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方勵之,谷歌Logo,疑問及考證

作者:ryu  於 2017-2-1 18:0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洗筆餘墨|通用分類:信仰見證|已有32評論

關鍵詞:方勵之, 谷歌, 徽標, 是松豐三郎, 日裔美國人

倍可親頻道上的博客網--貝殼村上,上月31日網人 @change?的日誌 - 黑暗時代的明燈-,我讀後感慨之餘,說實話,心裡留下了一個不小的問號。

同日,倍可親頻道的編輯智惠地為這篇博文製作了一個很好的標題--《知識分子的骨氣 我的叔叔方勵之在"64"后》,並把博文得體地置頂,標題醒目、精典,文章的文字淡泊卻發人深省。現在大家都閱讀了,點擊直逼12000次。下圖是我當時截下的視頻圖。

 

《知識分子的骨氣 我的叔叔方勵之在"64"后》一文由署名作者王成朴寫於2012年的-謝謝你,方叔叔、和王成朴寫於同年的-悼念方勵之叔叔-方勵之先生追悼會上的悼詞兩則組成。文末使用了一張別致的由Google Logo、即谷歌徽標表現的具特定紀念意義的圖片,文圖如下,而本人的疑問正在此Google Logo圖片。

 


@change?的日誌 - 黑暗時代的明燈-,我讀後沒有正面留下評論,但是,我非常贊同最後1位留言的@leahzhang 的評論: 方先生堪稱是中國的脊樑。深深地懷念他。

方勵之先生是一位頗有爭議的、不平凡的學者,更是一位特定時期的不可否認的偉人。

百度百科的-方勵之_詞條,謝天謝地終算還留下了文字。詞條說,方勵之(英語:Li-Zhi Fang,1936年2月12日~2012年4月6日)生於北京,籍貫浙江杭州。中國天體物理學家,原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原副校長,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天體物理中心原主任...1987年被開除黨籍並撤職。1989年6月5日,時任中國科學院北京天文台研究員方勵之、李淑嫻夫婦竄入美國駐華使館文化處尋求「庇護」。叛逃美國后,曾在美國亞利桑那大學物理系任教授,從事天體物理學研究。2012年4月6日,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圖森市寓所死亡...

閱讀到1篇文字--六四前的方勵之:和萬里激辯鬥法鄧小平-中有這樣的文字: 《方勵之自傳》的書籍簡介中,把方勵之這位積極推動中國人權與民主改革的天體物理學家,稱為「鄧小平一生中最頭痛的人物」。方勵之的經歷與中國近代史糾纏在一起,他熱愛他的祖國,奉獻一生,然而六四之後卻終生不得返國,客死 ...

關於方勵之先生,感謝本文提及的原作者王成朴說出了這樣公允的感慨--「在人類的黑暗時代里,個人的良知和良心是使人性生存的明燈。我的方叔叔就是這樣一盞我生命中的明燈...」

但是,方勵之先生有無可能令世界的Google為他專輯製作一幀以 Google Logo作底墊的、具特定紀念意義的圖片呢?

當然,我清楚,谷歌素有以特定紀念意義的日子作為那個特定日子的徽標圖片。我就是這麼一個喜歡收集特定Logo圖片的人,我的圖片庫里就可以一窺不少Google Logo的圖片,下面就是一部分。

 

 

那麼,谷歌為方勵之先生製作特定徽標圖片的根據是什麼?@change?的日誌中使用的那幀以 Google Logo作底墊的、具紀念意義的圖片的出處在哪裡呢?而且,更複雜的是Google Logo作底的紀念圖片是有不同區域、地域、甚至於世界洲域的限定、與制約的不同的,也就是說,如果Google為方先生在其活動最後期的北美製作了Google Logo圖片,而我在亞洲的日本則幾乎沒有看得見的可能。

我心裡很明白,我不如貝村的老前輩8288和老解等電腦的專業朋友那麼具有在網路上「翻滾衝浪」的智恵。

不過,因為曾經奉獻於我們的體制,師從過38式的、我黨的資料情報專門家,其後,更受益過上海專業人員的資料情報梳理訓練。今天中午起,我埋頭於手機與電腦,從多從角度切入尋找谷歌的徽標圖。

下面是結果。也就是說,@change?的日誌 - 黑暗時代的明燈-中所使用的那幀以Google Logo作底的紀念圖片,是Google在北美時間1月30日使用的。

我的努力沒有白費。換一句俗話說,在人肉資料上,有時候,請注意是有時候,我抑或偶尓會瞎貓碰著紙老鼠滴。

標籤 方勵之,谷歌,徽標,是松豐三郎,日裔美國人


也就是說,應該建議@change?在其日誌 - 黑暗時代的明燈-中不宜使用那幀Google Logo作底的紀念圖,因為那不是谷歌為紀念方勵之先生製作的徽標圖,相反是紀念日裔美國人"是松豐三郎(Fred Toyosaburo Korematsu)"的。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4

