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Robert Fisher) 盔甲騎士 [第一章]

作者:素問  於 2010-8-4 06:5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

關鍵詞:

第一章 武士的難題

  很久很久以前,在遙遠的地方,住著一個武士,他認為自己心地好、善良、而且充滿了愛。他要做所有心地好、善良、而且充愛的武士會做的事,向一切心地壞、卑鄙、又可惡的武士挑戰。只要一提到任務,他馬上會鑽進他的盔甲里,跳上馬,向任何可能的方向騎過去。有時候,他會弄得同時朝幾個不同的方向前進,這可真不是件容易的差事。
  不過,他最喜歡的事,還是去拯救受難的美麗公主。事實上,當武士這門生意不太好的時候,他有個讓人討厭的習慣,就是主動去搭救美麗公主,不管她們需不需要拯救。因此,雖然有很多公主感激這個武士,也有一樣多的公主對他很「感冒」。對於這一點,他很哲學性地接受了——畢竟人不可能討好每一個人。
  可是,真正讓這個武士聲名大噪的,還是他的盔甲。這套盔甲是國王賞賜的禮物,是用一種非常稀有、和太陽
一樣閃亮的金屬所製成的。有些村民發誓,他們曾看見太陽從東邊升起,或從北邊落下。事實上他們看到的,不過是武士朝四面八方前進而已。武士非常喜歡穿上他的盔甲,然後欣賞盔甲閃閃發亮的光芒。
  他的太太茱莉亞,和他的兒子克斯,很少真正的看到他,因為他總是穿著盔甲,準備要去上戰場。說真的,武士太愛他的盔甲,愛到不願意脫掉盔甲。吃晚飯,他穿著盔甲,和朋友在一起,他穿著盔甲,甚至上床,他也穿著盔甲。終於有一天,他的家人和朋友,都忘了他不穿盔甲是什麼樣子。
  偶而,克斯會問他媽媽:「爸爸究竟長得是什麼樣子?」然後,茱莉亞會帶她的兒子到壁爐旁邊,指著一幅武士的畫像,嘆著氣說:「你爸爸在那裡。」「至少,這是他從前的樣子。」
  在看畫像看了三年以後,克斯對他媽媽說:「我希望能看到爸爸真正的長相。」
「你不能樣樣都要。」他媽媽大聲地罵他。她的心情也不好,因為只有那幅畫像能提醒她,她先生原來的長相是什麼。而且她又睡不好,因為武士整晚在盔甲里翻來覆去,軋軋作響。
    有一天,她直接去找武士:「我想,你愛你的盔甲甚過愛我。」
  「這不是真的。」武士堅持地說:「我不是把你從那隻恐龍爪里救出來,又把你安頓在這麼高級的城堡里嗎?」   
   茱莉亞用力從他的面盔里看進去,好看到他的眼睛,她說:「你喜歡的,只是去拯救我而已,你當初沒有真正愛過我,現在也不是真正愛我。」
  「我真的愛你,」武士堅持,並且用力地擁抱她,差點把她的肋骨都弄斷了。
  「那麼,你把這件鐵衣脫掉,好讓我看到你真正的長相。」她懇求地說。
  「可是我得隨時準備好,跳上我的馬,朝四面八方騎過去啊!」
  「如果你不把這件鬼東西脫下來,我就要騎上我的馬,馬上離開你。」
  對武士來說,這是個嚴重的打擊,他不願意茱莉亞離開他,他愛他的太太、他的兒子、和他鋪滿石磚的高級城堡。但是,他也愛他的盔甲,因為,他的盔甲向每一個人展示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一個心地好、善良、充滿了愛的武士。他非常意外他太太並不認為他心地好、善良、而且充滿了愛。可是,如果繼續穿著盔甲意味著他會失去茱莉亞和克斯,那他寧可脫掉盔甲。
  武士於是起身,伸出手,想拿下他的鐵頭盔。非常意外地,他發現頭盔一動也不動。他再用力地拉,可是,還是不能把頭盔拉下來。驚慌之下,他試著把頭盔上的面盔抬起來,但是面盔也卡住了。他一遍又一遍的用力扯,然而面盔紋風不動。
  心煩意亂的武士不停地走來走去,想著應該怎麼辦。頭盔卡住了不奇怪,因為他好久沒有脫下頭盔。可是,面盔又是另一回事了,他一直不斷的把面盔打開,吃吃喝喝。
  就在當天早上,他還把面盔抬起,吃炒蛋和乳豬當早餐呢!
  突然,武士有了個主意,沒有說他要去哪裡,他衝到了城堡院子里的鐵匠鋪。在那裡,大塊頭鐵匠正赤手空拳的,把一塊馬蹄鐵用手拉成適當的形狀。
  「鐵匠,」武士說:「我有個問題。」
  鐵匠回答說:「我知道你的問題是什麼,大人,你的問題就是,你之所以為你。」
  他常常用這種方式和武士說話,武士通常也能欣賞他哲學式的妙語。
  武士瞪著鐵匠:「我現在沒心情聽你的俏皮話,我給關在這件盔甲里了。」為了強調語氣,他用力地踏著包著鐵鞋的腳。一不留神,踩到了鐵匠的大腳趾,鐵匠發出一聲痛苦的叫聲,忘了武士是他的主人,朝他的頭盔重重的打了一拳,頭盔動也不動。
  「再來一次!」武士命令他。就像對其他事情一樣,他完全沒有發現,鐵匠是在生氣,而不是在幫助他。
