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古韻詩社第一輪主題——戀曲1990

作者:楚竹  於 2011-3-25 15:0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古韻詩社|通用分類:詩詞書畫|已有305評論

古韻詩社第一輪主題——戀曲1990

相信在每位過來人的記憶深處都有些美妙的回憶,我也相信每位所經歷的感情事中初戀是最令人難以忘懷的。本次的主題就是以你的初戀記憶為素材,要求先寫一首七絕,要講究合仄押韻,絕句四式哪一式都行,必須壓懷來韻,韻母中含 ai(開)(槐)uai。然後,再根據詩詞的內容寫一篇抒情散文來描述你當時的心情,散文內容要求字數超過50字。

 詩詞部分,如果不習慣寫古詩的可以寫現代詩詞

本輪活動截至到四月三日,然後賞析點評。請大家注意時間。

 

七絕*櫻雪伊人

櫻雪柔風闖亂懷

泛舟柳岸醉桃腮

歸來空猜憑闌意

夢裡伊人踏月來




這首詩是描寫我初戀時的第一次約會,所以記憶猶新。那也是一年春天,我們相約楊柳湖畔,那正在午時,陽光燦爛,暖得令人有些醺醺然。遠遠地看見她站在垂柳下, 雖未曾相識,可直覺已認定是她。她沒有刻意裝扮,這並沒有遮蓋她的秀美與清純的氣質,她的眼睛很迷人,她的笑也很甜,她的身上散發著莫名的幽香。與她並肩走在 一起,心蓬蓬的跳著,曾經自視能言善說的我,說話竟有些不自然。我們就這樣並肩走著,聊著彼此的生活與愛好,振振春風柔動,吹落的櫻屑亂如飛雪飄在我和她的身 上,一切都是那麼的醉人。
等到下午太陽西斜的時候,我們決定一起泛舟湖上。當船劃到在湖中央的時候,我們就任小舟隨著風兒飄蕩。玉人比肩而座,一起欣賞著遠處群山倒影,波光鱗動, 楊柳拂岸,轉過臉來看著她,夕陽映照在她臉頰泛著一抹緋紅,星眸流盼,我看得有些痴了。她對著一笑說:為什麼總喜歡盯著人家看
你真美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
她的臉變得更紅了,突然不遠處一尾魚躍出水面,倏而就不見了,她笑著對我說如果你是那條魚,你會做什麼?
我想了想說:如果我是魚,我會一直尋找我最愛的那條魚,直到找到她為止。
她語笑嫣然接著又問:看來你很多情呀!那你找到了她又會怎樣呢?
我會與她執子之手手,與之偕老
哈哈,魚可沒有手呀
那我就與她相嚅以沫吧這次是輪到我臉漲得通紅。這時我們四目相對,她突然避開我的目光,忽然從她的目光中我讀出了幾分傷感,她默默地說:祝願你能找到你所喜歡的那個她
此時,我有些茫然,我不知道她說這話到底是意思。

傍晚,我一直送她到公交車站,她說謝謝我,並說今天是她最開心的一天。
是夜,月光撒照在我的床前,很晚了仍沒有睡意,我反覆的回憶白天與她遊玩的情景,尤其是揣摩她著說的每一句話,我知道我是真得喜歡上她了,明天我是主動給她 打電話還是寄一張明信片呢?就這樣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夢裡她踏著月色走來!她的笑很迷人。



現在整理出來的社員作品如下:

葉毅

小鹿撞胸迷亂懷
偷窺紅暈上粉腮
梧桐底下初攜手
欲語情事蛙聲來
情竇未開先綢繆

  老是被太太追問自己原先的戀愛事件,就是今天還在被扦頭皮。怎麼也想不到世界竟然那麼小,太太的同學竟然認得我先前的媒婆,於是我的故事就從太太的閨 密那裡源源不斷地吹進她的耳際,成為我的罪狀種種,煩到惱人的時候我會說,其實當年可以不必下嫁於我,不就是沒那麼多煩惱了。我雖然不喜歡沾花惹草,不過 自小卻是被女孩子追逐的對象,有時候我會憤憤然地說,我的戀愛史從學齡前就開始了,以堵太太煩人的喋喋不休。
學齡前的童戀倒不是一句假話,曾經為此還迷惑了很長一段時間,被同齡人和周圍的鄰居親戚當作笑話。改革開放之後的八十年代,一般不怎麼聽流行歌曲的我卻被 台灣歌曲的《童年》而折倒,特別是「嘴裡的零食,手裡的漫畫,心裡初戀的童年」的歌詞總會令我想起遙遠的那份童年的、被當作擋箭牌的、自己並不承認的初 戀,雖然並不那麼美麗,至少還是留下了笑容的。
  那個童戀的主角之一的我是個完全被動型的,記得那天中午剛好在遼寧當兵的舅舅來上海出差,順便在我家吃飯,突然隔壁的小女孩送來一張紙條,卻被家裡的 大人截了去,我怎麼都不會想到那個經常在一起玩的小女孩會送來一封錯別字連篇的「情書」?虧她會寫,說什麼讓我不要難過,因為她要隨父母去福建的南平了, 本來是隨軍家屬的他們一家,因為哥哥被台灣海峽來回的炮彈震壞了耳朵之後沒有及時治療,成為一個半傻子,於是她媽媽帶著三個孩子回上海的娘家,並在上海找 了份小學教師的工作,怎麼突然要走了?最最讓人開懷的是她把難過寫成「南過」,符合小學一年級的水準。這段故事在大人那裡很快被淡忘了,卻在同學和鄰里流 傳得很久很久。
  記得小時候二舅從老家來上海的時候,開玩笑地說要把他家的四個千金中最漂亮的老二給我做老婆,童言無忌,我說,我要四個揀一 - - 從小就有獨立自主的自由戀愛觀而無需大人們指定,哈哈。其實真的到了戀愛婚嫁的年齡,我卻又是同輩親友同學中最晚的一個,弄得自家的孩子要比同齡的朋友表 親家的小孩相差十齡之多,在人家可以享清福的時候,我卻還要奔波老命養家糊口,培養孩子讀書等等,是不是戀愛都被童年的荒唐給耽誤了?我自己也搞不清!
  進入中學之後懂得浪漫,是一個危險的大男孩,讀過很多書,還經常作弄老師,開始主動去贏得女孩子的歡心,自己的目光自然不再向著那個鄰里的女同學,而 轉向美麗的姑娘,雖然這些後來都沒有結果,不過也激怒了那個「南過」的女孩 - - 我從來沒有感覺喜歡過她,當班上風傳我和誰誰誰敲定的時候,她開始不理我,這倒也罷了,奇怪的是還故意在和我相遇的時候,頭別轉過去,表示對我的蔑視,弄 得我啼笑皆非,我們縱然不是同學也是鄰居,要搞得這麼僵嗎?其實這一切都是表示要我對她注視,可惜引不起我的春心漣漪,只能是辜負了芳心,也算我讀不通女 孩子的心。
  也許在情竇初開的時候喜歡的姑娘才是你的初戀,不管是不是「油煎豆腐一頭熱」(潮汕話,類似單相思),那份青澀,恐怕一輩子就這麼一次的體會,到了論 婚嫁的時候,似乎這種感覺都沒有了。那個梧桐樹下懷春的女孩子在學農的鄉下和我還有故事,那段故事中的景物亞昭示著我們這段懵懂的愛戀沒有結果。記得是黃 昏時分,幾個同學三三兩兩在田間走,我和她走過一個小小的池塘,她突然發現池塘中的浮草上開著一朵非常美麗的小花,呈紫白色的。岸邊離池塘中心有點距離, 她一個要去摘取卻差一點點,於是牽著我的手,撲向那花朵,居然摘到,浮草無根隨風而走,自然,當年的那段戀情也如同浮草上的小花,飄零得無影無蹤,讀大學 的時候,我基本上還是沒有從美麗的幻夢中走出,一直都是殉情般的孤單,把自己的愛情轉向蘇州評彈,到現在我還對年輕的朋友說蘇州評彈是我的情人,呵呵。
   回憶過去可以產生不老的感覺,至少讓你知道自己也曾年輕荒唐過;回憶過去更能萌生垂老的感覺,那份青春不再的暮氣。

2011/03/05

小溪流

初戀 ---- 單相思

深情地一望,

  眼中脈脈含情。

安定的心,

   再也不能平靜。

多少次的失眠,

  正是為你。

心啊,

   都交給了你。

雖無

   青梅竹馬之過去,

盼有

   朝夕相處之未來。

是萍水相逢,

但決不是一見鍾情。

自己的感情,

   自己最能駕馭;

觀察了解,

   不時刻都在進行?!

