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沽河淚(137)(全書完)

作者:kzhoulife  於 2015-12-3 13:3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2評論


       大哥與大姐的婚禮, 定在農曆七月七日牛郎織女相會這一天, 這天是我大姐六十歲生日, 我大哥與娟娟離婚已經十五年。

        這十五年, 大哥與大姐維持著一種既是姐弟又是戀人的關係, 一直沒有結婚, 原因當然是為了我母親。只要我大姐與大哥不結婚, 我母親並不在意他們來往。開始幾年, 看到二人過於親密, 母親還有些生氣,  但隨著記憶力越來越差, 剛做的事剛說的話, 一轉身全忘了, 慢慢的有些人她也認不出來, 母親完全變了一個人, 她不再猜忌, 不再生氣, 不再恐懼, 不再嫉妒, 見了人總是呵呵地笑。

       飛機降落在北京機場。北京機場寬敞明亮富麗堂皇, 已經不是我出國那年狹小寒酸的樣子。我的一對兒女在美國一直期盼著乘坐高速列車, 我們一家沒有轉乘飛機, 登上了去青島的高鐵。

         孩子這是第一次跟著我們回中國, 看什麼都新鮮好奇, 問東問西。坐在走道另一邊的一個男人, 年齡應該比我大, 聽到我們聊天, 問我: " 兄弟老家在大沽河邊? " 

        " 是啊, 沽河縣靈山鎮白沙村。您呢?" 

        " 白沙村, 那可是個人傑地靈的小村莊, 我是靈山鎮的。帶孩子回來探親? " 

       " 算是探親吧, 主要是參加一個婚禮。" 

       " 巧了, 我回靈山鎮, 是要參加一個葬禮。" 

       " 誰的葬禮? " 我有些好奇。

       " 一個仇人的葬禮。" 他看我疑惑的樣子, 繼續說道, " 你是靈山鎮的, 應該聽說過人民公社時期, 在靈山老母廟裡弔死的地主和地主婆吧? " 

       " 聽說過。" 我點點頭。

       " 我是那個地主地主婆的小兒子。我要參加的葬禮, 就是當年把我母親抓起來要遊街, 逼得我父母上吊的民兵連長。" 

       " 你不恨他嗎 , 為什麼要參加他的葬禮? " 

      "  這幾年已經不恨了。十多年前我糾集一幫哥們把他痛揍了一頓, 打得他在床上躺了好幾天, 留下了病根。我大哥知道這事是我乾的, 對我說這個民兵連長人並不壞, 當年他不過是履行自己的責任, 害死我父母的罪魁禍首並不是他。他後來當了大隊書記, 對我們兄弟姐妹還多有照顧, 只是我那時小不記得。這些年我每次回老家都會看到他, 已經病得皮包骨頭, 他也知道那次挨打是我背後主使, 但並沒有說破, 見到我總是一幅歉疚的樣子, 我反而有些後悔, 後悔當初把他打得那麼重。現在他死了, 我沒有絲毫高興, 內心反而愧疚。" 

        " 這樣想是對的, 過去的恩怨, 就過去吧。"

       我們倆又聊起沽河兩岸的變化, 他說你回去, 一定要沿著大沽河兩岸開車走一回, 兩岸建成了一條百多公里長的旅遊景觀帶, 大沽河也得到徹底治理保護, 現在正是多水季節, 水鴨白鷺到處飛翔, 許多城裡人周末開車到河裡釣魚。

        他說的這條大沽河旅遊景觀公路, 我早就聽我大哥講過, 我大哥還是這個投資上百億工程的積極策劃和推動者。這是一個造福子孫後代的工程, 但是沒有立竿見影的經濟效益, 曾遭到一些追求經濟效益的市領導和兩岸部分農民的反對。

        到了青島, 我們沒去大哥那裡, 雪梅直接開車將我們一家送回白沙村。路上雪梅告訴我, 母親可能認不出我是誰, 耳朵也有些聾, 要我有思想準備。

       到了家門口剛好是中午, 母親蹲在門口的芙蓉樹下, 揀一些小木頭放進草筐里。雪梅走上前扶起母親, 大聲說: " 媽, 你看誰回來了? " 

        母親看著我, 又看看娟娟和兩個孩子, 呵呵笑著說道: " 你們餓了吧, 快回家吃飯。" 母親顯然沒認出我。
   
        " 媽, 我是雨來, 我是你兒子雨來。" 我抓住母親的胳膊大聲喊。

        " 俺想不起來了。" 母親又呵呵地笑, 認不出我是誰, 好像還有些不好意思。

       " 二哥, 先進屋吧, 過兩天也許能認出你。" 

