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法老:這是誰的旨意?—從此炎黃無春秋

作者:相食  於 2016-7-17 11:5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61評論

關鍵詞:炎黃

法道濟老兄高屋建瓴慧眼獨具,在我所知的海外中文論壇里,法老對中國政局的分析是獨樹一幟的,那就是:當今中國依然是太上皇江核心在掌控大局,習只是傀儡。最新發生的這件事看起來比較費思量,特請教法老,依您的看法,下面轉帖這件事,是太上皇的旨意,還是今上的指示


已當了二十五年社長的杜導正在一間看似病房的房間中接受傳媒訪問,他透露,研究院接管《炎黃春秋》,什麼交接程序也沒有,事前不讓知曉,到時就發出通知,「這是命令。那裡得這樣搞呀!特別是派人強迫佔領你的辦公室,而且佔領我們的財務室,而且今天發展到把他的行李(搬來),就住在那裡」。他語帶控訴地 質問,面對他們這等老幹部和老黨員,黨內怎「么可以下毒手、下狠手,沒有一點商量的餘地?

現年93歲的杜導正,曾經歷文化大革命,在中國改革開放及「六四風波」后創辦《炎黃春秋》志儼如被接管,表現激動,形容情況一如文革:「財務我們都是獨立的,手裡邊800萬總是有的吧,這個錢都困著,一下子變成它的人了、它的錢了。這是什麼?這是公開的搶劫吧!我就想到文化大革命,和文化大革命一模一樣,你這個單位、你這個頭,他宣布你是走資派、反動的,我就奪了你的權了。」他預言,這就會「天下大亂」。

由於《炎黃春秋》年前轉換領導機構時達成協議,雜誌社保留人事任命權、財務自主權和發稿自主權,研究院單方面更換管理層屬破壞協議,雜誌社決定入稟興訟,杜導正預期,敗訴的機會很高,一旦敗訴,他寧願結束《炎黃春秋》,也不願讓接管的機構改變雜誌的敢言風格。


附:《炎黃春秋》雜誌社聲明

2016年7月13日,我社主管主辦單位中國藝術研究院給我社發來《關於炎黃春秋雜誌社領導班子職務聘任的通知》(中藝發[2016]22號),並告知我社,該院與我社於2014年12月18日簽訂的《中國藝術研究院與炎黃春秋雜誌社協議書》自動失效。鑒於此,我社聲明如下:

  1. 《中國藝術研究院與炎黃春秋雜誌社協議書》明文約定,我社有人事任命權、財務自主權和發稿自主權,雙方蓋章,具有法律效力。我社社長、法定代表人杜導正,以及杜導正聘任的全社工作人員,將維護該協議書的嚴肅性和有效性,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包括在雜誌社勞動並取得收入的權利,不同意單方終止協議書。為此,我社已委託律師對該院提起訴訟。

  2. 中國藝術研究院單方終止協議書,違反協議約定並派員進入我社編輯部,干擾正常工作。此舉實際上剝奪了我們編刊、出刊的起碼工作條件,本刊訂戶和讀者的合法權益也將受到侵害。我們無法保證2016年第8期《炎黃春秋》按時出刊,敬請廣大訂戶和讀者理解、見諒。

  3. 《炎黃春秋》雜誌擁護以習近平為首的黨中央「依法治國」的方針,創刊二十五年來,著力宣傳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政策,贏得了良好的聲譽。如今,在主管主辦單位的反常舉措下,已經面臨絕境。我們誠懇籲請廣大讀者、作者和各界人士對此予以關注。

炎黃春秋雜誌社

2016年7月14日


從此炎黃無春秋

文:孫禾、東方 2016.07.15

中國知名改革派雜誌《炎黃春秋》自一九九一年創刊以來,慘淡經營,歷經二十五年風雨,終於在最近接到被官方接管的通知。北京觀察人士解讀為等於是對《炎黃春秋》雜誌執行死刑。

7月14日,中國藝術研究院關於《炎黃春秋》的一份人事任免通知在網上被披露。根據這項通知,《炎黃春秋》雜誌重要職務全部為官方派來的人所取代,原社長、總編輯杜導正、副社長鬍耀邦的兒子胡德華和總編輯徐慶全悉數被撤換。這份改革派雜誌原來聘請大批具有改革派思想的中共老幹部作為顧問團和社委會的制度,預計也將被徹底放棄。

