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極端民主主義——犯罪合法化的工具

作者:mali50  於 2016-8-17 07:1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15評論

關鍵詞:大不列顛, 聯合王國, 加拿大, 愛爾蘭, 世界大國

之前說過現代發達國家的民主制不能避免核陷阱,民主國家的總統競選人已經回答了這一點。那麼原因是什麼?


一、一個腦洞

首先給大家挖個腦洞。請各位打開世界地圖,看看世界大國和強國周圍有哪些鄰國。在中國、俄國以及歐洲大陸的強國周圍都有多少不一的小國或弱國。而在美國和英國附近卻基本沒有。整個北美大陸只被彼此啃不動的兩個國家瓜分:「民主」的美國和加拿大。歷史上美國幾乎與所有鄰國主動發生過戰爭。不要以為美國的版圖「古來如此」,事實上是「民主」美國建國時的十三倍多。在戰後的所謂「冷戰」期間,美國還曾在海外一百五十多個國家擁有幾千個軍事基地。

與此相似,在整個英倫半島就只有一個國家。自1215年自由大憲章建立之後,被認為走向現代民主的英國先後征服和吞併了半島上的威爾士和蘇格蘭,建立了大不列顛聯合王國。接著又佔據了鄰近的愛爾蘭島北部。隨後開始了征服世界的全球擴張,侵犯過世界上90%多的國家,佔據過超過本土一百多倍的海外殖民地。「民主」擴張的版圖超過歷史上任何一個專制帝國。

領土擴張當然不是靠和平實現的,伴隨的是戰爭、死亡和苦難。因此英美這兩個世界上擴張最烈的國家自然有許多非凡的經歷,從殖民侵略、種族屠殺到販賣鴉片黑奴,比歷史上任何君主國家的所作所為有過之而無不及。是什麼成就了兩國的擴張功績?先進的科學技術?非也。兩國在吞併比鄰的時期都不是科技大國。除了都信奉鼓勵致富的英國新教外,就是它們都是現代「民主」制度的「先行者」。

這只是歷史的偶然巧合嗎?歷史的偶然可以解釋突發事件,但不能解釋世紀歷史。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戰敗國德國引進的魏瑪民主產生了力主復仇與擴張的希特勒政權。貧民出身的希特勒能在一個民選總統的任期內,以專制手段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提供了有異於英美的、非貴族起家的現代民主導致擴張的新模式。希特勒當選后的專制手段不過是為了獲得英美的「民主」貴族無須通過額外手段就有的專制權力。在「民主」的幌子下,民族主義的多數暴政很容易獲得對抗傳統道德的正義性和合法性。

歷史上的專制君主為了長期統治,需要靠被人民認可的道義來施政,而所謂的「民主」政權則可以僅靠「多數」的「民主合法性」來統治。這「多數」甚至可以不是民眾的多數,而只是決策集團的多數。希特勒德國對猶太人的屠殺事實上是德國人普遍參與的多數暴政,與北美、澳洲和非洲殖民主義者的種族或權力集團的多數暴政在本質上是相同的。我們不妨問一問,如果在一個傳統的君主國家,作為家長的國君會像選舉產生的希特勒政權那樣肆意屠殺並沒有威脅國家統治的子民嗎?如果沒有高票當選所賦予的合法性,一介武夫希特勒有可能順利地發動世界戰爭和屠殺幾百萬人民嗎?

第一次世界大戰就是個對比。當時的德意志帝國同樣是戰爭的發動者之一。但德國和德國皇帝大規模屠殺本國公民的現象並沒有發生。許多君主國家通常是為了維護統治而鎮壓反抗者的,其規模遠不能同「民主」當選的希特勒相比。到十八、九世紀,連世界主要的君主國都不忍心保留大規模的奴隸制度時,只有「民主」國家在「多數」的支持下繼續在殖民地或本土實行著奴隸制。它們的歷史學家可以「理直氣壯」地舉出當時有表達權的國民擁護奴隸制的「民主」證據。因此沒有人需要對當時的奴隸制和種族隔離政策道歉認錯。不僅如此,那時的總統們也都是人類史上偉大或最偉大的統治者。


