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沽河淚(129)

作者:kzhoulife  於 2015-11-21 22:3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5評論


        父親沒有隱瞞實情, 進屋裡一邊換衣服, 一邊告訴母親, 自己為大姐的事情去找河子媽, 剛好碰到鐵梅回家, 一起吃了晚飯, 所以回來晚了些。

        母親聽了, 把飯碗一扔對京京說: "京京, 你先回家, 今晚跟你媽睡。" 京京看到我母親臉色難看, 也知道我父親的話讓母親不高興, 心裡不情願, 還是一個人回了家。

        京京走後, 母親憋了一肚子的氣立時爆發出來, 對著我父親大喊: " 陳瑞祥, 你這吃裡扒外的王八蛋, 我飯做好等了你半天, 你倒好, 陪著那個賤女人吃飯, 你眼裡還有沒有這個家? "

        " 你說話別這麼難聽, 誰賤了? 我是為竹梅的事不得不去找她幫忙, 值得你這麼生氣?"

       " 她她她, 瞧你說的這個親熱勁, 你要去見她, 也不用拿竹梅當借口, 反正這個家現在只剩我一個了, 你想走就走, 我也不攔著。" 母親說著開始哭起來。

        父親搬了一條被子來到東間炕上, 躺在炕上想大姐大哥的事該怎麼辦, 任母親怎麼哭鬧怎麼嘮叨, 就是不說話不搭腔。

        我前面說過, 我父親從來沒把大哥當自己兒子看待, 儘管大哥隨了他的姓, 在我父親眼裡大哥仍然是外姓人。聽到鐵梅說大哥是大姐的意中人, 父親並沒覺得有什麼不妥, 只是怪自己糊塗, 從沒去想大哥對我大姐會有超越姐弟的想法。在我父親看來, 大哥為大姐做的一切, 都是為報答大姐這麼多年對他的呵護照顧, 而且父親認為大哥也應該這樣做, 大姐為大哥的付出, 遠超過他這個父親, 甚至比我母親做得還多還好。我大哥若能陪伴竹梅一生, 對竹梅無疑是最好的歸宿, 我父親這時首先想到自己女兒的幸福, 而不是大姐和大哥兩個人合適不合適。

        但這件事如果在村裡傳開, 村裡的閑言碎語唾沫星子能把自己淹死, 我母親的哭鬧, 就不是聽到自己去找河子媽這樣簡單了, 父親實在不知道自己該支持還是反對, 起來躺下, 躺下起來, 一夜沒睡好。

        母親在西間炕上, 聽到父親開門關門下炕上炕, 折騰來折騰去, 以為父親見了河子媽和鐵梅, 心裡有了她們母女, 所以一個人搬到東間炕躲著自己, 心裡更是有氣, 一夜也沒睡著, 早晨起來做飯, 嘴也不閑著, 又開始責罵我父親。

        其實母親的責罵也沒錯, 父親與河子媽鐵梅吃這一頓飯, 對他觸動很大, 讓他念念不忘。我母親吃飯時候, 總是滿腹牢騷, 這個人不好那個人不好, 也不管我父親愛聽不愛聽, 嘮嘮叨叨沒完沒了, 往往做了一桌美味佳肴, 卻讓我父親吃了一肚子氣覺得不舒服, 吃力不討好。我母親自己這種脾氣改不了, 反而認為我父親不識好歹, 自己為他忙裡忙外洗衣做飯, 他還不領情, 心裡也覺得委屈。

        河子媽與我母親剛好相反, 善解人意, 該講的時候講, 該聽的時候聽, 而且不會在吃飯的時候說一些令人掃興的話題。她對我父親這十多年從未上門很是生氣不滿, 但吃飯時絕不會表現出來, 更不會說出來, 她會珍惜眼前擁有的這一切, 而不像我母親, 忘不了過去抓不住現在也看不到未來, 活在猜疑抱怨後悔恐懼之中。本來子女都能幹有出息, 我父親的日子應該過得很好很幸福, 可是天天讓母親這一身負能量包圍著, 過得很累很辛苦, 心情總是有些壓抑。

        大姐大哥的事, 父親想來想去猶豫不定, 最後索性不想也不管了, 由他們兩個自己去吧。父親想到河子媽和鐵梅, 又想到我母親的那句話: "反正這個家現在只剩我一個了, 你想走就走, 我也不攔著。"

        或許是時候離開這個家, 一個人靜一靜了, 父親心裡想, 但自己又能去哪呢? 父親想到了我妹妹雪梅。當初我父親為雪梅取這個名字, 是希望雪梅象古代那些才女一樣冰雪聰明, 不料雪梅初中畢業沒考上高中, 只好去了張家有在縣城的建築公司, 父親相當失望。

        雪梅不是讀書的料, 卻很有生意頭腦, 眼光敏銳長遠,  很快成為公司里舉足輕重的人物。在雪梅建議下, 張家有的建築公司更名為"沽河市房地產開發總公司" , 雪梅小小年紀擔任公司副總經理, 這兩年做得風生水起, 令一家人大跌眼鏡。想想我自己除了上街喊幾句口號, 回家講一番大道理, 上大學還要雪梅資助, 雪梅再開玩笑嘲弄我幾句, 我在雪梅面前都有些抬不起頭來。但我心底對他們這種官商勾結的公司還是有些看不起, 甚至痛恨 。

        父親到縣城找到雪梅說出自己的想法, 問雪梅能不能在縣城給他找點事做。雪梅也知道父母的脾氣, 我母親的嘮叨她也受不了。有時候母親來她這裡, 這也管那也管, 這也看不慣那也看不慣, 嘮嘮叨叨指手畫腳, 雪梅本希望母親在她這住幾天, 結果是盼著母親快點回家。

        聽了父親的一番訴苦, 雪梅對老爹充滿同情, 但又不想看到父母真的分開, 公司剛好現在有一個投資項目, 便對父親說: "這些年求神拜佛的人越來越多, 我們公司準備在靈山山頂建一座寺院, 需要一個人去管理, 我和家有商量商量, 你去怎麼樣? 離家十多里路, 想回家就回家, 不想回家就住在寺院, 我媽應該不會有意見。只是寺院明年春天才能建好對外開放, 要等幾個月。" 

        父親連說是個好主意, 等幾個月就等幾個月吧。父親又問雪梅, 知不知道大姐和大哥的事情, 雪梅說這事她還真不知道, 她和我一樣的想法, 一直把大姐當母親一樣看待, 一個是親哥哥, 一個是親姐姐, 大哥和大姐真的結婚, 心理上會很彆扭。

        父親聽了, 沒說什麼。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嘻哈:) 2015-11-22 01:42
活在猜疑抱怨後悔恐懼之中。。。苦海無邊哈
回復 kzhoulife 2015-11-22 07:48
嘻哈:): 活在猜疑抱怨後悔恐懼之中。。。苦海無邊哈
有這樣的人吧?
回復 秋收冬藏 2015-11-22 09:47
你把人心剖了個透。
回復 嘻哈:) 2015-11-22 10:41
kzhoulife: 有這樣的人吧?
多著呢
回復 kzhoulife 2015-11-23 01:40
秋收冬藏: 你把人心剖了個透。
每個人身邊都有這類故事吧!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1 23:3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