從日常的交談中,

   在平凡的交往裡,

慢慢地

你,引起了

   我的注意。

毫不費勁,

   你闖入了我的生活,

   常常引起幻想。

身在課堂,

   心卻在你身旁飛翔,

      不由自主;

眼睛在看書,

   腦中怎麼全是你的倩影,

      無可奈何。

難道,

   這就是愛?

不敢,

   實在不敢想象。

井底之蛙,

   從未經歷過沙場;

區區小人,

   怎麼敢高攀你

      花中之王。


她,遙遠的她;

   如一尊女神,

一座聖潔的

   玉石雕像,

婷立在

   我心中的廣場。

看上去,

   您是哪樣的善良、溫柔,

東方女性的美,

   好像都給了你。

嬌羞的臉蛋,

   秀麗、端莊,

神情是那樣的安詳;

   如《蒙娜麗莎》的微笑,

使人產生

   遠遠的,深深的

      遐想… …

令人忘乎所以。

一雙眼睛,

   哪樣的明亮、清澈,

如水一般,

   皓月一樣。

含情默默,

   纏綿悱惻… …

使人留連忘返。

   誰能不為之傾倒!

眼是心靈之窗,

   透過美麗的雙眸,

彷彿看見你那

   馥郁的心。

神聖的你,

   又使人望而生畏。

帶刺的紅玫瑰呀!



你是哪樣的清雅,

   如現代Venus。

那西施、玉環

   怎能與你相比。

美,

   不僅在軀體、臉龐;

更主要,

   是在心房。

你是我的一尊偶像,

   冰清玉潔,

      美麗清香。

看上去,

   你是那麼動人、可愛;

聽起來,

   你的聲音那般入耳,

像春花兒放香,

   分明夜鶯在歌唱,

——令人心曠神怡。

走起路來,

   也別有一番嬌姿;

雖非輕移蓮步,

   卻如仙女一般。

真有點呵

   撲朔迷離… …

夜,美麗的夜,

   多情的月亮。

繁星點點,

似愛的音符在跳躍,

   發出歡快的音響。

狹小、嘈雜的操場,

   寂靜、無聲;

顯得那麼的空曠,

   無邊、無垠。

兩個小小的人兒,

   在漫步,在思想;

他們對生活進行探討,

   在撥弄愛的琴弦,

   在譜寫愛的樂章。

立足在大地上,

遐想的小鳥,

   已遨遊在宇宙中。

啊!愛,

第一次的愛,

   多麼珍貴。

情竇初開,

   愛苞始放,

      戀芽新發。

哪位少女不懷春,

哪位少年不多情。

盡情地流淌吧!

   愛的溪流。

我願意沉浸在

   您的浪花之中。



感情的烈馬

   已開始奔騰,

馳騁在

   愛的原野上,

      一發不可收韁。

不想約束,

   沒有方向。

縱情地跑吧,跳吧,

   這不是什麼奢望。

天是哪樣的藍,

   藍的發白,發青;

它是那樣的寬闊,

   一望無際,無邊。

啊!

能有人愛,

  多麼幸福!

啊!

能被人愛,

  多麼歡暢!

珍惜吧,

   永恆的愛!

   愛的永恆!

那一個眼神——戀曲1990

她比我低一級,男生住二樓,女生在三樓。我的宿舍在就守著樓梯口,天天看著蝶飛風舞的樓上樓下過。雖然,女生不多,大概是1:10,也是足以飽了眼福,不 由你不進行比較。她,就是最美麗的一隻蝴蝶——從北京飛來的蝴蝶之王。細言慢語,如鶯啼婉轉;鳳睛含水,猶秋波蕩漾。腳步輕盈,恰仙女翩翩;身姿婀娜,生 風情無限。於是,被迷住了。
愛可以使人不顧一切。我在幾次的雙目對視而無言,幾十次的無緣她單獨行走後,在她終於一個人回宿舍時,欄住了她。以兩句話結束了我們之間的第一次對話: 「你好,晚上請你去操場散步,可以嗎?」「好。」「7點我在沙坑邊等你吧?」「行」。菀菀一笑,她跑上樓,我的心飛了起來。。。。

絳紫煙
絕 初戀

絮飛漫舞亂徘徊
百轉揪心日夜來  
相視欲說難啟齒
倚星扶月月羞猜

散文 初戀的時光

古韻詩社第一輪主題——戀曲1990,把記憶載向初戀的時光 心靈迎合著夢把往事回望

初戀的歌聲在高二唱響 每個音符都印刻在心上,夕陽在輕輕的歌唱,旋律譜寫在放學回家的路上。

在陌生的世界里,我用初情的衝動 化成美麗的翅 追尋著心的夢想飛翔


越湖

月照冷窗檯,
相依怕醒來。
天明離別淚,
強忍不留腮。



時值深秋。一對戀人漫步公園,腳底下,枯葉雖被輕踏,卻不願發出脆微的怨聲。彷彿在祝福他們的感情。

他們停在幾乎廢棄的花圃溫室,沒有太多的話,卻有著心靈的溝通。

她知道他若開口,將會是一種愧疚;他知道她若開口,將會是深情地挽留……

她不會挽留,因為她知道自由與前途對他的重要勝過一切。

他不表歉意,因為他知道她不允許他對她的承受能力有所懷疑。

無言地,他們把對方緊緊擁抱……

小城春秋


少女情竇未曾開,月影星光赤子懷。

秋波漣漪春江外,同窗數載小無猜。

二十年後忽一夢,輕語淺笑漫步來。

相迎執手如默契,懾然驚心天幕白。

 

第一次詩會就請假,太不給面子,往後,俺也不好坐莊是吧。但對這題目真是為難了半天,原因是咱沒有初戀哪,說起來真是太沒有面子啦。再說,俺是《山楂樹》那個時代的人,能有什麼浪漫往事啊,為了交差,想起一段往事,權充是初戀吧。肯定一點兒也不抒情,各位擔待了啊。

