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陪伴父親的日子(6)

作者:方興未艾  於 2013-12-12 13:5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47評論

                                                            晴天霹靂

早晨被電話鈴驚醒,重症病房醫生打來:「你父親狀況不太好,你現在來一趟吧。」我放下電話,急忙出門。一路上,心急如焚:怎麼會?昨天不是已經很有進步了嗎?初冬的北京清晨,寒氣逼人,我卻冒出一身汗。站在病房門口與醫生交談,他告訴我,老爺子折騰了一晚上,肺部有些感染,發低燒,血小板很低。更可怕的是情緒低落,拒絕治療。他把老爸寫的便條遞給我,我費了很大勁才看懂老爸潦草的字:安樂死是最大的仁慈,回家去也,沒有遺憾,兒子回來.....此時的老爸忍受著何等的痛苦!否則,他怎能寫出如此決絕的字句?我想盡辦法安撫老爸,傳紙條,打電話,卻無法走進重症病房。好不容易捱到下午探視的時間。

站在走廊,隔著玻璃窗,一遍遍的呼喚著老爸。他示意護士搖高了病床,已經不戴呼吸器的他還插著胃管,表情非常痛苦。他看到了我,情緒激動,指著床頭掛著的各種藥液,一個勁兒地搖頭擺手,一度竟然挪動著的身體試圖下床。我看得心驚肉跳,卻一點忙也幫不上。近在咫尺卻無能為力,那種無助真是絕望!電話撥通了,護士拿著電話放在老爸的耳邊,我苦口婆心的安慰勸導,告訴他忍耐再忍耐,周一就可以轉到普通病房。老爸慢慢的安靜下來,我也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醫生拿著一疊文件讓我簽字,病危通知、急救方案、還有一系列我根本不懂得治療手段。醫院的賬號上又出現赤字,我不得不跑到銀行取錢,再返回醫院交費。回家之前,再次到重症病房詢問老爸的情況。醫生說準備輸兩個單位的血小板,必要時需要輸血,最擔心的是血壓不穩,循環系統失靈。我知道老爸平時血壓很好,心臟也沒有問題。擔心焦慮之餘,也認為老爸能渡過難關。

回到家已經七點多鐘,匆匆吃過晚飯,就躺在床上休息,這一天太揪心了。八點多鐘,電話鈴再次響起,又是重症病房。我火急火燎
跑回醫院。這次我看到的不是一個醫生,而是五位,兩個呼吸科,兩個外科,還有一個重症病房主治醫。他們一臉凝重,告訴我老爸有可能過不去今晚。心臟有衰竭現象,肺部還在感染,呼吸出現困難。我站在那裡不知如何理解醫生的談話,只是堅決的說:「我要進去見我爸。」也許是我的態度,也許是我的表情,醫生真的讓我進去了。穿著白大褂,戴著帽子,口罩,我穿過長長的走廊,徑直走到爸爸的病床前。那個三天前還與我談笑風生的爸爸,雙頰塌陷,兩眼突出,嘴唇乾裂著大口喘氣。我雙手緊緊握著他的手:「爸,我就在這,不用怕。」爸爸轉向我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兩眼求救似的望著我。我在床頭桌上找到棉簽,蘸上飽滿的水拭擦他的雙唇,他貪婪的吸允著。他望著掛在床頭那些大大小小的藥液一個勁兒搖頭,痛苦的表情難以名狀……

此時的我異常冷靜,一隻手握著他的手,另一隻撫摸他的頭:「爸,我聽您的,不做過分治療。我馬上叫醫生來打鎮靜劑,我不會讓您受罪了,痛苦很快就會結束。你聽我說,謝謝爸,撫育我和弟弟,謝謝爸為我們所做出的犧牲,也謝謝爸那麼好地照顧我媽。您放心,我會好好安排媽。」老爸慢慢的安靜下來,只是呼吸還是急促。我低聲告訴身邊的醫生,重新插上呼吸器,讓他舒服一些,準備鎮靜劑。幾乎就在同時,老爸昏了過去,醫生不由分說,把我推出了病房。

再次來到老爸的床前,插上呼吸器的他呼吸平穩,他閉著眼睛,安詳的就像睡著一樣。醫生告訴我,他已不省人事,沒有痛苦。床頭的各種儀器顯示著不同的數字,血壓,心跳都在遞減,心電圖只剩微弱的起伏。我小聲對醫生說:「讓我一個人陪陪他。」兩邊的帘子都拉上了,小小的空間只有我和老爸,我還是握著他的手,輕聲細語地同他講話,就象他還能聽到一樣:「天堂里沒有痛苦,來世我們還做父女,您放心
安息吧」 ……就這樣,絮絮叨叨的我沒完沒了的念著。醫生重新站在我的身邊,我們盯著冷冰冰的儀器,血壓沒有了,心跳的數字越來越低,很快,心電圖變成了平直的一條線,老爸的手依然在我的手掌中。「10點44分」,護士宣告。醫生按按我的肩膀,「節哀,快去準備後事吧。」我木然的站在那裡,眼淚嘩啦啦流下。醫生示意我必須離開,他們需要清洗。

