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應宋彬彬等/王友琴

作者:笑臉書生  於 2014-3-27 21:3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8評論

關鍵詞:南方周末, 網上

 網上最近流傳《南方周末》上周發表的一組對宋彬彬等人的專訪和報道。他們多次提到我的名字。下面是我的回應。
    
    在我寫的《文革受難者》(2004年出版,52萬字)中,有659名受難者。材料主要來自調查採訪。南周報道涉及到這本書中的三個人。
    
    一,卞仲耘,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負責人,在1966年8月5日在學校中被毆打折磨四個小時后死亡。這一章有兩萬字長。
    
    專訪中,宋彬彬用兩名外國學者的話來說我對八五事件、宋彬彬和她的父親的描述是錯的。其中一位學者的性別和國別都被宋彬彬弄錯。另一位EmilyHonig則回復了我的電郵。Honig不承認曾經對我的文革研究作過宋彬彬所講的這種否定性評論。而重要的是,即使這兩個學者真的說過,也不能證明我的有關敘述是錯的。宋彬彬自己也說他們「沒有調查」。我在書里描寫了卞仲耘被虐殺的過程,描寫了宋彬彬在該校文革中的作用,寫到了8月18日宋彬彬獻紅衛兵袖章后,報紙頭版關於「要武」對話的報道,和《人民日報》轉載《光明日報》發表的署名「宋要武」的文章。我提到宋彬彬的父親在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8月1日至12日召開)上補選為政治局候補委員。這些都是事實。高幹子弟和他們的父親的行為會有互相擴大的效應,這也是常識。我的書里還寫了8月18日大會之後,紅衛兵暴力大規模升級。在師大女附中校園裡,西單「玉華台」飯館的一名19歲的服務員被當作「流氓」抓到學校化學實驗室里,綁在柱子上活活打死。女三中,男八中,師大二附中,寬街小學等一系列學校負責人被打死或者被逼「自殺」。同時暴力虐殺從學校擴到到全社會。北京有1,772人被殺害。這些也都是事實。
    
    要說我寫得不對,應該指出哪一頁、哪一段、哪一行寫錯了。現在籠統地指責我寫的是「故事」而不是「歷史」,這不是正常的討論方式。2012年我曾和劉進見過一次面。我要求她指出我寫的卞仲耘之死哪一句不符合事實,她沉吟片刻,說,你書里寫卞仲耘送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死了。不對,沒有死。我們排了班值班,一人兩個小時,第一個人時間還沒有到,就死了。我當時就請劉進寫一篇文章,對我的說法進行反駁。但是一年半過去了,她沒有寫。也就是說,她能指出的這個唯一的「錯誤」,她也不能肯定。
    
    二,李文波,1966年8月25日在北京欖桿市廣渠門內大街121號家中被女十五中紅衛兵打死。他的全部罪名是住的房子是他自己的,以及從前有過小產業。
    
    8月18日大會後紅衛兵「破四舊」,一項內容是沒收私人房產。大批有自己房產的人在交出房契后仍然遭到抄家和毆打,有的被打死。紅衛兵指控抄家時李文波砍傷了紅衛兵(後來有人指出這不是事實)。不但李文波被當場打死,李妻劉文秀兩周后被判處死刑槍決(文革后得到平反,中法81中刑監字第222號宣判劉文秀無罪)。女十五中負責人梁光琪,一位和卞仲耘身份經歷相似的教育工作者,在同日被該校紅衛兵打死。我的書中有更多細節。
    
    該報道中,印紅標教授說:「殺人高峰出現的緣由,無疑是1966年8月25日的『欖桿市事件』。」
    
    這是本末倒置,把結果說成了原因。在李文波被打死的前一天,8月24日,北京單日被紅衛兵打死的人數已經高達44人。而作家老舍等28人在8月23日就在北京文廟遭到大規模的毆打和侮辱,導致老舍在24日投水身亡。在8月18日大會後,每日被打死的人數上升,在9月1日達到最高,278人。一共有1,772人被打死。把這樣大的慘劇發生歸於李文波的甚至還證實不了的反抗是錯誤的。
    