我在家裡排行最小。父母去世時我還很小,哥哥姐姐嫂嫂們養育我長大。70年 代初剛上中學,就去了西北三哥三嫂處,原因是為了躲避當時上山下鄉的熱潮。在那裡,我從初中讀到高中畢業,同學都是淳樸的礦工子弟。因為我兄嫂是從北京來 的大學畢業生,大家都想當然地認為我也是從北京來的,其實,我當時是從東北的大哥處轉來的,解釋也沒用。反正北京也確實是一家人幾十年來的據點,我們在外 面怎麼流浪,還是一線牽在北京。我就這樣以「北京來的」同學加入了新的學校。那個年代最重要的是家庭出身,我的出身不是一般的而是非常的「不好」,在同齡 孩子的眼裡,我就是一個從書里走出來的,舊時代的人。我從不對人提起的家庭,我同父異母的哥哥,我與哥哥們十幾歲,乃至二、三十歲的年齡差,我的一切,對 他們都是不可思議的迷。還有,就是遙遙領先的學習成績,拉開了我和大家的距離。其實那個時代,大家都不學習,我也不學,那成績根本不是我掙來的,那點東西 還用學?而且,我除了從小讀書走到哪都出名,其它一無所長。可能因為學習好,學校不計較我的家庭出身,要我參加毛澤東思想宣傳隊,這是我在那個時代,唯一 跟「紅」顏色沾點邊兒的記錄。我在十三歲上抽個子,從又矮又小,變成個細麻桿兒,加上對高原不適應,整天有氣無力,無精打采,低頭駝背,自己覺得很不好 看,也很自卑。可別人卻說我很傲,年年的期末評語都是:「學習成績優秀,要進一步克服驕傲情緒,明確學習目的、、、」。這是一筆糊塗官司,永遠說不清的, 你出身不好,就肯定不是為無產階級革命事業而學習,因此要明確學習目的。我上學早,在班裡屬於年紀小的,成績又好,讓班裡大同學很沒面子。也不知怎麼搞 的,到初中的時候,有的同學竟然比我大四、五歲,自然情竇早開。初中的時候,同學之間傳紙條,有人讀不懂,竟然來問我,而我更蠢,既然號稱有「學問」,就 認真的給人家做字義解釋,多年以後想起來,才明白當時是怎麼回事兒。就是這麼一個書獃子,直到高中畢業,沒收到過一張紙條,我懷疑男孩子怕我笑話他們寫得 不夠好。

 

在 女孩子開始愛美的年齡,我只是看著別人美美的,與自己無關。從小羨慕人家紅撲撲的蘋果臉,那才是正牌的「祖國的花朵」。很多次對著鏡子,拚命鼓起腮幫子, 想象自己能有個圓圓臉該多好。這是俺小時候的秘密,現在臉皮厚了,跟你們講講,不怕你們笑話。小時候,大嫂曾經仔細端詳過我,結論是:長得挺周正,耐看。 老天,在十歲孩子聽來,這到底是好看還是不好看?俺聽不出來啊!不過,大嫂是誇我,這我懂。我成年以後,深深明白打狗看主人的道理,那也是真正的「世態炎 涼」啊。人們誇獎小孩子都是給父母聽的。我沒有了父母,家庭成分又不好,認識的人都要劃清界限。小時候很少聽到當面的誇獎,因為沒必要,誇這個孩子給誰聽 呢?對我的誇獎都在背後,甚至有些咬牙切齒,可能因為這個沒爸沒媽的孩子,資本家的狗崽子,佔有(浪費)了太多優秀天資吧。小學五年級,我剛轉學到那個學 校,在全校集合時,五年一班的年輕女老師,指著我(那時個子矮,站在隊前邊),對我的新班主任說:你看那個小姑娘,眼睛多有神采!我快樂的看著她,明白這 是誇我。從此見了她,就覺得特親切,可她直到我小學畢業,再也沒多看我一眼。不過,還是很感激她,我因此知道自己眼睛有神采,不是所有人都有神采滴!來美 國幾年以後,寄回去的照片,三哥看了回信說:感覺眼睛沒有了以往的神采。這是三哥第一次提到我眼睛的「神采」,遺憾的卻是在它從我眼中消失以後。發育期抽 個子,長得又高又瘦,常言說物以稀為貴,那年代全國人民都很瘦,胖子才稀罕,在瘦人裡面當瘦子,怎麼可能好看。我哥哥年輕時長得非常帥!一米八幾的個子, 學工科的,又有文學的氣質,我中學的時候,男同學都遠遠地仰望、極其崇拜他,後來我上大學的時候,他來看我,引起我們班女生驚嘆。那時候他在礦里的籃球 隊,很有名氣,我剛去西北的時候,別人遠遠看到一個細高的小女孩兒,馬上就知道這是誰的妹妹了。我十幾歲上,長得乾巴巴的,整天羨慕別的女孩水靈,真的有 過一段非常自卑的日子。

十 五六歲的時候吧,礦里來了個上海醫生,礦山艱苦,與市區有三十多公里的距離,上下班乘礦山通勤火車,要起早趕晚,派到礦山工作,有點半懲罰性質,大家都不 高興來,但是這位上海醫生卻不同,她長得很秀氣,上海人天生會打扮,穿得很洋氣,在以男性為絕對多數的礦區,就像天外飛來的花蝴蝶,一時風生水起,圍繞她 的傳說甚囂塵上。那時候叫做「生活作風問題」,現在叫緋聞。能跟她有緋聞的都是礦里大大小小的官兒。上海人聰明,會交際,因為她與這些當領導的關係好,得 到的評價也好,後來,不到兩年,就調回市裡了。就在那段時間,有一天,我生病了,就走到醫務所想要點葯。進去看到這女醫生在跟一個很帥的小夥子聊天,我就 很識趣地坐在一旁的長椅子上,安靜地等著人家談完。也沒留意他們在談些什麼。過了一會兒,有幾句話飄進耳朵:「這誰家的孩子?長得這麼秀氣!我來礦上一年 了,還沒見過這麼秀氣的女孩子。」「她?你連她都不認識?!哎呀,她就是X X X的妹妹、X X X的小姑子,礦山學校學習最好的學生,大名鼎鼎的X X X!」 我抬起頭來,他們兩個正在看著我。這是我從小到大,受到的第一次直接的稱讚,一時真是懵了。她不認識我,她是一個上海醫生,她長得漂亮。直到很多年以後, 不管我受到什麼樣的誇讚,都比不上那一次的震撼!醜小鴨什麼時候變成了白天鵝?是那位上海女醫生用她無意間的一個驚嘆,掃除了多年來伴隨我成長的自卑陰 影,原來,我不是那麼丑啊。

 

這 個記憶中難忘的星光一閃,並沒有改變生活的基調,高興過後,還是要繼續面對現實。因為太多令我自卑的因素,在當時根本無從改變。礦里有十幾個大學生,多半 是從北京來。我們家裡這兩個,是六五年畢業的,資格比較老,三嫂是礦里唯一的女大學生。雖說與工人階級相結合,可知識分子走到哪裡,也改不了「臭老九」的 習性,總是有些格格不入。最好笑的是三嫂,她爺爺在上世紀初,是燕京大學的教授,父親是北大很早期的畢業生,全家早就移居北京了,可她原籍是無錫,一家人 都保留著無錫的生活習慣。這使得我也一輩子都有些南北不分,生活習慣不南不北。可能我長得也不像北方人那麼粗線條,不認識的人,會想當然地當我是南方人。 在美國,常常有上海人見了我,用上海話問:儂上哈寧伐?這是后話了。當時,三嫂對我的教育則是:我們家是世代書香,你跟著我,絕不能給我丟臉。三嫂也不是 紅色勞動人民出身,但比起我們黑色的剝削階級出身,她的白色出身還是很有優越性的。礦區里男性工人為主,多半是單身,或是因為戶口問題兩地分居,只有老工 人才是帶家屬的。我剛去時是小孩子,兄嫂不太在意,慢慢長大,他們也多了憂慮。我們住在礦區的家屬住宅區,在同學朋友家裡玩兒,從來都得天黑之前就回家, 儘管鄰里之間幾步之遙。無論任何情況都不能在別人家過夜。平時,走路也有規矩,不能走得太慢,不能東張西望,跟同學們在路上說笑打鬧,回家是要挨罵的:像 什麼話?一點教養也沒有!最誇張的,就是一點也不敢愛美,不敢打扮。小辮子不能留得太長,放假的時候,不用上學么,我的頭髮長了,用個發卡向後攏去,再編 起來,出門來被一個大我幾歲的女同學見到了,她大叫:你這麼好看!正美滋滋呢,哥嫂回來了,一看之下,怎麼了得!三嫂說,這麼小就會臭美了,三哥說,馬上 把頭髮剪短!其實,不就是一個鐵絲的發卡么,讓他們倆如臨大敵。一氣,把頭髮剪得只夠編三下,現在還記得那時心裡的委屈!不過,多年後回想起來,理解他們 為了保護我真是不遺餘力。

