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2016年的大選——美國顏色革命的終結

作者:mali50  於 2017-1-5 03:4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8評論

關鍵詞:顏色革命, 天主教, 社會主義, 資本主義, 唯物主義

2016年的大選——美國顏色革命的終結
馬力

這個標題聽起來像是說美國在別國發動顏色革命所遭到的破產。其實美國策動的顏色革命不是單純的政治顛覆活動,否則不會有那麼大的動力和影響力。從根本上來說,是美國自身的意識形態革命向外的幅射和推廣。這與社會主義國家曾經的輸出革命在形式上是相似的,只不過夾帶了更多現實利益的考量。因此這裡實際上是說美國國內的顏色革命——一場企圖改變資本主義顏色的、宗教變革式的意識形態革命。2016年的美國大選為什麼如此震撼美國和世界?因為這是一個時代和理想的終結。雖然這個結局對唯物主義者來說是必然的,但在唯心主義盛行的資本主義世界卻因出乎大多數精英的預料而引發了一場巨大的地震。被震得頭暈眼花的人們看到的只是城頭變換大王旗,但沒有意識到易幟後面的時代轉換——社會的復辟樣轉型。


一、現實資本主義

      與歐洲早期摸石子過河的資本主義不同,後起的資本主義國家,包括德國和美國,利用「后發優勢」認準了資本主義的道路,目不斜視地全力以赴,企圖後來居上趕超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之後非社會主義的新興國家基本上也都是如此。篤信天主教的德國繼承和發展了歐洲古典經院哲學、自然哲學和社會倫理,因此重視文化、科學和教育的發展,開創了福利型的國家資本主義。而處於歐洲宗教邊緣的英國清教徒基本上只信發財致富和對外擴張。來到美國的異教徒更是如此,追求的是廣袤的免費土地和磚瓦下的永久財富。所用的工具只有一樣,就是「奴役」。由此開創了資本主義的奴隸制和奴工制,建造了許許多多像紐約那樣的高樓城市。

                      俄國科學家之例

作個比較就明白新生的美國有多麼不重視文化和科學。從1776年美國獨立起,被西方國家罵為野蠻民族的俄國在數學、物理和化學等學科產生過許多世界級的科學家(圖中的只是一小部分代表),另外還有許許多多著名的文學家、評論家、詩人和音樂家等,對近代文明的貢獻不遜於其它歐洲國家。而土豪美國基本上是空白。直到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后,愛迪生的白熾燈才申請到專利,留聲機卻在激烈的技術競爭中敗北。由於愛迪生只是買下別人的專利后改進了白熾燈,在申請新專利后還遭到別人的起訴。愛迪生的許多其它著名發明也不是原創性的,而是通過工人不辭辛苦的、甚至是盲目抓狂的試驗獲得的。美國在古典文學和藝術上的成就更是乏善可陳。一部引以為傲的美國憲法只承認有限選舉,即便在當時也了無新意。選舉自殖民地時代就存在,且更頻繁和廣泛。美國憲法的世界第一隻是被第一個叫作憲法罷了。

所以美國在總產值和人均產值成為世界第一后的幾十年裡,仍然不能在文化和科學方面代表或引領歷史的潮流,歐洲國家也因此不把美國放在眼裡。而實用工業和市場經濟落後於美國的新蘇聯卻反而代表著歷史發展的潛在趨勢,並對歐洲資本主義國家造成競爭性威脅。歐洲資本主義國家於是聯合起來對抗蘇聯,因此爆發了歐洲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由於德國想藉此統一歐洲,終於導致了歐洲分裂,使蘇聯獲得暫時的同盟軍並打敗了德國法西斯。美國在德國敗局已定的最後時刻介入歐洲戰場,給德國西線和非洲戰場以致命的打擊,取代了遍體鱗傷的英國領導戰後的資本主義世界。


