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這大半輩子:我是38軍軍營里長大的,38軍是64戒嚴的主力軍!

作者:寧靜千年  於 2014-5-28 07:1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33評論

關鍵詞:人的一生

  今年五月五號是俺的57歲的生日,一想人生真短暫,再一簇溜就是 六十了,再一簇溜就是九十三歲了(能活90的不多,許多老人 80就開始老年痴呆症了!(來美國留學一簇溜就是 26年了!)趁俺還年輕,還沒有老年痴獃,總結一下自己大半生,向各位村民彙報一下!
1957年的5月底,我剛出生,我的母親還是長春市、吉林大學法律系四年級的學生,母親為了不耽誤學業就回了奶,我是一位老奶奶用羊奶把我養大的,所以我同屬羊的比較近乎,剛想說那個 XX,XX, 是屬羊的,一想女人的年齡是保密的,不能隨便透露的,貝殼村好幾個名人大腕都是屬羊的,俺喝羊奶長大的也要感激羊,讓俺有羊的個性,挺倔的、不屈不撓的,也和屬羊的有緣;
 當年喂我羊奶的老奶奶的兒子後來就被打成右派、許多人怕受牽連不敢再去她家,但是媽媽可憐這位老奶奶,媽媽一直讓老奶奶看護我到我媽媽大學畢業,老奶奶活到90多歲,
老奶奶過世的前幾天還在病床上對她的兒子說:「那個女大學生的大眼睛的兒子叫寧寧,他在哪裡?我挺想他的!「  我這一輩子再也沒有回到長春我出生的地方、我未能去探望這位慈祥的老奶奶,我這一輩子都深感愧疚!!!
1958年6月媽媽大學畢業分配到吉林省梅河口檢察院任檢察官,我隨父親住在 海龍鎮的 部隊營房,當時是我小姨看護我,媽媽的工作非常忙,有時媽媽想我了,深夜裡媽媽乘火車在海龍站停一下,媽媽跑到營房的家,看我一眼、親一親還在睡夢中的我.... 媽媽又趕下一班火車去上班。
1961年我小姨帶著我回老家煙台,我還記著轉車的時候,小姨領著我爬高高的鐵橋,一列列的火車在橋地下
冒著白煙....
1962年我們家搬到吉林省通化市,我開始上幼兒園:38軍軍直幼兒園。
1965年我開始上小學,吉林省通化市轉盤街小學。
1967年3月我隨軍乘火車來到 河北省唐縣清風店營房,我上的第二個小學是農村小學,
河北省唐縣王京村小學 ,很奇怪,火車站叫清風店(清風店鎮里車站有 7,8里路),
車站邊的小農村確叫王京村,也許是京城來的王子與這個小村有緣?
1970年我又隨父親搬到河北省定縣(現在叫定州)縣城,我來到定縣二中上學。
1971年11月我又隨父親搬到北京軍事科學院的大院,
我開始在北京市海淀區青龍橋的北京67中學正式開始學生的生涯, 定縣二中是一個極左的學校,整天鬧革命,
白白的浪費了兩年的寶貴時光,我開始玩命的學習,同時我也知道自己的身體體弱、體育基礎差,我就從煉長跑
開始,我開始注意到青龍橋的公共汽車站邊有個歷程碑是五公里,原來是從西直門到香山的歷程碑,從西直門到青龍橋是五公里,從青龍橋到卧佛寺又是五公里,我從 1971年12月就開始長跑,我每天早晨五點起床,從家裡慢跑到軍科大院的正門(也叫東門),東門不遠就是那個五公里的里程碑,我把衣服都脫了(就仍在哨兵的崗樓邊上)我就穿運動衣褲開始長跑,跑到卧佛寺正好五公里,再轉頭跑回來就是十公里(一萬米,記得第一次跑這樣長的距離非常吃力、我幾乎是走回來的,後來越跑越輕鬆;開始十公里要跑一個多小時,後來平均每天就是 40幾分鐘就跑完一萬米。
當時的北京市的格局很有寓意,就像人的一生,北京火車站在東長安街,有的人,一出生命中注定就要從火車站去中南海當皇帝,比如薄熙來就是個 臣子的命,他本應該乖乖的去人民大會堂當個大臣為皇帝分憂、為百姓解難、他卻要越過長安街到中南海去當皇帝,現在他就不得不去秦城監獄服刑;
長安街上各個部委的大樓林立,有許多人就想當官,一不小心就從西長安街簇溜到東長安街,那裡有個八寶山,
許多官員都是錦衣衛還沒有抓他,他心虛,自己就跳樓了,省了皇上的一顆子彈。
北京站的王府井就有個五星級王府飯店(是個高檔的旅館),北京城裡有許多五星級的旅館,許多億萬富豪,
讓我們從溫一個關於億萬富豪命運的報道:

「20年年前,還是窮學生的袁寶璟,推著一輛破敗不堪的三輪車,走街竄巷為京城數不清的雜貨店送油鹽。

10年前,30歲的袁寶璟是全國最年輕的上市公司董事長,旗下擁有60多家控股、參股公司,集團總資產擴張到33個億。

1年前,40歲的袁寶璟,因雇兇殺人罪被判死刑。

對袁寶璟來說,命運的大起大落、起伏跌宕就連他自己都深感驚愕。2005年10月14日,袁寶璟經歷了一次真正的生死關。那天,他被通知「暫緩執行死刑」。對於他逃過此「劫」的解釋,曾有傳言稱是因為他決定向國家捐贈巨額石油資產而換取一命。而事實上,宣布對袁寶璟「暫緩執行」的是遼陽市人民檢察院,理由是袁寶璟「有重大揭發檢舉行為」,據說他檢舉了一起涉及1.2億港幣的經濟犯罪大案。

直到今年3月17日前,袁寶璟的家屬還相信事情會有轉機,不料最終盼來的還是最壞的結果。3月17日上午,這個有著雙面人生的年輕億萬富翁被執行了死刑。

億萬富翁流著淚上刑車本報記者連線宣判現場記者3月17日上午8時40分,曾經名噪一時的北京建昊集團董事長、億萬富翁袁寶璟被押赴遼陽市太子河區東京陵鄉石咀子的新殯儀館,在注射死刑執行車內被執行死刑,與他一起被執行死刑的還有其兄袁寶琦、堂兄袁寶森。至此,億萬富翁袁寶璟雇兇殺人案二審塵埃落定。《法制周報》記者及時連線《遼瀋晚報》駐遼陽站記者於非,請他講述當時的情形:

記者:袁寶璟在行刑前有沒有和家人見過面?

於非:當天早上6時10分,袁寶璟的妻子卓瑪出現在看守所,與丈夫做最後的告別。看守所看上去和以往一樣安靜,但我們卻隱約感覺到裡面的緊張氣氛。我們看到從遠處開來幾輛轎車停在看守所門口,車上下來一些人,這些人表情嚴肅,每個人的臉色都很難看,其中一名黃衣女子眼睛已經哭紅,有人認出她就是袁寶璟的妻子卓瑪。

記者:當時法院現場的情況怎麼樣?

於非:進入法庭現場時,袁寶璟的家屬神情黯然,一對70多歲的夫婦拄著拐杖互相攙扶著等待接受搜身檢查,看到老人年紀較大,大家都自動給老人讓出一條路,讓老人先進法庭,維持秩序的一名女法官一邊檢查一邊囑咐老人上樓小心點,這二老自稱是袁寶璟的「家裡人」。

記者:袁寶璟在法庭上是什麼表情?

於非:袁寶璟穿著一身白色運動服,脖子上圍著哈達,表情比較平靜,還不時地跟親朋打招呼。4人的眼圈微紅,隱約可以看出哭過的痕迹。袁寶森的眼圈最紅,4人中,袁寶琦是袁寶璟的親哥哥,袁寶森和袁寶福(被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是他們的堂兄弟。

記者:旁聽席上親屬反應如何呢?

於非:袁寶璟的大娘因為情緒激動,高喊著袁寶璟的名字,坐在旁聽席上的袁寶璟的弟弟一直含著眼淚,身體微傾著望著站在審判席上的哥哥,坐在記者身後的被害人汪興的妻子則開始鼓掌:「終於還我一個公道了」。

記者:聽到宣判結果后,袁寶璟有什麼表現?

於非:一直面無表情的袁寶璟開始喊冤,並高喊自己要檢舉,之後袁寶琦、袁寶森、袁寶福3人也跟著喊,旁聽席上的家屬情緒也一度失控,開始叫喊,但袁寶璟的檢舉沒有得到法庭的採信。隨後4人被分別帶出,袁寶森一邊往外走一邊囑咐親屬「好好活著」。人群中傳來了哭聲。

記者:聽到親人的哭泣聲,袁寶璟他們哭了嗎?