二、西式民主

這裡不是否定西方國家的現代民主制。這種「民主」制度是與自由資本主義階段的私有經濟相對應的上層建築。在歷史唯物主義的語境下是一種必然存在。馬克思主義否定的是作為其經濟基礎的資本主義私有制,而不是西式民主本身。這是反馬克思主義者,包括現今的許多「左派」,沒有弄清楚的地方。換句話說,當代「民主」制不過是貴族統治失敗后,從散資形式的自由資本主義過渡到壟斷資本主義時的政治過渡形式。有點像土地貴族形成前,多神教時期的市民民主制。只是在一神教的專治文化時代,市民的民主權力更小並被資本集團所「代表」,於是才有無關政治功能的「閑話自由」。在最後的資本壟斷形成之後,像土地貴族的家族專制那樣的資本專制就會取代當代「民主」制。

在這種代議制「民主」中,還沒有取得絕對壟斷地位的各個資本集團只能輪流執政,除此以外別無選擇。這與民主或善惡無關,只是不得已的權力分配或分贓。選民只能在它們之間進行被動挑選,被迫把自己固有的、除訴訟權以外的一切政治權力無條件地奉送給素昧平生的「代理人」。因此選票和選舉的本質是交權,而不是相反,獲得什麼權力。就像在兩個陌生人中被迫挑一個來性交不是做愛一樣,在兩個陌生人中被迫挑一個來上繳自己的一切政治權力不是真正的民主,除非有受法律制約的權力代理合同。被代表的民眾個人失去了政治權力后,也就同時失去了可以影響政治的言論,只留下閑話和閑話自由。集體的訴求也很難通過資本家控制的媒體來表達。

西式民主的這些似是而非的反民主本質,決定了它在缺乏資本專治的國家任意推行的難度。成功的西式民主只能在一定的條件下才能維持和穩定。其中最基本的條件是:必須具備建立在生存依附條件(如雇傭關係)上的嚴格的私法專制,和旨在維護這種私法專制的、完善的法治體系和國家機器,包括嚴密控制社會輿論的資本家媒體。也就是說,首先要有西式民主存在的經濟基礎、生產方式和國家機器。這便是西方國家在別國推行西式民主時,總是與推行私有化同時進行的原因。除此之外,還需要在競選機制中有效地排除對立階級和民族的代表。這是通過候選人的提名來進行。美國選舉中的代表人制度為排斥對立人選設定了雙重保險。最近美國民主黨在競選中不擇手段地排斥非完全對立的左派候選人桑德斯就是一個現成的例子。

形式上的民主為統治者鎮壓人民的反抗提供的方便。專制國家不能鎮壓反抗,因為是專制。而「民主」國家可以合法地鎮壓反抗,因為是「民主」。為什麼?因為「民主」國家的人民可以通過「民主」選舉和平地「推翻」政府(實際上是政府執政期滿)。事實真是如此嗎?前面說過,「民主」國家的「民主」選舉並不能改變政權的階級屬性和基本制度,只是換個資本集團的代理人而已。沒有西方國家被提名的候選人能夠提出改變現行制度的綱領。因此人民無法通過選舉來真正地改變政府。一句話,「民主」選舉只是把君主國家世襲的君主和家族專制轉變成世襲的階級專制或資本專制罷了。


三、極端民主主義

西式民主雖然不是真正的民主制度,但卻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必然性。誰也不能想象在最終的資本壟斷出現之前,能有一個人或家族可以長期壟斷國家的統治。這是因為資本主義國家的執政經費來自國家的稅收,其中佔主要部分的是各個資本集團的企業稅。沒有這些集團的合作,就不可能有足夠的經費來源。所以當代資本主義國家搞不了專制,非不為也,乃不能也。沒有必要為做不成什麼事而驕傲。同時自上而下的「民主」資本主義因為本來就牢固控制著所有政治權力,也不需要像貧民出身的希特勒那樣通過非常手段來實現極權。只是在不具有資本專制的國家推行西式民主時,常常導致希特勒式的暴政。