北京專欄作家高喻稱:《炎黃春秋》被宣傳和黨史文獻部門視作搞「歷史虛無主義」的堡壘,而黨內民主派和自由派知識分子則視她為陣地和朋友。顧問團和編委會,註定也要被解散。

六四后被捕入獄的級別最高的中共高級官員鮑彤評論道:「六四之後,歷經二十五年,沒有要國家一分錢的投資和編製,如同涓涓溪流,匯成當今中國的一部可歌可泣的信史。新班子主要是戲班子。」

據理抗爭

《炎黃春秋》雜誌社在一篇回應聲明中表示,不同意中國藝術研究院派遣人員接管《炎黃春秋》雜誌社的編輯部,認為這是單方終止中國藝術研究院和炎黃春秋之間達成的協議書。為此,炎黃春秋雜誌社表示已委託律師對該院提起訴訟。

《炎黃春秋》雜誌在聲明中還表示,這份雜誌擁護以習近平為首的黨中央「依法治國」的方針,創刊二十五年來,著力宣傳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政策,贏得了良好的聲譽。如今,在主管主辦單位的反常舉措下,已經面臨絕境。我們誠懇籲請廣大讀者、作者和各界人士對此予以關注。

《炎黃春秋》獨立核算,辦刊以來,沒有要國家一分錢,但是這份雜誌的上級掛靠單位目前是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藝術研究院和《炎黃春秋》雜誌社曾經簽訂過一份協議書,白紙黑字明文約定,炎黃春秋雜誌社有獨立的人事任命權、財務自主權和發稿自主權,雙方蓋章,具有法律效力。

而中國藝術研究院7月12日單方面發布關於炎黃春秋雜誌社領導班子職務聘任的通知,稱經2016年6月27日院黨政領導聯席會議決定,聘請賈磊磊為《炎黃春秋》雜誌社社長,郝慶軍為炎黃春秋雜誌社總編輯(法定代表人);另外杜明明等三人為副社長,陳劍瀾等六人為副主編。通知日期為七月十二日。

這意味著,藝術研究院派出的社長、總編輯將完全接管該雜誌的編輯業務,而人事、財務、內容發布也將被全面接管。法廣援引《炎黃春秋》的前執行主編洪振快的話稱,「按我的判斷,等於已宣判死刑。辦這個雜誌,我們原來的心態是能辦一期是一期,杜老還多次說隨時準備好停刊公告和遣散費,如今到了這一天,還會有停刊公告嗎?」

波折不斷

2014年,《炎黃春秋》因受到中宣部的干預被強制變更主管主辦單位。原主管單位「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被勒令改為文化部旗下的中國藝術研究院,並且規定每期目錄必先交由主管單位審批。此舉遭到《炎黃春秋》雜誌社的抵制,並委託律師向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提起行政複議。最後得到的回復稱變更手續合法。

因遭到「有關部門」的干涉,《炎黃春秋》原定在2015年3月18日舉行的新春聯誼會被迫取消。2016年雖然突破禁令和封鎖,重新舉辦,但也經歷風險。據悉,主管單位勸告聯誼會停開,但被杜導正嚴詞拒絕。聯誼會舉辦的3日前,原定會場突然毀約,拒絕租借場地給《炎黃春秋》。聯誼會不得不臨時緊急變更會場地點。

前景堪憂

接替杜導正出任《炎黃春秋》社長的賈磊磊是中國藝術研究院副院長、研究生院電影電視系主任,國家廣播電視電影總局電影審查委員會委員,國家新聞出版總署進口音像製品審查委員會委員。

這是中共提出「黨媒姓黨」的口號后,對所謂「妄議中央」、「妄議歷史」的媒體進行整肅的最新一例。2016年2月19日上午,習近平對人民日報社、新華社、中國中央電視台進行調研,中央電視台打出「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閱」標語。下午,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主持召開「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會上他強調:黨和政府主辦的媒體是黨和政府的。

