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大家看看吧,這李庄是個什麼混蛋東西!

作者:新手登陸  於 2012-11-28 05:4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2評論

               

李庄其人

 

    五十一歲的李庄是河北省石家莊人;自幼學習不好,當然沒有考上正經大學。他其實智商不低。心思既然沒放在學習上,自然是調皮搗蛋的主兒。高中畢業后,他就到法院找了個差事幹活。他在北京鐵路系統做警察的二哥說,「我們家大都在政法線上」。李庄的父親是「老革命」,解放后先後輾轉濟南、天津、石家莊、北京,除「文革」期間被打倒外,他一直在政法系統工作,直到從法院離休。憑著這種關係,李庄在法院找個普通工作不難。「李庄兄弟姐妹的各自家庭以及他們的第三代,很多都在各地的公檢法系統」。「他的家族只有李庄一個人是從事律師職業的。在成為專職執業律師之前,李庄先後在鐵路系統從事安全、法律等工作」。

    李庄後來在石家莊成立律師,估計應該在也弄個什麼「文憑」。認識他的人都稱他是個「野律師」。這並非調侃,而是他在為被告作辯護的時候讓其作偽證,而且不止一次。後來他在石家莊的這種名聲有了,自然干不下去,便跑到北京混,成了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康達律師事務所是彭真兒子傅洋開的,這家律師事務所這些年都幹了些什麼,如果您想知道可在網上查閱,有關信息多得很。李庄的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民商法碩士,應該是他成為康達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的時候「拿」到的。據說「李庄曾為10余名職務犯罪和暴力犯罪的犯罪嫌疑人作無罪辯護,並幫助他們獲得無罪釋放,使近百名犯罪嫌疑人得到從輕和減輕處罰。后因『涉嫌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罪』,被重慶市公安機關刑事拘留」。最終被判一年半徒刑。出獄后他再次面臨重慶法院的起訴。那時此案已經掀起軒然大波,中國大陸律師界組成豪華律師團為李庄辯護,中國律師界上上下下大呼李庄冤枉;重慶法院最終撤訴。

    現在薄熙來既然「倒台」,李庄便開始翻案活動,說他當年並沒有讓被告龔剛模做偽證。據記者從最高檢獲悉,「針對近日李庄等人向最高檢遞交信訪材料一事,最高檢方面表示將按照程序辦理」。「據悉,最高檢的檢察官表示,會認真對待這起影響巨大的案件,該案會向上彙報研究,可能要交給屬地管轄。但李庄強烈要求,如果讓下級檢察院調查,可以交給其他省市自治區,但絕對不能讓重慶的檢察院調查。李庄說,他要求重慶檢方迴避的理由是,其參與了組織龔剛模等人作偽證」。

    李庄案從逮捕到宣判只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被法律界稱之為『重慶速度』,也被視為考驗中國司法品質的一場標誌性審判。有法學家直指,重慶轟轟烈烈的所謂『打黑』可以說就是踐踏法治的行為,難逃『黑打』的嫌疑」。其實這「重慶速度」應該是在全國遍地開花的。中國大陸公檢法一家,都在「黨的領導下」;一來所謂各種「嚴打」,公檢法聯合辦案司空見慣;與其說這是「重慶速度」,不如說是「中共速度」;也就是說,這並非重慶的問題,而是全國範圍內的。

    在追究重慶市「打黑」問題之時,針對薄熙來主政重慶的「罪行」,有關記者發出這樣的質問: 「這麼全能的一個政府,手握如此豐厚的資源,而卻沒有充足的制衡監督機制,將會導致多大的腐敗呢?公租屋,戶籍,土地,工廠,金融,哪個不是滋生腐敗、不公平的肥沃土壤,重慶模式,又如何能避免這全能政府里血肉之軀的腐敗呢?」我個人認為,應該把「這麼全能的一個政府」理解成中共的統治全大陸的專制機器。

另「據李庄透露,重慶打黑或沒收了千億資產,僅他自己代理申訴的那些涉黑案,90億、900億的資產也不止,就龔剛模一案就幾十個億,然而國庫顯示入庫才9.3個億」。這些資料的來源和證據請公布一下。

 

附錄:李庄「造假」案始末

20100226日 華龍網—重慶日報

 