二、空想資本主義

資本主義在歐洲的失敗使蘇聯成功地建立起社會主義的陣營。想與社會主義的蘇聯競爭和對抗,缺乏道義和精神文明的現實資本主義完全不是對手,甚至連舊大陸帶來的新教倫理也只剩下最基本的家庭觀念。社會秩序和等級完全靠懲罰性的私法和公法來維持。龐大的監獄始終關押著遠比其它國家的人口比率更高的犯人。所以美國很少宣揚法治的豐功偉績。好萊塢和媒體除了用大量的資源喧嚷和誇大打敗希特勒德國的功績外,美國還生活在過時的種族隔離政策中。雖身為世界警察,卻對世界文明沒有發言權。

這時的美國首先想到的是用對付老牌資本主義國家的軍事手段來打敗和消滅實際上是社會主義的共產主義國家。迷信武器優越性的美國聯合幾乎所有資本主義國家,在戰後的第一場軍事較量中卻沒有獲得預想的成功。美國在朝鮮戰場上的失敗動搖了法國對越南的統治。在中國的支援下,越南把法國趕出了國門。此時對單純的軍事力量失去信心的美國不得不在社會主義國家的壓力下提高自身的道義形象,放棄久遭詬病的種族隔離政策,以便在戰場外同時進行沒有硝煙的戰爭。

這是現實資本主義的美國向現代文明靠攏的開始,無可奈何地順從歷史的潮流。由於不甘心資本主義在亞洲的失敗,美國又悍然出兵越南接替法國留下的未盡事業,在遠東進行最後的掙扎。十五年的漫長掙扎失敗后,美國總算明白了任何現實的資本主義都不是社會主義國家的軍事對手,並開始舐血療傷等待復甦。而這時蘇聯的戰略武器從洲際導彈、核潛艇、遠程轟炸機到太空防導武器等各個方面全面超越美國。這時的美國步歐洲之後真正對社會主義國家感到了恐懼,並因實力落後而被迫韜光養晦卧薪嘗膽。這是真正的韜光養晦,而不是後來中國反毛鄧的背信棄義。

越戰後期美國陷入財政困難迫使美元與黃金脫鉤。然而美國仍然出現了歷史上第一次外貿和經常賬上的雙赤字。直到里根時代美國經濟才從越戰後的衰竭中開始復甦。剛緩過氣來的美國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從空間戰略上超近路追趕蘇聯,同時轉向國際化的意識形態戰場。這便是美國後來所說的冷戰。看不到效果的空間戰略也被吹噓成打敗蘇聯的太空站。為了對抗社會主義的平等觀念和公共權利,美國學界開始重寫之前相對真實的美國歷史,以自由和民主為主線重新演繹美國的歷史。例如把獨立初期反民主的聯邦黨人打扮成民主的先驅,並極力掩蓋美國歷史上的負面形象,從而把美國變成教科書上精心打扮的小女孩。

這些還不夠。最重要的是提出新的動人口號、制訂新的社會標準、採用新的話語體系。於是資本主義國家隻字不提社會主義國家的人民所享有的、占生活主要部分的無價消費,僅用有價收入和有價消費來衡量國家的經濟實力和生活水平;把沒有垂直分量的、多數暴政式的大面積選舉說成的民主的唯一形式;把毫無政治作用的閑話自由吹噓成言論自由,同時無視公共權力和社會責任下必須的謹言慎行;所謂對自由的限制也僅指與公地政治有關的,而不包括制度造成的刑事懲罰和私法造成的生存危機;還把幾年一次公民上繳一切政治權力的認選,硬說成是兌現他們的民主權力。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閉口不談資本主義國家的私法專制,只把5%的公地法治與社會主義國家幾乎100%的公地法治進行比較;閉口不談資本主義用昂貴的消費限制人口的增長,而攻擊養活更多人口的其它國家偶然發生的飢荒;把人權的評判僅限於本國的監獄外有限的生存人口,而不計本國對外戰爭造成的死亡。尤其重要的是從來不敢揭示發達國家平均生活水平的提高不是靠社會進步,而是靠不間斷地消除貧困人口限制人口規模來實現的。凡此種種,不一而足。至於用影視和媒體製造中產階級富有的生活假象就更不用說了。