習近平在講話中還強調新聞導向作用。他說:新聞輿論工作,各個方面、各個環節都要堅持正確輿論導向。各級黨報、黨刊、電台、電視台要講導向,都市類報刊、新媒體也要講導向;新聞報道要講導向,副刊、專題節目、廣告宣傳也要講導向;時政新聞要講導向,娛樂類、社會類新聞也要講導向;國內新聞報道要講導向,國際新聞報道也要講導向。

黨媒要姓黨 其它媒體也要姓黨

北京觀察人士認為,選派黨信得過的人員接管《炎黃春秋》雜誌,是中共宣傳部門讓《炎黃春秋》姓黨的有效措施。新任總編郝慶軍是中國藝術研究院主辦的《傳記文學》主編、藝術研究院黨委紀委委員;新任副主編陳劍瀾是中國藝術研究院主辦的月刊《文藝研究》的副主編;新任副主編柯凡則是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是一位崑曲研究的學者。

《炎黃春秋》因刊發大量反思中共歷史錯誤的文章,長期以來深受讀者的喜愛,同時也成為中國黨內保守派勢力以及毛左派的眼中釘肉中刺。雖然這份雜誌打出現任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的題詞「炎黃春秋,辦得不錯」來作為自己的護身符,希望習仲勛的兒子能夠為這本他父親喜愛的雜誌網開一面,然而,炎黃春秋在習近平時代,屢遭打擊和整肅,舉步維艱。

網名為北風的獨立評論人士溫雲超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的採訪時稱:「自從主辦單位變更后,《炎黃春秋》已經很少發讓當局不高興的內容。最起碼最近一兩年我們很少看到引起社會廣泛影響的報道。但是只要《炎黃春秋》的這些老人在,都會對當局造成一些隱患。」

北風還表示:「《炎黃春秋》編輯班子被更換也就顯出了中國言論自由的控制更加緊了。」「隨著《炎黃春秋》進一步被整肅,所謂的黨內民主派也會徹底的被泡沫化。」

《炎黃春秋》的前執行主編洪振快評論說,夫子做《春秋》,亂臣賊子懼。這是歷史的力量。以前的炎黃在努力書寫「春秋」,以後「炎黃」歷史使命終結,將再無「春秋」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2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1 個評論)

回復 法道濟 2016-7-17 12:04
我不了解炎黃春秋的事,似乎這是黨內的事,算不上 什麼大事,劉雲山就把事辦了,不會上達江澤民吧?
回復 法道濟 2016-7-17 12:15
這應該是和習大的治理風格,黨媒姓黨的理念相適應。炎黃春秋代表了黨內一些持不同意見的老人的觀點,相對更加親近民眾與社會。但是畢竟與習的治理方案相抵觸,又到了現在的緊縮時期,受到清理也是預料之中的。這些人都是老黨員,都是體制內,服從中央決定,是他們的本分。錢物都是黨的,拿走就拿走了,還訴諸法律,有點可笑,老糊塗的味道。這件事應該是習的決定,還到不了江習爭奪,江習博弈的高度。江習之間即使有矛盾,也不會在這些小事上體現出來。
回復 相食 2016-7-17 12:17
法道濟: 我不了解炎黃春秋的事,似乎這是黨內的事,算不上 什麼大事,劉雲山就把事辦了,不會上達江澤民吧?
沒有那麼簡單吧?《炎黃春秋》是中國黨內改革派的旗艦雜誌,是改革派輿論根據地,自一九九一年創刊以來,歷經鄧江胡三朝二十五年不倒,現在被強行佔領了,包括謠傳和今上私交很好的胡耀邦之子胡德華的副社長職務都被免了,這麼大的事,恐怕不是劉雲山一個人能做主的吧。

