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被人淡忘的歷史:北京使館區偷竊、吳文北判死刑!!法國總統求情都未果!! ... ...

作者:寧靜千年  於 2013-10-1 09:3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4評論

1974年 我 高中還未畢業、當時吳文北、吳文中兄弟在使館區偷竊被抓獲、華國鋒任公安部部長親自下令:兩兄弟必須判一個死刑!

在獄中兩個兄弟都要求自己去死、最後兩人抽籤、吳文北被判死刑!

吳文北、吳文中是雙胞胎、他們的母親是法國人、她相信了她丈夫的話、為了革命的理想來到中國!

今天網上查不到他們的信息,但在孫立哲的博克里發現了關於回憶吳文北的文章,孫立哲比我大六歲、他是1969年去延安插隊的,

今天轉摘孫立哲的文章、以此紀念吳文北、以及在社會主義制度下含冤去死的無數冤魂!!

「 鐵生說文革顛覆了整個社會的道德觀,改變了幾乎每個人的生命軌跡,也培養了許多畸形兒。

       一葉知秋。我(作者孫立哲)和史鐵生談到清華髮小吳文北曲折命運和可悲結局。他六歲隨父母從法國來中國並加入中國籍,在家裡和法裔母親說法語,發音字正腔圓,絕對唬倒外語學院二把刀教授。他熟悉法國歷史,看過大量法文文學名著,還能說出來西貢的法文和巴黎的法文在發音和用法上有什麼不同(越南曾經是法國殖民地),學問不淺。科學院數學所搬離清華后,吳文北隨父母搬到中關園科學院宿舍。

       大約1968年初的一天,小悅來我家說,你看誰來了。吳文北從身後冒出來,傻乎乎地笑,小時候臉上的雀斑被高矮不同的一排排壯疙瘩代替。之後我們幾個發小隔幾周見一面,交換各種見聞,海闊天空。在我的請求下,文北還專門來家教過我幾次法文。那時,華僑飯店、友誼商店等專門對外國人或擁有外國護照的華僑開放,國人不許入內,神秘非常。門外有持槍的衛士站崗,進門有保安檢查證件。這位老兄不服,法蘭西雅各賓黨的資產階級自由主義在血中沉渣泛起,臉上青春痘漲起來,大嘴一咧,都是人,憑什麼偏不讓咱進?!回家自己照鏡子,滿臉青胡茬子,長相也像老外。於是,穿戴上父親從法國帶回來的一雙老皮鞋、一件皮夾克和一頂鴨嘴帽出門。到了華僑飯店,見了門衛假裝不懂中國話,滿嘴往外禿嚕法文,把裝成僕人跟著提包的弟弟吳文中訓得狗血噴頭。察顏觀色是門衛倚賴的根本飯碗,平常有領導以身作則,無師自通。一看這主兒路子夠野,在外國也絕不是一般幹部,沒敢要證件,趕緊恭敬放行。他出來到我家,給我和小悅等幾個朋友大侃在裡面見到的珍稀商品,香腸美酒外國巧克力,口沫橫飛,兩隻藍眼珠瞪得溜圓。我聽得過癮,心中艷羨。

       吳文北腹中饞蟲造反、饑渴難耐,無奈袋中羞澀只有眼福。家中將近十口人,吃飯主要靠父親一人工資,哪有閑錢給他花?口中罵罵咧咧:想當初,我媽要不是為了我爸的什麼瞎編的愛國理想,才不會把我們從巴黎帶到中國這種鬼地方受罪,狗都不會來。口無遮攔。我和小悅的政治覺悟早就武裝到了牙齒,忙說,趕緊打住,這話可別再說啦,被人家聽了去,說你污衊紅色政權,打成現行反革命不跟你商量。鐵生大有感觸地說,是呀,權力和流血最能教育人,文革以來,無數人禍從口出,因言獲罪,滿世界假話真說,真話不說,想活命的人都跟著時潮學嘴。瞎話重複一百次就成真理,大大超越戈培爾為希特勒造勢、謊話說一千次成為真理的歷史記錄。有的話一說出來,天生就是真理,更有的話一句頂一萬句。會簡單乘法的人,寫文章開篇就先來幾萬句真理,安全高效,哪管真話、假話、言不由衷?!我接著給鐵生講:還別說,一次偶然事件,吳文北真和紅色政權結下了梁子!我哥立博熟悉內情。

