正在納悶,忽然他走到我身邊恭恭敬敬的低了個頭,「自我介紹一下」他說,我姓什麼什麼,「仲夏夜的仲,種田的田」。猛然間, 我感覺到這些日語中摻雜著中文啊。我下意識地出現了點警戒感。哈哈了一聲,是對我說嗎?我平靜地問。

哦,是的,他忽然改用英語說,還說我知道您原是中國來的。

是嗎,所以用英語呀?

啊,接著他說了些什麼 我已經沒有印象了,因為那時的我,滿腦子在琢磨著,他是誰呀?!剛才激昂地嚷被摸了屁股的是你嘸?

是的,那些工廠的女工玩笑開得挺過份的。

指被摸了屁股?那是小事情,我說,碰到輕熟女了,你要有準備,誰讓你這麼年輕。

難怪她們問我為何沒有女朋友,仲夏夜的仲說。

以後悠著點,仲夏夜的仲,首先別嚷!

謝謝,知道了,唉,怎麼我成仲夏夜了?我還有「種田的田」的田吶。

嗯,仲田君,我對他哈哈一笑。

第2天我就去打聽了那個他,原來是照相排版車間新來的勤工儉學的大學生,聽說是公立大學來的,今年剛剛一年生。公立大學因為學費比較便宜,設施齊全,考分要求高,入門很難。不由的我對他充滿了些許好感。

接著我又想去打聽關係到他的進一歩的信息,不料,沒有人比我消息更靈通了。於是,那個年輕人--仲夏夜,就從此一直盤旋在我的腦里。我對他好象有好感吶。

幾天後,上司的上司,我們報社的一個副總編輯約我見面。

我說哇,今年的3月、也就是財政年度的最後一天、我要退休了,報社還會回聘我,所以,我要來校對科上班了,不是編輯部里的校對科,就在印刷廠里,是中班,今後請多多關照,他說。

啊,太好了!今後請多多把關,副總,我恭恭敬敬地說。

啊喲!什麼話!哪裡哪裡,他很客氣,比以前客氣多了,但是,聽得出也很受用。我說啊,他拉著我,你抽煙嗎?

抽的。

那咱去外面說吧,他說,呑煙吐霧中,副總說,哦、還有一件事想問問你,我的小兒子想去中國留學,你能不能給一些參謀啊?行啦,我說。那好,改天我讓他自己來找你。

幾天後,我正在印刷廠門口抽完煙想回走,那個小伙,仲夏夜的仲走近了我。

還有種田的田啊!我對他先開玩笑。

他也笑了,是的是的,仲夏夜的仲、種田的田,他自嘲。

小夥子今天沒上班?我問他。

歐吉桑,他叫我叔叔了,怎麼回事?我問。

其實啊,我就是想你...請你參謀我留學的事的...

留學?你也想留學?去哪...

那個...人,就是我呀,我爸爸說他同你打過招呼了。

我一下愣了,原來這個仲夏夜的仲,就是副總的兒子!你說吧,

他說,我想請你參謀一下,到中國留學去哪兒比較好?

上海啊,我說。可是這裡的中介沒有上海的(報名)項目啊?

去留學、還要項目?我說,你有三個月的簽證,落地就可以拿到的,就可以自己去找學校、找住宿...

他打斷我的話說,沒簽證怎麼能去中國呢?還有,沒簽證學校怎麼會接受你呢?還有,我要搬家過去的、住處怎麼辦呢...

哎呀,我的媽呀!我說呀,我說,你怎麼這麼一板一眼的!

這是去外國留學的事情吧,哎呀,這我不敢,他說。

我不由的對那個小夥子更加產生了好感,太可愛了,這傢伙!我說,這樣吧,我女兒明年也可能要去上海留學,我把她的事安頓辦好了你可以參考一下,或許,也可以到上海去留學了。

我不敢打...冒險的打算,萬一...他說。

我看他很猶豫,那好吧,回去同你父親再商量一下吧!

之後,我自己也想了一下,這就是中國人和日本人想法的不同,他們習慣一個釘一個眼、不敢輕易越雷池一步。而我們呢,辦任何事情喜歡習慣性地會先走後門,然後再找前門,就先想彎道超車,然後超車後進入直道...我自己不由得也笑了。但是,有一個想法我越來越清楚了,我想,把那個小夥子候選為我的女婿,是,對的!這個男孩子靠得住!我們家都是早婚的,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很晚結婚,尤其是自己的那個女兒。

數天後,那個仲夏夜又來找我了。叔叔,他恭恭敬敬的說,他說我不能等啊,因為我想起來了我早已向學校提出了修學的申請,我不可能在家裡浪(荒廢)一年哪,謝謝你的好意,我只能再去找中介了...