 

我 上小學的時候,只喜歡課堂,那裡沒有歧視,沒有欺侮,也沒有生活里的恐懼和悲傷,課堂是我的天堂。在課堂上,我就是翅膀閃著金光的天使,幸福地飛翔。家裡 送我上學,是把學校當幼兒園,因為母親生病,沒有人照看我。我那麼熱愛讀書,讓所有的大人們吃驚之餘,也讓我的同學們黯然無光。幾乎在所有的課外時間,他 們儘可能的表達對我的蔑視和不屑。夏天,學校為了避免學生喝生水,有熱水器提供開水,是個大桶,常常有高年級同學抬來,大家排隊用自己帶來的茶缸接水。輪 到我的時候,幾個同學會故意站到一起擋住我,矮小的我,只好放棄喝水。很多次老師走過,不忍看到這個景象,上課一再說,要發揚階級友愛。可是,我不屬於他 們的階級,「友愛」也不肯惠及於我。作為全校最矮、最小的學生,直到上三年級,與我同齡的孩子們也都上學了,我才終於「榮升」為全校第二矮小,但那也不等 於社會給予我平等生存的空間。

 

相對於小學生涯,在整個中學期間,我得到了同學們超常的尊敬,因為他們的樸實善良,也因為中學的孩子,畢竟年齡也大些,懂事了。與此同時,我受盡了老師們的寵愛,或許是物悲其類吧,那時的知識分子,多數都有家庭成分的困擾。

無論怎樣強調跟工人結合,礦里的知識分子,跟工人們的隔閡是顯而易見的。文革中清華大學物理系的一些畢業生,67,68,69,70屆, 一股腦分配到這個新興的西北工業城市,其實有色金屬,跟他們的專業一點都不沾邊,公司把他們發配到礦山,接受工人階級的再教育,礦里拿這些「老九」沒轍, 不知道他們能幹什麼。閑置了一兩年以後,突然想到,應該物盡其用,何不讓他們去學校教這些工人子弟。於是原本不情不願來受教育的「老九」們,又鹹魚翻身來 教育工人的子弟了。我中學的那些教數理化的老師,就是這些清華大學的「老九」。本性難移,他們在課堂上,嬉笑怒罵,調侃我的同學,但是大家都喜歡他們,因 為他們年輕有學問。我最喜歡的高中數學老師,是個上海人,清華大學原子反應堆工程系畢業,據說他在清華全校英語考試中,得過第一名!他那時一直堅持每天讀 英語,文革后恢復高考,他和我都考回北京,我上大學,他讀研究生。那時在清華的同學中,他算老一點,結了婚,愛人是他的同學,北京人。後來才知道他還有女 兒。可能因為講英語,他說話一點不像上海人,明顯的舌根發音,有點大舌頭。我是他的寵兒,在他的課堂上,我得到許多特權,畢業多年以後,同學們還津津樂 道。常常一堂課,就是他和我的對話,好像他只對我一個人講。同學交不出作業,他說:站起來,下一個,沒做?站起來,、、、一個一個站在那裡,他就開始講課 了,幾個站著的,累得東倒西歪,他好像突然發現了他們,親切和藹地說:唉,你還站著哪!坐下坐下。即使天天被他罰站的同學,都對他喜歡的要命!機械識圖部 分,每個人都要用土豆、蘿蔔削模型,我要求畫出立體圖,他說只要我能做到顯示出所有的細節,於是我每次作業就是畫圖,那就簡單省時多了。學三角函數時,我 又投機取巧,他在黑板上寫題,我在下面心算加筆算,做得飛快,也不抄題,只標上題號,他抄完題,轉過身拍拍手上的粉筆末,我就遞上答案,我們願意看他那個 誇張的「哭笑不得」的表情。

我 出身不好,不能當班幹部,可各科的課代表都是我。後來物理課老師說,你當了太多的課代表,分一個給別人吧,就讓一個男生當了。高中的時候,班主任是響噹噹 的貧下中農加上工人階級,他不信邪,提名我當學習委員,那時我對這些名譽之事早已置之身外,像個垂垂老人,堅決婉拒,可同學一致通過,我就當了兩年甩手學 習委員。每當老師缺席請假時,礦里會派個代課老師,新來的第一堂課,都會把我叫起來,看看長得什麼樣子,考考是不是真像傳說的那麼棒,常常全班大笑,我就 像一隻被耍的猴兒,很不高興。記得有一次,一位大學生,南京人,來代課,他好像不是清華那一撥人里的,但也跟我兄嫂很熟的,他也是先把我揪起來,不知問了 個什麼問題,我對這些獵奇者已經厭煩透頂,也不記得怎麼答的,反正他讓我坐下,並且說:也沒什麼了不起么,哪有傳說的那麼神。我直到現在也不知道,他們到 底怎麼傳說我的?

 

回 想起來,無論是家庭還是我本人,都沒有真正地走進任何一個工人的家庭,他們對我的善意讓我感念至今。我們站在一線兩端,彼此守著各自的優越和自尊。我中學 同學的父母,多是解放后尤其是大躍進時期,從東北的礦山農轉工,後來隨調到西北來。在他們眼中,我們有足夠的資本傲視別人,但是,在工人階級領導一切的年 代,知識分子的灰頭土臉,真是掩不住的尷尬。三嫂每次回北京,都會託運來一些她父母家裡的老傢具,人們對我們這個家充滿好奇,我的同學經常來找我玩兒,但 沒有男生來過。雖然表面上跟同學嘻嘻哈哈,談笑風生,甚至被同學們仰望著,但內心裡,我是個非常悲傷的孩子,心裡總在流淚,對父母的思念,對自身處境的無 奈,沉沉地壓在心上,還有更深層的原因,就是生存之於我,毋寧是一種酷刑。同這些健康質樸的工農子弟在一起,我的自卑無以言狀。我們每隔一段時間,會下山 到市裡,從火車站到家屬區有將近4公里的山路,我從沒有告訴別人,那4公里對 我而言,每走一次,都體驗一下世界末日。那時候我不知道自己貧血,我沒有一點力氣,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氣跟上夥伴們的步伐,因為看到別人是那麼輕而易舉, 那麼不費吹灰之力!我羞於讓人知道我是這麼無能,這麼蠢笨,課堂上榮耀,在實際的生活里一無所用。在同學們以為我孤傲,以為我是個天才的時候,我正在鋪天 蓋地的自卑里拚死掙扎。學農勞動,我踩不動鐵鍬,舉不動鎬,學工勞動打道釘,他們照顧我去燒火。在展示一個學生「優秀品質」的所有活動中,我都只是聽著別 人的名字唱響,不知道這麼無能的自己,憑什麼受到同學的尊重。從初中的時候,同學們就發現,我的一切都跟他們太不一樣了,善良的他們,把我看做是書里描寫 的人。而我則心驚肉跳地看到自己身上,那些與生俱來的資產階級臭毛病。肩不能挑擔,手不能提藍,弱不禁風,每天都能觸摸到死的感覺。家庭成分太高,註定了 我這一生沒有前途。身體衰弱,任何日常活動都要拼了命去應付,內心的絕望真是無以復加。不明白像我這樣的人,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界,既然來了,為什麼這世 界沒有屬於我的一錐之地?後來回到北京,才明白,我就像一棵倒霉的植物,被栽種在不適合我的土壤里,又遇上了不適合的氣候和季節,天知道,我怎麼能從那麼 惡劣的狀態中活過來,長大成人。

