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但願人長久(四十五)(小說,純屬虛構)

作者:kzhoulife  於 2013-2-22 07:3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0評論

關鍵詞:小說

      友貴的街門口有一棵老槐樹,這個季節槐花已經很少,但還能聞到槐花那淡淡的甜甜的香味。老槐樹上有幾隻喜鵲,後背和腹部長著白色的羽毛,在槐樹枝上跳來跳去。幾隻喜鵲大概從未見過兩個莊戶人赤身露體,光天化日之下糾纏在一起,知道這二人既不是牛郎也不是織女,無須搭橋,似乎有些失望,呱呱呱叫了幾聲,很知趣地離開老槐樹,飛到沽河大堤兩岸的柳樹上。

      白沙村的樹木多是槐樹柳樹楊樹,楊柳喜水,長得快又好看,大都種在沽河兩岸和沽河大堤上;槐樹耐寒長得慢,槐花可以摻上玉米面蒸來當飯,許多人家種在門口。

      老悶像一塊厚重堅硬的老槐木,不容易點燃,但是一旦燃燒起來,似乎有釋放不盡的能量,不象楊木柳枝,華而不實,輕飄飄很容易點著,點著了卻很快燒成灰燼。河子媽蔥白一樣的身體,如同一塊浸了水的海綿,老悶這塊厚重堅硬的老槐木,在海綿上一次一次猛烈的碰撞。河子媽渾身顫慄,緊緊抓著老悶,十個手指幾乎嵌入老悶的肌肉疙瘩里,覺得自己象是大沽河發大水時,落入洪水中的一捆麥秸,洪水掀起巨浪,一會將麥秸推上浪尖,一會將麥秸掀入浪底,一浪接一浪,後浪推前浪,麥秸一會在水上漂,一會在水下盪,河子媽忍不住尖叫起來。

      友貴睡了一會,讓尿憋得醒過來,迷迷糊糊之中,彷彿聽到有人在院子里說話,爬到窗前透過玻璃,看到河子媽端著水瓢,正在給放在豬圈圈牆上的幾盆花澆水。友貴腦子迷迷乎乎,下了炕也沒穿鞋,赤著腳走到豬圈門口,對著豬圈門就滋尿,河子媽大罵:「茅房就那麼幾步,你就不能去茅房?」

      「你剛才和誰講話?」友貴也不動窩,自顧自的方便,心裡卻想著剛才聽到的聲音,問河子媽。

      「你人醉了,眼也不好使?那麼大的人,你看不見?」

      友貴順著河子媽的眼光,這才注意到老悶站在水井邊,兩隻手抓著水泵的把柄,一起一伏正在壓水。

      「老悶來幹什麼?鐵梅呢?」友貴一看老悶,首先想到的不是河子,而是鐵梅。

      「你醉的站都站不住,老悶背你回來,你還問老悶來幹什麼。鐵梅還在家有家裡,我也該去接她了。你讓老悶進屋裡坐一會。」河子媽把水瓢扔到水瓮里,一腳跨出街門,回頭又對老悶說:「老悶,記住我的話,鐵梅是你閨女,你想看她,什麼時候來都行。」

      友貴聽到老婆這幾句話,覺得分明是說給自己聽的,便招呼老悶:「老悶,進屋來坐,咱哥倆很久沒喝酒了,來,我還有一瓶老白乾,咱倆喝幾盅。」

      友貴自從河子媽生了鐵梅以後,再也沒有請老悶喝酒,見了老悶,也不象以前那麼親熱,老悶並不知為什麼,也沒想過要問友貴是什麼原因。老悶就是老悶,友貴對他好,他心裡記著,友貴對他不好,他也不會放在心上,白沙村只有河子媽,是他心裡唯一想著的人,但河子媽是友貴的老婆,他只能想只能看,從不敢主動上門來找她,對他來說,能看到河子媽就心滿意足了,他從未奢望河子媽會象今天這樣對待他,他覺得有了今天,自己一個人十幾年的光棍生活,已經值得了。