核心提示:在重慶「打黑除惡」中,律師李庄因辯護人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罪一案,成為全國媒體和網路輿論關注的熱點。此案從案發到一審、二審,直至落下終審判決的法槌,在此過程中,李庄的反覆無常引起社會普遍關注。

 

華龍網訊 (新華社記者朱薇、重慶日報記者陶衛紅)在重慶「打黑除惡」中,律師李庄因辯護人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罪一案,成為全國媒體和網路輿論關注的熱點。此案從案發到一審、二審,直至落下終審判決的法槌,在此過程中,李庄的反覆無常引起社會普遍關注。最近,記者通過深入調查,了解了大量事實,力圖以客觀的視角,將真相完整地呈現給讀者。 

李庄說:「沒有我擺不平的案子,沒有撈不出的人」。龔剛華說,「這個人就是來撈錢的,如果讓他搞下去,別說300萬,可能1000萬、2000萬都打不住。」

20096月,黑社會團伙頭目龔剛模,因涉嫌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等罪行被抓捕。其家人深知難逃法網,急著給他請一個有名望的大律師——用龔剛模哥哥龔剛華的話說就是:要請就請個來頭大的,有把握。幾經周折,他們找到了北京某律師事務所「知名大律師」李庄。

當年8月底,身負家人「重託」的龔剛華,在北京一個獨棟別墅里見到了李庄。剛見面,李庄就繪聲繪色地介紹他們所的背景和關係,並說「沒有我們擺不平的案子,沒有撈不出的人。我本人就辦過很多大案子,從來沒有輸過。」

李庄還曾在網站上公開炫耀自己,為十餘名職務犯罪和暴力犯罪嫌疑人作了無罪辯護,並使他們無罪釋放(其中有3起是故意殺人犯罪案件)。

李庄的自我推銷,讓龔剛華上了套。1118日晚,龔剛華打電話給李,請他為龔剛模辯護。第二天一早,李庄即與龔剛模老婆程琪商定好條件:一審20萬元,差旅吃住費用龔家全包。李庄要求必須先付錢。

1120日,龔剛模堂弟龔雲飛匯出的20萬元到賬后,李庄動身來到重慶。

1125日下午,見過龔剛模后的李庄,又同龔剛華「探討」案情:「你弟弟的案子很大,我拿到了口供筆錄,需要開一個專家論證會,這些專家要是在論證書上籤了字,那是絕對管用的,別說重慶的法院,最高法院也要買賬。」

龔剛華立馬領會了李庄的意圖,問:「要找幾個人?花多少錢?」「5個吧,一個人5萬元出場費。」「30萬夠不夠?」「差不多吧。」

見龔剛華很爽快,李庄跟著就說:除了找專家,「我還得動用不少關係,肯定還要花不少錢。」「300萬夠不夠?」龔剛華問。李庄馬上說,這個錢你不要自己去花,我來安排。1127日,30萬元到了李庄指定的賬戶。

小施拳腳,在短短10天內就從最初的20萬,增加30萬,還基本談妥300萬。這讓李庄很興奮:龔家很有錢,有大魚可釣!於是,6天後李庄再次找到了龔雲飛:已經找專家論證了,事情比預想的複雜得多,要真正解決問題,還得加錢。龔雲飛心想,加10萬塊總行了吧,於是伸出了一個手指頭。

誰想到李庄一張口就是:「100萬!」同時,從包里拿出一張專家簽名的東西,說這都是大專家,我再多想點辦法,你哥最多判個78年。

這話徹底打動了心存疑慮的龔雲飛,能救命還不會判太久,干!李庄立即拿出早就準備好的一個格式合同:150萬元的委託協議,並且讓他把日期署成1125日。

連「放水」的錢李庄也盯上了。他看見起訴書上說龔剛模有7000多萬的「放水」的錢,馬上提出他去收。龔剛華搖搖頭:現在人都進去了,還能收啊?

「我收沒有問題。」「那你怎麼提成呢?」「一般的行規是5%-8%,你這個……」「你要收回來,我給你20%。」

龔剛華現在想起來還直搖頭,「這個人就是來撈錢的,如果讓他搞下去,別說300萬,可能1000萬、2000萬都打不住。他就是為了錢。」

李庄教唆:「如果不翻供,你就死定了!」「就說你被公安吊了八天八夜,吊得大小便失禁。」 龔剛模想:要是露了馬腳,我豈不更慘?他會不會敲詐我的家人,甚至把我的企業搞沒了?

