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沽河淚(136)

作者:kzhoulife  於 2015-12-2 00:5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評論


        來到美國, 我原本以為可以徹底忘記那個讓自己絕望的祖國, 實際剛好相反, 越想忘記想得反而越多。白沙村大沽河父親母親兄弟姐妹夜夜在我的夢裡出現, 我真正意識到, 無論我怎麼恨那個制度恨那個社會, 但我忘不了那個國家那片土地和生活在那裡的親人。我在美國的第一個聖誕節, 聖誕之夜下起了大雪。 我一個人在宿舍里, 想到死去的劉君, 想到萬里之外的娟娟, 有些落寞有些孤單, 決定到附近教堂里去看一看。

        教堂前面的草坪上, 用木頭和玉米秸搭起一個簡易的草棚, 草棚里聖母抱著聖子坐在聖父的身旁, 四周放著一些破舊的餐具, 還有幾隻低頭吃草的山羊。父親多次對我描述我出生的情景: 母親坐在玉米秸草垛里, 懷裡抱著剛出生的我, 我居然不哭不鬧, 安然甜靜, 好象睡著的樣子, 一隻渾身雪白的小山羊, 趴在草垛邊上注視著母親和我。我站在風雪裡, 望著眼前這一幅安祥的畫面, 天地一片潔白, 教堂里傳出一陣陣天籟般的歌聲, 我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平安輕鬆, 靈魂彷彿得到了拯救和解脫。那個晚上我又做了一個夢, 這個夢是如此清晰, 夢裡的點點滴滴, 醒來我記得清清楚楚, 我拿起紙筆, 把這個夢變成了一首詩: 

        我在青翠的原野中流浪
        撿到一隻奇怪的山羊
        象鹿象馬又能講話
        帶它一路跋涉回到故鄉
        故鄉完全變了模樣
        村莊變成了黃土疙瘩
        房屋刻在一道道山樑
        進出每個院落
        都像在地道里爬下爬上
        山羊說我騙了它
        以前也有人帶它去遠方
        沒有一個地方這樣荒涼

        來到村莊的露天市場
        山羊變成了白色毛氈
        掛在誰家的牆上
        牆上坐著一個姑娘
        身上散發著幽雅的書香
        她遞給我一本書
        封面陽光明媚鳥語花香
        翻開卻只有數學公式
        加減乘除歲月的滄桑

        穿過黃色的屋檐
        看到一片怪異的雲團
        一個巨大的深紅色蘋果
        浮在雲朵的前面
        雲朵如橘紅的花瓣
        層層疊疊向遠方伸延
        天空有些陰沉
        時間應該是傍晚。

        喊她快拿相機
        拍下那絢麗的瞬間
        她卻靠我那麼近
        問我去了這麼多年
        是否還記得大沽河
        是否記得大沽河裡的沙丘柳岸
        還有小船上那把撐開的花雨傘
        說話間來到河邊
        雲不見了
        她也不見了
        遠處是一層層褐色的梯田
        壟上爬著瓜蔓
        零零落落還長著一些小樹
        黃昏中是那樣脆弱孤單

        大哥與娟娟結婚以後, 他和大姐都變成了工作狂。大哥的公司很快發展成為一家大型計算機信息工程公司, 開始往國外擴張, 在國外設立分部。我只讀了兩年, 便結束學業進入大哥在美國的公司工作, 因工作關係經常來往於美國和中國, 而中國日新月異的變化, 逐漸淡化了我那些極端思想, 淡化了劉君在我心中的影子, 我開始認真考慮我的婚姻, 但我的婚姻我做主, 我絕不會聽從母親的安排。每次從美國回來, 我都會去看望娟娟, 我對娟娟始終不能忘情。

        沽河兩岸經濟高速發展, 城鎮化步伐越來越快,白沙村的年輕人都到城市打工, 去了就不回來。但是河子依舊一年四季風雨無阻, 到村南大柳樹底下等秀秀, 河子和這棵大柳樹, 成了大堤公路的一道風景。

         從兩年前秀秀離家不歸開始, 白沙村又多了一件殘酷的事情: 老年人自殺時有發生。一些老年人得了一些以前從未見過的怪病, 實際是水污染土壤污染蔬菜污染在身體中積累到一定數量后導致人體中毒, 本來有錢可以治好, 但是那筆昂貴的醫療費, 沒有那家子女可以靠種糧種菜付得起, 一些老年人不想拖累子女, 便選擇了自殺這條路。公路旁這棵大柳樹成了老年人上吊自殺的首選, 死得路人皆知, 死得像一種宗教儀式。

        日復一日, 年復一年, 年輕人離開, 老年人死去, 他們都一去不回, 再加上計劃生育, 白沙村人口越來越少, 小村越來越冷落越來越寂寥, 衚衕口屋山頭不再有成群的孩子玩耍打鬧, 只有幾個老頭老太太滿臉皺紋一頭白髮, 坐在太陽底下, 回憶著人民公社時期的熱鬧景象, 頗有 "寥落古行宮, 宮花寂寞紅, 白頭宮女在, 閑坐說玄宗" 的味道。