支持
10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2 個評論)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7-2-1 18:40
沒看到這篇文章。
回復 ryu 2017-2-1 20:23
舌尖上的世界: 沒看到這篇文章。
Ei?!現在還在推薦版面上奈❗
回復 總裁判 2017-2-1 22:33
變成日本人了,移花接木,人民日報也常有這樣的事。
回復 徐福男兒 2017-2-1 23:02
考證精確,謝謝辯訛。
回復 tea2011 2017-2-2 00:43
總裁判: 變成日本人了,移花接木,人民日報也常有這樣的事。
是日裔美籍吧
回復 金復新1 2017-2-2 01:27
《六四后的方勵之教授究竟幹了些啥?》

詩曰:

最恨人間六月天

燕京二十二年前

紙灰化作白蝴蝶

碧血染成紅杜鵑

生死無常慈母淚

乾坤獨少偉男肩

仙家妙語渾如夢

參破方知日已偏



又有詩曰:

千古君臣義,顛危不可棄。

熱血須叫灑一腔,屍沉馬革夫誰避?

薪何嫌,預謀徙,敝誓令,立為起。

此身許國家何知?一笑九泉無所悸。

忠不祈,君王鑒,事何煩,史臣記。

男兒自了男兒志,無愧此心而已矣。


明朝有一個人在京里當官,曾扶乩問壽數。所謂扶乩,又稱扶箕,是在巫師的指揮下,由懸掛的小木棍在沙盤上划字,普遍認為這是大神或大仙降臨所做的指示。結果判決說他某年某月某日當死,算算時間,他已經活不了多久了,心情十分沮喪。後來忙忙碌碌就漸漸淡忘了此事。

不過這命算得好象一點都不準,此人到了那時不僅沒死,反而春風十里揚州路,仕途越來越順,官越做越大。等我大清問鼎中原時,不僅還活著,而且位列九卿。一天,他在同事家又見人扶乩,請的還是那仙,遂叩問以前所判因何無驗?乩又為其判道:「你不死,我能奈何?」他低頭尋思好久都不明白大仙這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再問大仙,大仙不語。突然他明白了過來,驚逃而走,因為他回憶起當年所判時間正是「甲申三月十九日」。

甲申(1644年)三月十九日,正是崇禎帝煤山自縊,百官從主赴難的日子。五倫之中,這君臣大義第一,高於父子之親、夫婦之別、長幼之序、朋友之信,也就是說君主比爹比老婆還要親,無君無父的人,已經不是人了。當他該為自己的君主為自己的信仰去獻身的時候,既沒有勇氣出去和闖賊巷戰,又不肯跟著皇上自殺殉國,反而耍個滑頭,找個理由,臨危棄主,躲了起來。待事態平息,先是投降大順,后又獻媚我大清,圖得高官厚祿,榮華富貴,乩仙也嘆息莫能奈何。

嗚呼!如此看來,人之命運並非全不由己,在生死攸關,大是大非面前,交給了人自己抉擇的機會,由此可以知道了。

真的為為理想而死,視生死為尋常事,鬼神欽敬,認為此人和自己差不多,經得起考驗,可以讓他來當自己的繼承人。其實每每人間有此類生死考驗的機會,都是因為神那裡也要換屆,出於某種考慮,神要走了,神們想通過這些事件在地上找繼承人選,得和他一樣有氣節。

即使此人沒有修鍊過佛道,卻可以一死換個低神來當,據說當土地只要行善做好人不糊塗就可以當土地,即所謂「聰明正直即為神」,能不能當各殿的閻羅天子我不能確定,但讓忠臣、孝子、節婦、烈士作判官城隍等等,倒是常見於書。其壽命、威權、富貴和榮耀之熾當遠較陽世帝王,此中因緣,凡人不察,自以常理衡量,若非真正節烈之士,經不起考驗。

方勵之教授是64始作蛹者,卻不肯和廣場普通學生一樣為國捐軀,雖能一逃了之,到了美國,換來的只是苟且偷生。2011年他死在美國,與死在1989年的北京相比,無非享受了區區22年所謂的「美式生活」而已,又如何比得過那些為理想而死的普通學生榮耀之萬一呢?