 

那 已經是我高中最後一年了。上山下鄉的宣傳越來越緊迫。本來送我去西北,就是為了長大以後避免下鄉,誰知還是躲不掉。我患了嚴重的胃潰瘍、胃出血,貧血的一 塌糊塗,蒼白的像一張白紙,在一個十月飄雪的日子裡,我住進了醫院。有個工農兵學員的實習生,來問病史,她對我好極了!像對小孩子一樣。主治醫生說,我是 他從醫生涯里,見到的最小的胃十二指腸潰瘍患者。輸了600多 毫升鮮血,血色素就回升了,醫生說,到底是小孩子,血液生長得快。我很幸運,沒得肝炎,那年頭兒,還沒聽說過艾滋。從醫院回到學校,一切如常。如果說有一 點變化的話,就是班裡有個男生,開始不停地跟我說話,而且是在上課的時候,氣得老師在講台上滿臉通紅。那個男生,就是當了物理課代表的那個男孩子。在我整 個中學時期,男同學從來不靠近我,我令他們自卑。他們的驕傲主要表現在勞動的時候,但再怎麼說,作為學生,在課堂的時間,還是遠超過勞動的時間。尤其當時 兄嫂對我嚴密的保護,男孩子也沒有機會接近我。這個男孩是個例外,我們從初中就同學,如果把我和全班同學分開成兩個陣營,我自己一邊,在另一邊全班同學的 面前,最接近我的就是這個男孩。他是班裡第二名學習好的學生。初中的時候,我肯定個子高過他一段時間,高中以後,他就高出我半個頭了。現在明白為什麼我一 直覺得濃眉毛,單眼皮的男孩可愛,那男孩有一對濃密整齊的眉毛,向兩鬢平展延伸,單眼皮,筆直的鼻樑,寬厚的嘴唇很有菱角,瘦瘦高高的,看起來很精神。他 們家和很多老工人一樣,也是從東北過來的,他爸爸跟我哥哥一起打籃球,歲數比我哥哥大些,是礦里籃球隊隊長,母親長得很清秀,男孩就很像他母親。初中畢業 時,很多年齡大的同學,就直接工作了,我們屬於年齡太小,不符合工作條件的,接著上高中。也因為那麼折騰一番,大家都知道彼此的年齡,他的生日在年初,我 的生日在年尾,我們雖然同年,但他實際上大了我整一歲。

我 們是單排座,每人一個小課桌。他跟我橫豎都不同排,而是向左後錯一排。班主任老師一上課,他就從後面叫我,我把身體探出桌子,我們在兩個豎排中間的走道 上,互相探出身體交頭接耳,十分醒目,眼睛還看著老師在台上漲紅著臉,氣得要命。這種促狹惡作劇,讓人很興奮,樂此不疲,他一叫,我就回應。老師終於忍無 可忍,在前面說,上課的時候不要交頭接耳。我們也不理睬,照樣我行我素。那位老師是西北人,礦里抽調來的,對我非常好,但我也不知為什麼,就是不喜歡他, 讓我當學習委員,我也不買賬。可能高中的時候,骨子裡就想犯點兒壞,就想氣老師,我也不例外。

那 是一段奇怪的日子,他突然接近我,這是需要膽量和勇氣的。可能是我生病住院,讓他看到我並不是平常看到的那麼了不起,只不過是個病弱的女孩子而已。我們只 在上課時說話,從頭說到尾,都是他說,我聽。他講很多男孩子的惡作劇,有一次說到,他們怎樣設計把我們家的貓逮住,抓到山溝里燒著吃,因為我們的貓,老是 去偷他家的兔子,我聽了氣壞了,好幾天不搭理他。下了課,我們沒有任何交往。我的家,我的哥嫂,令所有我的同學望而生畏。其實,他母親來過我們家,三嫂肯 定沒想到她為什麼來,我卻明白了,那是我從北京回來以後,我很失望,他會用這種方式,而不是直接跟我說。所以我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在我們家裡懵然不知的情 況下,三嫂的強勢,無疑令他母親退卻了。

已 經是文革的後期,在中央部委工作的二嫂和姐姐、姐夫,陸續從各自的幹校返回北京,北京各家的生活也開始步入正軌。姐姐來信要接我去北京養病,高中畢業考試 剛結束,還沒等到畢業典禮,我就去了北京,故事就這樣無疾而終,我再也沒有見過他,留在我記憶中的永遠是那個一對濃眉,眯著細眼睛,一眨一眨,泛著壞笑的 樣子。

 

後來高考,聽說他也要參加,我覺得他可以的,那時他已經插隊回來,當了電工,不知後來為何,又沒參加高考,我上大學以後,聽我哥哥說起過,他是個優秀的電工,非常聰明,當然了,他是物理課代表啊。

 

那是真正的十六歲花季啊,他當時應該是十七歲了。我們之間除了上課時的交頭接耳,其他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想,什麼都沒發生。生命何其脆弱,卻要承載太多現實的苦難,前途茫然未知,等待的可能只是絕望,青春的萌動,自然地收斂、匆匆收場了。

從 那時算起,快二十年之後,在美國,忽然做了一個夢,在夢裡,一個高個子的男孩,跳過一堆圓木,向我走來,他兩手插在褲兜里,走到我面前時,我竟然迎上去, 把手挽住他的臂彎,我們相視一笑,就像心意相通,全無芥蒂,向前走去,那就是他,依然是那副可愛的樣子,濃眉,細眼,直鼻,闊嘴,笑起來帶點壞勁兒。驀然 驚醒,百思不得其解。也許那時來不及細想,也許青春的萌動也曾經在我心裡漣漪過?不記得了。但那是一段美好的記憶,一個可愛的男孩子,走近我少女的世界, 為我留下一個朦朧的夢境。

我 做菜切蔥,總是先切蔥葉,因為用不完,蔥白比較好保存留待下次用。有時我想,我的人生也是這樣,倒著走。在我很小的時候,心裡就滿是滄桑,看遍世態炎涼。 父母逝世,使我從小觸摸著死亡長大。在深重悲傷和絕望的壓抑下,孩童時期的我,沒有真正快樂過。反倒是成年以後,心境越來越陽光,越來越有童心童趣。少女 時期的自卑和掙扎,使我能夠從小就潛入底層,深刻地透視人生。小女孩時一無所有,聰明和美麗是上天恩賜的資本,但是所有的一切,也都會隨著年齡失去。每個 人都年輕過,年輕總是美麗的。四十歲的女人,再精緻的面孔,再光滑的皮膚,也抵不住二十歲的青春活力。人生要學習把外表的美,轉化為內在的美,在每一個年 齡,都活出那個年齡的美麗。我不曾為沒有浪漫的花季而遺憾,兩性的吸引,是動物的本能,男女之愛是本能的表現,並非升華了的情感。這世間有太多美好的情 感,並不局限於男女情愛。李白的「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杜甫的「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蘇東坡與弟弟之間的詩詞傳情,都無關男 女情愛,卻都是千古絕唱。親人之間,朋友之間,所有善良的情感都同樣美好,都令人感動,都值得留戀和歌頌。



smith_h2


三年同桌兩無猜
惜別無言悵苦唉
橡物隨心雙筆意
天涯夢裡舊香來

文具盒裡的一雙筆,香橡,曾經記錄了一對同桌少年的一段純真情誼. 後來她家搬去了杭州,不久他也離開了家鄉... 人海茫茫,從此音訊斷無.
那漂亮文具盒卻隨他漂洋過海,也伴隨他度過日夜寒窗。雖歲月流失,可那果橡香味歷久猶存,猶如記憶中在那美麗笑容,歌聲和甜甜的關心... 他從來不捨得用那兩支筆...
值到十幾年前,在倫敦的一次轉機中,文具盒跟隨一件行李,從此遺失了...

