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孔子的來信(轉載)

作者:yuki-1217  於 2011-3-1 21:4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轉載|通用分類:博你一笑

                   
 
 
 
 
                      孔子的來信
 
 
 

親們:

  我糾結了很久才決定用淘寶上的用語來稱呼你們,因為如果按照我們那個時代稱呼你們「子們」,你們不僅不接受,而且還有藐視婦女的意味。犯眾怒的事我不幹。何況女子和小人的難纏我領教很久了。
 
我昨天從新浪上看到,你們有人給我在一個敏感詞廣場立了一座塑像,可能現在的銅價便宜吧,聽說用了好幾噸。當晚我就把這事用Email炫耀給南子聽,不成想,今早收到她的回復只有一個字——「切」。
 
我笑了,如果她給我回復一通什麼恭喜之類的賀電,我肯定會很鬱悶。輕蔑的語氣里包含著曖昧,我喜歡。但我也理解這種輕蔑,事實上我既沒有她性感也沒有她風趣風情風韻,偏偏這麼多金屬浪費在我身上而不是她身上,擱誰都會不平衡的。
 
事實上為了肖像的問題我煩透了。我是山東人,高大威猛,要體力有體力,要情趣有情趣。可是自從司馬遷懷著眾所周知的扭曲心態污衊我為喪家之犬之後,我的形象就開始變得越來越不著調。後來,乾脆我就固化為一個長鬍子駝背老頭,還不倫不類的帶著把劍——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裝13呢。地球人都承認,007帶槍那是酷,金二帶槍那是裝酷,我帶劍的時候並不是蒼孫,而是正值壯年,宛若威猛版的西門吹雪——南子第一次見我的時候這樣說。
  
我其實是一個很現實的人。年少時家貧,干過很多體力勞動來謀生,趕車、編筐、吹喇叭之類的藍領勞動都從事過,是個典型的鳳凰男。
  
我有個特點就是喜歡思考。關於思考這件事,只能說我趕上好時代了。你們知道,被後世稱作春秋的年代,一點也不和諧。亂世有亂世的好,諸侯們忙著你爭我奪的時候,都顧不上意識形態領域那些破事。所以大家亂七八糟愛怎麼想怎麼想,一不留神,成名成家了好幾個或者好幾十個。
  
我們生活的年代被稱作思想家的黃金年代。再後來,稍微有些我們影子的白銀年代大概算是民國吧。你們都知道,所謂的軍閥們忙於混戰,所以很有一批人起勁思想了三四十年,一直到有個人讓大家站起來,然後代替所有的人去思想才算結束。那個人現在距離敏感詞廣場我的塑像不遠處,我站著,他躺著。
  
說句題外話,亂世不只是適合我,更適合躺著的那位。可以斷定,如果不是欣逢亂世。以他的學歷,頂多只能做個滿腹牢騷的初中或者小學教員。一遇到拆遷,以他的脾氣,非自焚不可。
  
在我那樣的亂世,干太多的體力活頂多只能勉強填飽肚子,這還是我力大無比,感冒不用去醫院買高價葯的前提下。很多時候,我連三聚氰胺都買不起。於是我考慮如何擺脫體力勞役的束縛。
  
那時候亂糟糟的,無論諸侯還是草民都渴望秩序。我知道有人會提法律,注意時間,此時距離我徒孫的徒孫們韓非李斯出生還很早,沒有法律可言。勉強能提供秩序的只有一個不著調的「禮」。大王們自己沒有一個打算守禮的,可是沒有一個不希望自己的小混混們守禮的。
這就是市場!
  
於是我開始查資料,找文獻,不知道抱了多少捆竹子。大概齊,連編帶造,把三代以上和以下的廣播體操讓我重新整理一番,弄出一個套路。加上一點精神層面的東西,一包裝。我的東西出來了。
  
我的產品,從本質上說是一個軟體,就是一些套路形式。如果說非要有硬體的東西,就是我在整理那些文獻的時候,順便編了幾本書。在那個不講版權的年代,我只不過是多了很多捆竹子而已。充其量,我頂多算是一個體力不錯的學者型勞動力。
  
當然,我說過還有精神層面的東西。在亂世,你不能得罪人,因為我沒有軍隊,沒有實力。勸人向善總不會得罪人,我把我產品的核心精神定義為「仁」,把禮和仁一打包,我就開始創業了。公司第一步,當然是宣傳,那時候傳媒手段很有限,只能靠嘴。
  
找片樹林,坐下開始談天說地,誰給我捆干肉就可以來聽。所謂有教無類也是被逼無奈,都是一捆臘肉害的。
那時候我要是知道教育產業化這檔子事,早就逼他們貸款了,何至於讓我受這份鳥罪。
  
不過我的公司規模發展可觀,在我的「教育」(姑且叫教育)生涯中經常送干肉聽課的統計下來居然有三千多。所謂賢者,據說有七十二人,其實沒個准數,反正就是子路顏回這幫人圍著我的時候多。
  
所謂儒學基本上就是我和這幫人忽悠出來的。忽悠在這裡是中性詞,聊天的意思,不賣拐。作為儒學教主,在這裡,我嚴正聲明,壓根就沒有儒學這檔子事。
  
如果親們有機會穿越時光隧道,帶點宣威火腿外加兩瓶茅台來到我的杏林(不是喬峰的杏子林)。然後你把肉蒸熟割好,酒壺擺正——擺正很重要,不然我是不吃也不喝的。抱歉,我強迫症的毛病一直沒好——然後你聽我教育,哪怕三十年,你聽來聽去其實就是幾句話而已:
  做人要老實,誠實,你買不起茅台可以,但千萬別用茅台瓶子裝二鍋頭來糊弄我;
  要孝順,別把你父母當寵物養,你老子打你的時候小棍子你咬咬牙頂住,大棍子就趕緊溜;
 自己不想乾的事,別勉強別人。(關於這一點,我要特別表揚躺在我腳下的那位,有一年,他曾對一個人說過這樣的話:「拿根長棍子去撥樹上雀兒的巢,把它搞下來,雀兒也要叫幾聲。***你也有一個巢,我把你的巢搞爛了,你要不要叫幾聲?」。相比現在那些搗毀別人的鳥巢還要把鳥燒死的孫子,我感覺此人在這一點上還不是那麼噁心。)
 要謙虛,只要你不知道而想知道的,不管上下前後左右都要問個明白。
  
