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沽河淚(134)

作者:kzhoulife  於 2015-11-28 07:2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評論


        下午鐵梅開車, 和娟娟一起送我去沽河火車站。經過靈山寺院, 我讓鐵梅在靈山腳下的停車場停一會, 我要去見父親一面, 向父親道別。

        靈山這幾年香火甚旺, 山下的靈山老母塔整修一新, 塔里供奉著靈山老母神像, 不知這個靈山老母是否有人見過, 左看右看, 神像跟觀音菩薩樣子差不多。通往山頂的石階全用大理石鋪成, 兩旁山石間種滿低矮的針葉松, 半山腰有一面懸崖峭壁, 峭壁中間雕刻出一座巨大的彌勒石佛, 高達十幾丈, 石佛腳下一左一右立著兩個功德箱, 擺著香爐, 許多遊人停下許願照相捐錢。

        沿著石佛西邊石階攀登五六分鐘便到達山頂。靈山寺院建在靈山老母廟的南邊, 沒有少林寺五台山那麼恢宏氣派, 但也佔滿了整個山頂。寺院後面的靈山老母廟改建成僧舍, 父親雖沒有出家, 但是負責寺院的管理經營, 住在僧舍靠東的兩間屋子, 卧室兼書房, 擺設簡單, 書桌上放著硯墨紙筆, 牆上掛著父親寫的佛教緣起: 

        此有故彼有, 此生故彼生, 此無故彼無, 此滅故彼滅。

        父親站在書桌前, 正在用漂亮的小楷字抄一部佛經, 看到我進來並沒停筆, 他知道我今天會來。我剛回家時來過父親這裡, 希望父親可以回家一趟, 全家人坐在一起吃頓飯, 也算我走之前盡一點孝心, 父親對我說: 你有這份心就夠了, 我現在喜歡清凈, 最怕人多吵鬧, 你回家多陪陪你媽。

        我坐在父親對面, 看著父親聚精會神恭恭敬敬抄寫經書上的每一個字, 莊嚴肅穆, 父親直到把這一段經書全部抄完, 才放下筆說道: " 準備走了? " 

        " 嗯, 鐵梅和娟娟在山下等著我。" 

        " 雨來, 你回來我也沒有下山回家, 你不要怪爹。" 

        " 爹, 你會不會拋下我媽, 出家當和尚? " 這是我走前最大的擔心。

        " 唉, 你們都以為我住在這裡不回家, 是因為你媽, 你們想歪了。我住這裡, 是為了懺悔我一生的罪孽。" 

        " 懺悔罪孽, 你一生有什麼錯? " 我很驚訝。

        " 雨來, 你們那場運動要反對什麼要爭取什麼, 父親很清楚, 你為此被停學一年, 爹明白你心裡的委屈。我跟著友貴和家有兩任黨支部書記當了三十多年村幹部。跟友貴那些年, 村裡餓死那麼多人, 跟家有這些年, 白沙村毀得只剩下一把骨頭, 父親是幫凶, 父親對不起白沙村的列祖列宗, 父親有罪啊! "

        " 那些真正的元兇都沒有懺悔, 一個個過得逍遙自在, 您又何必自責? " 我勸父親。

        " 春種一粒粟, 秋收萬顆子, 人生為善惡, 果報還如此。假使百千劫, 所作業不亡, 因緣會遇時, 果報還自受。" 父親念完這幾句偈語, 從抽屜里拿出一幅捲軸遞給我, 說道: " 這是我寫的幾個字, 你帶上, 到了國外, 記著經常寫信回來。

        下山路上, 我突然意識到父親象我一樣, 也在逃避什麼。我可以逃到國外, 父親只能逃到靈山山頂這塊佛門清凈之地。父親小心翼翼虔誠恭敬抄寫經書里的每一個字, 一定想到了大姐的母親, 想到了白沙村那些餓死的人, 想到了白沙村那一片片被砍伐的樹林, 想到了大沽河裡那些被剷平的小島, 父親寫字, 是在超度白沙村的這些亡靈, 藉此獲得一點心靈的慰籍。

        回到車裡, 鐵梅邊開車邊罵我: " 陳孝來, 大哥和大姐沒結婚, 這下你如願了高興了是不是? 哼, 你問問娟娟姐, 他們三個現在哪個過得開心, 過得快樂?" 

        " 哎, 這你也怪我? 又不是我逼著大哥和娟娟結婚。" 

        " 你這個無情無義的東西, 娟娟姐對你那麼好, 你也知道大哥跟大姐的關係, 你為什麼不阻止娟娟姐跟大哥結婚? " 

        " 我, 我阻止有什麼用, 娟娟不和大哥結婚, 我媽照樣會給大哥另找一個。" 我嘴上這樣說, 心裡也在問自己為什麼沒有阻止娟娟嫁給大哥, 是自己對娟娟愛的不夠? 是不希望看到大哥與大姐結婚? 還是劉君的死改變了我的情感?

        " 鐵梅, 別怪孝來了, 是我自己願意嫁給大哥的。我只是沒想到大哥愛大姐會愛的那麼深。從結婚那天起, 大哥就說對不起我, 我現在最怕聽他這些道歉的話。" 

        " 陳孝來, 我看你跟爹一樣, 只會逃避, 把痛苦留給別人。" 鐵梅又怪我父親。

        " 算了吧, 井底之蛙, 你那能理解爹的思想境界。" 與父親告別的一番話, 讓我對父親更加敬重。

        " 你們兄妹倆別吵了, 聽說美國讀書很辛苦, 孝來, 你去了有什麼困難, 一定要告訴家裡。" 

        娟娟的聲音, 還是象以前那麼輕柔。命運無常, 曾幾何時, 我認定娟娟將來會做我的媳婦, 如今她卻成了我大嫂, 我只能帶著遺恨, 一個人到美國奮鬥打拚。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yulinw 2015-11-28 11:45
   反省的大都是百姓~·
回復 kzhoulife 2015-11-29 00:23
yulinw:    反省的大都是百姓~·
多數百姓還保留一絲良知。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4 18: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