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看什麼兩會,靠緊些讓姐看看你的鳥

作者:ryu  於 2018-3-6 11:4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溫馨記憶|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4評論

關鍵詞:兩會, 上海知青, 上山下鄉, 貧下中農, 再教育

上山下鄉,知青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很有必要,這是毛主席的英明教導。然我遇到的在日華人媒體的老總回憶說,億萬中國農民就是本質上的紅男綠女,知青到他、她們中間去,你無緣免俗,別管你是黒五類、是地痞、屌絲、萌痴的白三樣、還是以前有種的紅二代,你是女的,就無法倖免沐浴性的凌辱,若是男的光頭,就等著被性染、被啟蒙開眼吧,什麼很有必要,相信就好--寫在前面的話。
 
在報社的印刷廠,晩飯後的休息時間,打開手機上的「西班牙在線TVE世界新聞電視」節目正想收看中國的「兩會」,不知道為何,這屆兩會被西方報道的極少,忽然一家華人媒體的老總湊近了上來,「看啥吶?嗯?」
別靠得那麼緊好不?我推了他一把,善意地罵他「煙臭太燻人!」
湊緊了才好一起看得見么!你,TMD ,難得和我們群眾在一起滴!
別TMD ,看啥,看中國的「兩會」吶,來看吧?
呦~!中國人民的「兩會」代表都是人民選出來的,拜託他、她們開就是了,阿拉看什麼看?看鳥啦!關了!關了!!


別靠得那麼緊好不?你剛才不正那樣說了?這我以前與你同感,那個華媒老總說,那是我還在青蔥的年月,自打上山下鄉插隊后被開眼啟蒙,你想與貧下中農不靠得那麼緊,那絕對辦不到!接受再教育么。

咱哪,幸虧造詣好,發育晩,下鄉前幾年的精神痛苦感覺少,只聽那幫貧下中農白天在田頭、晩間在村頭,要麼不開口,張嘴說逼、閉嘴論卵的怎麼也感覺似懂沒懂滴不過癮。
那些用語,起先我們知青還聽不懂,只是從他、她們光摸褲檔、專捏下身的肢體語言,明白的是他、她們沒有在說正經話題。
 
作為來自大城市上海的知識青年,生產小隊里的男男女女、老哥大姐、大叔大嫂都象看待外國人一樣看上海人。
也因為來自上海,算知識青年,隊里推薦選我擔任了村裡5個「記工分員」中的一個,這讓當時的我感到很光榮,我可以把學到的有限的知識報答貧下中農了。而且,隊規定是每月還有10個工分補貼記工分員。我們的生產小隊共40戶、300來多人,能夠下田參加勞動的超過一半多,每個人,作為勞動力都有一本小小的、破爛的工分薄。
白天參加勞動,晚上就聚集到村子中心的打穀場邊的倉庫,也算是生產小隊的辦公室,由記分員給記上工分。

 
村子里自然那時沒有通電,晚上一片漆黑,人們習慣靠煤油燈、洋蠟燭照明取光。
約定俗成的是,男人們自然優先被記分,完了他們便三五成群去黒燈瞎火的村宗祠牌樓建築似的門樓下抽水煙說放浪的葷段子、渾話題。

 
老頭老太記完分時,倉庫小屋裡已經蔓延著人氣、汗臭、腳熱的氣味。大姐小妹打毛線已經眼睛迷糊了,大嫂們肆意妄為地怒撕衣襟奶娃子,左奶喂空了就那麼掛著,甩出右邊的乳房繼續奶,我被大家圍在中間,總是大汗淋漓,眼睛也沒處放。好在很多女人都手搖蒲扇給我涼風,還得讓我一心二用,有一句沒一句地回答農村婦女的問題。
我說你,上海的姑娘奶子長啥樣?有人問我。還有人難免起鬨。
你的奶子不亮給那上海小哥瞧瞧,他能說出啥門子啦!
又是眾人哈哈地鬨笑。
農村婦女、大姐大嫂越圍越緊,越湊越近,「我說大夥別那麼緊靠著我行不?」
煤油燈昏暗的豆火在女人們的氣息下忽閃忽爍的,啥時候滅了也不奇怪。
上海的娘們奶娃子嗎?有人問。
別那麼緊湊近我好嗎?她們奶不奶娃子我知道...幹嗎!你?我有些急了。
不湊近你,姐哪知道你那上海男人的小鳥會不會哼小曲啊...?說時遲那時快,那大嫂的問題還沒有提完,眾婦女那帯肉的、又粗糙的手指一起蜂擁進我短褲的褲檔,一陣瘋搓狂捏,我那可憐的鳥兒被作孽得似懂非懂滴吐著小調...
 