我高興地同他握了握手。可以!你有任何事情再來找我,任何時間都可以沒問題!

結果,我從他父親、那個副總口裡知道,小夥子已經出發了,地點是中國遼寧省的大連市。說實話,我有些吃驚,沒想到他的動作這麼迅速、沒想到決心下得那麼大,真的就不想去上海了,不過也是的,這些年日本人去中國留學絕大多數都是選擇的大連,我同他父親說。

那我也多關心關心他,如果有要我照顧的地方請儘管開口,我對副總說。

在網上、在Facebook上,我自己也開始尋找他的動向。

果不然,很快的,我就找到了他,他在大連很好,他把自己的學習、生活、交友活動等的開始的痛苦、困難、迷惑都寫在了網上...我馬上點贊了他,但是他只是客套的說: 謝謝叔叔,以後請多多關照。

我發覺,他很快的就朋友越來越多,俄羅斯的、有韓國的、有台灣的,當然,更多的是中國的。

他父親不久又來找我了,他問我聽說你兒子也曾去過中國學習,也是去中國留學的?

是啊,我說。那你,你怎麼提供他的生活費呢?

信用卡呀。除此之外呢?我還辦了當地的卡中國的銀行卡,那種一個賬戶兩張卡的、本外幣的。

是了是了,我兒子說他要我就去辦這樣的卡,我,還是搞不懂呢...

那好吧,我來幫你吧,他有沒有指定什麼專門的銀行?

有啊,他說了,他說是中國的朋友介紹他的,先搞一張中國銀行的,最好能夠有外匯、有人民幣等幾種貨幣的,還有什麼他也能夠取款的。

我說不錯,就是那種我剛才說的一個賬戶雙卡的,你一張卡、他一張卡,兩人都可以通用的。

這天,我們就把這張卡給辦好了,副總作為父親非常高興,他當天晚上就拉我把所有的東西快遞到了大連。

時間真快,不久的一天,他拉住路過的我,你有空來一次嗎,我有事想、請你幫幫忙出主意。

我們在編輯室的空房間里坐了下來,副總把門關上,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小紙條,這是昨天晚上通的電話和記錄的筆記,這小孩子告訴我,他有女朋友了!

這麼快就談女朋友了?

不是談女朋友,而是已經有女朋友了。

太快了吧?

是呀,我也這麼認為,我就想同你商量、請教一下,你知道那個地址嗎?

哪兒啊?我看了一下: 安徽省,蕪湖地區,什麼市什麼區、什麼什麼鄉、什麼什麼村,夢想也沒有想到過的地方啊。

我說是中國一個村裡的。

那麼,這個村,是不是和日本的市、町、村一樣啊?

不一樣,我告訴他,因為日本的市、町、村就同等於是市級的行政單位。而中國因為太大了,一般先有省市,再是區縣,然後有街道與鄉,最後才是里委和村,這個村呢,就是以前的大隊單位,和日本的村是完全沒有關係的。所以,儘管中國的村子人口很多,但是,但是,級別比市級要下了3、4個行政檔次,不同的是,中國的村、不同的村情況千變萬化,

那麼,這個村裡的人怎麼樣?副總問了。

哎呀,我這就更不清楚了,不過,你要相信你的孩子,有照片嗎?

有的,不過他關照說別讓人家看,還有,你也別告訴別人,我問兒子他了,好像,那個女孩子...對你有一些戒心,

我知道了,我再去了解一下吧。

不, 副總又來找我了。他說,我有可能要同老伴一起到大連去一次,因為,約...好了,...要同那個女孩子家裡的雙方家長見面...

時間真快,不久他又約我,你有時間嗎?那個女孩子關照,再要辦兩...兩家銀行的、這樣的卡,因為...孩子要...還要去什麼深圳調查研究,還要去香港...搞課題,所以,需要不同的卡...

哎呀!那是好事情啊!我說,那您的孩子有出息了,一下子就看得出來,你兒子的那個女朋友也相當醒啊,有理想,有計劃啊!

可能是吧,可能是吧,我看到副總有些心神不定。就這樣,我陪他又去辦了中國交通銀行和中國最大的工商銀行的卡。

從大連回來后,一個晚上下中班后他拉著我說,看樣子,那孩子要結婚了。

我聽了沒做反應,明天再說吧,我說,馬上就要開印了,報紙要開機了。

我默默的走了,心裡咯噔了一下,我選擇的候選女婿泡湯了!飛走了!那個仲夏夜,被中國姑娘拿跑了!哈哈!