       吳文北一次坐火車外出,幾天沒洗臉,加上他那個洋人長相,沒招誰沒惹誰,在天津火車站被便衣警察當新疆盲流盯上了。車站裡的告示貼得漫天漫地,堅決打擊盲流,沒有本城戶口不許進城。少數民族不好好在新疆呆著,亂串什麼,是不是到大城市來偷東西,擾亂社會治安?兩個便衣二話不說抓住他的胳膊就往後擰。哪知吳文北力大無比,雙膀一較力,兩個便衣被扔出去摔倒在地。警察握有國家權力,誰見誰怕,哪裡吃過這個虧?招來十來個大漢一擁而上把文北按倒,拷上手銬。帶到拘留所,不容分說拿起警棍一頓胖揍,打得吳文北滿地亂滾,特別是吃了虧的那兩個,下手陰狠無比。把吳文北打昏過去幾次才算解了氣。醒來再一審問,這位盲流招供是北京中國科學院家屬,父親吳新謀。電話打到數學所,警察才知道抓錯了。

       數學所保衛科出面,拿著戶口本和介紹信,到天津車站派出所把被專政得一瘸一拐的吳文北領回家。整個過程中,文北沒做任何錯事,唯一是兩個便衣拿他時,他不該反抗。這也難說,捕快們又沒穿官衣兒,他哪知道這些人是警察?文北因為面孔像外國人被當作異類歧視、無端挨抓挨打,倍感冤屈,對警察極端反感。火兒憋著肚子里,變著法兒向警察示威。先是把合作社成罐的果醬芝麻醬偷偷往家扛,打火機的火石100粒一袋,也抓幾包。史鐵生聽了吳文北毫無緣由就差點被打殘,心裡不忿,嘴裡冒出一句: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商店向公安局報案,專政機關打擊重點放在沒有戶口的外地盲流身上,哪能想到是老老實實的臭老九兒子吳文北作案?警察干氣猴兒,沒轍。此時大批幹部、市民和子女家屬……逐步下放牛棚、五七幹校或農村去大有作為了,宿舍人去樓空。天公作美。吳文北開始入室偷東西,多次得手。有一次,正在行動中,趕上主人回家,他和弟弟把主人打昏,撒丫子逃走。偷東西換成錢,到莫斯科餐廳或新僑飯店西餐廳吃炸豬排和黃油麵包,到西單商場和王府井東風市場買冰激凌雪人吃,追求資產階級生活方式。

       1973年,我從陝北回京,向首都人民彙報講用學毛著的經驗體會,也應邀去品嘗過一次。鐵生接上一句,我也吃過,雪人確實好吃,可是一小杯幾口就吃完,越吃越餓。而且忒貴,一個雪人的價錢在陝北農村能買好幾天的口糧。我接著用吳文北的口吻,學他給我講的一件趣事。一個學徒青工,硬著頭皮裝闊,約來女友表達浪漫愛情。冰激凌送上桌,雪人昂首挺胸、站在玻璃小盅里,一下黏住了女孩兒的兩隻眼球,天下竟有這麼美的玩意兒,勺子拿在手裡,不好意思下傢伙。眼看雪人逐漸癱軟,馬上要融化。那小年青兒說:別緊著看啦,快吃吧,要不待會兒該涼啦!……他當是吃炸醬麵吶?不趕緊吃就涼啦!吳文北拿腔拿調模仿京片子,尾音拐彎兒,像小狗甩尾巴那麼自然。我聽了笑得直接想往地下摔。你看這小夥子,長一張外國臉,卻說一口北京土話,中西合璧爐火純青,全國罕有。吳文北後來發現,中國人家裡沒什麼值錢的東西,油水不大。劍走偏鋒,偷到外交公寓的老外家中,造成惡劣國際影響。

