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國雜記(1) 歸宿

作者:kzhoulife  於 2019-12-12 23:2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回國記錄|已有2評論

       母親突然去世,沒能趕上她老人家的葬禮,打算年底再回國陪父親過個年,與父親商量,父親說與其年底回來,不如現在回來給你媽過個五七。老家對五七非常重視,相當於為逝者舉行的第二個葬禮。母親去世后,心裡一直不踏實睡不好覺,父親一席話,我決定馬上請假,回國參加母親的五七祭奠。

       每次回國,進門一坐到父母睡覺那鋪炕上,就會覺得真正回了家。現在母親不在了,按照老家傳統,我這個遠方遊子,第一夜一定要睡在母親生前睡過的地方。父親睡覺前依舊先把炕燒得滾熱,我躺在母親往日睡的熱炕頭,父親躺在炕的另一邊,閑聊著村裡的人和事,沒多久父親就打起呼嚕。

        看手機已是夜裡十一點,透過巨大玻璃窗,看到半輪月亮掛在院子南面的平房上空,異常明亮。夜深人靜,我毫無睡意,躺在母親的熱炕頭上,腦子裡全是母親的影子。

       想到母親能活到八十八歲高齡,值得慶幸; 但母親活這麼大年齡,卻並沒真正享過幾天福,又覺得自己對不起母親。這幾年一直有心理準備,希望能在母親臨終之前守在她身邊,送她最後一程,最後還是沒趕上,心裡這個後悔; 再一想最後三個月母親躺炕上不能自理,父親和姐姐每日三餐親手一口一口喂她,喂完了再幫她換洗衣服擦洗身子,辛苦勞累可想而知,能從這種勞累中早些解脫,也是好事。我相信母親不等我而仙逝,就是不想拖累家裡人,母親一生最大特點就是寧願委屈自己,也不麻煩別人。姐跟我講,母親最後這些日子雖說糊塗誰都不認識,有時說話卻非常清醒。有一天,姐剛幫她換上乾淨衣服,她又拉撒,姐姐只好幫她擦洗乾淨再換一套衣服,母親嘴巴微動,說出幾個字: 你真不容易! 聲音雖小,姐姐還是聽得很清楚,當時眼淚就流個不停。姐說咱媽這輩子從不麻煩別人,到老了子女為她盡一份心,她還覺得過意不去。母親最後的日子幾乎不能講話,誰都不認識,饑飽不知,任何事情都不記得,我相信唯有一件事情她的思維非常清晰,那就是不想麻煩連累任何人,想早些咽下這口氣。

        母親,我的母親,我知道她是這樣一個人,她不怕死,但她怕拖累麻煩兒女。忍不住的淚水,忍不住的思念,我再也躺不住,我要馬上到母親墳上去看看。窗外的月亮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一天繁星晶光閃閃,我拿起手機,時間已是凌晨三點。

        父親睡得很沉,我悄悄起來下炕,到另一間屋子穿戴好,走到院里什麼都看不清,憑著直覺開街門關街門,轉身要往大街上走時,路邊一團黑影嚇我一跳,仔細看是父親在路邊種的一顆冬青樹。樹前稍立片刻,眼睛開始適應這黑暗,借著星光,能看到灰暗的路面,樹木草垛電線杆子,影影綽綽若隱若現,於是大著膽子沿著出殯的路線,向母親塋地走去。

        雖是秋末,夜裡卻一點不冷,甚至沒有多少涼意,村裡的路燈都已經關掉。我攥著手機,也沒打開照明功能,偶爾按一下開關,用熒屏微弱的光亮照一照四周。路兩邊家家戶戶門前樹立著用鐵絲網圈起的玉米囤,轎車拖拉機聯合收割機大大小小高高矮矮停在街旁,黑咕隆咚讓我有點提心弔膽,彷彿那團團黑影之中會突然竄出什麼嚇唬我搶劫我。但偶爾一聲雞叫會讓我覺得有了伴,不再那麼害怕。穿過鐵路橋洞進入村外的農田。沿著田間一條土路往南走,路左邊是已經收割的玉米地,路右邊玉米秸一垛一垛,黑暗中像一溜小城堡,有點陰森,幾次停下來用手機熒光照照草垛給自己壯膽。這樣走走停停大約五分鐘,來到一條東西路口,這條路往西不遠就是我們家族的墳地。

        這條東西小路又窄坑又多,兩旁農田漆黑一片,我知道祖墳在路南,一腳高一腳低,睜大兩眼仔細看,走了好一會也沒看到任何墳頭,記著以前並沒走這麼遠的路,難道錯過了? 心裡這樣想,頭卻沒有回,腳下不停走得反而越來越快。不知為什麼這時不再有半夜三更荒郊野地陰森恐怖之感,反而希望那些鬼神故事是真的,期待能突然聽到母親的聲音,無論那聲音來自何方來自何地,無論夜多黑溝多深,我都會毫不猶豫衝過去跪在那聲音面前。

        可惜我並沒聽到那慈愛溫暖的聲音,田野如此之靜,連個蟲鳴聲兒都沒有。母親,你在哪裡? 心裡念叨著,不斷晃動手機來回尋找,終於看到一片凸起的黑影,黑影和小路之間的那小塊地很平整,幾步走過平地,手機的光亮雖然微弱,也能照清大大小小十幾個墳頭,這是我第一次真正走進祖輩的墳地,心下有些奇怪: 怎會有這麼多墳頭? 難道找錯了?

        不管怎樣先找找有沒有新墳。繞著墳地走了不到半圈,看到一個墳頭前有一團黑,手機一招,果然是新土沒有任何雜草,墳頭壓著一張燒紙,那團黑是燒過的紙灰。應該就是這裡,可還是不能完全確定,我知道爺爺的墳有石碑,於是撥開半人高的雜草,穿過幾個沒立石碑的墳頭,在一塊一人高的石碑前停下,拿手機一照,平坦坦沒有文字,原來是背面,踩著雜草轉到石碑前面,這次能看到刻的字跡,但字已經模模乎乎辨不出是什麼,來到另一塊石碑前,碑上姓名輩份跟我爺爺一樣,但名字我以前沒聽說過,於是黑暗中在荊棘雜草亂墳石碑間摸索轉悠,終於在最後一塊石碑上看到我爺爺的名字,確定這是我家的墳地。再回到那個新墳,看到新墳南北各有一個墳頭,墳上的雜草顯然剛清理過,一定是大哥二哥的塋地,分立兩邊守護著母親。

        因為心裡只想著確認那個新墳是不是母親的,黑夜中在荊棘雜草亂墳石碑間這番摸索轉悠,並無陰森恐懼之感,此時站在母親和大哥二哥墳前,我也並不覺得多麼傷心,反而非常平靜有些釋然,彷彿突然之間超越生死找到了自己的歸宿。我跪在母親墳前,恭恭敬敬磕了三個頭,心底默默禱告: 母親安息,終有一天我會躺在您身邊,永遠陪伴著您,來世再回到您的懷抱。

        回家時四周依舊漆黑,腳下的路卻已熟悉,黑暗不再給我帶來絲毫恐懼,抬頭望天,那滿天的星星更大更亮了,遙遠的星空似乎不斷傳來母親頭腦還沒糊塗時對我說的那番話: 將來有一天,我老了,大老遠的你也不用回來,家裡有這麼多人發付我走就行了,你回去照顧好孩子和孩子他媽。


高興
4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海外思華 2019-12-13 11:22
不能在父母親膝下盡孝,是海外遊子的痛!!
回復 ttxback 2019-12-13 12:20
是啊!每天心裡都擔心萬一有什麼事情發生...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2 23:5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