於非:袁寶璟兄弟3人沒有說話,最後流著淚陸續上了刑車。10點45分,袁寶璟的大哥把袁寶璟的骨灰放入事先準備好的骨灰盒,然後交給在奧迪車中嗚咽的卓瑪,隨後,骨灰被運回北京。(法制周報陳安慶) 」

令人不解的是當時北大法律系畢業的李克強已經是遼寧省的第一把手,他為何能容忍這樣的冤案發生?

現在明白了是劉漢這個億萬富豪與袁結怨,而劉漢的靠山是 周永康(政法王)!!!

可嘆、可惜!!這些億萬富豪在那些官僚的眼裡只不過是個 大螞蟻,現在劉漢這個大螞蟻也要進八寶山火化 場了!

1975年5月我志願報名去延安插隊,北京市當時是兩萬多高中畢業生,志願報名的有好幾百人就50多個人衝破了層層助力到延安插隊,包括 1974年5月還有 40多人志願去延安插隊,總之這些人都是 「精英」,後來基本上都考上了大學77級,78級79級,現在基本上在國內的都是處級、廳局級的幹部,我至今依然與他們(她們)保持聯繫,我和其中的一位朋友兩天我說:

「我們當時去志願去延安 是 「傻」,是常人說認為的「傻」,實際上我們去延安不是為自己,為國家、等等,我們都很了不起的、我們不為自己地在延安艱苦奮鬥了幾年!

後來我們上大學了,那種年輕人的犧牲精神沒有了,所以在 1989年 我們這些當年的「精英」沒有出現在天安門廣場,我們都變得「聰明」了,所以你們能在體制內繼續當官!你們怎麼能忘記了愚公移山的故事??!!

太行和王屋兩座大山,方圓七百里,高達幾萬尺,原來位於冀州的南面,河陽的北面。

  山北有位老人,叫做愚公,年紀快九十了。他家的住處正對著這兩座大山。他苦於大山阻隔,出入的道路十分迂曲艱難,就召集全家人商議說:「我想和你們一起,用盡一切力量去搬掉這險阻,開出一條大路,直通冀州的南部,到達漢水的南面,你們說行嗎?」

  全家人紛紛表示贊同。只有他的妻子提出一個疑問,說:「就憑你這點力氣,就是像魁父這樣的小山包,恐怕都搬不掉,又能把太行、王屋這兩座大山怎麼樣呢?再說,挖出來的那些石頭和泥土又往哪裡扔呢?」

  家人七嘴八舌地說:「把它們扔到渤海的邊上,隱土的北面去。」

  於是,愚公就率領著三個能挑擔子的子孫,鑿石頭,挖土塊,再用簸箕和筐子把石土運到渤海的後面去。就這樣從冬到夏,他們才能往返一次。

  愚公家搬山的事,驚動了鄰居。鄰居家的一位寡婦,有個遺腹子,才剛七八歲,也蹦蹦跳跳跑去幫忙。

  黃河邊上住著一個老頭,人稱智叟。他以嘲笑的語氣勸阻愚公說:「你怎麼傻到這種地步呀!就憑你這把年紀,這點兒力氣,要拔掉山上的一根樹都不容易辦到,又怎麼能搬掉這麼多的山石土塊呢?」

  愚公長嘆了一口氣,說:「我看你太頑固了,簡直不明事理,連那寡婦的小孩都不如!雖然我會死的,可是我還有兒子呢!兒子又生孫子,孫子又生兒子,兒子又生兒子,兒子又生孫子,這樣子子孫孫都不會斷絕的呀!而這兩座山再也不會增高了,還怕挖不平嗎?」

  智叟聽了,無言以對。

  山神聽到了愚公的這些話,擔心他挖山不止,就去稟告了天帝。天帝為愚公移山的誠意所感動,就派了誇娥氏的兩個兒子去背走了那兩座大山,一座山放在朔東,一座山放到雍南。從此以後,從冀州的南部,直到漢水的南面,再也沒有大山擋路了。「

當年有三座大山壓在中國人民的頭上,全中國的老百姓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推翻了」這三座大山。

1989年 5月一群年輕的大學生因為官倒的腐敗而上街遊行、他們並沒有想推翻哪座大山,他們就是要求政府能夠改革、清除腐敗、

在1989年,解放軍總共擁有24個陸軍集團軍。除了奉命進京執行戒嚴任務的14個陸軍集團軍之外,另外9個沒有進京的陸軍集團軍是陸軍第1集團軍、陸軍第13集團軍、陸軍第14集團軍、陸軍第16集團軍、陸軍第21集團軍、陸軍第31集團軍、陸軍第41集團軍、陸軍第42集團軍、陸軍第47集團軍。在和平時期,為了鎮壓一場和平請願的學生運動,24個陸軍集團軍竟然動用了14個,可見調兵的規模確實大得驚人。