       1974年,吳文北、吳文中兩兄弟終於被抓。正值文革天下大亂。亂世出重典,實行嚴打。案件以及法律程序沿襲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的總路線,大批犯人從快、從重、從嚴處理。父親吳新謀是國際知名的拓撲數學研究員,1951年回國以後,早就在各項運動中挺住了千錘百鍊,政治思想統帥拓撲幾何,要長就長,要方得方。聽到消息后,立刻找到領導表態,孩子不是私有財產,堅決割斷血脈親情,完全交給無產階級實行專政。法裔母親聽說兩個親愛的兒子被抓進監獄,還可能被嚴打判成死刑,骨肉情深,天當時就塌下來一半。神經接近錯亂,二十年來,好容易學會幾句中國話,一夜之間全部忘光。求告無門。情急之下,把先生工資買成大把郵票,整天不吃不喝,坐在家裡給多年劃清界限、不通音訊的法國親戚寫信求救。

吳文北的舅舅是法國在編將軍,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任副總參謀長,找到總統蓬皮杜,總統認為吳文北出生在法國,理應保有法國國籍,親自向中國政府為之求情,或免死,或引渡至法國。無果。

       槍斃前幾周,吳文北被五花大綁,在北京四處遊街。執行死刑那天,海淀體育場的公審宣判大會人山人海。有的看客見吳文北滿臉橫絲肉和壯疙瘩,說這小子的長相一看就不是好人;有的看了高鼻子和打著卷的褐色頭髮,說這罪犯長得果然像外國人,槍斃外國人實在解恨,誰讓當年八國聯軍侵犯中國,國恥難忘。一致的聲音是,沒想到外國總統會放下身段,為一個可恥的罪犯向中國求情,領袖居然和草民心連心,可見資產階級全是一丘之貉。放眼天下,誰敢蔑視大國總統的懇求?唯有中國!屹立世界民族之林,真正偉大堅強。官方宣傳義正詞嚴,民間邏輯順理成章。殺一儆百,槍斃吳文北的故事成為廣大北京市民飯後談資。鐵生把這個故事聽得入神,眼鏡滑下來顧不上扶,被鼻頭扛住。聽我講完槍斃過程,他推起眼鏡嘆一口氣說,可惜了,這人如果不死,絕對是教外語的好材料,全中國難找。那時靈格風和英語九百句還沒有在中國登場,青年人都在對著課本上的口型和國際音標學習外語,鐵生正苦攻外語,準備當翻譯。鐵生又問,這人小時候怎麼樣?我回答說,吳文北小時候心地單純,特別忠厚,我哥是活證人。文北小時候身體瘦,黃褐色頭髮,長的隨法國母親,臉上皮肉白得透明,點綴著雀斑,穿個背帶褲,誰見了都想在臉上掐一把。長相奇特,孩子里沒人跟他玩,死活要跟著小悅拜我哥當老大,誠心加入組織。我哥犯了周章,一來嫌他沒本事,個子矮打起架來沒用,二來長的像外國人,帶出去顯得隊伍不夠純潔。他誠心誠意地要加入,爭辯說他跑得快,讓華光幫著說情。為了表現勇敢,張開手露出一隻活動著翻卷身體的大肉蟲子,是槐樹上的青蟲,俗名弔死鬼,當著大伙兒的面把活蟲子放在嘴裡,嚼吧幾下就咽了,黑綠色的蟲子水從嘴角淌出來。我哥和大伙兒一看,本事是真的,都被震住了,隨後打成了一片成為好哥們兒。

       我哥哥孫立博的回憶文章中寫道:幼年和少年的吳文北,誠實而重友情,樂觀而開朗。文北走上了犯罪的道路,觸犯了國家法律,應當受到法律的制裁。但他雖有傷人,沒有命案;盜竊財物的總額也有限,罪不至死。然而,在文革期間,司法並不獨立,法律為政治服務。文北盜竊,涉及了外國人,在文革期間給國家面子抹黑,就成為政治問題,被抓了典型,被從重從快,被全市遊街,以至法國國家領導人出面說情,都沒有能免一死,實是可悲可嘆。後來弟弟文中被赦,放回法國,也從另一個角度說明他們的案子當時判重了。

       1978年,史鐵生髮表了小說《兄弟》,講一個熱血青年的犯罪故事,結尾寫道:槍斃於志強我看見了,可是沒看太清楚。群眾憤怒地喊口號,隨即是一聲槍響。記得身旁一個人幽默地說:怎麼回事?他的血也是紅的。』」每個人生下來一張白紙,青少年犯罪不是天生決定,必有多種社會環境因素。顯然要多從制度和文化中尋找犯罪動因。改進位度,人類才有希望。人的血都是紅的。」

中國的這種制度能夠改變嗎? 