       大柳樹綠了又黃, 黃了又綠, 公路兩旁栽種的小樹, 有些已經長大, 可以和大柳樹比高低了。大柳樹作為保護文物, 四周圍上了鐵欄杆, 沒人再往大柳樹上貼廣告。這一天, 又是柳樹發黃花生飄香的季節, 來往於這條公路的長途汽車已改成豪華大巴, 夜幕將臨的時候, 大巴到達大柳樹車站。秀秀從車裡走下來, 戴著墨鏡, 穿著一身素雅的衣裙, 衣袖上縫著一塊黒布。

        秀秀總算解脫了, 她用自己的身體, 為父親延長了七年生命。送走父親, 秀秀回到那套住了七年的樓房, 給那個肥胖臃腫的男人留下一張紙條: 謝謝你的幫助, 房子還給你!

        秀秀! 河子衝上去, 抓住秀秀的胳膊, 眼淚就像那些飄落的柳葉, 一滴接著一滴, 心裡有千言萬語, 嘴裡卻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秀秀抬頭看一眼大柳樹長長細細的柳條, 愧疚地望著河子, 河子明白秀秀的心意, 大柳樹明白秀秀的心意。

        秀秀回到了屬於自己的世界, 秀秀沒有對不起誰, 大柳樹上那些弔死的老人可以作證。在這個世界里, 河子和這棵大柳樹, 是秀秀最忠實最貼心的守護神! 深秋的下半夜頗為寒冷, 秀秀蓋著被子, 靠著河子寬大結實的身子, 河子像一個小火爐, 烤得秀秀身子熱呼呼!

        我大哥和娟娟的婚姻維持了五年, 雖然有了一個兒子, 最終以離婚而收場, 但二人離婚一直沒讓我母親知道。一年之後我幫娟娟辦好了去美國的簽證, 我母親知道了這一切, 認定是我破壞了大哥和娟娟的婚姻, 沒有怪大哥, 把我和娟娟痛罵了一頓, 說我們兩個忘恩負義, 不知羞恥, 說她永遠不想再見到我, 我那時年輕氣盛, 又覺得對不起大哥和大姐, 於是對著母親大喊: 「你不要以為生我養我, 我就什麼都要聽你的, 你獨斷專行, 自私霸道, 什麼事都要你說了算, 你以為你在為我們著想, 實際你都是為你自己, 你不配做我的母親!」 我說這番話的時候, 母親氣得幾乎暈過去, 多虧有大哥大姐在身邊, 母親那天才沒出事。只是從那以後, 母親的身體和精神狀況一天不如一天。

         我帶著娟娟出國以後, 大哥和娟娟的兒子兵兵送回白沙村, 由我母親和大姐輪流照顧。京京已經上大學, 放假回家一起陪著我母親吃飯, 我母親會指著大姐大哥對京京兵兵說: 看你們爹媽, 離了婚都不結婚, 也不知撞了什麼邪。大哥和大姐便會相對一笑, 對我母親說, 我們不結婚, 可以好好孝順您一個人, 您還有什麼不滿足的。母親便會嘆口氣, 想說什麼, 似乎又記不起來了。

        大哥只要不出差, 周末都會開車回到白沙村, 表面是看望我母親和孩子, 實際上是看望我大姐。我大姐心裡當然清楚, 但時光又過了五年, 大姐明知大哥為了她而離婚, 但覺得年齡差距越來越明顯, 我大哥還象個年輕英俊的小夥子, 大姐卻已是中年婦女, 雖然風韻不減當年, 心裡總怕耽誤我大哥, 心裡既痛苦又矛盾, 每到周末, 盼著我大哥回來, 又怕見到我大哥。大哥卻是風雨無阻, 四季如一, 如同河子站在大柳樹下等待秀秀。大哥回到白沙村見了我大姐, 就象小時候跟著我大姐去這去那, 說笑自如, 毫無拘束。我大姐反而象個突然陷入愛情的小女孩, 有時在大哥面前會有些羞澀甚至不安。

         這樣過了兩年, 在一個窗前灑滿月光的夏夜, 我大哥對我大姐這種沒有血緣關係的血緣之愛, 沒有兩性區別的兩性之愛, 沒有男女私情的男女之愛, 終於洗掉了大姐心中最後一絲顧慮, 大姐靠著我大哥的肩膀, 讓我大哥解開了她盤在頭頂的髮髻。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rosejyy2000 2015-12-2 01:04
住美國也不會忘故鄉的,發的夢全是中國夢,基本沒在美國的,很少。
回復 yulinw 2015-12-2 12:20
   同情再同情~·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1 00:4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