然而物極必反,「真理超越一步就可能變成謬誤」。任何事物,包括宗教信仰,走到極端就很危險,引出前面腦洞里說的事來。我們真地需要警惕任何極端現象的產生和造成的災難。今天英美國家的許多人從上到下都在反省造成百萬人死傷的伊拉克戰爭,但沒有人為之道歉,因為這是當時通過「民主」程序發動的戰爭;雖然沒有找到「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但推翻了薩達姆的「專制」政權。這裡「民主」和專製取代了人類文明的一切是非和善惡標準,成了指導行為的唯一指南。在這種新的準則下,可以罔顧他人的生命和財產,罔顧社會的傳統和秩序,罔顧國家的穩定和福祉。我們還可以舉出許多這樣的例子。

事實上,「民主」或民主程序只是形式,可以服務於不同的目的,尤其當多數覬覦少數利益或劫持少數意志的時候。因此民主不能是唯一的或最高的行動標準,而必須受到其它道德和傳統的約束,使之不為罪惡所用。希特勒利用民主上台實現其早已主張的排猶和戰爭的願望,最終對本國和世界造成了巨大的災難。然而當赤裸裸鼓吹個人利益否定傳統倫理的資本主義失去道德高地后,便只好把不得不推行的形式民主標榜為普世價值,取代人類的一切優秀文明,為利益擴張製造合法性和正義性借口。這實際上是把形式民主推向極端,變成極端民主主義。

極端民主主義有兩個最常見的表現。一是在社會學中貶低或無視除西式民主之外的一切文明標準,甚至乾脆將其否定;只以某種定義下的「民主」作為是非和善惡的唯一標準,並在相關領域取代其它一切傳統標準和科學標準。這就是所謂「普世價值」的真實含義。只要符合某種「民主」的,就是對的好的,就可以合法推行,而不管與其它標準有多大衝突,造成多大災難。同時,只要把事實和道義與「專制」聯繫在一起,就都可以罔顧歷史任意否定。因此同樣的事,「民主」國家做了就是對的,「專制」國家做了就是錯的。

二是把近代史上的一切事件都歸結為民主或專制的結果,無視經濟制度、擴張政策和傳統勢力等更深層的歷史動機和必然因素,從而掩蓋追求國家、階級和集團利益的最終目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把民主產生的希特勒政權所犯下的一切罪行都歸結為專制,以便隱瞞單一有價的資本主義經濟必須打破圍堵,進行軍事擴張的危險本性。無論是民主還是專制,都不過是資本擴張對應於特定條件下的政治手段。平民出身的希特勒靠「民主」上台後只能採用專制手段才能獲取更多的權力。為了攫權,希特勒首先採用的是民主手段,然後才是專制手段。沒有民主的希特勒,就沒有專制的希特勒。這裡是因果關係,而不是簡單的兩面派問題。戰爭和排猶早在專制權力形成之前就已是「民主」希特勒的既定目標,也是後來的統治集團的共識。然而所有歷史學家都對「民主」希特勒和他訴諸於民主的「雄心壯志」視而不見。

這種極端民主主義實際上是主觀唯心史觀在「民主」時代的表現。政治上的主觀唯心主義本質上就是思想專制,因此西方的民主政治總是帶著資本和媒體構造的不可逾越的壁壘,排除對立階級擁有同等的民主機會。與此同時,把部分人擁有的民主庸俗化,變成萬精油和紅藥水到處抹。以為能治百病,實際上什麼也治不了。今天的西方國家「民主」依舊,但都不約而同地走向衰落。可見有比民主更根本的原因決定著人類社會的必然命運。這個原因對歷史唯物主義者來說是不言而喻的,就是資本主義單一有價的私有經濟在後殖民時代所面臨的市場危機。西方國家曾想用貸款經濟來自我殖民以便繼續富人貪得無厭的資本積累。最後因貸款違約和金融危機而宣告失敗。建立在私有經濟基礎上的形式民主不可能改變資本主義走向衰落的命運。


四、民主恐怖主義

歷史證明任何不受道義約束的主義和觀念都可以給人類帶來災難。極端民主主義同樣如此。在短短兩百年的近代史上,西式民主和「民主」國家,包括民主轉型中的國家,製造的災難絲毫不亞於過去的專制國家。這種借極端民主製造災難的行為可以叫作民主恐怖主義。最常見的民主恐怖主義是以民主為旗號,在沒有別的充分理由的情況下,破壞國家的穩定和秩序,給人民帶來不幸。今天臭名昭著的伊斯蘭國就是民主恐怖主義的直接產物。造成的死亡和難民給許多國家帶來災難。

