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小說-浮萍(7)

作者:kzhoulife  於 2011-3-1 08:0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9評論

    星期天中午起來,周明到超市買了一堆日用品,在一家比薩餅店買了兩塊比薩餅,一罐可樂,午飯就算打發了。下午從住處走出來,準備看看到自己攤位具體需要多長時間。出了屋門,沿著街道望南走,第一個路口左邊拐彎處,是一家義大利餐館,餐館的名字叫「小西西里」,西西里雖然是義大利黑手黨的發源地,義大利人對那個地方還是很有感情的,他記得《教父》那個電影里,黑手黨老大回西西里的那一段,也充滿了背井離鄉的遊子對故土的留戀與摯愛,有時候覺得,西方人里,義大利人與中國人最相似,重人情,重鄉情,都有難忘故土落葉歸根的思想。

    「小西西里」所在的這條街道名字,在加拿大任何地方,不管大城市,小城市,甚至幾百人的小鎮,都能見到,那就是「女王」大街,沿著女王大街往東走,過兩個「停」車路牌,再過一個紅綠燈,下一條南北街道,也是女王大街,不過這次用的是女王的名字-維多利亞,加拿大電視報紙上不怎麼見英國皇室的蹤跡,但是街道的名字,卻時時提醒你,這裡曾是英國人的天下。

    女王大街的兩側,幾家酒吧餐館禮品店,稀稀疏疏,互不相連,沒有任何高樓,顯得空蕩蕩的。到了維多利亞大街,馬上換了一幅景象,各種店鋪林林總總,豪華酒店,摩天巨輪,水上公園,魔幻迷宮,成為旅遊區最繁忙的一條街道。沿維多利亞大街往南再走五分鐘,就是周明的畫攤。這是一塊露天空地,長方形,從人行道上凹進去,寬大約四米,深大約兩米半的樣子,南邊是假日酒店的大門,北邊是一家恐怖城堡,門口立著好萊塢著名的恐怖電影《魔鬼弗蘭卡恩斯坦》中,魔鬼弗蘭卡恩斯坦的造型:半邊臉不見了,身體象一具綠色的骷髏,纏滿了蜘蛛網,手裡拿著一把匕首,還滴著血,門口的廣告喇叭里,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招攬遊客的廣告詞:想考驗一下你的勇氣和膽量嗎,請進魔鬼弗蘭卡恩斯坦的城堡里走一遭吧,在這裡你才會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恐怖!已經有一百萬人在城堡里嚇暈了,你害怕嗎?你不信嗎,那就買票體驗一次吧!

    周明這塊巴掌大的畫攤,處在這塊遊人如織的繁忙地段,難怪每年幾個人都要爭了。旅遊旺季還沒到,各種膚色的遊客,已經絡繹不絕。周明渡著步子,心裡盤算著如何最有效的利用這塊地方。椅子最少需要兩張,一張自己坐,一張客人做,自己準備了四張可以摺疊的鐵椅子,椅面和靠背是人造革的,做起來還算舒服。一塊帶鐵網的架子,高一米寬兩米,用來懸掛自己的廣告作品,都是以前畫的名人頭像。然後就是自己的工具箱,畫夾,紙筆等,安排下來,雖說不寬敞,也不算擁擠。強尼說明天培訓四點下班,下班以後,來幫他支好帳篷搭好架子,想起強尼,周明這才注意到,今天還沒聽到他的動靜,不知是在睡覺,還是去了那裡,心想這小夥子人不錯,可惜沾上賭博,要徹底戒掉,看來不容易,該如何幫助他呢?

    周明回到住處,看到門口停著一輛紅色豐田卡羅拉,車體看起來挺新的,但是輪胎已磨得很平,這是誰的車?又有人來租房子?周明開了門,發現門口有雙黑色高跟鞋,看來是強尼的朋友。他正在猶豫,是否應該到樓上打個招呼,強尼的門打開了,在樓上喊他:「畫家,來我這坐一會,給你介紹個朋友。」

    周明上樓,進了強尼的屋子,客廳里有張舊的長沙發,一張舊的木頭茶几。兩個人在沙發上坐下,只見一個女孩子,拿著三個茶杯從廚房走出來,對周明說道:「您好, 茶馬上就好了。」

    女孩也就二十歲上下,說不上漂亮,但是看起來非常溫柔隨和,沒有這個年齡女孩子的那種矜持與高傲。強尼指著女孩對周明說道:「這是辛迪,大陸來的留學生,在這讀大學。」

    周明站起來,跟女孩握了握手,自我介紹:「我姓周,叫周明,沒有英文名字,叫我周大哥好了。」

    「周大哥,你們先坐,我去泡茶。」辛迪說完,又走進廚房。

    「她是你女朋友?」周明轉頭問強尼。

    「說不上,認識而已。你覺得她怎麼樣?」

    「很好啊!」周明看到辛迪從廚房出來,右手端著茶壺,左手拎著把塑料椅子,沒有繼續說下去,自己站起來,從辛迪左手裡接過椅子,放在沙發對面,強尼坐在沙發上一動都沒動,只看著辛迪忙來忙去。