那時候的山鄉農村還真是沒有娛樂,半點也沒有。東家殺豬全村人吼著去看熱鬧。西家的狗狗落崽了,滿小隊男女聚集望西洋鏡似的。
最隆重的聚會算是誰家的母豬發情了。
小隊長象安排節目一般總把請外村的種公豬來村裡為母豬「打雄」交尾的吉日特意安排在雨天、或大家息工的日子裡。
早早的,男人們便焦慮地等候在村子中心的打穀場邊,天空下著小雨,愈發潮濕騒熱,有人擦卵,有人捏睾丸,心不在焉者遍地都是。
 
天公作美,小雨停了。
打穀場上馬上自發地有人搶著揚谷清場。
又下雨了,我感覺沒趣便回家裡。

 
來了!來了!隔壁的大嫂氣急敗壞地衝進我的屋裡。
公豬?母豬?我問。
還要問,當然是請來打雄的豬公到了!還不趕快搶地方去?嫂子答道。
我手忙腳亂地戴上防雨的斗笠,「磨蹭什麼啦!」她一把捏住我的膀子拖了就走。
你的雨具呢?我想擺脫她。
有你在,湊近些湊合著去呦!話說完了兩隻大奶子象麵粉袋似的貼上了我的肩膀,一頭鑽進我的斗笠邊緣。
 
打穀場邊已經是人仰「豬」翻,水泄難通。
男人粗粗的喘息聲,女人壓抑的哼哼音,揉合在公豬放肆的嚎叫聲中,還有那發情的母豬妄為的、嗲嗲的哼哼卿卿。
嫂,請求你別那麼緊靠著我,我央求著。
別喊我嫂!叫咱姐!俺家的大男人早就徹底廢了,讓咱聽了「嫂」字就是冒火,她壓低嗓門貼近我的耳朵根憤忿地說著。
嫂、哦,不!大姐,這豬活有什麼看頭的?不就是公公母母的什麼事?我真的覺得乏味。
唏~~噓!別聲張,看了那是漲知識的。嫂子輕聲細語。知識青年到農村去,可以從貧下中農那裡學到很多東西,那是毛主席說的。快看...
 
只見那公豬開始撒野,開始咬牙切齒,母豬開始呻吟,接近哀鳴般的低聲咆哮。
我看夠了,能夠走嗎?我自語。
走?去哪?
回家,回屋裡去呀。
昏了,難得一見的機會,瞎想些啥了?說完,那大嫂湊近我的大腿根開始摸索。
幹嗎呀?姐!
沒有幹嗎呀,姐只想知道上海小哥的小鳥會不會歌唱?
你想要...
沒有啦,姐只是在想,若你的小鳥也想唱歌了,不妨來姐咱的鳥巢里放歌,因為姐的鳥巢可旱著哪!死鬼!
姐你想偏了,難怪鳥巢也會冒汗,我想掙脫她。
別動!好好看著去,學著點,不是姐俺的鳥巢會冒汗,而是旱!可渴著吶!
天哪,那個讓我喊姐的她,兩眼的恍惚神情我怕是終生難忘的了,窮盡畢生...
標籤 兩會,上海知青,上山下鄉,貧下中農,再教育

高興

感動

同情
2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4 個評論)

回復 8288 2018-3-6 12:40
那年代還真是這樣的
回復 ryu 2018-3-6 12:44
8288: 那年代還真是這樣的
'唏~~噓!別聲張,看了那是漲知識的。知識青年到農村去,可以從貧下中農那裡學到很多東西,那是毛主席說的。快看...'嫂子輕聲細語。
回復 9771 2018-3-6 19:35
聽你的,看「兩會」堵心轉檯了。
回復 你懂的 2018-3-7 00:09
沒趕上上山下鄉的」好年代「,但小時候餓的慌,到三四月份就沒糧了,只能吃番薯渣(炸完粉后,餵豬的),再到後來,渣也沒了
回復 ryu 2018-3-7 04:21
你懂的: 沒趕上上山下鄉的」好年代「,但小時候餓的慌,到三四月份就沒糧了,只能吃番薯渣(炸完粉后,餵豬的),再到後來,渣也沒了
一下子變成了強國,還真不容易適應環境吶,
回復 ryu 2018-3-7 04:24
9771: 聽你的,看「兩會」堵心轉檯了。
代表們個個都像貧下中農一樣興高采烈的!
回復 你懂的 2018-3-7 05:22
ryu: 一下子變成了強國,還真不容易適應環境吶,
是滴是滴,有襠的領導,有飯吃了,過上了豬的生活
回復 北京的大平 2018-3-7 06:11
李克強在18年的人大上講:5年來 他們讓6500萬人脫貧。這數字幾乎是三倍的澳洲人口。脫貧?脫檔,脫褲子吧! 包子克強會在乎低端人民?
回復 9771 2018-3-7 10:50
ryu: 代表們個個都像貧下中農一樣興高采烈的!
然後,貧下中農們一致鼓掌通過。
回復 ryu 2018-3-7 10:57
9771: 然後,貧下中農們一致鼓掌通過。
否則,雇他、她們來吃滴?
回復 ryu 2018-3-7 10:58
北京的大平: 李克強在18年的人大上講:5年來 他們讓6500萬人脫貧。這數字幾乎是三倍多澳洲人口。脫貧?脫檔,脫褲子吧! 包子克強會在乎低端人民?
黨媒上說他天々心繫人民。
回復 ryu 2018-3-7 10:59
你懂的: 是滴是滴,有襠的領導,有飯吃了,過上了豬的生活
別談這個嘛,好不溶易換了主題,
回復 9771 2018-3-7 12:03
ryu: 否則,雇他、她們來吃滴?
估計她、他們不是來吃憶苦歺滴。而欺負她、他們的高端協商人士那邊廂進場門票賊貴、香港市場叫價數千萬還一票難求。
回復 ryu 2018-3-7 20:32
9771: 估計她、他們不是來吃憶苦歺滴。而欺負她、他們的高端協商人士那邊廂進場門票賊貴、香港市場叫價數千萬還一票難求。
有點像被貧下中農一樣黑吶!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2 23:0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