民主恐怖主義的行為還可以發生在每天的社會交往中。民主本該允許別人暢所欲言、自由表達不同的觀點。但一旦被抬高到普世價值后,一些極端主義者便以某種形式的民主為武器,肆意攻擊其它有價值的文化和文明;不僅攻擊觀點,而且攻擊個人,隨意給人扣上專制和擁護專制的帽子。他們死守著一知半解、不能自圓的民主教條,便以為高人一等。即便對其它學科一無所知,也要處處置喙充當判官。由於西方民主理論本身漏洞百出、缺乏事實論證,信徒們不能在辯論中說服對方,反而經常被駁得啞口無言,所以只能「義憤填膺」地進行人身攻擊。

這些極端主義者無視大多數「民主」國家科技落後、人民貧困和內亂頻繁的事實,僅以極少數發達國家作為民主的代表,嘲笑和攻擊「專制」國家,同時卻不能證明發達國家的發家史和擴張史與民主到底有什麼關係。他們根本不能理解今天要地球上所有國家像發達國家那樣以「民主」為擴張的工具已沒有可能,除非想要毀滅這個星球。蘇聯解體后實行了西式選舉制度的俄羅斯的復興就是一個眼前的例子。這就是為什麼西方國家要把俄羅斯與伊斯蘭國並列的原因:它們都是「民主」化的產物,都對西方造成更大的威脅。


五、人類未來最大的威脅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德國的快速民主化造成了希特勒政權,帶來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冷戰後的中東和北非的極端民主化造成了今天的伊斯蘭國。而「萬惡的共產主義」(實際上只是社會主義)專制卻反而帶來工業化后罕見的六十年和平。所有這些事實都不足以使人類反省。資本主義不斷利用人的動物性,把人類一步步推向叢林世界毀滅的邊緣。在核武庫已經無比龐大的今天,核大國還在不斷更新和擴大核戰能力。每個國家都以為能徹底摧毀對手,以致一個偶然(從長期統計來說是必然,因為即時的小概率事件會因期限擴大而變成有效概率)事故就可毀滅地球。

這裡我們回答了本文開頭的問題。人類社會的最大威脅是來自內部的極端行為。極端民主主義也是一種極端,而不是正常的民主。正常的民主,受道義制約的民主,的確是資本主義經濟基礎上「最不壞的」制度。專制資本主義則更加可怕,因為是另一個極端——私法與公法的同向專制。然而即便是正常的民主也改變不了資本主義衰落的命運,無法避免給人類帶來災難。因為形式民主改變不了私有經濟下資本積累與資本增值之間的矛盾,改變不了資本擴張的需求。這正是正常的民主有可能走向極端的原因和動力。為了繼續資本的專制統治,自由資本主義必將轉向壟斷資本主義,把雇傭經濟變成新的奴隸經濟——一種極端和變態的耦合市場經濟,並最後終結資本集團輪流執政的「民主」形式。

極端民主主義將比極端伊斯蘭主義更加可怕,因為擁有大國資源。美國建國時期的「聯邦黨人」就已經開始耽心極端民主的產生。他們在《聯邦黨人文集》中一致反對古代的雅典平民民主制和街頭政治,推崇如今這種受資本制約的制度,稱之為「共和制」。而當時的「反聯邦黨人」才是真正的民主派。正是這個原因,以民主為新武器的美國至今沒有出版《反聯邦黨人文集》。許多人以為美國憲法開創了美國民主。事實上,之前的殖民地比後來的美國更「民主」。許多地區每一、二年進行大選,政府議員不能終生連任。而美國立法人——而不是執法人——的終生制才是專制的保障。用聯邦黨人的話來說就是保證制度和政治的連續性。總統不過是執法者。除此以外,聯邦黨人還主張用統治集團來「規範」民意,用非民選法官與民選政府抗衡。法官的豁免權和判決的有效性特權使法院實際上凌駕於民選政府和議會之上。這才是三權分立的要害,也所以有歐洲人的驚訝:美國最高法院可以廢除美國議會通過的民權法案。

為了避免人類的終極災難,我們需要研究和批判任何極端主義,包括極端民主主義。




高興

感動

同情
2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5 個評論)