    另外,該報道說,1772這個數字是印紅標教授1993年在北京檔案館發現的,後來被很多學者引用。實際上,這個數字發表在1980年12月20日的《北京日報》上。不需要他在13年後「發現」一個早已公布的數字。
    
    三,張放,北京二龍路中學英語老師,1966年遭到紅衛兵毒打,包括「活埋」-把她丟入坑裡,把土填到齊胸,再挖出來。1968年春天開始第二輪大迫害「清理階級隊伍」時,她逃到新鄉,被當地「革命造反派」抓住。二龍路中學「革命委員會」派人到新鄉押解她回北京。在新鄉火車站張放遭到「革命委員會」委員的毆打。5月19日她寫下「絕命書」后「自殺」。時年40歲。
    
    記者馮翔的報道說「不少受難者本身也選擇了遺忘」,他舉的例子是劉秀瑩老師說,二龍路中學女教師張放的女兒燒了案卷,不讓弟弟知道。這不是事實。
    
    張放家人一直保留著她的絕命書等資料。他們也都知道那個打了張放的「革命委員會」委員的名字是紀澤華,當時19歲,紅衛兵。紀澤華文革后被調到北京第四十一中學,當了校長,2009年被評上北京市「優秀校長」。張放家人寫了文章紀念張放但無處發表。他們為張放修建了墳墓和石質墓碑。他們沒有想要遺忘。劉秀瑩老師也不可能提供關於他們選擇遺忘的消息。
    
    最後我想談到報道中多次提到的劉秀瑩老師。她1950年代初在師大女附中畢業,因家貧沒有升大學,留校教書。她曾經擔任薄熙來妹妹的班主任。儘管她在文革前就已經調出女附中,1966年「紅八月」中初三學生薄小瑩帶著紅衛兵抄了劉老師的家,把她家的東西「能砸的都砸了」。(在我的發表物中並沒有說到薄小瑩的名字。但是現在看到她發表的關於她家人的文革遭遇的文章,認為應該把她的名字寫出來。)文革后,劉秀瑩老師在北京市教育局負責調查文革中的冤假錯案。她特別調查了北京女三中校長沙坪被紅衛兵打死之事。沙坪從1966年8月19日起連續遭到毒打,8月20日在全校大會上被打死。
    
    劉老師是2001年出版的《北京中小學教育若干問題的回顧》(北京教育出版社)一書的副主編。該書指出:「(1966年8月18日後)短短的幾十天里,僅西城區教育系統的幹部、教師、職工,就有上百人被迫害致死,傷殘者不計其數。」該書一一列出了卞仲耘、姜培良、沙坪、華錦、梁光琪、易光軫、張冰潔、王哲(應為兩個「吉」組成,對不起,我的這個電腦里沒有這個字)、趙香蘅、郭文玉、邱慶玉、劉競珍共十二名北京中小學負責人的名字,說他們「在這場紅衛兵運動中,受盡折磨,含冤致死。」(第255頁)
    
    2013年11月27日,劉秀瑩老師病逝。一個月之後,也是在宋彬彬「道歉」的前五天,12月31日發表的網刊《記憶》(該報道提到其主編吳迪)上有文章說,劉秀瑩老師生前告訴他們,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堯先生出示的一份1967年他調查時寫下的筆記,是王晶堯先生偽造的。應該指出,這種說王晶堯先生製作偽證的手段非常刻毒,也很拙劣。王晶堯先生拒絕宋彬彬的「道歉」,他們的這類小伎倆是原因之一。
    