如果把這一切僅僅理解為資本主義的欺騙就未免太狹隘了。要戰勝社會主義,現實的資本主義不能不真刀真葯地動點整容手術。資本家們不是親自受訓就是邀請經過嚴格訓練的精英來改造企業和社會的形象,產生了一套套現代化的企業標準和模塊化的職業形象。這些標準和形象套上傳統宗教的光環后變得更加亮麗。一句話,精英們把有價市場中昂貴的物質文明人格化了,形成高檔資本主義的精神文明。新的資本貴族藉此一掃舊資本家張牙舞爪窮凶極惡的低俗形象和滿身銅臭,顯擺著技術化的財富使人相信,他們的動人口號和社會標準詮譯了全新的現代文明和現代國家,代表著人類的未來和歷史的終結。這個終點是一個理想的資本主義社會,也就是這裡所說的空想資本主義。


三、空想的破產

在共產主義從空想向現實轉化的同時,西方世界卻由現實資本主義轉向空想資本主義。這個轉化也是歷史的必然。單一有價市場經濟中資本積累與資本增值的矛盾與生俱來不可克服,因此資本主義經濟不僅遭遇周期性的經濟危機,還會在兩極分化中遭遇需求危機並最終走向利潤危機。即便經受了工人罷工和青年反戰的考驗,這些危機仍然使戰後的美國不到三十年就被迫放棄黃金美元的承諾,靠不斷的紙幣貶值來轉嫁危機。

輸出危機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政府只好勒緊褲帶、削減福利、收縮軍費、減緩擴張。資本家則在經濟上以貸款消費來擴大泡沫市場,實行自我殖民的經濟政策。所有這些都不能真正改變單一有價市場經濟的基本矛盾。失望的企業大批遷出美國。失去了資本主義的工業基礎后,美國回到了古老的商業經濟中。這時資本主義的制度優勢需要空想家抹上更多的油彩。這些油彩和美金對工業化進程中前社會主義國家和平年代的領導人具有強大的吸引力,並最終分化瓦解了從農業國轉型而來的社會主義陣營。社會主義陣營解體后,沒有強制性約束的蘇維埃聯盟也隨之解體。

蘇聯的解體完全出乎西方的預料,並因此使西方世界喜出望外。所謂的冷戰勝利把美國的空想資本主義推向頂峰,也沖昏了資本精英的頭腦。整個西方陣營,包括一些前社會主義國家,都誤讀了社會主義陣營發生的內部事務,而將其視為自由資本主義的勝利。與低級的私有化體系不同,一個高級的、平衡所有子集的低熵系統需要科學的管理條件。然而所需的有限市場和耦合市場的經濟理論在蘇聯解體后二十多年才誕生。忘乎所以的西方經濟學開始全面否定凱恩斯主義,回歸所謂的新自由主義。美國進一步放縱資本管理和市場擴張直接導致了2001年科技產業的過剩危機,緊接著便是2008年的房貸危機。

戰後辛苦建立起來的空想資本主義的經濟基礎和政治秩序於是成為多餘並遭到破壞。自由主義的再次解放迅速擴大了社會等級和貧富分化。一場房地產領域裡發生的金融危機在分化的社會裡引發了1929年大蕭條以來最大的經濟衰退。美國不得不用巨額債務和貨幣寬鬆來彌補失去的產值、維持疲弱的市場,保證最基本的就業和生活條件。但表面的GDP數據挽救不了美國中產階級的消失和階級固化的形成。連延續了兩百年的美國夢都成了泡影,又何來空想資本主義的烏托邦?人民走上街頭佔領華爾街。但無論是華盛頓還是華爾街都不能解決人民的問題。他們唯一能做的是製造各種統計數據來掩蓋真實的失業率和經濟增長率。

至此空想資本主義已經破產。但衣食無憂的美國精英要麼看不到,要麼不承認。他們依然風度翩翩地坐在豪華的播音室里自欺欺人,吹噓美國比任何時候都更加強大。他們以自己都達不到的標準要求世界,因此滿眼儘是敵人,只好不斷煽動民主造反。無政府主義者成了民主英雄。美國卻無力收拾舊政府倒台後的爛攤子,也不願接受國破家亡帶來的難民。偽善終於激起被損國家的民憤,使西方國家成為流亡者和失落者報復的對象。當歐洲的左派號召人民抵制商業資本家剝削廉價勞力時,美國的左派對佔領華爾街運動無動於衷,甚至為了非裔選票放任歌手號召搶劫華人。美國本想以此自我標榜為世立極,最後只能自我孤立成眾矢之的。