走出重症病房,只有小姨在大廳等我。「怎麼可能這麼快」,小姨流著淚叨念著。坐在冰冷的椅子上,我知道我沒有時間悲傷,甚至連哭的時間都沒有。撥通死黨的電話,告訴她老爸走了,她哪裡肯相信?「我馬上過去」,說完掛斷電話。我記得在哪裡看到過,人去世的時候要馬上穿衣服,等身體僵硬了,就不好再穿了。我小跑著奔向醫院對面那個每天路過的壽衣花圈店,半夜敲開了店門。拿著壽衣趕快回到了重症病房,小姨提醒我老爸曾經說過要穿著他的軍大衣走。給小姨交代兩句,我又飛奔下樓,跳上一部計程車:「我爸剛去世,我要回家拿衣服。」我急切的跟司機說。好心的司機一路開快車,闖紅燈,用最快的速度把我送到家門口。我跑上樓,匆匆拿到軍大衣。司機掉頭開回了醫院。

地下室的太平間里,兩位師傅正在給父親穿最後一件衣服。「穿上這件軍大衣吧。」我小聲說。穿戴整齊的父親靜靜的躺著,分明是熟睡的樣子,平靜,安詳。我告訴師傅,讓我一個人待一會兒。午夜,地下室,太平間,我卻全然沒有害怕。因為這裡躺著的是我至愛的父親。我要再看他一眼,再陪他一會兒。我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一句話:「爸爸,我愛你。如果有來世,還做你的女兒。」......

坐在太平間的辦公室,面對工作人員,我收起悲傷,我知道越是這樣的時刻越要冷靜。就像在公司籌劃一個大型活動,我在紙上寫下了 to do list. 定下出殯日期,火化地點,還有靈車。接著,隨著工作人員走進陳列室。有人向我推銷著不同的的棺木,各種各樣的骨灰盒。我竟然細細的詢問質地,材料和價錢,就像平時買東西一樣的挑剔。我選中了一款暗棕色的骨灰盒,上面繪有清明上河圖的圖案。因為父親的房間掛著一幅清明上河圖,我要讓他安息的地方熟悉,溫暖。

回到家已是凌晨,徹夜無眠。我將如何面對失去父親的第一天?我將如何把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告訴媽媽?等待我的將是什麼?





高興
1

感動

同情

搞笑
36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7 個評論)

回復 看得開 2013-12-12 14:26
不知說什麼好,保重!
回復 caro 2013-12-12 14:34
我爸爸去世時我都沒趕上,我是兩天後才趕回去的。願他老人家天堂沒有痛苦。
回復 方興未艾 2013-12-12 14:41
看得開: 不知說什麼好,保重!
從來沒有寫過如此艱難的文字。也許是一種釋放吧?讓無處安放的思念,悲傷有一個出口。
天人永別的痛真切,深刻。唯一的安慰是他不再疼痛,還有他最後的時光有我與他共度。
回復 meistersinger 2013-12-12 14:59
保重。
回復 jc0473 2013-12-12 15:14
節哀
回復 老地雷 2013-12-12 16:38
           擁抱!什麼也不說了!完全理解!很羨慕你陪老爸走到最後!
回復 yulinw 2013-12-12 19:53
   太難了,抱~~~·
回復 鎮長 2013-12-12 19:54
保重!還有媽媽要照顧呢。老人家走得這麼急.
回復 鎮長 2013-12-12 19:55
節哀順變!
回復 xinsheng 2013-12-12 22:05
節哀順變!作為曾經的醫生看過太多的生死,只是想對你說,最後的放棄是明智的選擇。
回復 紅妹子 2013-12-12 22:22
      
回復 紅妹子 2013-12-12 22:25
因為爸爸也是癌症患者,我從頭開始從你這兒看就有種預感,感同身受地好怕這一刻來臨,可終究還是來了,紅妹子哭得很傷心。但願我爸還能多活幾年
回復 jjsummer95 2013-12-12 22:52
       抱抱!很羨慕你陪老爸走到最後!我老媽過世的時候,我沒趕上,至今,我仍然不相信老媽早就走了
回復 rongrongrong 2013-12-12 22:55
               
老人天堂安息
羨慕你陪爸爸走到最後!
回復 xqw63 2013-12-12 22:59
   老爸有這樣的女兒,天堂會幸福的
回復 leahzhang 2013-12-12 23:25
     good daughter!
回復 在美一方 2013-12-12 23:25
回復 fanlaifuqu 2013-12-13 00:19
沒想到是這樣的結局,更意外的是這麼快。父女深情盡顯字裡行間。非常感動!想起母親臨終的日子,心裡的巨大傷痛必須壓下,因為多少事情必須處理,誰讓你是兒子吶。家裡總得有人管事。
也對現代醫學的某些方面非常失望,尤其是過度治療與見招拆招。我母親沒有過渡治療,其實也是因為沒錢。卻因禍得福,生命延得久些,也沒有太大的痛苦。與你一樣有幸,我在床邊陪伴到最後一刻!
回復 漁樵耕作 2013-12-13 00:32
   照顧好自己和媽媽!保重!
回復 浪花朵朵 2013-12-13 00:49
你比我幸運,陪著最親的父親走完了最後一程。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30 14:3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