    解放軍在1985年實施陸軍整編改制,陸軍野戰軍部隊全都改編為多兵種的集團軍建制,兵力大大地加強了。每個陸軍集團軍通常下豁三個步兵師,一個坦克師(或坦克旅),一個炮兵旅,一個高射炮兵旅,一個工兵團,一個通信團,還有偵察營等各類保障部隊。象陸軍第24集團軍、陸軍第26集團軍這樣的乙類簡編集團軍,官兵人數就在3萬人以上,至於象陸軍第38集團軍、陸軍第39集團軍、陸軍第54集團軍這些甲類整編集團軍,官兵的人數就更多了,可以達到7、8萬人。

    在六四血腥鎮壓行動中,北京衛戍區由於本身的職責和屬性,幾乎所有的部隊和部門,包括衛戍區醫院、通訊處、人民武裝部系統,都奉命全力投入。

    北京衛戍區隸屬於北京軍區,是軍級建制單位,其主力部隊有警衛第1師、警衛第3師。每個警衛師下豁六個團。警衛第1師屬於內衛部隊,而警衛第3師則屬於野戰部隊。警衛第3師的前身是陸軍第24軍的步兵第70師,本來就是解放軍中戰鬥力很強的部隊,成為御林軍后,在武器裝備方面又得到優先照顧,戰鬥力進一步得到提高,超過一般的野戰軍部隊,擁有三個步兵團,以及炮兵團、高射炮兵團和坦克團。一般人只知道陸軍第38集團軍在1989年學生運動期間曾經多次奉命進京執行任務,其實還有一支部隊曾經多次奉命進京執行任務,那就是北京衛戍區的警衛第3師。六四血腥鎮壓事件后,有5個師、團級的部隊被中央軍委授予集體一等功,其中就有北京衛戍區警衛第3師的警衛第13團。

    天津警備區隸屬於北京軍區,是軍級建制單位,其主力部隊有步兵第196師和坦克第1師。坦克第1師曾奉命進京執行戒嚴任務,該師是解放軍最早建立的裝甲兵部隊,裝備精良,戰鬥力強,下豁三個坦克團,一個裝甲步兵團,以及通信營。偵察營等各種保障部隊。

    武裝警察部隊北京市總隊隸屬於武裝警察部隊總部,是一個副軍級建制單位(1989年後升格為軍級建制單位),下豁9個支隊(團級建制),另外還有一些特種部隊。在六四血腥鎮壓行動中,武裝警察部隊北京市總隊也是全力投入的一支部隊。

    照理說,一旦確定了所有解放軍戒嚴部隊的番號,只要按照這些部隊的人數編製,就可以計算出解放軍戒嚴部隊的總人數。但問題在於,這些部隊大都只是一部分官兵進京執行戒嚴任務,例如陸軍第12集團軍僅有步兵第36師、步兵第34師的一個團和部分保障分隊被緊急空運進京,共有1萬多名官兵;陸軍第67集團軍僅出動了步兵第199師。空降兵第15軍出動了三個空降兵旅中的兩個旅。因此,即使確定了所有的解放軍戒嚴部隊的番號,還是難以統計出一個確切的數字。

    迄今為止,民間關於解放軍戒嚴部隊的總人數,存在著幾種不同的說法,有說18萬的,有說25萬的。報數最多的是1989年7月號香港《明報》月刊所刊載的、題為《黨指揮槍?槍指揮黨?----謎一樣的人民子弟兵》的文章:「這次奉戒嚴令進京的,有來自全國七大軍區的軍隊,達35萬之眾。他們大多出自作為軍隊『精銳』的野戰部隊;軍兵種包括步兵、炮兵、裝甲兵、空軍部隊、導彈部隊。其中27軍、38軍、39軍、24軍均為經過合成改造的現代化集團軍。參加人數最多的27軍和38軍為中央軍委戰略預備隊。」

解放軍在國內的待遇越來越高,我知道的國內的醫生如果能調到國內的部隊醫院薪水要高 50%,有的高一倍;一個朋友在北京的一所醫院裡負責 X 光照相 ,退休后 2000千多元;另外一個在部隊醫院同樣也是在 X 光照相,他退休是 5000千多元;