一周以後,情況有了更大的變化。

這次,副總把我叫到了他的家裡。

那是一個白天,他在書房裡給我看了一些銀行賬號進款的記錄,一長串天文數字樣的進款數目...

他說,我在報社幹了30多年,直到退休了才拿到4000萬日元的退休金,這下好了,我兒子,一下子在我的賬號里打進了我三倍多的退休金的金額!你說,這是怎麼回事啊!我估計,他是、也絕對沒有錢的,可能是那個...女孩子方面給的錢吧,要不要...我在日本這裡也必須要申報?

我瞥了一下那張記錄,乖乖!整整幾個千多萬人民幣啊!

不用吧,我說,這是在他、她們在中國往中國的銀行里存進去的錢,況且又是人民幣,你又不會取出來在日本用,而且你也不可能換成日元,所以,也就沒有申報的必要了。至於這批錢是怎麼回事,方便的話你問一下吧,或者留個記錄,以防萬一,不過,估計是沒什麼問題的。

哦,我想起了,副總說,他們說的,他們的計劃是在深圳或者香港發展,要在那買房子啊。

不在日本來買房子嗎?

不,他們沒有說來日本發展的計劃。

什麼,不回來發展啊?你兒子是不回日本了嗎?

是啊,他是說的,他女朋友的意見,

你兒子的意見呢?

全聽那個女朋友了。

真是個好兒子啊,我說,就這樣吧,不過,有錢總不是壞事吧,

但是也不是好事呀!這麼大的一筆錢!

兒子自有兒子的運氣,那是福氣,觀察著吧,我安慰老領導,心神不定的老副總。

私底下我向上海的熟人提出了要打聽一下那位姑娘的情況。熟人委婉地拒絕了我,中國地方上的事情你就別操心了,況且還不是你的事情,你有什麼特別的目的嗎?他問。啊,沒什麼,就是,...以前,我曾經想把那個男孩子介紹給自己的女兒。

有這麼的好事?那,現在就打消那個念頭吧...

那當然。

不久,副總告訴我,他兒子和那個女朋友準備休學去深圳搞發展了。而且,更令人驚奇的是,說是房子已經買了,就在靠近羅湖附近的一個工業開發區裡面,非常高級的一棟公寓,在36層買了一個套間。

他們問你拿錢了?我問。

哪能啊,就是那個存款裡面的錢,哦,就是他們自己的錢了。

他們一直在那裡住嗎?

當然了,房子都買了,告訴我的時候都已經住了一個...多星期了!而且,天天都往香港跑。

天天都跑?

是啊,他們說,在香港一個叫新涌的地方,現在是一個新的文化區,他們在那兒應聘,是什麼外國的通訊社的工作,我現在才剛知道那女孩子是學法文的,好像還是高材生,很有出息的,別看她是農村出來的人。

我說本來么,本來就不能小看了他們,千萬別小看了農村村官的女兒的能量,可有出息了。

這次,我馬上撥通了香港的電話,請我香港的朋友按照我提供的線索去了解一下那個女孩子,應聘的是什麼單位...當天晚上電話就來了,好傢夥!厲害呀!我朋友說,已經打聽到了,是法國F24電視台的亞太地區的采編組。他們基本上已經接受了那女孩子,已經允應給了她三個月的實習時間,通過了實習就有可能成為這個亞太組裡面第一個亞洲人,更是第一個中國籍的僱員,也就是記者咯。

我的天哪,那可是正經事啦。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啦!

怎麼了?怎麼回事?朋友問。

我瞞去了自己曾經企圖想選他做女婿的私下打算,只把那個人--「仲夏夜」的簡單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對方。

這事情太多了,在香港,現在都是內地人的天下了,而且,盡都是中、小地方來的中層幹部級的子女和幹部本人,香港,已經是他們的天下啦,是一國1.5制啰,你要承認事實啊!香港朋友告訴我。

我說,當然,當然,我已經領教了!

私下裡我承認的是我失去了這個候選女婿,還是她厲害哪!那個小姑娘你厲害!你的村官老爸厲害!

這就是她的照片,我把在Facebook上找到了的他、她們的派對照片傳了過去。沒錯!就是那個精明的姑娘,大有前途啊!為她祝福吧!

為她祝福!我說,我附議。

也為那個破滅了的仲夏夜之夢,那個被橫刀奪了的、我一廂情願選的候選女婿,哈哈,為她祝福!為他祝福!為他她們祝福!為她的老爸祝福!為香港祝福!

標籤 中國,日本,候選女婿,仲夏夜,祝福,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ryu 2019-2-17 15:35
只啰嗦一句,因為塗鴉的是小說,文中人名、地名、圖片均是那個,我,去稍稍睡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7 12:5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