四、現實的復辟

伊拉克戰爭失敗(沒找到證明戰爭正義性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后,美國的經濟衰退使無數中低產階級破產,並因此導致了房貸危機和金融危機。空想資本主義於是打出最後一張救命王牌,讓半個非裔的奧巴馬當選為美國總統。這是美國空想資本主義走向拐點的標記,並以此成為美國歷史上一個特殊的里程碑。新生的美國精英,即通常所說的左派精英,如此懷念這個時代,不是因為這個時代給美國帶來了根本性的變革,提高了全民生活水平和平等程度,而是因為它是美國顏色革命最後的迴光返照。雖然只是改變了資本主義美國的外部色彩,但這種新的色彩與空洞的政治口號和社會標準更加吻合,更便於左派精英們在世界上招搖撞騙自我陶醉。

空想資本主義沒有改變單一有價的市場經濟。無論是脫離了經濟基礎的上層建築,還是脫離了人民大眾的虛擬世界都不會長久。幻想以少數精英來代表整個美國的精神面貌和生活狀態,實際上卻生活在無法擺脫的現實和理性矛盾中。標榜自由卻無視自由的意義。標榜民主卻無視民主的價值。標榜選舉卻無視被選舉的權利。標榜人權卻無視更多人口的生存權。因此在空想資本主義國家,下層人民只有閑話的自由、交權的民主、認從的選舉和無力繁衍的人權。這樣的國家儼然是陰陽兩界:富人生活在看得見的陽間,窮人生活在看不見的陰間。在陰陽兩界永遠隔著有形無形的藩籬。

空想資本主義甚至不能緩解資本集團對壟斷權力的爭奪。儘管美國的驢象兩黨輪流上台分沾權力,最後的壟斷永遠是經濟和政治競爭的終極目標。妥協和協議不過是暫時的。既得利益者不願空想家繼續煽動革命,正是出於這樣的直覺:空想資本主義的顏色革命無法把握分寸,弄不好就會革了自己的命;或者說是想借顏色革命用新的科技產業、媒體產業、金融產業和務虛產業取代傳統產業在國會中的統治地位。對捍衛傳統資本來說,新生的資產階級與共產主義同樣危險。可見今天資本主義同行間的市場競爭已然擴大到新舊產業間的權力競爭,並同樣是你死我活的。蘋果移栽美國會死——別當我不懂,要的就是你死。權力競爭的結果自然是形式民主的終結和資本壟斷的升級,直到資本專制的最後實現。

一切形式上的變化必然會經歷否定之否定的過程,在相同的基礎上回到原點。這個歷史性轉折象徵著空想資本主義時代和理想的終結,是古老的現實資本主義的復辟。這在某種意義上與之前的社會主義國家的轉型十分相似。當這個表面的顏色被抹去、被還原時,會遭到失落的左派精英一致的抵抗。這些空想精英在被選民拋棄的一分鐘前都還沒有自知之明,事後還難以相信,總以為是外國勢力在破壞。他們垂死掙扎負嵎反抗,委過於俄國外交官,實際上是給人頒獎,承認自己被打敗。難怪普京笑逐顏開,樂得領功受獎當仁不讓,一夜扭轉美國吹噓的「冷戰勝利」。西班牙報紙也不無揶揄地說普京贏得第二輪冷戰。