司徒恭平

七絕  憶童真

初識麗影喜同儕,咋悟童痴動稚懷。
暗對青梅勤囑咐,溫馨一束伴夢來。

說起初戀,人們自然聯想到的多是純真、朦朧和甜蜜,而當初戀真正成為回憶的時候,那滋味更多的則是迷茫的苦澀。如品清茶,有誰能說清到底是何種滋味,在那 一口青澀之後,是如飲甘霖,是沁香綿長,還是無窮無盡的苦澀。回想幼時的年代,社會觀念還是比較保守的,雖說童痴的朦朧被稱作是「兩小無猜」,但對異性愛 憐之情卻多有鄙視與壓抑。而對許多孩子而言,青梅情懷並未因此而萌發得很晚,自信也是這叛逆的一族,倒並不覺得有何欠妥之處。

約十歲余,忽通愛慕之心,獨鍾情與一女,且相攜甚歡,此情可謂刻骨銘心。我倆自幼兒時就在一起,讀小學一年級時分在了同桌,她很漂亮,而且不是一般的漂 亮,她不多言但喜歡淺淺地微笑,善於認真地傾聽。可惜半年之後她便轉到別的學校去了,那是我第一次深深地體會了什麼叫思念。四年級的時候,她又轉學回來 了,我是那樣的欣喜,但一直就沒有遇上再次同桌的機會。那種欣喜是別樣的,每次見到她,心就像要跳出來一樣。一個晴日,我遠遠地看到她動人的身影正朝我走 來,那一刻,就在那一刻,我暗暗立誓,長大以後一定要娶她為妻!此後我們相知相愛了很多年,卻最終沒能成為夫妻。

這便是我經歷過的初戀,那種清茶般甘甜的苦澀。


早安太陽

時間:小學六年級,數學課自習時間

地點:學院附小的教室里

事件:學生們被要求在下課前完成幾道數學題

人物:數學不好的我,和數學極好的他

場景:老師布置好數學題,關門出去了。大家都緊張的抓緊時間作題,生怕作不完。作完第一題,我抬起頭,碰到他等待的目光。我左手扶著頭假裝思考,掩護著右手對他比劃了我的答案。他嚴肅的搖搖頭,我趕緊低下頭,把數學算式中的加減乘除重新審查塗改一番, 得到新答案后,再重複對他伸手比劃答案的過程。還不對!我開始急了,他看著我輕輕點點頭,示意我再試!…..這次對了!他高興的一點頭,才轉過身作第二道題了。我們就這樣一道題一道題一起作完,有時候,我一次就能蒙對!他就樂的眉開眼笑的。有時候,要三四次才能蒙對,他卻從不著急。

慢慢的,那雙眼睛不只是在作數學題時看我了,眼睛里讓我不自在的成份也越來越多,終於有一天

....後來報考初中時,我們竟然為了對方,而陰差陽錯的上了不同的學校....

....後來...就沒有後來了。

前年的某一天,莫名其妙的就開始在同學網上到處搜索他的名字。未曾想,還真讓我找到了,不僅找到了,還看到了他幾年前的結婚照。盯著他的照片,看了好大一會兒,依稀能看出是他的樣子.  但是, 我有些莫名的失望,記憶中那張稚氣可愛的圓臉和那雙滿含真情的眼睛不見了惆悵之餘,翻看同學相冊,竟然看到了他幾年前放上的女兒百天照的照片。看了不到兩秒種,我就樂了,沒錯!這就是他的女兒,長著他的眉眼...而他,也就是我記憶中的那個可愛的小男孩兒....

若水無痕

七絕  初戀
初開情竇慕良才,
兩處相思暗自猜。
莫問此生情寄處,
紅顏一笑為君來。

      一次偶然的邂逅,讓我遇到了他,我永遠記得他的那句「真好看!」。記得那次因為那本我錯過的【知音】雜誌,我在書架前翻看著。「真好看!」我循聲望去, 一個斯文帥氣的男生正微笑地看著我。「這期真的很精彩。」我隨聲附和道,「原來人漂亮聲音也好聽。」他又說道,我這才反映過來他原來是在說我呢。

    「你也是X校的嗎?」他問,「不是」我答。我那時才知道,他是X校的才子。那一天,我們相談甚歡,聊了很多。我開始相信這世上真的有一見如故,也真的有一見鍾情。

      那一天起,我悄悄喜歡上了他,有些遺憾甚至憤恨,為何我未能上他所在的名校,為何我選擇藝術學校,為何,我離他竟會如此之遠。

      那一天起,他那溫柔的目光久久縈繞在我的腦海里揮之不去,他,會成為我的幸福王子嗎?我在心裡暗自發問,暗自揣度。多少回,我從夢裡驚醒,多少回,夢中我輕喚他的名字,在心裡、在夢裡,我只想見到他,想到他,我心如鹿撞,不敢言說,卻偷偷地歡喜。

      愛,在思念,試探、退縮、親近、疏遠中上演。他不主動表白,我也始終矜持,難以開口訴說心中相思之意。也許,初戀的人都畏懼拒絕和失敗吧,我們在愛情面前,都是個膽怯的小孩,誰也無法前進一步。

    他畢業前的那個晚上,我接到了他發來的簡訊「你在幹什麼呢?」,「我在看小說,你呢?」我回復,「我就在海邊看月亮,今晚的月亮很特別。」,我跑到窗前, 想一睹他所說的美景,然而,這不是真的,明明是半個月亮呀。他笑我天真,笑我傻,說道:「我認為今天晚上的月亮很特別,是有一個秘密要告訴你,我找到我的 另一半月亮了,她,就是你!」

我笑了。。。


閑看知音笑語來,與子惜不同院台。
海月半輪初升起,卻教窗下竇情開。


楓樹下

夏日春情

晨功字亂一窗槐
素影隨花滿巷街
翻遍文辭佳妙處
尋芳夢醒憶荊釵

初中的時候,班上來了個插班生,女孩子
她住在我家後面的樓上,每天上學都會經過我的窗前
為能和她一起走著上學
早飯後,我常拿起書裝著用功
眼睛不時從書本上移到窗外
樹上的鳥兒很懂事
嘰喳的叫喚
讓我的目光能自然地游移,飄忽
當然不是看鳥
更無心賞花

那年夏天,天氣格外的好
好到要放暑假了也沒下過幾場雨

槐花本沒有什麼味道
我卻能聞到
似乎那清香

溪水牡丹

朦朧戀曲(小說,純屬虛構)


童真無暇不需猜,

意朦兩處埋

相望無語終離散

音容幾度入夢來。

小學五年級的時候,一天正在上數學課,班主任王老師領進來一位衣著典雅、容貌秀美的小姑娘,王老師介紹說,她是從城裡的學校轉過來的新學生。當時,她的出現,使得昏暗的教室亮堂了許多。

她來了以後,一切都變得奇妙了,天是藍的,空氣是甜的,每天起床成了一件幸福愜意的事情,不再需要媽媽一遍遍的叫,一想到馬上就可以見到她,動作伴著歌聲,整個人馬上變得輕飄飄,像飛起來了一樣。