類似的話還嘮叨了很多,一部分都給學員們記了下來,也就是你們熟悉的《論語》。這些道理髮明權不在我,我只是整理了一下努力販賣宣揚過。要說這是所謂「儒學」的核心價值觀,我承認;要說這是我智慧精深之處,我汗顏。
  
有些普通而簡單的道理在小小的地球上本來沒有東方西方之分,只有野蠻文明之別。可有些角落有些人硬是不承認一些人世間的基本道理,這顯然是別有用心。
  
我只是一個開辦民間培訓機構為生的,因為長期找不到合適的高管工作而發愁的老頭。我的機構培訓的只是一些最基本的禮義廉恥的概念。僅此而已,別無長物。
  
今天那些真正喜歡我的親們,不過是因為你們所在的土地缺少禮義廉恥。至於那些假裝喜歡我的小人,我後面會提到。
  
如果非要給我培訓機構成立一個門派叫儒學的話,那麼我的儒學是開放包容的。
  
親們,我向萇弘學過吉他,我向老子問過道。那還是在我三十多歲的時候,這個你們中有些人博士畢業忙著發文章評職稱的年紀,我依然去找李聃先生問了一些廣播體操等問題。
  
老李那時候已很有大師的范兒,大熱天我在他家等了兩個時辰,這蒼孫才放完牛回來。老頭乍一看仙風道骨,鬚髮皆白,活脫脫一神仙,其實內心憤怒無比。平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聖人死絕,幸虧我那時候還沒評上聖人職稱,否則非給他用牛踩死。很多年後,聽說要給他評聖人,他憤怒的騎牛出關,從此不回人間。這是后話。
  
還沒等我開口,老頭先把口張開。與傳說的眾神不同的是口裡一顆仙齒也沒有。不錯,我帶的三斤臘肉可以拿回去了。我正在慶幸帶的不是三鹿的時候,老李居然說話了:「我的牙沒了,舌頭卻還在」。

剛才我沒留神他的舌頭,不過想來的確還在,不然他沒法說話。於是點了點頭:「嗯,還在」。「為什麼?」
我又不是牙醫。不過這不是面對大師的態度,於是我一臉誠懇期待回答。
  
老頭看著我的誠懇,一副滿足的表情回答自己:「因為舌頭軟而牙齒硬」。我恍然大悟,南子的軟讓我硬到如今,至柔者至剛,信哉斯言!
  
從老李那裡回來,我受益匪淺,深感學無止境。親們,現在我給你們寫這封信的時候用的是谷歌輸入法,而不是刻竹子的刀。回頭再說說往事吧。
  
後來嬴家小兒得了天下,後世考證說秦實行的是什麼法家治國,其實韓非和李斯都沒得好死,真正治國的是嬴家。但無論怎樣,思想的黃金時代便結束了。
  
很快換成劉家後生,一開始他們還能沉住氣,不大管思考者的事,一直到一個噁心我的人出現為止。

這個人叫董仲舒。這個人開啟了一個很惡劣的開端,那就是把兄弟我商標化、商品化,開啟了一個過度消費我的時代。
  
從此我和孔子這兩個字徹底分離,孔子成了他們任意打扮和填充的皮囊。只要那些小人們需要,臭狗屎都算在孔子名下。
  
誰是小人?最小的小人正是那些廟堂之上,手握天下卻只是心懷自己的冠冕之輩。
  
令人難以接受的是,隨著時代的變遷,臭狗屎越來越多,越來越臭。有一次,我在天上遇到倉頡,這哥們拉著我放聲大哭。我大吃一驚,這廝自從發明文字以來,從來只有弄得鬼神哭的份。什麼時候,什麼人,能把他給弄哭了?「其實,我是個自然科學工作者,我不喜歡人們把我歸類為文科學者。」倉頡說。我深深地點頭,不僅如此,我補充道,天下大道混同為一,甚至分出文科理科自然科什麼的都是閑的蛋疼的人扯蛋扯出的把戲。倉頡點頭:「我給人間帶去文字,其實是幫助他們思考的,天上有一小撮別有用心的小鬼不喜歡人類思考,所以他們哭了,你知道的。」我知道。倉頡繼續哭:「可是現在,你看看,大家都跪你拜你,所有的話都必須跟在你的屁股後面,我給他們的文字還有什麼用?這有什麼意思?」沒意思,對我尤其沒意思。我搖搖頭,辯解:「其實地上也有一批小鬼,當大多數人不去思考的時候,他們偷著樂。」倉頡還哭,而我苦笑不得。
  
有一點可以肯定,今天如果我還在人間,他們絕對不會給我立塑像。就在三十年前,在我旁邊躺著的那個人,發誓要把我批倒弄臭。最終,他躺下了。而且,有一幫人預感到他要臭,所以把我立起來,通過那個叫孔子的塑像的嘴繼續噴出臭氣。

銅鐵何辜?
親們,先跟你們說這麼多吧。明天仙界換屆選舉,我還要去投票。我喜歡選票!
    
                 愛你們的丘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9 00:0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