  「樂意的很。」鐵匠說。他用斧頭猛力地朝武士的頭盔砍了過去,希望把頭盔,和武士的頭,一起斬成兩半。不料,頭盔上連個凹痕也沒打出來。武士覺得一陣驚慌,事實上,鐵匠是遠近最強壯的人,如果連他都不能把他的盔甲剝下來,那麼誰能?
  除了大腳趾頭被踩到的時候之外,鐵匠基本上是個好人,他感覺到武士的驚慌,開始同情起他來。「武士,你的麻煩大了,不過彆氣餒,等我明天休息好了以後,你再來吧!今天,你正逮到我辛苦了一天,沒力氣了。」
  當天晚上吃晚飯的時候,武士告訴茱莉亞,鐵匠想幫他把盔甲弄下來,可是沒有成功。
  「我不相信你,你這個亂搖亂響的粗人。」她大叫。如果茱莉亞的反應看來太激烈,那麼我們必須了解,這麼多年來,她只能和一個躲在盔甲裡面的丈夫說話,現在,他的面盔又卡住了,她得把食物磨碎,從面盔的隙縫裡塞進去喂他,而且,我們都曉得,把羊排弄碎是很難的。
  武士覺得很沮喪,因為茱莉亞不相信他的確想把盔甲脫掉。他和鐵匠試了好幾天,但總是不成功,他變得越來越痛苦。
  武士在他的盔甲里待了太久,已經忘記了沒有盔甲會是什麼樣的感覺。鐵匠用斧頭很用力的在他戴頭盔的頭上敲打,或是茱莉亞用花瓶敲他的頭,都只能讓他痛苦一陣子而已。既然他很難感受到他自己的痛苦,別人的痛苦,就同樣的給忽略了。
  即使如此,武士的確為自己感到難過,穿著這麼重的盔甲到處走動,已經讓他感到很疲倦,每天吃從面盔里塞進的爛東西,也夠讓人煩膩的。更糟的是,他心裡難受,因為茱莉亞不再愛他,不像從前,她還會把食物塞進他的面盔,現在她開始用丟的。這種接投吃法,只能讓他得到很少的營養,他變得越來越虛弱。
  武士擔心,如果他不離開的話,就一定會餓死。當然,他會想念茱莉亞、克斯、和他的高級城堡。但是,他也了解到,四處軋軋作響,沈迷在自憐里,對他們不會有什麼好處。他下了決定:離開,對大家都好,茱莉亞可以去愛另一個武士——這個武士的盔甲可以脫得下來,也不會在床上亂響吵人。這樣的想法讓他很難過,可是,無論如何,他必須要想方法來解救自己。
  要離開王國的時候,武士決定順道去和國王道別,畢竟國王一向待他不錯。國王住在山頂,一個高級住宅區的豪華城堡里。武士通過城堡弔橋,騎馬進院子時,遇見了樂包,宮庭小丑。
  「喂,樂包,」武士說:「我來和國王道別。」
  樂包抬頭望著他說
  「國王起床就遠行,於你他也無話應。」
  「他去哪裡?」武士問:「我離開前想和他說聲再見。」
  樂包回答:「國王前去打聖戰,切莫遲疑快追趕。」
  和國王失之交臂,武士覺得非常失望。
  他悲哀地告訴樂包:「國王回來的時候,我可能已經在盔甲里餓死,可能我們再也見不到面了。」他灰心的在馬鞍上頹然倒下。
  然後,樂包說:「你看來受苦已久,雖神勇不能自救。」
  「我才不要在這裡,忍受你侮辱人的兒歌。」武士生氣地說,在馬背上坐好:「你難道不能有一次,把別人的事當一回事嗎?」
  用清澈、吟詩般的聲音,樂包唱道:「問題不能困擾我,機會來時要掌握。」
  「如果你也卡在這裡的話,你就會唱另一種調子了。」武士更生氣地說。
  樂包反駁他:「同樣盔甲在吾身,爾之牢籠容易尋。」
  「我沒時間聽你的廢話,我得想方法,把自己從這套盔甲里弄出來。」說完,武士用膝蓋頂著馬,催馬前進。
  樂包從後面喊著他:「有人能夠幫助你,助你真我出廢墟。」
  武士拉著馬,向樂包轉了回去,他興奮地問:「你知道有人能把我從盔甲里解救出來?是誰?」
  「梅林法師是其名,(注1)見他你將得新生。」
  「梅林?」武士問:「我聽過唯一的梅林,就是亞瑟王(注2)偉大的明師。」
成名之道緣於此,梅林就是亞瑟師。
  「但是,不可能!」武士工:「梅林和亞瑟是古時候的人了。」
  樂包回答:「梅林活著,活得好,遠方樹林大師找。」
  「可是,那些樹林這麼大,」武士說:「我怎麼找得到他?」
  樂包笑了:「無人知,不論何時,徒弟來,老師就到。」
這是武士一線希望的曙光,他伸出手,感謝地握著樂包的手,他的鐵手套差點捏斷了樂包的手指頭。
樂包痛的大叫起來,武士很快地鬆了他的手指,「對不起。」武士說。
  樂包揉著他淤青的手指:「來年盔甲離你時,他人痛苦身受日。」
  「樂包,我會儘力的。」武士說,他拉著馬頭,轉了方向,心中充滿新希望,尋找梅林大師去了。

  注1:在英國中古時期的傳說中,梅林是一個偉大的魔術師,亞瑟王的老師,幫助亞瑟王登上英國國王的寶座。
  注2:相傳為英國中古時期偉大的明君,出身低微,因拔出「石中劍」而成英國國王,創「圓桌武士」。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0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19 19:5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