看來法老並不認同下面這段話:雖然這份雜誌打出現任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的題詞「炎黃春秋,辦得不錯」來作為自己的護身符,希望習仲勛的兒子能夠為這本他父親喜愛的雜誌網開一面,然而,炎黃春秋在習近平時代,屢遭打擊和整肅,舉步維艱。
回復 法道濟 2016-7-17 12:22
相食: 沒有那麼簡單吧?《炎黃春秋》是中國黨內改革派的旗艦雜誌,是改革派輿論根據地,自一九九一年創刊以來,歷經鄧江胡三朝二十五年不倒,現在被強行佔領了,包括謠
誰是改革派?誰又是非改革派?這是首要的問題,誰能告訴大家,xx是改革派,xx不是,誰能解答這一問題?就和年初說利益集團圍攻習大,但是我請他們指出到底誰是利益集團?誰也回答不了這個問題。
所以首先要找誰是改革派,如果找不到,或者說不清,那就要改變說話方式。
回復 相食 2016-7-17 12:27
法道濟: 誰是改革派?誰又是非改革派?這是首要的問題,誰能告訴大家,xx是改革派,xx不是,誰能解答這一問題?就和年初說利益集團圍攻習大,但是我請他們指出到底誰是利
主辦和支持《炎黃春秋》的就是改革派,加上民主派自由派。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6-7-17 12:32
法道濟: 這應該是和習大的治理風格,黨媒姓黨的理念相適應。炎黃春秋代表了黨內一些持不同意見的老人的觀點,相對更加親近民眾與社會。但是畢竟與習的治理方案相抵觸,又
同意。三十年前,可能還有真信共產黨的,現在還這樣馬上可以診斷是老年痴獃。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6-7-17 12:36
「雖然這份雜誌打出現任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的題詞「炎黃春秋,辦得不錯」來作為自己的護身符,希望習仲勛的兒子能夠為這本他父親喜愛的雜誌網開一面,然而,炎黃春秋在習近平時代,屢遭打擊和整肅,舉步維艱。」

這叫'拉大旗作虎皮','打著紅旗反紅旗'。習胖不會留情面的。習胖他爸如果還想過當個文明流氓,習胖這一代不會了。他們明白要幹流氓的活,就得撕破臉皮當真流氓。
回復 相食 2016-7-17 12:40
法道濟: 這應該是和習大的治理風格,黨媒姓黨的理念相適應。炎黃春秋代表了黨內一些持不同意見的老人的觀點,相對更加親近民眾與社會。但是畢竟與習的治理方案相抵觸,又
法老認同不是太上皇的旨意,是包子耍橫胡來了哈。

看來法老和包子一樣不講理     ,「沒有要國家一分錢的投資和編製」辦起來的雜誌,怎麼 就成了「錢物都是黨的」

當然,你要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全中國一切都是黨的也對
回復 法道濟 2016-7-17 12:40
相食: 主辦和支持《炎黃春秋》的就是改革派
這些人都是退休的老幹部,資歷深,敢說話,但他們都是省部級,又都退休了,和當今執政的人不是一路,影響畢竟有限,而中國的大權都在政治局以上的幾十個人手裡,這些老幹部離那一層還隔得好遠。對決策影響微乎其微。說他們改革派高抬他們了,即使再改革,也是一本雜誌,並不能產生實質性影響。在位的幹部,如果和他們牽上,會毀掉前程的。這些人不過是一群牢騷滿腹的老頭而已。
但是這寫人牆裡開花牆外香,在國外反而更有名。西方人認為這是黨內支派,重要改革力量。但我們在國內混過的人都知道這些底細。分析政局,如果按照國外報紙媒體的調子,只能是步入歧途。
回復 相食 2016-7-17 12:46
舌尖上的世界: 「雖然這份雜誌打出現任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的題詞「炎黃春秋,辦得不錯」來作為自己的護身符,希望習仲勛的兒子能夠為這本他父親喜愛的雜誌網開一
正解。

他爹「文明流氓」的好名聲助他上位,讓他有了赤裸裸做真流氓的本錢
回復 相食 2016-7-17 12:49
法道濟: 這些人都是退休的老幹部,資歷深,敢說話,但他們都是省部級,又都退休了,和當今執政的人不是一路,影響畢竟有限,而中國的大權都在政治局以上的幾十個人手裡,
這麼微乎其微的影響都容不下,全能的包子果然是眼裡不揉沙子     容不下一點點不同聲音
回復 法道濟 2016-7-17 12:52
相食: 法老認同不是太上皇的旨意,是包子耍橫胡來了哈。