回復 十路 2016-8-17 07:22
mali 好。


「歷史上美國幾乎與所有鄰國主動發生過戰爭。」 這麼長一篇文章,沒有看見描述什麼戰爭,是侵略戰爭嗎? 和哪些鄰國?
回復 mali50 2016-8-17 07:48
十路: mali 好。


「歷史上美國幾乎與所有鄰國主動發生過戰爭。」 這麼長一篇文章,沒有看見描述什麼戰爭,是侵略戰爭嗎? 和哪些鄰國?
美加(又叫美英)戰爭、美墨戰爭,美西(爭奪南美和太平洋殖民地)戰爭,還有與印地安人的戰爭。東西方向只有天然屏障可以阻止美國的擴張。
回復 十路 2016-8-17 08:20
mali50: 美加(又叫美英)戰爭、美墨戰爭,美西(爭奪南美和太平洋殖民地)戰爭,還有與印地安人的戰爭。東西方向只有天然屏障可以阻止美國的擴張。
哦,你說的是兩百多年前建國都沒有完成的美國,還在佔地盤時候的情況,是的,還和印第安人打了仗。 天哪,都混在一起想說明什麼呢?

德州先獨立之後歸併美國被墨動手的?談歷史就要將事實都講清楚,扯太多進來除非給完全不讀歷史一頭霧水的人看。

古巴不是鄰國?

這兩百多年來和哪個鄰國打仗了?為什麼打?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6-8-17 08:28
十路: 哦,你說的是兩百多年前建國都沒有完成的美國,還在佔地盤時候的情況,是的,還和印第安人打了仗。 天哪,都混在一起想說明什麼呢?

德州先獨立之後歸併美國被
辯論上癮,也是一種毛病。癥狀是不分對象,癮一上來常常會和一灘漿糊、榆木圪垯、甚至狂傻瘋癲對辯起來。
回復 十路 2016-8-17 08:34
舌尖上的世界: 辯論上癮,也是一種毛病。癥狀是不分對象,癮一上來常常會和一灘漿糊、榆木圪垯、甚至狂傻瘋癲對辯起來。
哪裡嘛,我的歷史和地理也學得不好呀,說不定也會搞錯的,我只記得美加隨便出近簽證都不用,墨西哥是鄰居,修牆都擋不住的要往美國擁,最近的還有古巴握握手好朋友,還有啥,其餘是太平鄰和大西鄰
回復 mali50 2016-8-17 09:09
十路: 哦,你說的是兩百多年前建國都沒有完成的美國,還在佔地盤時候的情況,是的,還和印第安人打了仗。 天哪,都混在一起想說明什麼呢?

德州先獨立之後歸併美國被
你有體育老師教歷史,我就認輸了。人家有奧運金牌。
回復 十路 2016-8-17 09:12
mali50: 你有體育老師教歷史,我就認輸了。人家有奧運金牌。
算了,人家上面都提醒我辯論不看對象,是我不好,不和您多談了,面壁去了。祝好!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6-8-17 21:30
看暈了~
回復 mali50 2016-8-17 21:33
ChineseInvest88: 看暈了~
去公立小學補文化課不用交學費。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6-8-17 21:49
mali50: 去公立小學補文化課不用交學費。
是你的原作?
回復 mali50 2016-8-17 21:52
ChineseInvest88: 是你的原作?
這對你重要嗎?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6-8-18 08:54
十路: 哪裡嘛,我的歷史和地理也學得不好呀,說不定也會搞錯的,我只記得美加隨便出近簽證都不用,墨西哥是鄰居,修牆都擋不住的要往美國擁,最近的還有古巴握握手好朋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6-8-18 08:56
mali50: 這對你重要嗎?
對每位讀者負責。是轉載寫ZT,是原創則什麼都不用寫。

讀文如識人,是否原創當然很重要。
回復 mali50 2016-8-18 10:28
ChineseInvest88: 對每位讀者負責。是轉載寫ZT,是原創則什麼都不用寫。

讀文如識人,是否原創當然很重要。
"是原創則什麼都不用寫。"
你不信是你的問題。對嗎?
回復 杙榕橡 2016-8-22 13:50
只要是不極端的民主都是人們嚮往的天堂。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4 10:2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