       我走在母親身旁, 發現她雖然蒼老了許多, 身子骨還算硬朗, 如果只是記憶力不好, 也許不是壞事。

        進到屋裡, 大姐正坐在灶間的飯桌旁包餃子, 父親也坐在旁邊, 看到我的一兒一女, 忙起來拉到自己身邊。

        白沙村的傳統, 迎親餃子送親面。大姐嘴裡招呼我們, 兩手卻沒停下來。母親在一個小板凳上坐下, 左手拿起餃子皮, 右手用筷子挑起一團餃子餡, 兩手一捏, 乾淨利落, 一個餃子就包好了。我和娟娟雪梅也都圍著小飯桌坐下來, 雪梅看著母親包餃子, 對我說道: " 你看咱媽幹活的利落樣子, 那象個腦子稀里糊塗的人。" 母親看到我們這麼多人圍著飯桌坐著, 好像突然想起什麼, 說道: " 你們都餓了吧, 我給你們拿吃的。" 說著就要站起來, 雪梅忙把母親按住說道: " 媽, 咱們這不是在包餃子嗎, 包完了咱煮餃子吃。" 母親又呵呵地笑著說到: " 你看我稀里糊塗的。" 

       " 您還知道自己稀里糊塗的, 說明您一點也不糊塗。" 大姐開玩笑說道。

        大姐的聲音不大, 估計母親沒聽清楚, 問我大姐: " 你說什麼糊了? " 我們聽了都忍不住笑起來, 母親也跟著呵呵的笑。我便問大姐: " 婚禮準備地怎麼樣了? " 

       " 有什麼好準備的, 都是你大哥多事, 非要辦一個婚禮, 說是送給我的生日禮物, 也不怕人笑話。" 

      " 姐, 你是新娘子, 什麼都不用管, 一切由我和鐵梅來安排。你們倆要在沽河大堤上攝影留念, 攝影師我都找好了, 婚紗也幫你訂好了, 後天你一切聽我的就行了。" 

        " 酒席怎麼擺? " 我問雪梅。

       " 大哥特意囑咐, 婚禮要在咱白沙村舉辦。酒席桌子就擺在這兩個院子里, 酒菜我已在市裡的一家飯店定好, 十二點鐘他們會準時送來擺好, 共十二張桌子。" 

        為了方便照顧我母親, 大姐和母親家的院牆三年前開了一個門, 來往方便, 在這兩個院子安排酒席, 確實是個好主意。

        " 十二張桌子, 有那麼多人? "

       " 白沙村多年沒有這麼熱鬧了, 大哥請了很多朋友, 說是要他們來看看白沙村現在的樣子, 將來退休了, 一起來白沙村養老。大城市空氣污染越來越嚴重, 我們公司正計劃在大沽河兩岸建一批老人公寓。" 

       " 雨來, 咱白沙村現在是沽河市重點發展的生態村, 要建成國外那些旅遊度假村的樣子, 桂香嬸和瑞罡叔也從濟南搬回白沙村住了。你看現在的街道房屋多整齊多乾淨。村裡村外全是花草樹木, 不比你在美國的環境差吧。" 

        " 嗯, 變化確實很大, 還沒進村我就注意到了。我最喜歡從靈山鎮到咱村這條路上栽的芙蓉樹。" 

       雪梅開車跑在這條路上時, 我被路兩旁那一株株綴滿粉紅色花朵的芙蓉樹深深吸引。芙蓉樹葉纖細似羽, 樹冠紅花成簇, 樹蓋綠蔭如傘, 毛絨絨的花朵, 堅韌溫柔, 秀美別緻, 象是大沽河兩岸的女人, 連成一條彩色的綢帶, 一直飄到白沙村。

       " 二哥, 你抽空到沽河大堤公路走一走, 那裡更漂亮。大姐的婚禮車隊, 一定要繞著沽河大堤轉一圈。" 

        我們幾個談論著大姐的婚禮, 母親坐在那裡, 彷彿在聽一個與自己毫不相干的故事。

        七月七日這天上午, 白沙村到處喜氣洋洋, 一大早起來, 我便領著兩個孩子, 在村裡村外的樹榦上張貼囍字, 這些囍字都是父親寫的, 我一邊貼, 一邊給孩子講白沙村的過去。河子媽桂香嬸張寡婦老悶也來了, 他們都已八十多歲, 是村裡在世不多的幾個老人, 我母親見到這幾個人, 腦子卻是異常清晰, 呵呵笑著說道: " 你說咱這幾塊老東西, 怎麼就是不咽這口氣, 凈給孩子添麻煩。" 