那時候,我尤其喜歡上語文課,因為課上老師會讓小雪朗誦課文,她的唱歌般悠揚的閱讀聲,常常使得我們大家心曠神怡、如夢似幻。

當時我是乒乓球球隊的主力,很快,她也如願以償的進了球隊,她球技刁鑽,指東打西,完全不像她那溫柔而甜美的性格。我喜歡與她對陣,儘管大多是險勝。

球場上,她總是可以將 等等這類表情,用「啊、呀、哇。。。」及一些字典里沒有的音詞,經過巧妙組裝神奇地表現出來,我不用緊盯著看,就知道球桌上戰況如何。遇到賽事,有她在旁邊加油助陣,我會變得精神抖擻,球技超群。

時間過得很快,升初中的時候,我和她如願以償進入同一所學校同一個班。奇怪的是,這以後,男女同學反倒互相不說話,過去的耳鬢廝磨、無拘無束的嘻嘻哈哈,卻只能在記憶中出現。

剛升入初二的一天,同學們傳說她的爸爸回來了,那一天,我隱隱約約地感覺到她的神情很憂鬱,好像幾次想和我講什麼,但都沒有鼓起勇氣走到我的面前。我意識到有事情將要發生,可終於也沒有勇氣走到她的面前。那天晚上我沒吃飯,早早的就爬到了床上蒙頭大睡。

第二天,她沒有到學校,上課時老師告訴我們她已經轉學到了她的出生地。

她走了,她的爺爺奶奶也一起搬走了,我希望能收到她的信,但是沒有,從那以後,再沒收到她的任何音訊。

讀著上面這段文字,我的思緒回到了那遙遠的年代。文字里記錄的點點滴滴,是那樣的熟悉。。。

那時,剛轉學到一個自己不熟悉的地方,怯怯的像一隻小耗子被放到了貓群中,剛開始的兩天,每天上下學都是奶奶護送,第三天,上學路上碰到了他,從那以後,我再也不讓奶奶接送了,高高的他成了我的保護神,我也很快的成了他的狐朋狗友中的一個小妹妹。

剛 升入初二的時候爸爸來接我轉學回城,離開前的最後一天,天也像我的心情一樣,憂鬱地陰著臉,下學了,他一反往常,率先離開了教室。我慢慢的收拾書本書包, 卻意外的發現,書包里多了個從沒見過的日記本,我想許是其他同學放錯了位置,轉身詢問同桌。同桌打開筆記本,從中抽出一封信,然後。。。我怔怔地看著同學們爭搶著那封本屬於我的信,分不清誰是善意的誰是惡意的,信在同學的爭搶中變成碎片。。。從他們的爭吵聲中知道那信是他寫的。

就這樣,我急匆匆、懵懵懂懂地離開了那個小山村,至於那封信里寫了些什麼,夢裡有過很多不同的結論,可到底不知哪個是真實的。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05 個評論)

回復 葉毅 2011-3-25 18:56
小鹿撞胸迷亂懷
偷窺紅暈上粉腮
梧桐底下初攜手
欲語情事蛙聲來

我的初戀在上海舊巷的傍晚,路燈下壓馬路,後來走進了公園,是自己中學的同學,約她出來的感覺真的和在學校嬉鬧不一樣,有一份大人了的感覺,呵呵,現在回想起來有點累呢。 - - 這段文字躲開了太太寫的。詩句按照楚老弟的韻腳,平仄尚欠斟酌,先發上來,搶個沙發,哈哈。
回復 mike05 2011-3-25 19:16
初上桃枝便入懷,夢中縈繞千百回。尋她待過春風后,窈窕帶雨看晴來。

初戀朦朧,初戀青澀,初戀迷失,初戀也短暫。
回復 小溪流 2011-3-25 20:41
楚兄的心跳都如此有水平——一洞一洞的,哈哈。筆墨傳神,達意真切,欣賞。
先和楚兄,聲明未論平仄哈:

情竇初開敞幽懷,春心迷漾杏抹腮。相借韶光傳芳意,渴求佳人朝暮來。

你這隻說戀,單、雙應該不計吧。
回復 小溪流 2011-3-25 21:14
談談初戀——那是在大學里,哈哈

初戀 ---- 單相思

深情地一望,

  眼中脈脈含情。

安定的心,

   再也不能平靜。

多少次的失眠,

  正是為你。

心啊,

   都交給了你。

雖無

   青梅竹馬之過去,

盼有

   朝夕相處之未來。

是萍水相逢,

但決不是一見鍾情。

自己的感情,

   自己最能駕馭;

觀察了解,

   不時刻都在進行?!

從日常的交談中,

   在平凡的交往裡,

慢慢地

你,引起了

   我的注意。

毫不費勁,

   你闖入了我的生活,

   常常引起幻想。

身在課堂,

   心卻在你身旁飛翔,

      不由自主;

眼睛在看書,

   腦中怎麼全是你的倩影,

      無可奈何。

難道,

   這就是愛?

不敢,

   實在不敢想象。

井底之蛙,

   從未經歷過沙場;

區區小人,

   怎麼敢高攀你

      花中之王。


她,遙遠的她;

   如一尊女神,

一座聖潔的

   玉石雕像,

婷立在

   我心中的廣場。

看上去,

   您是哪樣的善良、溫柔,

東方女性的美,

   好像都給了你。

嬌羞的臉蛋,

   秀麗、端莊,

神情是那樣的安詳;

   如《蒙娜麗莎》的微笑,

使人產生

   遠遠的,深深的

      遐想… …

令人忘乎所以。

一雙眼睛,

   哪樣的明亮、清澈,

如水一般,

   皓月一樣。

含情默默,

   纏綿悱惻… …

使人留連忘返。

   誰能不為之傾倒!

眼是心靈之窗,

   透過美麗的雙眸,

彷彿看見你那

   馥郁的心。

神聖的你,

   又使人望而生畏。

帶刺的紅玫瑰呀!



你是哪樣的清雅,

   如現代Venus。

那西施、玉環

   怎能與你相比。

美,

   不僅在軀體、臉龐;

更主要,

   是在心房。

你是我的一尊偶像,

   冰清玉潔,

      美麗清香。

看上去,

   你是那麼動人、可愛;

聽起來,

   你的聲音那般入耳,

像春花兒放香,

   分明夜鶯在歌唱,

——令人心曠神怡。

走起路來,

   也別有一番嬌姿;

雖非輕移蓮步,

   卻如仙女一般。

真有點呵

   撲朔迷離… …

夜,美麗的夜,

   多情的月亮。

繁星點點,

似愛的音符在跳躍,

   發出歡快的音響。

狹小、嘈雜的操場,

   寂靜、無聲;

顯得那麼的空曠,

   無邊、無垠。

兩個小小的人兒,

   在漫步,在思想;

他們對生活進行探討,

   在撥弄愛的琴弦,

   在譜寫愛的樂章。

立足在大地上,

遐想的小鳥,

   已遨遊在宇宙中。

啊!愛,

第一次的愛,

   多麼珍貴。

情竇初開,

   愛苞始放,

      戀芽新發。

哪位少女不懷春,

哪位少年不多情。

盡情地流淌吧!

   愛的溪流。

我願意沉浸在

   您的浪花之中。



感情的烈馬

   已開始奔騰,

馳騁在

   愛的原野上,

      一發不可收韁。

不想約束,

   沒有方向。

縱情地跑吧,跳吧,

   這不是什麼奢望。

天是哪樣的藍,

   藍的發白,發青;

它是那樣的寬闊,

   一望無際,無邊。

啊!

能有人愛,

  多麼幸福!

啊!

能被人愛,

  多麼歡暢!

珍惜吧,

   永恆的愛!