    「您坐,」辛迪一邊倒茶,一邊問周明:「您來加拿大好多年了吧?」

    「六年了,你呢?」

    「快兩年了。」辛迪倒完茶,自己端起一杯,在椅子上坐下。

    「你是從國內直接來這邊上大學的?」

    「在國內上了一年大學才過來的。國內那所大學聽起來不錯,可是這些年的畢業生,很多人都找不到工作,我的專業又不好。」

    「所以啊,國內上大學有什麼用,還是我這樣好,身份拿到了,什麼都解決了。」強尼好象在向女孩炫耀自己的身份。

    「有幾個人有你們那種膽量,偷渡是你們廣東人福建人的專利,其他地方的人,哪裡敢!」辛迪說這話,顯然是知道強尼那些偷渡的故事。

    「你老家是哪裡的?」周明問辛迪

    「湖南湘潭的。」

    「老毛的家鄉啊!」

    「別提老毛了,沒有他,我們也不用拼著命往國外跑了。」強尼顯然對老毛懷著極大的仇恨。

    「我們老家的人,對毛主席很有感情,特別是窮人,下崗工人,失地的農民,好像都盼望著再出一個毛主席這樣的人,帶領他們翻身鬧革命呢。」

    「這我相信,中國現在富的越富,窮的越窮,聽說這些年,每到逢年過節,到韶山祭拜老毛的人越來越多。」周明從來不稱呼毛主席,總是直接稱呼老毛。他這個年齡的人,對毛澤東存在一種非常複雜的感情。痛恨他吧,又覺得他有功勞,敬重他吧,又覺得他給中國帶來了很多災難。

    「再出一個老毛這樣的人,中國還一樣,換個朝代而已,老百姓照樣沒有說話的權利。還是加拿大好,大家用選票來說話。」強尼雖然還沒有選舉的權利,大概已經享受到加拿大民主制度的好處。

    「說的是。中國幾千年的歷史,改朝換代了多少次,都是換湯不換藥,老百姓從來沒有真正當家作主過,到現在,還是那麼幾個人說了算。」雖然從經濟上來看,周明和他太太在國內時,可以說是中國目前這種制度的受益者,但周明總覺得,這種狀況不可能長久維持下去,這也是他們夫妻決定移民的一個重要原因。

    「管他誰說了算,我現在還是要靠自己。」辛迪正要轉個話題,談點別的,她的手機響起來。她馬上站起身,走到廚房,低聲和對方說了幾句,也聽不清說的是什麼。然後關掉手機,出來對強尼說:「有個朋友約我出去,我要先走了。」

     強尼看了下手錶,說聲好吧,自己也站起來,在衣櫃里翻了幾下,不知翻出什麼塞進口袋裡,對周明說:「你在這等我一會,我到樓下送送他。」說著便和辛迪一起下樓。

    周明趁這個機會看了一下強尼的屋子,沒有任何值錢的東西,一台老式的電視機,幾個破音箱,一台DVD,亂七八糟的堆在客廳的一角,線還沒接好。一個房間里擺著一張雙人床,床頭是張電腦桌子,桌子上有一台電腦。另一個房間完全空著,估計這些年經常搬家,再加上賭博,沒留下任何家當。

    強尼回到樓上,嘴裡嘟囔著,「早走一個小時,我還付同樣的錢,又做了一次冤大頭?」

    「你說什麼?」周明有些奇怪,不明白他說什麼。

    「呵呵,你坐下,我慢慢跟你講。」強尼給自己和周明的茶杯倒滿,問周明:「你知道辛迪是做什麼的?」

    「她不是在上大學嗎?」

    「沒錯,是在上大學。可是學費呢,生活費呢,她家裡現在根本沒錢讓她繼續念下去了。」

    「為什麼?」

    「她跟我說,當時她聯繫出國留學,錢都是借的,證明都是假的,中介當時跟她家人講,只要她來到加拿大,業餘時間打份工,學費和生活費就夠了,根本不需要家裡的錢。你知道,現在打黑工哪裡那麼容易,第一年結束,家裡根本沒有錢再供他讀下去,她要麼回國,要麼自己想辦法湊學費和生活費。所以只好出來做應招女郎。」

