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在日本的男廁所里撞見女性

作者:yunmu  於 2019-7-21 06:2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在日本的男廁所里撞見女性

最近讀到一位女性營銷學教授,為了體會上男廁所的情況,喬裝打扮為男性上了幾次男廁所的報道。本人在好多好多年以前,就在日本撞見女性從男廁所里出來的事情。

那時候正值中國開放改革,出國熱一浪高於一浪,本人的研究生同班同學已經走了一半。有時碰到一些過去的教師,見面就是一句,你什麼時候出國啊。出國最大的困難是資金,那時候中國很窮,本人年收入也就3百美元吧。聽說申請幫外國大學教授做研究他們會以提供資助,於是我就開始苦學英語和日文,也開始寫了幾封信出去聯繫。想不到還真聯繫到了一個日本教授。

到了日本,教授把我安排在教學研究樓工作,並介紹 小泉醫生作為本人日常工作的嚮導。當年日本的教授比美國的份量要重一些,我去的科室有幾十個醫生,但是只有一位教授,3位副教授。 他們也分別擔任了科室的正副主任。小泉醫生熱情豪氣,先帶我去上飯店享受了日本美食,然後到大學為我安排的公寓熟悉各種生活用具,最後返回醫學院介紹工作場所包括食堂廁所等。

上班第一天去小便,我一邊洗手一邊打量日本的廁所還真是乾淨。廁所里其中的一個小間的門突然打開了,走出來的卻是一個年青女性,嫣然一笑,很有禮貌地和我打了一聲招呼,文雅地離開了。留下一臉詫異的我。

怎麼剛到日本就上錯了女廁所呢。不對啊,小泉醫生介紹時不是告訴我到這裡來上廁所嗎?再看看廁所裡面,明明全是男性小便的設施啊。走出廁所門口一看,也是男性廁所的標記。

因為本人的日語本來就是趕鴨子上轎,急學先用的那種, 看專業書籍還可以勉強對付,聽和說就很不靈光了。加上本人的聽說天資本來就差,因此聽小泉介紹時大多是只聽不問, 也就聽得半懂不懂。很可能自己聽漏了什麼。因為當年中國上錯廁所甚至可以扯上作風問題,於是趕緊去找小泉醫生問清楚。

小泉聽了哈哈大笑, 說對不起,剛才忘記告訴你了。我們這裡最近的女廁所這幾天正在修理,不能使用,而離其它女廁所有一定的距離。正好我們這個男廁所平時使用的人不多,校方就允許女性在這兩周到該男廁所方便。

我心裡想,這日本人也真粗心,如果略微把男性小便的設施覆蓋起來。男女就會各進各的小間,人進去后將門一鎖,也避免了陌生人的尷尬。

後來在日本居住了一些日子,發現日本人在有禮貌,不隨地吐痰,街道乾淨整潔等諸多方面做的十分不錯。但是男子隨地小便卻是經常碰上的。無論是在大街小巷,白天黑夜,這種現象司空見慣。他們尤其在行人稀少的時候,選擇在牆角,街蓋口,電線桿旁等地小便,似乎也不管身旁是否仍然會有男性女性通過。

我也明白了日本人並非因為粗心而沒有在男女共用廁所時只留用小間,人家根本就沒有把這當作一回事。日本男人喜歡隨地小便, 似乎是無論是大陸的,香港的,還是台灣的華人遊客的統一印象。有人還為此作了研究,總結出五項原因,其中最後一項有點逗,摘錄如下:

「第五,某些動物在某些地方小便有宣示主權的舉動,或許在日本人心中亦存在這種想法(?)而某些勢力範圍因為搶地盤的人太多,所以不得不每隔一段時間就重新宣示主權,也才導致有些重要據點,就此成為了隨地小便的勝地(聖地?)也說不定。」

這似乎和日本古代的男女裸體共浴習慣有異曲同工的關係。日本是世界上的溫泉大國,自古以來,日本便形成了這種獨特的湯治文化,儘管明治天皇時期開始慢慢禁止公共的男女共浴,但是私下或某些地區仍然保留著這樣的傳統風俗。

 各個國家有各個國家的風俗和法律, 在美國當街小便屬於犯罪。 最著名的例子是,2008年某日凌晨,NBA 著名籃球運動員 JamesOn Curry以為無人注意,圖一時方便,在大街上小解,被警察逮個正著。並以在公共場所小便以及拒捕的罪名送到監獄,交納了600美元后才得以出來,但是接著又被NBA官方判處禁賽一場。  如果他知道日本人的故事, 真不知作如何想法

 

參考資料

https://cj.sina.com.cn/article/detail/5573712178/145786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19 12:24

返回頂部