   愛的永恆!
回復 小小.. 2011-3-25 22:02
先搬個小板凳學習哈~~

楚兄周末好!!
回復 楚竹 2011-3-25 22:27
葉毅: 小鹿撞胸迷亂懷
偷窺紅暈上粉腮
梧桐底下初攜手
欲語情事蛙聲來

我的初戀在上海舊巷的傍晚,路燈下壓馬路,後來走進了公園,是自己中學的同學,約她出來的感覺真 ...
師兄,你的散文部分太短了,再豐滿些。麻煩你再背著嫂子補充點。哈哈
回復 楚竹 2011-3-25 22:29
mike05: 初上桃枝便入懷,夢中縈繞千百回。尋她待過春風后,窈窕帶雨看晴來。

初戀朦朧,初戀青澀,初戀迷失,初戀也短暫。
哈哈,麥克牌詩詞印表機有工作了呀。你的詩詞隨便一寫就讓咱汗顏。

如果有時間在將散文部分補充完整。
回復 楚竹 2011-3-25 22:30
小溪流: 楚兄的心跳都如此有水平——一洞一洞的,哈哈。筆墨傳神,達意真切,欣賞。
先和楚兄:

情竇初開敞幽懷,春心迷漾杏抹腮。相借韶光傳芳意,渴求佳人朝暮來。

你 ...
哈哈,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沒明白,你是跨咱還是。。。。。?
回復 楚竹 2011-3-25 22:31
小溪流: 談談初戀——那是在大學里,哈哈

初戀 ---- 單相思

深情地一望,

  眼中脈脈含情。

安定的心,

   再也不能平靜。

多少次的失眠,

  正是為你。

心啊,
...
妙~~
回復 小溪流 2011-3-25 23:08
楚竹: 哈哈,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沒明白,你是跨咱還是。。。。。?
既然是彈初亂,清楚不了糊塗了吧,哈哈
回復 小溪流 2011-3-25 23:10
楚竹: 妙~~
可惜結果不妙,哈哈。謝楚兄點評。
回復 楚竹 2011-3-25 23:22
小溪流: 可惜結果不妙,哈哈。謝楚兄點評。
這可不算點評,只是學著貓叫了一聲
回復 小溪流 2011-3-25 23:35
楚竹: 這可不算點評,只是學著貓叫了一聲
那一定是一身白毛。
回復 溪水牡丹 2011-3-26 00:33
好!!!
回復 溪水牡丹 2011-3-26 00:34
   ··························看了一半,已經醉了,下面的話說不出來了······
回復 溪水牡丹 2011-3-26 00:39
看完了!卻原來你這是騙人的!!
照這樣子,你可以杜撰出千千萬萬個初戀出來     
打倒!重來!
回復 早安太陽 2011-3-26 02:34
   這個太難了,80年前的事情誰還記得呀,我跳過!!我給你們喝彩哈!
回復 若水無痕 2011-3-26 05:14
好!詩文並茂,祝願人依舊,愛依然,情永久。。。
回復 小城春秋 2011-3-26 07:05
楚竹開篇就是初戀!這題目肯定招人喜歡,瞧把小溪流樂滴!可對俺,你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俺請假吧
再說,初戀應該是情竇初開,你1990年才開情竇,你幾歲啊?俺怎麼覺著有點兒上當呢?敢情俺是在陪著一群小孩子玩兒遊戲哪
回復 葉毅 2011-3-26 07:16
情竇未開先綢繆

  老是被太太追問自己原先的戀愛事件,就是今天還在被扦頭皮。怎麼也想不到世界竟然那麼小,太太的同學竟然認得我先前的媒婆,於是我的故事就從太太的閨密那裡源源不斷地吹進她的耳際,成為我的罪狀種種,煩到惱人的時候我會說,其實當年可以不必下嫁於我,不就是沒那麼多煩惱了。我雖然不喜歡沾花惹草,不過自小卻是被女孩子追逐的對象,有時候我會憤憤然地說,我的戀愛史從學齡前就開始了,以堵太太煩人的喋喋不休。
學齡前的童戀倒不是一句假話,曾經為此還迷惑了很長一段時間,被同齡人和周圍的鄰居親戚當作笑話。改革開放之後的八十年代,一般不怎麼聽流行歌曲的我卻被台灣歌曲的《童年》而折倒,特別是「嘴裡的零食,手裡的漫畫,心裡初戀的童年」的歌詞總會令我想起遙遠的那份童年的、被當作擋箭牌的、自己並不承認的初戀,雖然並不那麼美麗,至少還是留下了笑容的。
  那個童戀的主角之一的我是個完全被動型的,記得那天中午剛好在遼寧當兵的舅舅來上海出差,順便在我家吃飯,突然隔壁的小女孩送來一張紙條,卻被家裡的大人截了去,我怎麼都不會想到那個經常在一起玩的小女孩會送來一封錯別字連篇的「情書」?虧她會寫,說什麼讓我不要難過,因為她要隨父母去福建的南平了,本來是隨軍家屬的他們一家,因為哥哥被台灣海峽來回的炮彈震壞了耳朵之後沒有及時治療,成為一個半傻子,於是她媽媽帶著三個孩子回上海的娘家,並在上海找了份小學教師的工作,怎麼突然要走了?最最讓人開懷的是她把難過寫成「南過」,符合小學一年級的水準。這段故事在大人那裡很快被淡忘了,卻在同學和鄰里流傳得很久很久。
  記得小時候二舅從老家來上海的時候,開玩笑地說要把他家的四個千金中最漂亮的老二給我做老婆,童言無忌,我說,我要四個揀一 - - 從小就有獨立自主的自由戀愛觀而無需大人們指定,哈哈。其實真的到了戀愛婚嫁的年齡,我卻又是同輩親友同學中最晚的一個,弄得自家的孩子要比同齡的朋友表親家的小孩相差十齡之多,在人家可以享清福的時候,我卻還要奔波老命養家糊口,培養孩子讀書等等,是不是戀愛都被童年的荒唐給耽誤了?我自己也搞不清!
  進入中學之後懂得浪漫,是一個危險的大男孩,讀過很多書,還經常作弄老師,開始主動去贏得女孩子的歡心,自己的目光自然不再向著那個鄰里的女同學,而轉向美麗的姑娘,雖然這些後來都沒有結果,不過也激怒了那個「南過」的女孩 - - 我從來沒有感覺喜歡過她,當班上風傳我和誰誰誰敲定的時候,她開始不理我,這倒也罷了,奇怪的是還故意在和我相遇的時候,頭別轉過去,表示對我的蔑視,弄得我啼笑皆非,我們縱然不是同學也是鄰居,要搞得這麼僵嗎?其實這一切都是表示要我對她注視,可惜引不起我的春心漣漪,只能是辜負了芳心,也算我讀不通女孩子的心。
  也許在情竇初開的時候喜歡的姑娘才是你的初戀,不管是不是「油煎豆腐一頭熱」(潮汕話,類似單相思),那份青澀,恐怕一輩子就這麼一次的體會,到了論婚嫁的時候,似乎這種感覺都沒有了。那個梧桐樹下懷春的女孩子在學農的鄉下和我還有故事,那段故事中的景物亞昭示著我們這段懵懂的愛戀沒有結果。記得是黃昏時分,幾個同學三三兩兩在田間走,我和她走過一個小小的池塘,她突然發現池塘中的浮草上開著一朵非常美麗的小花,呈紫白色的。岸邊離池塘中心有點距離,她一個要去摘取卻差一點點,於是牽著我的手,撲向那花朵,居然摘到,浮草無根隨風而走,自然,當年的那段戀情也如同浮草上的小花,飄零得無影無蹤,讀大學的時候,我基本上還是沒有從美麗的幻夢中走出,一直都是殉情般的孤單,把自己的愛情轉向蘇州評彈,到現在我還對年輕的朋友說蘇州評彈是我的情人,呵呵。
   回憶過去可以產生不老的感覺,至少讓你知道自己也曾年輕荒唐過;回憶過去更能萌生垂老的感覺,那份青春不再的暮氣。

2011/03/05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8 09:3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