      老悶跟著友貴進屋裡,這個家他太熟悉了,友貴把酒放在什麼地方,那裡放豆醬,那裡放大蔥,他都一清二楚。雖說好久沒來了,屋裡擺設一點沒變。友貴在地上放倒小桌,擺上一碗豆醬,一盤小乾魚,找出兩個小酒盅倒滿酒,老悶又剝了幾棵大蔥。

      「來,老悶,先幹了這一盅!」老悶陪友貴幹了,咬了一口大蔥,很認真地聽友貴講話。

      「老悶,你看,有了鐵梅,咱倆這是第一次喝酒,你別怪我。」友貴一邊倒酒,一邊說:「河子媽剛才的話,我也聽到了。有鐵梅這麼個好閨女,我應該感謝你才對,是不是?」

      「這,這,我,鐵梅。。。」老悶記起河子媽對他說的話,不管誰問,一定說鐵梅是自己和她生的。

      「老悶,你不必為難,我也不怪你,來,咱倆划拳,誰輸了誰喝!」

      老悶話不怎麼會說,划拳口齒卻乾淨利落,哥倆好啦,三姓趙啦,四季財啦,五魁手啦,六六順啦,七七巧啦,八匹馬啦。。。兩個拳頭十個手指你來我往,一會功夫,老悶也和友貴一樣,暈暈乎乎雲里霧裡了。

      河子媽回到家有門口,見大姐抱著鐵梅,家有還有瑞芳站在旁邊,三個人說說笑笑。

      看到河子媽,家有開口道:「嬸,你才回來,她們都走了,餃子還給你留著呢。」

      「家有,你們說話,我不進去了。你到了部隊,經常給家裡寫信,別讓你媽擔心。」河子媽說著從大姐懷裡接過鐵梅,匆匆回家去了,她心裡還是有些擔心,想快些回家看看友貴和老悶在做什麼。

      「家有,我們也該回家了。」大姐說。

      「嗯,我家裡還有村裡有什麼事,你一定要寫信告訴我, 我那兩個兄弟跟我一樣, 拿起筆就頭疼, 指望他們給我寫信, 猴年馬月估計也收不到。」

      「張家有,到了部隊好好乾,我還等著和你作伴,一起回北京呢!」瑞芳時刻不忘她的北京城。

      嘟嘟嘟,嘟嘟嘟,白沙村各小隊的生產隊長,在大街上吹起哨子,象是軍號,上坡時間到了。睡午覺的社員們,都急急忙忙從炕上爬起來,三三兩兩到生產隊集合,等著分派下午的農活。家有望著大姐和瑞芳遠去的身影,心中若有所失,自己想說的話,終究沒有說出口,不知道這一別,等待自己的將是什麼樣的命運,下次見到她們,還有機會說出自己想說的話嗎?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yulinw 2013-2-22 08:58
   和老悶一樣納悶呢~·
回復 foxxfam 2013-2-22 09:34
  
回復 無為村姑 2013-2-22 11:05
老悶像一塊厚重堅硬的老槐木,不容易點燃,但是一旦燃燒起來,似乎有釋放不盡的能量,不象楊木柳枝,華而不實,輕飄飄很容易點著,點著了卻很快燒成灰燼。
~~~
好比喻
回復 kzhoulife 2013-2-22 11:55
yulinw:    和老悶一樣納悶呢~·
       俺在編故事給自己解壓呢!
回復 kzhoulife 2013-2-22 11:56
foxxfam:   
   問候!
回復 kzhoulife 2013-2-22 11:56
無為村姑: 老悶像一塊厚重堅硬的老槐木,不容易點燃,但是一旦燃燒起來,似乎有釋放不盡的能量,不象楊木柳枝,華而不實,輕飄飄很容易點著,點著了卻很快燒成灰燼。
~~ ...
謝謝村姑,周末愉快!
回復 yulinw 2013-2-22 12:52
kzhoulife:           俺在編故事給自己解壓呢!
   各庄有各庄的高招呀~·
回復 kzhoulife 2013-2-22 13:38
yulinw:    各庄有各庄的高招呀~·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煩惱,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解壓之道!
回復 yulinw 2013-2-22 13:49
kzhoulife: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煩惱,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解壓之道!
   正解啊~·
回復 遠洋副船長 2013-2-23 00:16
老槐木的比喻好,楊柳木的說法妙!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0 20:3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