據說方教授的老婆李淑嫻怕死得很,大吵大鬧,逼方勵志逃進美領館保命。方本就不是男兒,一貫耳朵軟,家比國大,並無當年譚嗣同的決心,一見自己所投機的事業黃了,也就坡下驢,牽著老婆一溜煙竄入了美國人懷裡。

其實,如果不逃,任由中共抓去,中共未見得就會像李淑嫻想象的那樣把他們夫妻槍斃。越是國際名人,越有洋人後台罩著,中共越覺得是燙手山芋,越是不敢造次。當年王丹這麼年輕,逃竄一年被抓,尚且可以保外就醫的名義送去美國,方又何必逃呢?自己不願死,神仙也沒辦法。

神做事情考慮得很全面,真的有意思,他們也不敢確定到底選中的人能不能經得起考驗完成使命。往往選中一個后,還得再找幾個備用人選。比如要是愛因斯坦到時候不能推出相對論,他們早就準備好讓法國的首席科學家彭加勒來完成。方教授怕死,就要劉去自投羅網,雖不能馬上死而成神,活著就讓他已經享受了諾貝爾獎的榮耀。

眼光的局限決定了價值觀的不同。和方勵之同樣喪失機會的,還有王、吾、劉、柴之輩。他們已經不屬於不義之流,而屬於害人之列。當他們覺得遊行示威沒有危險而可以出名撈取政治資本之時,無不奮勇向前,為爭奪廣場麥克風不惜大打出手。而戒 嚴令一下,見苗頭不對,有性命之虞,又紛紛鞋底抹油先人而逃。臨走還不忘騙炮灰同學替自己做掩護。自以為機靈,實質上愚蠢,他們覺得自己的命就比同學的值錢,以後世上還有自己做大買賣當大資本家大政客大思想家的份,送死那都是其他人的事。到今天大概還在象扶乩的那位先生一樣慶幸自己:「我靠美國反華勢力扔的飼料都當了百萬富翁,要是當年象受騙同學那麼傻把命送了,哪還有目前在美國的這場富貴?」認為自己算「賺著了」。

其實他們哪裡知道,或許那些受他們欺騙的同學,雖然死了,卻獲封為神,他們雖然能苟且偷生,卻失去了成神的最好機會,早已被命運拋棄,貌似賺了,實際虧了。

64的時候我也深受這些奸人的毒害,思想變得極為激進,現在看到網上極端民主人士的言論,彷彿還有我當年的影子,現在我已知悔了。

65清晨,我到廣場,但見地上一片狼藉,到處是被警察撕碎的標語紙張,上面血跡斑斑,「紙灰化作白蝴蝶,碧血染成紅杜鵑」。可以想見當時學生與軍警搏鬥時「碧血橫飛,浩氣四塞,草木為之含悲,風雲因而變色」的場面。現在想想這些行為真夠愚蠢,都被方教授一夥耍了。
回復 夕明 2017-2-2 01:28
無論如何,要真。
回復 loneshepherd 2017-2-2 07:21
同意樓主。
回復 loneshepherd 2017-2-2 07:22
金復新1: 《六四后的方勵之教授究竟幹了些啥?》

詩曰:

最恨人間六月天

燕京二十二年前

紙灰化作白蝴蝶

碧血染成紅杜鵑

生死無常慈母淚

乾坤獨少偉男肩

仙家妙語
Shame on you!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7-2-2 07:34
ryu: Ei?!現在還在推薦版面上奈❗
看來我的'清潔'工作做得太好了。

方先生是少有的有能力理性思考民主問題的中國人,非常難得!可惜走得太早了。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7-2-2 07:37
loneshepherd: Shame on you!
中國人里倀太多!
回復 文廟 2017-2-2 12:30
樓主心細, 贊!
回復 xqw63 2017-2-2 13:26
很認真,贊
回復 洛游郵樂 2017-2-2 13:28
R兄專業人才,職業道德,求真。贊!
回復 ryu 2017-2-2 13:50
洛游郵樂: R兄專業人才,職業道德,求真。贊!
但是,現在遵守職業道德、而不懂黨的規矩,那是要被搬腦袋滴了,做人南啊。
回復 ryu 2017-2-2 13:51
xqw63: 很認真,贊
黨,最講認真,可是,更講規矩。左右為南啊。
回復 ryu 2017-2-2 13:53
文廟: 樓主心細, 贊!
心細,是自尋煩惱的源頭。苦笑。
回復 xqw63 2017-2-2 13:54
ryu: 黨,最講認真,可是,更講規矩。左右為南啊。
需要認真的時候認真,不需要的時候,就不認真。你懂的
回復 ryu 2017-2-2 13:55
舌尖上的世界: 中國人里倀太多!
不過,金老好象說了: 最恨人間六月天, 燕京二十二年前...
回復 ryu 2017-2-2 13:56
舌尖上的世界: 看來我的'清潔'工作做得太好了。

方先生是少有的有能力理性思考民主問題的中國人,非常難得!可惜走得太早了。
是啊,太清潔了,則無「余」啰。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8 16:4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