由於空想資本主義沒有給底層民眾帶來實際上的好處,反而擴大了社會等級和貧富差別,美國的底層人民也會支持社會變革。他們並不清楚這只是現實資本主義的復辟,而與之前支持空想資本主義一樣,因沒有資本和生產資料,只能被迫下注與命運賭博。所以到2016年的大選時,許多非裔和平民因失望而放棄民主黨,或罷選或換個反對黨來試試運氣。畢竟歷史是流動的。現實的資本主義復辟不會兩次走進同一條河流。一方面是空想資本主義最後的終結,不會再回到之前的輝煌。另一方面左派精英也會屈尊俯就侍奉新主,一如三姓家奴。他們通過妥協和忍耐等待對手必然的失敗,同時不失時機地打上自己的時代烙印以圖東山再起。因此現實資本主義也不會完全回到過去赤裸裸的奴役和激烈的勞資衝突中。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農家苦 2017-1-5 06:54
馬力兄這一卦,掐算得川普和奧巴馬都ED了。川普不過就是現實資本主義復辟的胡漢山,奧巴馬不過就是左派精英的代言人,空想資本主義的大神漢。說得好!
回復 mali50 2017-1-5 10:33
農家苦: 馬力兄這一卦,掐算得川普和奧巴馬都ED了。川普不過就是現實資本主義復辟的胡漢山,奧巴馬不過就是左派精英的代言人,空想資本主義的大神漢。說得好!
沒錯。老財主與新貴爭女人。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7-1-5 10:53
俺覺得是不是可以說顏色革命成功了,今後主要看怎麼樣維持顏色革命的「成果」了?
回復 mali50 2017-1-5 11:03
鬍子太長了: 俺覺得是不是可以說顏色革命成功了,今後主要看怎麼樣維持顏色革命的「成果」了?
今天的美國的確不同於半個世紀前的美國,更注重梳妝打扮,也跟上了資本主義的時代步伐,在某種意義上引領著資本主義的潮流。所以文章是說美國顏色革命的終結而不是失敗。但美國在其它國家推行的顏色革命大多失敗,因為不具有同樣的經濟和社會條件。
由於顏色革命需要物質基礎,而不能無限進行,所以有終結的時候和復辟的時候。
回復 mali50 2017-1-7 02:14
美媒報導林毅夫向特朗普推銷中國增長模式,建議加大基建投資。身為經濟學家的林連門都沒有摸著。川普不是為搞垮中國,而是想恢復美國的傳統產業對抗新生的資產階級,爭奪和鞏固國會中的領導權力。只是中國依賴美國市場的經濟改革把自己推到了美國權力競爭的風口浪尖。被制裁的俄國反而沒事。
所以中國建議的全球基礎建設投資對美國幫助不大,解決不了美國的失業和選票問題,反而因周期長獲利少風險大而被視為忽悠美國陪葬的圈套。日本亞行早就有了全球基建投資的需求統計,但西方國家很少感興趣。只有中國敢吃這隻河豚。
中國不如配合川普讓美資企業鎩羽而歸,反正回美企業不死不活成不了氣候,川王只想它們招工,不想它們發財。這既討了川王的歡心,又扶植了本國的產業取而代之。
只怕中國外儲連趕人家的送葬費都支不出,成了真正的殖民地犧牲品。悲夫。
回復 mali50 2017-1-7 02:54
西方經濟學不理解有限市場經濟學。市場是有限的不是無限的,因為有效購買力總是有限的。每個人都花$500買一台蘋果手機,每月再花$80上網,在別的地方就不能不省吃儉用,少去幾趟大西洋城。去了也只敢住廉價酒店,不敢住川普大樓。看著空房數年年增加,利潤數年年減少變成負的,是你能不心疼嗎?所以一定要當個總統讓人家回來住。這首先就要給人家工作賺錢的機會。最好把昂貴的蘋果也做了,讓人家賣白菜價的山寨貨。經常連不上網,網費也就下跌。科技產業破產了,大家對外出旅遊又有興趣了,川大王也可回到從前的興旺中。真喜歡科技的,去弄軍火什麼的,把導彈從你家的床上打到普京的床上。總之別跟我搶飯碗。
話說到這裡了還不明白,就請辭了什麼政協之類,也讓我過幾天官癮。
回復 mali50 2017-1-7 03:44
本大人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每年組織幾萬人來美國,不管官差私奔統統住川普大樓。晚上大媽舞小蜜唱,一定天翻地覆扭轉乾坤。什麼丫頭行行長?告老還鄉吧。
回復 mali50 2017-1-7 23:01
報導"國產手機大舉登陸美國 未來瞄準人工智慧"。十塊錢一個,可以送鄰居。美國大白菜又將大豐收。蘋果回不回來都是死。下一步是下令美國電訊商減價。目前已經阻止電商合併形成壟斷。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5 21:4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