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七月回國的雜憶

作者:ryu  於 2014-7-26 09:3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洗筆餘墨|通用分類:房前屋后|已有14評論

13年前的七月回國,為了太太要與原來科室的同仁敘舊,特意借住滬上茂名南路、長樂路口上的那家老飯店。
我在飯店的南樓予定了一桌,結果,只有一位出自上海F大學的研究生學位的同事姍姍來遲。
去哪磨蹭了呀?!眾人同聲異口,看得出他、她們的關係很融洽。
對不起,去過組織生活了。他是那個科室里為數極少的黨員中的一個,而且,還特別年輕,遠沒到30歲。
沒有看見你在単位里呀?
哦,是不在。
那在哪裡過你們那個斷命的組織生活哪?上海人的口頭語言用詞很過份,千萬不能認真。
在...在肇嘉浜路上社科院的賓館里過...
這下,那些同仁們象炸了鍋。
還是一起來吃組織生活上發的蛋糕吧,說是組織上慰勞大家的家屬的,咱還沒有家屬啊。他尷尬地說。
 
嗚...呦...眾人起鬨了,吃了不算,還有帶,単位里過組織生活不過癮竟然上賓館,而且那黨的生日蛋糕還是上海「哈爾濱」的名牌產品,煞根,做黨員果然......
不要吃,阿拉沒有資格吃,沒有福氣吃......
 
熱鬧中,只有我嘗了一口「哈爾濱」的味道,不錯,甜度適中,Cream濃厚。
「姐夫,你們當年過組織生活會這樣被起鬨嗎?」那好青年輕聲問我,
「我啥時候成了你的'姐夫'啦?」我苦笑著回他。問題么,咱就打哈哈了。
 
當年過組織生活會被起鬨?這問題似乎太過可笑。
記得我是參加工作六年後在鐮刀斧頭旗下舉的右手。時間是80年代後期,上個世紀的舊事了。如雲如煙。
不過,清楚地記得那時候毎次過「生活」,自帶三大件: 自帶椅子,自備茶水,懷裡裝著大約十分之一工資的現鈔用以交那個費,地方么,我們的支部歸屬人事科,太自然的就是在人事科的辦公室里過「生活」了。
我愛坐在人事科的門口,因為我是煙槍,兼任黨委副書記的人事科科長就坐在我旁邊,既為防止有人中途退離會,還是為了關照我勿要多講。
咱的話多就是老毛病。
 
舊事了。如雲如煙。在人事科的辦公室里過「生活」的傳統後來成了舊事。成了過眼雲煙。
在中央下來審查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的欽差大臣小組下塌的東湖賓館里,門可羅雀,卻有星星點點的支部選擇此處來過生活,當然,其中有特別的黨員,如回中國娘家的那些,而此種組織生活既使「欽差大臣」也不會過問。
在上海黃浦江對岸的香格里拉大酒店,豪華餐廳臨窗的預訂席上,飯局前有人寵辱不驚地在學習文件,看慣了人們就漸漸感覺到了「生活」理應是這樣美麗的,否則因為何辛辛苦苦地爭取舉右手呢。
不久前的那個七月,在申城黃金地段的「萬豪酒家」高聳入雲端的餐廳旁的咖啡廳里,古典的背景音樂低旋,如果此時有人穿著三粒扣的阿尓碼尼西服而手棒焦裕祿事跡的文章在閱讀,請不要不習慣,海外華人的覺悟也在提高。「生活」么,張弛有致方顯洒脫。戰鬥在敵人心臟里容易么。
 
送過一位作為交換學者來日本的熟人回國。
按理說,他很不容易地延長了交換研究的日期,很可以在研究院里再干一番。
「咱要回去了,咱的同窗已經...呦...對不起,貪杯了,喝多了,呦...已經坐上了魯迅家郷市長的椅...呦...椅....子,咱,再不回去,這黨的蛋糕還有咱的份嗎,說呀,你、你、還有你,說呀!你們如果回去可不是海他X的龜,而是理所當然請求安置,不...不是嗎?!」
「別理他,他這是夜壺水喝多了」,熟人的妻子猛打圓場。
事後,我知道,熟人的妻子自己設法留了下來,沒有隨男人回去。
「留給咱的黨媽的蛋糕還有甜味嗎,那酒鬼後來去了北美,」熟人的妻子說。
也就是說,他、她們成了路人。當然無關黨的蛋糕。
 
又逢七月,更逢盛世。
高興地閱讀了《百位共產黨人百篇小傳》的第二輯。我被要求關注「王進喜」的條目,言簡意深:
王進喜(1923—1970,1956年入黨)。鐵人王進喜,甘肅玉門人也。少以討飯、牧牛、苦工為生。及新中國成立,成玉門油田工人、司鑽、隊長。性忠厚,勤思考,善於服眾,勇於任事。上世紀六十年代,會戰大慶,事艱械陋,化整為零矗井架,破冰提水保開鑽。跳入漿池,制服井噴;以身攪拌,融注精神。壯哉!樹時代旗幟,展黨員高風...
 
我並不清高,也無奢求,我行我素不就是一種滿足。
七月回國有太多的雜憶,就此打住。
 
 
 
---轉自一個熟人的雜記。版權歸熟人。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1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4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4-7-26 09:43
原來如此,想想怎麼斧頭鐮刀下。。。。。。
回復 ryu 2014-7-26 13:00
熟人要求更正說當年中央下來審查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同志嚴重違紀問題」及陳良宇受賄、濫用職權案的欽差大臣小組下塌的不是「東湖賓館」,而是被命名為衡山馬勒別墅飯店的「九號樓」。
回復 ryu 2014-7-26 13:04
fanlaifuqu: 原來如此,想想怎麼斧頭鐮刀下。。。。。。
想想怎麼斧頭鐮刀下。。。風起雲湧?
回復 總裁判 2014-7-27 01:31
「在肇嘉浜路上社科院的賓館里過...」
糾正:這是中科院上海分院賓館,上海社科院賓館在淮海路院內,是當年借著建研究生院大樓的名義,劃出一部分搞創收。
回復 總裁判 2014-7-27 01:32
樓主對賓館很講究的。
回復 ryu 2014-7-27 06:29
總裁判: 「在肇嘉浜路上社科院的賓館里過...」
糾正:這是中科院上海分院賓館,上海社科院賓館在淮海路院內,是當年借著建研究生院大樓的名義,劃出一部分搞創收。
總裁兄 對賓館很有研究奈。
回復 ryu 2014-7-27 06:31
總裁判: 樓主對賓館很講究的。
很講究?阿垃両個是腳藩腳。
回復 ryu 2014-7-27 06:41
一定是老A兄在存心尋我開心,把我文末那段原本最小號的説明文放得最大,還要加粗加黒,
進得了"內部"的舎其還有誰ne ?
回復 總裁判 2014-7-27 06:55
ryu: 總裁兄 對賓館很有研究奈。
只好隔著馬路看看。
回復 總裁判 2014-7-27 06:55
ryu: 總裁兄 對賓館很有研究奈。
只好隔著馬路看看。
回復 海外思華 2014-7-28 00:29
當年最無聊,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回復 ryu 2014-7-28 09:23
海外思華: 當年最無聊,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現在ne ?
回復 海外思華 2014-7-28 10:30
ryu: 現在ne ?
多年前已經逃脫了。
回復 ryu 2014-7-28 11:14
海外思華: 多年前已經逃脫了。
似「王進喜」的條目中的: 王進喜勤思考,善於服眾,...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2 02:1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