利用種種「非常」手段為客戶「消災」,是李庄的一貫伎倆。這次他又故伎重演。從200911月下旬起,李庄三見龔剛模,教唆其如何翻供、串供、做假。

1124日,李庄在重慶市江北區看守所第一次會見龔剛模。一見面,李庄就說,「哎,我看你這個樣子根本不像黑社會。」一句話立刻博得龔剛模的好感。緊接著,李庄又說,「看了你的材料,按你的口供,幾個腦袋都不夠掉!」龔立刻緊張了,急問,「那怎麼辦呢?」

李庄站起來問:「你被刑訊逼供了嗎?」邊說邊沖他眨眼睛,「從你的材料,能看出你被刑訊逼供了。」

李庄接著教:「你在開庭的時候要說,警察把你吊起來,吊了八天八夜,吊得大小便失禁,你沒有辦法才亂說的。」「然後,我會要求法庭對你進行傷情鑒定,如果法庭不允許,我就立刻宣布,放棄為你辯護。按照規定,死刑犯必須有辯護人,沒有辯護人法庭就得休庭。你就堅持只要我來代理。」「用這一『招』兒,遼寧的一起涉黑案件,我讓它一個小時就休庭,一年多都沒能再開庭。」

按照李庄的口授,龔剛模在委託書上寫了「拒絕人民法院為我指定其他辯護人」,並簽上自己的名字。

後來,龔剛模告訴記者,他清清楚楚地記得,「他靠近鐵欄桿,小聲告訴我,不翻供,你就死定了。」律師見當事人第一面,居然不是尋找證據而是教唆翻供。

1126日,李庄第二次會見龔,再次教唆他:只承認非法持有槍支和行賄兩種罪,其它罪同案人沒有交待。

124日,李庄第三次會見龔,幫助他與老婆程琪串供,意欲證明龔沒有為黑社會組織提供經濟支持。而程琪將出庭作證。

在後兩次會見中李庄反覆誘導龔,一定要以受到刑訊逼供為由翻供。他還親自用肢體語言示範,教龔在庭上大聲喊:「我被吊了」,並要用誇張的動作演示出來。

同時,1123日、24日,李庄還兩次教唆龔剛華去作保利夜總會員工的工作,提供龔剛模不是老闆的虛假證言,為龔被指控為黑社會頭目及為黑社會組織提供經濟支持開脫,並教唆龔剛華,你最好躲遠一點,老鼠洞里都可以,否則公安機關會隨時抓你。 

為證明龔剛模被「刑訊逼供」,李庄極力動員重慶律師吳家友出面,「找辦理龔剛模案的警察出來作證,說龔剛模被刑訊逼供了,只要有人肯做這個證,花幾百萬元都值得」,龔雲飛叫苦說:「一時半會兒,沒有這麼多錢啊。」李庄生氣了:「只要辦成了,幾百萬我拿!」

在看守所,應記者要求,龔剛模搙起兩隻衣袖,不到一米距離,記者沒有看見手腕上的所謂傷痕,在龔的指點下,才勉強看見左手腕有一個米粒大小的印跡。 

對於那個令許多人、尤其是律師界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問——你為什麼舉報李庄?龔剛模說:「其實我開始很矛盾,不管他是不是為了錢,他總是來幫我的,但有兩個問題讓我很擔心:一是他讓我在法庭上鬧,你想公安和法院的人都是吃專業飯的,幾個問題就把我問昏了,要是露了馬腳,我豈不更慘?再說他還說要給我驗傷,你也看見了,我哪裡有什麼傷?二是李庄兩次讓我在六七張白條上籤了名,他會拿去幹什麼?會不會敲詐我的家人,會不會把我的企業搞沒了?思前想後,我才決定舉報他。」

龔剛模被判了無期徒刑后,龔剛華也說,幸虧我兄弟醒悟得早,要不然,罪肯定更大。 

 

有關李庄的自我辯護鏈接:

http://zzzhaozugo.blogchina.com/1380089.html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tangremax 2012-11-28 09:06
靜觀之。
回復 秋天的雲 2012-11-28 09:29
已經對這些不感興趣了,反正咱老百姓不知道內幕和證據,就讓他們相互咬吧~~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 17:3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