    我在1990年代做調查採訪時認識了劉秀瑩老師,得到她的幫助和指點。2004年《文革受難者》出版后,我向她報告這個消息。她則告訴我,薄熙來邀請她和別的老師到大連度假了,「招待得非常好」。離開時送了他們每人一箱禮物,「非常好的禮物」。她告訴了我「禮物」的內容,以及對他們不要再提文革事情的要求。當時薄熙來正在權勢上升時期。
    2013年法院以受賄罪、貪污罪、濫用職權罪判處薄熙來無期徒刑。那是刑事法庭的判決。刑事犯罪固然要重視,劉秀瑩老師揭示的薄熙來對文革歷史評判和書寫的干預,也值得歷史寫作者深思。
     我也一直欽佩劉秀瑩老師的誠實、正直和堅持道德原則。我也認為不能把無中生有的事情放在死者身上。
    
    我只是個「歷史的義工」。我用了大量業餘時間來寫作文革歷史,是為了保留真相追求正義,也是為了讓年輕一代從文革歷史中受到教育,學會分析外界的煽動和蠱惑,也學會分析自己內心的野蠻和盲從,不要再做文革中紅衛兵所做的殘忍行為。我的電子郵件地址是ywang7@uchicago.edu。我歡迎讀者來信訂正增補我已經發表的文章和書。也希望讀者們提供資料,一起來參與寫作歷史。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3

支持
10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dld 2014-3-27 22:35
毛文革-----無論怎麼揭露----都不過分,

王友琴 ----  中華民族 感謝你 !

也要 謝謝  書生 的 好文  ---  

徹底批判 毛文革 ---- 我們 責無旁貸 !
回復 門外照斜陽 2014-3-27 22:55
宋彬彬不承認她在文革中打過人,更不要說打死人, 如果是這樣,她也就沒必要道歉了。問題是卞老師是誰打死的, 總不至於是自己死的吧 ? 也不可能是師大附中的學生一擁而上打死的吧。
回復 mongoes 2014-3-28 00:20
dld: 毛文革-----無論怎麼揭露----都不過分,

王友琴 ----  中華民族 感謝你 !

也要 謝謝  書生 的 好文  ---  

徹底批判 毛文革 ---- 我們 責無旁貸 !
是的 !
回復 dld 2014-3-28 01:15
門外照斜陽: 宋彬彬不承認她在文革中打過人,更不要說打死人, 如果是這樣,她也就沒必要道歉了。問題是卞老師是誰打死的, 總不至於是自己死的吧 ? 也不可能是師大附中的學生
毛 讓 宋 及所有人----「要武啊」,

是一句頂一萬句的聖旨,

宋8/5殺卞校長及全國血腥八月-----毛絕不是在放屁拉屎 !
回復 dld 2014-3-28 01:15
mongoes: 是的 !
謝謝 回復!
門外照斜陽: 宋彬彬不承認她在文革中打過人,更不要說打死人, 如果是這樣,她也就沒必要道歉了。問題是卞老師是誰打死的, 總不至於是自己死的吧 ? 也不可能是師大附中的學生
毛 讓 宋 及所有人----「要武啊」,

是一句頂一萬句的聖旨,

宋8/5殺卞校長及全國血腥八月-----毛絕不是在放屁拉屎 !
回復 青島如煙 2014-3-28 09:20
dld: 毛文革-----無論怎麼揭露----都不過分,

王友琴 ----  中華民族 感謝你 !

也要 謝謝  書生 的 好文  ---  

徹底批判 毛文革 ---- 我們 責無旁貸 !
感慨。對那場浩劫給整個中華民族帶來的災難,執政者選擇沉默、遮掩,遺忘,令人憤慨。還好,不是所有人都泯滅良知,仍有人在不屈不撓追尋真相。。。。
回復 dld 2014-3-28 09:59
不把 毛文革 批的底朝天, 誓不罷休!!
回復 mwmblinds 2014-3-28 19:30
文革不能再來,貪官必須肅清,但肅貪不能用文革的方法。時下左 右之爭,前者恨貪腐猖厥,後者厭文革回潮。其實倆者是封建 的一體倆面。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2 17:5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