        " 雨來媽, 這口氣可不能咽。你看你現在兒孫滿堂, 國外的, 城裡的, 家裡的, 有給你掙錢的, 有伺候你的, 竹梅亭亭這麼孝順, 這一輩子攢下的福, 你要慢慢享受。" 張寡婦人老了, 跟我母親一樣, 從前的怨和恨好像也都忘了。

        十一點鐘, 八輛轎車開進白沙村, 我大哥坐在第一輛車裡, 車子開到大姐門口。大姐穿著潔白的婚紗, 經雪梅和鐵梅幫她一番化妝打扮, 那裡象個六十歲的女人, 若不近前看, 跟三十多歲的女人沒任何分別。大姐坐進大哥車裡, 我和娟娟鐵梅雪梅還有其它一些年輕人坐進後面車子, 車隊徐徐開上沽河大堤, 雪梅聘請的攝影師扛著攝像機, 坐在一輛摩托車上跟著車隊一路攝像。

       這條新修好的沽河景觀大道果然名不虛傳: 楊柳依依, 丁香樹香氣撲鼻, 櫻花落了, 葉子卻翠綠茂盛, 樹下的各種花草, 點綴著大堤每一個角落, 大堤外的村莊散落在阡陌綠蔭之中, 車子在大堤公路上行駛, 直有進入世外桃園的感覺。看著車窗外這一切,我心裡很慚愧,這麼多年我對這個國家只是抱怨,而我大哥大姐雪梅他們卻在埋頭苦幹,一點一滴改變著這個國家。

       車隊在兩岸轉了一圈, 又回到白沙村的大堤路口, 大姐當年就是從這條路口, 和父親一起走下大堤, 到大沽河裡迎接大哥和我母親。大哥和大姐從車裡下來, 兩個人牽著手, 一步一步走下大堤, 走到大沽河邊, 清清河水裡, 兩個依偎的倒影在水裡起起伏伏, 一滴幸福的淚水慢慢飄落,在河裡形成一個小小漣漪,蕩漾著大沽河又一個美麗的傳說。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2 個評論)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5-12-3 15:00
別看你大哥大姐結婚了。怎末從心裡感到悲哀?大概是因為你大姐等到六十歲,頭髮都白了,才能如願,那是一個什麽樣的等待呀?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5-12-3 15:02
劍兄的長篇小說很吸引人。謝謝你的筆耕,大讚!
回復 yulinw 2015-12-3 15:08
   有情人終成眷屬,雖然歷盡辛苦,總算苦盡甘來~·祝福~·
回復 kzhoulife 2015-12-3 15:30
sissycampbell: 別看你大哥大姐結婚了。怎末從心裡感到悲哀?大概是因為你大姐等到六十歲,頭髮都白了,才能如願,那是一個什麽樣的等待呀?
編故事啦, 希望不太離譜!
回復 kzhoulife 2015-12-3 15:31
sissycampbell: 劍兄的長篇小說很吸引人。謝謝你的筆耕,大讚!
謝謝絲絲這一路的支持和鼓勵!  
回復 kzhoulife 2015-12-3 15:33
yulinw:    有情人終成眷屬,雖然歷盡辛苦,總算苦盡甘來~·祝福~·
謝謝雨林從頭到尾的鼓勵支持!
回復 總裁判 2015-12-4 01:04
祝賀您成就了「又一個美麗的傳說」!
回復 kzhoulife 2015-12-4 02:41
總裁判: 祝賀您成就了「又一個美麗的傳說」!
好久不見老總了, 問候!
回復 秋收冬藏 2015-12-4 10:04
恭賀完篇,喜歡這個溫馨的結局。
回復 kzhoulife 2015-12-5 00:06
秋收冬藏: 恭賀完篇,喜歡這個溫馨的結局。
謝謝秋收一路支持, 本來想再加些其它內容, 但牽涉太多政治話題, 聽你的, 不再畫蛇添足, 就此打住! 周末愉快
回復 秋收冬藏 2015-12-5 08:07
kzhoulife: 謝謝秋收一路支持, 本來想再加些其它內容, 但牽涉太多政治話題, 聽你的, 不再畫蛇添足, 就此打住! 周末愉快
哎,你寫你自己想要寫的,別讓讀者左右你的思路,我也就是個人意見,瞎說一氣。
回復 遠洋副船長 2016-2-12 09:54
完美結束!大姐大哥雪梅扎紮實實建設家鄉改變家鄉面貌,自己除了抱怨能做的太少的正能量寫作動機大讚!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1 07: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