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抗疫雜記(193)

作者:kzhoulife  於 2020-9-15 11:2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評論


    唐詩宋詞讀多了,會好奇詩人的生活和品行,搜索詩人趣聞軼事便成為品詩賞詞之外的另一樂趣。

 

    孔子說過: 「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聖人都不得不承認,男人好色。南宋詞人辛棄疾有一句詩:自笑好山如好色,看來詩人很好色。象杜牧下面這兩首詩,簡直就是在向世人炫耀他的青樓艷福。

 

    <<遣懷>>: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纖細掌中輕。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

 

    <<贈別>>:娉娉裊裊十三餘,豆蔻梢頭二月初。春風十里揚州路,卷上珠簾總不如。

 

    還有那位天天混在歌妓堆里的柳永,幾乎是所有歌妓的夢中情人。

 

    吃喝嫖賭,嫖與賭就象吃與喝一樣,兄不離弟,弟不離兄,好色應該也好賭,但在唐詩宋詞中,極少看到與賭有關的句子,更不用說以賭為題的詩詞了,難道詩人們都不好賭?

 

    偶爾讀到一段李清照的傳記文字,才知道中國古今第一才女,原來也是中國古今第一女賭徒。

 

    李清照對賭博的迷戀,可稱痴迷。而且痴迷的程度和豪氣同樣可稱壓倒鬚眉。傳世的李清照文字,有兩篇很有意思的文章,一篇叫《打馬賦》,一篇叫《打馬圖經》。打馬是當時十分流行的一種博戲。李清照酷愛這種博戲,專門為之做賦,還用圖文並茂的方式對打馬的規則做了記錄。

 

    在《打馬圖經序》中,李清照聲情並茂地敘述了自己對博戲的痴迷:予性喜博,凡所謂博者皆耽之晝夜,每忘寢食。但平生隨多寡未嘗不進者何,精而已。自南渡來流離遷徙,盡散博具,故罕為之,然實未嘗忘於胸中也。女詞人還寫道:予獨愛依經馬,因取其賞罰互度,每事作數語,隨事附見,使兒輩圖之。不獨施之博徒,實足貽諸好事。使千萬世后,知命辭打馬,始自易安居士也。紹興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易安室序。這等於向世人宣告:千秋萬世之後,喜歡打馬的人們,你們不要忘記,打馬的規矩,是我易安居士給你們記載下來的啊。

 

     發現了一位好賭女詩人,相信一定有好賭男詩人,功夫不負有心人,還真找到一位,他就是當代詩人北島。北島寫過一篇<<賭博記>>,其中有這樣一段:

 

    我自幼好賭。86年春天,我從斯德哥爾摩乘船到赫爾辛基。輪船上到處是老虎機。我住二等艙,窗含陽光大海。我求勝心切,認準一台老虎機,先握手,再過招,不到半個小時,兩百瑞典克郎,摺合兩百個肉包子,有去無回。取出晚飯錢,繼續跟那吃人老虎算帳,這回倒好,連骨頭都沒吐。甲板開始搖晃,我兩腿發軟,眼冒金花。回頭是岸?突然想起還有出國兌換的三十美元。取來兌換再投,眼睜睜,看它吞掉我最後一個攥出汗的克郎。趁沒人,我狠狠踹它兩腳。回艙房,窗黑,我吞下塊硬幣般的巧克力充饑,那是免費的。

 

明白了,不是詩人不好賭,實在是因為賭沒什麼詩情畫意,散散的寫段文字娛樂一下可以,要凝成詩化作詞,實在有傷大雅。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qxw66 2020-9-15 12:10
杜牧湖州看中一小姑娘,空等她14年,一嘆!http://m.qulishi.com/news/201610/128075_2.html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26 23:5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