看來法老和包子一樣不講理       ,「沒有要國家一分錢的投資和編製」辦起來的雜誌,怎麼 就成了
相兄在機關呆過,一般縣以上都有老幹部局,那些人有的時候亂說話,現任領導有時很頭疼。但是惹急了,在為領導會嚴重報復這些人,這些老幹部也不能太過分。中央也是一樣。在中央高層,不應按國外說法分為改革派,非改革派,而應按照派系分更為合理,團派,太子黨,江派,曾慶洪派等等。因為根本就沒有什麼改革派,也沒有非改革派。改革早死掉了,沒有改革了,改革早已束之高閣,大家說改革,是掛羊頭賣狗肉,拉大旗作虎皮。
回復 法道濟 2016-7-17 12:58
相食: 這麼微乎其微的影響都容不下,全能的包子果然是眼裡不揉沙子    
對政治決策影響微乎其微,但在破壞共黨一言堂,鉗制輿論上可是影響極壞,也給敵對勢力可乘之機。但是中共有優待老人的傳統,不到萬不得已,不和這些人翻臉。所以儘管現在動手術,但對這些老人還是待遇不變,個人不受影響。但是再鬧,惹急了,政治局研究一下,定個敵我矛盾,殺一儆百,開除黨籍,可就要動真格的了。
回復 相食 2016-7-17 13:00
法道濟: 相兄在機關呆過,一般縣以上都有老幹部局,那些人有的時候亂說話,現任領導有時很頭疼。但是惹急了,在為領導會嚴重報復這些人,這些老幹部也不能太過分。中央也
不談什麼改革派非改革派,就說這些老幹部哪裡過分了?對歷史事件發點和習中央不同聲音就是過分了?《炎黃春秋》一直如此,怎麼鄧江胡就都不覺得過分呢?就包子覺得過分呢?是誰過分了?是包子
回復 你懂的 2016-7-17 13:00
老實說改革是大忽悠,政革己死,不是有人提出要改革原來的改革嗎。
回復 法道濟 2016-7-17 13:01
舌尖上的世界: 「雖然這份雜誌打出現任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的題詞「炎黃春秋,辦得不錯」來作為自己的護身符,希望習仲勛的兒子能夠為這本他父親喜愛的雜誌網開一
  
回復 相食 2016-7-17 13:08
法道濟: 對政治決策影響微乎其微,但在破壞共黨一言堂,鉗制輿論上可是影響極壞,也給敵對勢力可乘之機。但是中共有優待老人的傳統,不到萬不得已,不和這些人翻臉。所以
法兄所言點到要害,包子之所以這樣赤裸裸做真流氓強行佔領雜誌社,就是因為這些老頭兒們破壞了一言堂,但不是「破壞共黨一言堂」,而是絕不容許破壞「包子一言堂」。過去25年,《炎黃春秋》一直「破壞共黨一言堂」,鄧江胡也沒派人強行佔領。

不用「敵我矛盾,開除黨籍」,把離休幹部的醫療待遇取消就把老頭兒們整死了,威武的今上修理這幫老頭兒還不跟玩兒似的
回復 法道濟 2016-7-17 13:12
相食: 不談什麼改革派非改革派,就說這些老幹部哪裡過分了?對歷史事件發點和習中央不同聲音就是過分了?《炎黃春秋》一直如此,怎麼鄧江胡就都不覺得過分呢?就包子覺
習大說黨史研究要統一步調,炎黃說琅琊山五壯士是作假,習大能不生氣嗎?雖然炎黃春秋是小事,但如果習在這個問題上姑息袒護,有可能將來背負自由化罪名,最為罪狀之一,被人秋後算賬。所以習現在左傾路線,也有自保的的因素在內,也是吸取過去胡耀邦,趙紫陽的教訓的結果
回復 法道濟 2016-7-17 13:16
相食: 法兄所言點到要害,包子之所以這樣赤裸裸做真流氓強行佔領雜誌社,就是因為這些老頭兒們破壞了一言堂,但不是「破壞共黨一言堂」,而是絕不容許破壞「包子一言堂
是的
回復 相食 2016-7-17 13:22
你懂的: 老實說改革是大忽悠,政革己死,不是有人提出要改革原來的改革嗎。
不談什麼改革不改革,就幾個退休老頭兒自費辦個發行量很有限的歷史類雜誌,偶爾發發和中宣部欽定的說法不同的聲音,就要派人強行佔領?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6-16 15:2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