中共中央黨校教授周天勇按美國聯邦和地方政府的標準計算,我國「吃皇糧」的人數達7000萬人,18個老百姓供養一個官員。
  不過中國的官民比還是一個神仙數字。據1987年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出版的《中國第三次人口普查資料分析》一書公布的中國歷代官民比例:西漢,7945:1;唐朝,2927:1;明朝,2299:1;清朝,911:1;1987年,67:1。1998年財政部部長助理劉長琨透露:漢朝八千人養一個官員,唐朝三千人養一個官員,清朝一千人養一個官員。1998年是四十個人養一個公務員。40:1。十幾年過去了,現在十八個人養一個公務員。18:1。

今天看見國內報道:廣州軍區:禁向駐軍供轉基因糧油!

湖北襄陽市糧食局網站近日發布消息稱,從5月6日起,襄陽市所有軍供站點一律不得向轄區駐軍供應轉基因成品糧和食用油。

襄陽糧食局稱,近年來,隨著我國糧油市場的不斷發展,一批轉基因糧油產品進入市場流通。鑒於目前我國對轉基因糧油產品是否存在安全隱患尚未定論,為全面保障我市駐軍官兵健康和飲食安全,根據廣州軍區聯勤部和湖北省軍糧供應中心要求,從5月6日起襄陽市所有軍供站點一律按要求從軍供糧油定點加工企業採購非轉基因糧油供應駐軍。一律不得向轄區駐軍供應轉基因成品糧和食用油。

中國多麼荒唐的現實:被稱為國家主人的中國人民繼續吃轉基因的糧油,

而公僕們:國家的公務員、人民軍隊都不吃轉基因的糧油!

我給朋友的回信中寫道:目前壓在中國人民頭上就是一座大山:國家官僚壟斷資本主義!

而你們就是在這座大山上悠閑的居住著、難道你們以為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愚公嗎??

我想到 2009年大年三十晚上接近零點 鞭炮聲震耳欲聾,我在北京的大街上看煙火,我突然聽見我身邊的一位拄著拐杖的老人自言自語的說:「這多像那天夜裡的槍聲!」我扭頭看見老人的眼淚,我的眼淚也流下來了!

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那天,美國還是6月3日白天,北京是6月3日的夜裡(我在電視機前關注北京的局勢,突然我的電話響了,是我的弟弟打來的,當是他在北京的飯店正對著天安門廣場的房間,他對我喊叫:哥,部隊開槍了,你聽,(他用的是 speaker),我是在軍營中長大的我可以辨別出那是自動步槍、機關槍、衝鋒槍的點射...

在長安街,在天安門廣場,人民的子弟兵,包括 38集團軍,我從小在38軍的軍營長大,我的發小,我在38軍軍直幼兒園的同學,他們當年許多人都是尉官,中尉、上尉,還有少校,他們帶領的軍隊在北京向養育他們的人民開槍...後來我見到兒時的發小,他看著我盯著他的目光,他低下了頭說:「我發誓當時沒有讓士兵開槍,但是上級下的命令,我沒有開一槍...." ,  我長嘆了一口氣,拍了拍他的肩膀;

當時所以的部隊都不準看報紙、不準看電視、不準聽廣播、上級的命令就是北京發生了反革命暴亂、38軍是奉命保衛北京、保衛黨中央....

 6月3日夜裡38軍的坦克被學生和市民阻擋在長安街不能動...

   軍委副主席劉華清叫空軍王海司令員派直升機向38軍喊話:「前進前進,不顧一切前進!!

38軍奉命首先向手無寸鐵的大學生、北京市民開槍....

美國記者在北京醫院裡發現了堆積在一起的屍體:他們許多人都是年輕的大學生、年輕的工人、他們並沒想當愚公,他們有的是聽到槍聲、跑去救人、被解放軍打死的....

我佩服那個叫王丹的大學生,當年他才20歲,(比我小 12歲,他今年應該是45歲),他後來完全可以通過各種管道逃出來、到美國或歐洲,但是他選擇留在中國,不怕死、不怕坐牢。

他是當代的愚公!

還有當年的38集團軍軍長徐勤先臨危抗命、

北京告急,北京軍區司令員周依冰親自開車到保定,要徐勤先帶部隊進京,

不怕坐牢和殺頭,徐勤先將軍拒絕帶兵進北京!當場被軟禁!

向徐勤先將軍致敬!

僅以此文 紀念25年前在北京犧牲的那些 年輕的生命!!