     「應招女郎?」

    「她說大陸來的留學生,許多在做這個。有些象她一樣,因為家裡窮,為了在這裡留下完成學業,沒辦法只好走這條路。也有一些純粹為了賺錢,幹這一行,只要想得開,賺錢很容易的。」

    「我在網上看到香港日本有做這個的,原來加拿大也有。」

    「你一天到晚在家裡畫畫,對社會了解的太少了。」強尼好像在替周明惋惜。

    「你是怎麼認識辛迪的?」

「朋友介紹的。她們這一行分幾種。一種是在報紙上登廣告,有專門的地方,跟上班一樣,比較專業,什麼人都接待,只要付錢,一年賺個十幾萬沒問題。一種是她這樣的,只是為了賺個必需的花費,不作任何廣告,客人靠朋友之間互相介紹,對客人也有自己的選擇和要求,她們更象你的女朋友,只是你要付錢而已。要不要我幫你介紹一個?」

    「不要,不要,我有老婆孩子,可不想找這些麻煩。」

    「就是像你這種有老婆孩子的男人,才喜歡找他們,她們也喜歡你們這樣的男人。

    「怎麼講?」

    「你們這個年紀的男人,工作穩定,有錢,但是看著老婆往往有些煩,但又不想離婚,有時候會覺得很無聊。這些女孩子又年輕,又有知識,不僅可以陪你上床,還可以陪你聊天,甚至陪你跳舞唱歌畫畫,又不會纏著你不放,你說你動心不動心?」

    強尼這麼一說,周明突然覺得,這一行看來真的很有市場,中國二奶三奶這麼流行,就是這個原因吧。只是自己還要靠老婆養活,就死了這條心吧。

    「她們這樣做,不擔心給將來的生活,留下陰影嗎?」

    「這個我也問過她,她說確實有這種擔心,但又沒有辦法,現在首先考慮的,第一是不能再給父母增加負擔,第二是一定要完成學業。至於這一段生活,將來就當成是多談了幾個男朋友好了。」

    「我只聽說,大陸很多有錢人把孩子送來加拿大,這些小孩來了不讀書,買好車,賭錢,玩遊戲,到處揮霍父母的錢財,沒想到,還有她這樣的,為了完成學業,要利用自己的身體。」

    「是啊,人就是不一樣,有些小留學生,在賭場一晚上,可以輸掉幾千幾萬,有些卻要為每月幾百塊的房租發愁。」

    「我覺得這個女孩子人挺好的,你為什麼不讓她做你真正的女朋友呢?」

    「我是希望她做我真正的女朋友,可人家那裡看得上我這種高中都沒畢業,又有賭博惡習的人,再說,我也沒有那麼多錢供她讀書。他媽的,其實我要是別去賭場,這些年攢下的錢,供她讀書足夠了,都是這個狗娘養的賭場把我害了。」強尼並沒有把辛迪當應招女郎看待,心裡還是愛著這個女孩。

    「哈哈哈,下個星期你卻要到賭場工作,發牌害別人。」

    「我可不想害別人,只是去把自己輸的錢掙回來。畫家,趁著咱們都沒上班,今晚去看脫衣舞好不好?我聽說這裡剛開了一家脫衣舞廳,舞女都很漂亮!」

    「你啊,除了吃喝嫖賭,沒有別的了!」

    「該享受就要享受,你們這些有知識的人不是常說,今朝有酒今朝醉嗎!」

    「好吧,我就捨命陪君子。」周明心想,趁老婆不在,去脫衣舞廳化上十塊二十塊的,消遣一個晚上,又經濟,又實惠,又養眼。飽飽眼福,老婆縱然知道了,也不會在意吧。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9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 個評論)

回復 yulinw 2011-3-1 08:38
   得得,麻煩來了~·
回復 kzhoulife 2011-3-1 08:40
yulinw:    得得,麻煩來了~·
哈哈哈,離麻煩還遠著呢!
回復 小小.. 2011-3-1 10:02
  
回復 老地雷 2011-3-1 12:18
精彩情節快來了,俺唯恐天下不亂,哈哈
回復 紫竹青青 2011-3-1 22:43
喲,怎麼一下子上 7 了?我得趕緊往回找。
回復 kzhoulife 2011-3-2 00:12
老地雷: 精彩情節快來了,俺唯恐天下不亂,哈哈
  
回復 kzhoulife 2011-3-2 00:13
老地雷: 精彩情節快來了,俺唯恐天下不亂,哈哈
開始編故事了,哈哈!
回復 kzhoulife 2011-3-2 00:14
紫竹青青: 喲,怎麼一下子上 7 了?我得趕緊往回找。
謝謝,往回找,不遠!點一下滑鼠的路程
回復 早安太陽 2011-3-8 09:16
   好像真的故事開始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 17:1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