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發生在美國的指鹿為馬的故事(3)

作者:yunmu  於 2019-12-15 23:5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法律相關|已有2評論

發生在美國的指鹿為馬的故事(3)

 198511月一個星期五的早晨, 新澤西州的Plainfield公寓樓的管理員發現公寓地下室有個男孩死在那裡。他馬上報警,警察快速趕到公寓,發現是兩個死童, 馬上封鎖了現場。經過核查, 他們分別是8歲的Tyrone Urquhart和他7妹妹Tina Urquhart。現場慘不忍睹:男孩的四體被肢解為數塊,並可見有4釘子釘入他的頭部 [但是運回警局后經病理檢查確定是釘入了5棵釘子]; 女孩死前也被人強姦毆打, 最後被勒死。

 警察們幾乎立即將注意力集中在了哈爾西Halsey身上,他和孩子們的母親同居。儘管他沒有暴力犯罪的記錄,但是有過盜竊的歷史。他當年24歲,只上過小學,智力有點低下. 在一周前他還擔任該公寓樓的管理員, 但是最近換了一個不在本地的新工作.  

 正在上班的哈爾西接到孩子母親的電話, 說她的兒子死了。於是他匆匆趕回公寓. 一近那裡,他就意識到警方正在調查犯罪, 警察們攔截了他,要他到警察局接受訊問,哈爾西勉強同意了。

 在警察局,警察向他朗讀了米蘭達(Miranda)權利,遞給了他一個 米蘭達棄權書,讓他獨自決定是否簽署棄權書。在哈爾西選擇簽署棄權后, 警察們開始了對他的訊問。

 哈爾西向警察們詳細描述了昨晚的情況: 孩子們的母親晚上離家先去玩一下Bingo, 然後就直接從那裡去上夜班了,留下 哈爾西一人帶著兩個孩子。不久,哈爾西到隔壁的霍爾(Hall)那裡去抽大麻。當他離開公寓時,他鎖上了門,並警告孩子們不要開門讓任何人進入該公寓。

 後來, 哈爾西和霍爾一起離開公寓樓去外面酒吧里喝酒。但是,霍爾先回家, 而哈爾西還沒有過癮, 一人繼續在酒吧盡興。大約 凌晨1點,哈爾西才回到公寓,公寓的門是開的,他走了進去,看到電燈和爐子都開著, 但是孩子們不見了,大驚失色。於是他詢問幾個親戚和鄰居打聽是否有孩子的下落,也通知孩子的母親她的孩子失蹤了。然後, 他終夜未眠, 發獃到凌晨4, 還是去上早班了。

 按照哈爾西的說法,在頭天的審訊中,哈爾西反覆告訴警察他與孩子們被謀殺一事無關, 他沒有做什麼。但是, 在第二天12個小時的訊問中,他實在扛不住了, 感到筋疲力盡,精神沮喪, 只想早日解脫,他終於按照警察所說的承認了, 並在警察的強迫下在所謂的供詞上籤署了名字,以使警方的訊問能夠停下來。

 警方以哈爾西犯下了一級謀殺罪的罪名將其逮捕,  交檢方在州法院里起訴他。因為沒有實物證據或提供這種聯繫的目擊者證詞,哈爾西本人的詞成為唯一的直接證據。經陪審團審判,哈爾西被定為有罪,儘管沒有被判死刑, 但得了兩個無期徒刑。從此哈爾西整天喊冤,要求翻供,並從1993年起要求對犯罪現場物體進行DNA檢測。

 2006, 在經過其他程序后, 檢察官辦公室同意把犯罪現場的某些物品進行DNA檢測DNA測試和後續調查無可爭議地確認了哈爾西是無辜的,沒有他到過現場的任何痕迹。

 而對女孩Tina內褲上和地下室沙發上發現的精液進行的DNA檢測, 以及對地下室煙頭的檢測, 都將霍爾與犯罪聯繫在一起。於是,2007年,檢察官在州法院撤消了當年對哈爾西的定罪。

 2009年,哈爾西的律師在聯邦地區法院[庭審法院]上對警方發起民事訴訟,要求政府對警察捏造供詞迫使他簽字並惡意起訴他做出賠償。政府律師聲稱警察在執行公務時享有豁免權, 不用賠償。 同時,當年的供詞是哈爾西自己胡編的,怪不得別人儘管哈爾西現在聲稱是警察強迫他簽署的, 但是沒有被強迫的證據。

20132, 聯邦地區法院對該案作出終審判決, 法院同意政府提出的簡易判決(Summary Judgement)的動議, 認為警察在執行公務時享有豁免權, 哈爾西不能向警察要求賠償。同時, 該法院認為單靠哈爾西現在的證言, 不足以證明當年他的供詞是警察強迫他作的。於是, 哈爾西的律師向美國第三巡迴法院提出上訴.

 20144, 美國第三巡迴法院發布對該案的意見和決定, 它推翻了聯邦地區法院的判決第三巡迴法院指出, 公務員捏造證據構陷人是不能享受豁免權的, 哈爾西可以起訴警察要求賠償. The fabricated evidence can form the basis for a § 1983 claim.

 同時, 第三巡迴法院檢查了提交到聯邦地區法院的記錄和證據 [美國法院的正式庭審和上訴都只能使用已經交到庭審法院的證據], 包括當年哈爾西的供詞和他現在的證言, 決定推翻聯邦地區法院關於沒有證據支持當年警察曾強迫過他作供的結論.

 第三巡迴法院說,  當年哈爾西的供詞包括了某些詳細的描述, 例如用四棵釘子釘入男孩的頭部, 但沒有提到性侵了男孩. 因為哈爾西沒有到過犯罪現場, 如果不是警察告訴他這些詳情, 他不可能胡編出和警察現場記錄男孩頭部有四棵釘子那麼一致的細節的. 而後來病理檢查才確定兇手釘入的是五棵釘子並性侵了男孩, 因此, 至少有部分供詞是警察導入的。

2015, 原告和被告達成庭外和解, 被告給予哈爾西1250萬美元的和解金,  而哈爾西同意撤銷對被告的起訴 

從該案來看,哈爾西確實有不少毛病,但是這些毛病和本案無關。哈爾西在警察局裡的經歷也可引以為鑒,例如他選擇簽署米蘭達棄權書,他沒有能夠扛得住兩天的訊問,他為了早日解脫而簽字指鹿為馬害了自己。如果不是陪審團沒有判他死刑,如果不是DNA測試的問世,該案在歷史上的記載只能是1985-1986年時的州法院記錄和新聞報道了。

 主要參考資料

Halsey v. Pfeiffer, 750 F.3d 273, 294 n.19 (3d Cir. 2014)

https://www.nj.com/union/2014/04/former_plainfield_man_can_sue_police_prosecutors_office_over_wrongful_conviction_in_killing_two_chil.html

https://www.mycentraljersey.com/story/news/local/union-county/2015/07/14/byron-halsey-million-settlement-plainfield-wrongful-conviction/30148469/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海外思華 2019-12-16 04:36
哪裡都有冤案!
回復 yunmu 2019-12-16 08:11
海外思華: 哪裡都有冤案!
是的,說的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19 10:4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