他們(她們)是真正的英雄!!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2

難過

拍磚
4

支持
3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3 個評論)

回復 徐福男兒 2014-5-28 07:30
寧靜兄,你還好嗎?我們這一代的人,回首往事不堪沉重啊。
回復 寧靜千年 2014-5-28 07:34
徐福男兒: 寧靜兄,你還好嗎?我們這一代的人,回首往事不堪沉重啊。
謝謝關心,挺好的。
但是還是要紀念那些年輕的生命,國內同齡人大多都是麻木了。
回復 小雨點0514 2014-5-28 07:45
攀一下親戚,我大舅家表弟的媳婦的娘家是吉林。
祝開心,保重身體。想給你個微笑,可是與你的心情又不符。
回復 白露為霜 2014-5-28 07:53
美國的玉米大豆的油都是轉基因的,所有不吃。只吃橄欖油。
回復 ahsungzee 2014-5-28 08:43
寧靜兄,好文章!頂!~
回復 吃喝玩樂 2014-5-28 09:03
寧靜千年 回首往事沉重
亂世五載 大難不死逢生
橫批?
回復 rongrongrong 2014-5-28 09:09
八哥,一寫一大堆
回復 tsueict 2014-5-28 10:27
Would like to check all Nos. 1,2, 4, 6 and 7 available here for my clear-out stand if i could do!
回復 小小.. 2014-5-28 10:56
    
回復 yulinw 2014-5-28 11:12
   理解長寧兄心情~
回復 心隨風舞 2014-5-28 12:49
向當代的愚公、英雄致敬!
回復 caro 2014-5-28 13:53
你那會插隊去延安為什麼還要有阻力呢,不是知識青年都得下鄉嗎?
回復 小皮狗 2014-5-28 15:42
飽含歲月情感。問候寧靜兄,祝好!
回復 寧靜千年 2014-5-28 18:25
caro: 你那會插隊去延安為什麼還要有阻力呢,不是知識青年都得下鄉嗎?
我們那時是就近在北京郊區插隊:67中學是去(中越友好人民公社)後來改回去叫東北旺,離我們家 7公里;我們當時是熱血青年,志願去艱苦的地方去插隊,我們志願要求去
延安插隊,當時北京市的高中畢業生全部是在北京郊區插隊,沒有去外地插隊的,家長都反對,我們到北京市政府請願,當時的北京市副市長兼知青辦主任是謝靜宜,謝靜宜支持我們,我們感到就是毛主席在支持我們!
回復 mwmblinds 2014-5-28 18:40
正是因為那一夜的槍聲和許多年輕人失去的生命,促使我們下了去國的決心。轉眼25年過去了,每每想起此事,心情依然不能平靜,祖國啊,什麼時候能讓89年席捲大地的學生和年輕人的呼喚成為現實啊!
回復 寧靜千年 2014-5-28 18:52
小皮狗: 飽含歲月情感。問候寧靜兄,祝好!
在延安我插隊將近三年,當時完全是不為自己活著,為了理想、為了國家、為了民族...為了改變延安貧窮的面貌.....
回復 shanren 2014-5-28 21:18
新大山 = "國家官僚壟斷資本主義"

一點不錯,我也是這麼說。
回復 bill169 2014-5-29 01:05
我們都是這一代人,上山下鄉當了知青,恢復高考上了大學。6.4的慘痛,永遠都會銘記在心,25年了,至今沒能釋懷。我想這決不是我們一些人的惆悵,而是我們這一代人,一代中國知識分子和辛苦勞作人民的惆悵與悲憤。在這裡我想告訴大家,當時的北京市民真是我最敬重的人民,他們不懼風險,呵護著學生。悲劇發生后又護送學生離開.....。作為人民的一分子,我們無疑的要感謝那些不
向人民和學生開槍的抗命將士們。他們是有思想的正直的軍人,歷史會記住你們。
        當説到我們這一代人時,這裡包括了習近平先生和李克強先生。我相信他們會有更多真相史料會鑒借。我期待他們的作為-------民族富強,人民安康,文藝復興,民主自由,腐敗漸亡。
回復 燕山紅場 2014-5-29 06:00
歷史資料,收藏拜讀!新的大山 《 國家官僚壟斷資本主義》是否可以通過改革消亡?要是一定需要革命,又是流血與生命的代價..........
回復 小百合嗎 2014-5-29 06:36
您在我們陝西插隊那會兒我正在吃羊奶呢   
我也是吃羊奶長大的,因為我才三個月我老媽就懷上我弟弟了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寧靜千年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0 01:3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