當前貪婪的貪官為了獲取暴利、各地都動用推土機強拆民宅、多少百姓以死抗爭、多少冤魂死在推土機下!!

在中國偷竊中國人的東西不是死罪、但是偷外國人的東西就是大事、當時北京公判大會上、北京的老百姓多少都支持政府的判決! 使館區是洋人的地盤,華人與狗不得入內!

中國人要改變這個被全世界唾棄的社會制度、必須首先改變中國人自己的觀念!!


高興

感動
2

同情

搞笑
21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4 個評論)

回復 light12 2013-10-1 09:42
  
回復 天涯看客 2013-10-1 09:46
荒唐的國家。。。
回復 yulinw 2013-10-1 12:39
   進了大醬缸~·
回復 無為村姑 2013-10-1 13:17
中國的法律啥時都沒個准 ,看人的運氣吧
回復 高爾夫 2013-10-1 13:22
看完真的很難過~~
回復 meistersinger 2013-10-1 14:16
聽說過他們。沒見過。
回復 dld 2013-10-1 14:51
我怎麼聽說 就是因為 哥倆會輕功, 可以飛檐走壁 主要是在友誼賓館 。。。等,

偷了外國人的東西,雖然法國舅舅(好像是海軍?)及高層出面未果,

最後還是周恩來決定的(不知請示毛否?)如果是在毛嗝屁后,就肯定不會死!

其實也就是些吃的用的,當時一般人很少見的東西,那時是毛時代,更沒法律,人命如螞蟻!
回復 trunkzhao 2013-10-1 18:32
無為村姑: 中國的法律啥時都沒個准 ,看人的運氣吧
我同學的哥,一小痞子,嚴打時在影院門口搶軍帽。一警察看到,拿槍敲打他,罵他。他不忿,奪過來敲打警察。後果——槍斃。
回復 tea2011 2013-10-1 21:26
嘆,
回復 總裁判 2013-10-2 03:06
翻牆進入美國駐上海總領事館的,也被槍斃了。有公開報道。
回復 dld 2013-10-2 11:41
僥倖活下來的 文中 好像是弟弟,今年應該61-62歲,

現在是法國能源電力部門駐北京某公司負責人。

當時事發時他是在雲南邊疆兵團插隊已經6年多啦,

生活異常艱苦,窮得可怕,鋌而走險,完全可以理解,

            說起來,這也是 毛時代   毛語錄:

  窮則思變  改變一窮二白的 「共產主義」 毛思想 教育的 偉大成果!!
回復 fran99c 2013-10-3 08:37
扯你媽的蛋!鄙人從小生長在中關村,據我所知,這家有哥4個,好像還有一個姐姐。都是中關村一帶有名的小偷混蛋,中關村的派出所的重點監督對象,早期中關村的人都知道,臭名昭著,專偷機場外國人的行李,影響極其惡劣,屢教不改,而且黑夜打人悶棍,截取錢財,多人重傷,玩弄女性,據說是惹到某高幹家女兒所以案發。殺的合情合理!作者應該多去調查研究,一下再來寫文。
回復 dld 2013-10-10 11:35
fran99c: 扯你媽的蛋!鄙人從小生長在中關村,據我所知,這家有哥4個,好像還有一個姐姐。都是中關村一帶有名的小偷混蛋,中關村的派出所的重點監督對象,早期中關村的人 ...
中關村的---怎麼啦?----  就可以 開罵 啦?

    文北 的 問題----請 用 正確的 參照系-------

      文革 1974-1976 應該 重新 審視!
回復 fran99c 2014-6-2 06:04
鄙人是在罵那些歪曲歷史事實的人,那些人別有用心。鄙人從不罵尊重歷史事實的好人。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寧靜千年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29 06:3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